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二十九、醒来

类别:沙龙国际   作者:青梨   书名:双双归_双双归无弹窗_双双归最新章节
    看见有人跌倒,长廊口等着要走的姑娘们见鬼般往后退了一步,没人去搀扶崔凌霜。【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任由她和蓝黛一个坐着,一个趴在泥水之中。

    蓝黛龇牙咧嘴的说,“姑娘,我闪到腰了,你容我歇会儿。”

    崔凌霜很想回头看一眼推她的人是谁,无奈刚扎过针的腿钻心般疼痛。等缓过气来再回头,后面的姑娘们各个面无表情,根本看不出谁推的。

    为了安抚蓝黛,她挤出个笑容道:“没事,我们不着急。”

    话音刚落,一记惊雷响起,原本淅淅沥沥的小雨忽然变大,两人瞬间就成了落汤鸡一般。

    长廊口是一条分界线,外面的崔凌霜无比狼狈,漂亮的脸上只剩可怜。里面的姑娘们有同情,有冷漠,更多的却是幸灾乐祸。

    眼见没人伸出援手,珠宝商王家的姑娘道:“我们皆是女子,根本无力将二姑娘搀扶起来,这下该如何是好?”她一边惺惺作态,一边高声呼喊着在族学念书的哥哥。

    在场的姑娘们瞬间明白了她的用心,一旦王家少爷将崔凌霜此刻的模样瞧了去,王家很快就能多个崔氏儿媳。

    崔氏嫡女嫁作商人妇,这戏码光想想就不错。

    姚溪怡悄悄朝走廊一侧挪了半步,同她一样的还有不少姑娘。原本被堵住的走廊口瞬间空出条通道,就等着王家少爷赶来英雄救美……

    王姑娘主意不错,可惜王家少爷走得太快,听到呼喊想往回赶时,崔元翰拦住了他的去路。

    “凌霜是我妹妹,自当由我前去搀扶,不劳王少爷费心……”

    两人说话时,另一头照样儿有戏上演。

    李修走得慢,听到古琴落地,立即转身朝着女学那边行去。走在他前面的崔元培却眼疾手快的紧拉他衣袖,道:“修哥,别忘了你是三房的人,难不成真想亲上加亲?”

    李修冷着脸说,“两房分府不分家,若跌倒的是凌雪妹妹,你希望我袖手旁观?”

    崔元培没想到李修会如此作答,脸上写满不可思议。

    崔鹄与李成思同朝为官,后者性子耿直不懂变通,至今未遭贬谪多少有崔鹄的缘故。

    李修是个明白人,每年都会上崔鹄府邸拜访一二,态度很是谦卑。今儿是怎么了,难不成真喜欢长房崔凌霜?

    崔元培态度强硬,李修不卑不亢,两人僵在当场。

    高涵十分不情愿地当了回和事老,看似随意的说,“没人去呀,那可是便宜我这个外客了!”

    话音刚落,崔凌雪可不愿了。她违心的让武丫鬟将崔凌霜背回流霜阁,随手理了理衣裙,带着文丫鬟拦住了高涵。

    “高公子,我已经让丫鬟把凌霜姐姐送了回去。前头就剩个浑身湿透的小丫鬟,还请公子止步。”

    高涵早料到会是这种结局,开心地赏了个笑脸给崔凌雪。眼见后者娇羞的红了脸,不禁暗道:这才是女子对他该有的反应嘛!

    崔元培刚回洛川不久,尚未与高涵打过交道。眼见其对李修另眼相看,他识趣的揭过此事儿,热情的邀请高涵前去他们府邸做客。

    高涵客居三房,只随李修在族长这边出入,从未踏足过四老爷那边。如今正主邀请,他点头应了,反正不急着回云川,多认识几个人也不错。

    两仪廊内的学子逐渐散去,蓝黛已从泥水里爬出,抱着古琴坐在台阶上避雨,惨巴巴的模样让人看了心生怜惜。

    “你是凌霜的丫鬟吧?暴雨就快来了,我送你回去。”

    蓝黛认得崔元翰,只是不太熟悉,也不晓得让崔元翰送她回去对还是不对。

    “大……大公子,不对,大……大爷,我……我……奴婢叫蓝黛,是姑娘跟前的丫鬟。”

    长房与三房分府不分家,从嫡系来算,奴才口中的大爷只能是三房五叔的长子崔元朗,二爷是四叔长子崔元培。

    若单算长房这边,崔元翰的父亲虽是庶出,按辈分却是崔凌霜的大伯,崔元翰自然就是长房这边的大爷。

    崔元翰自幼离府,回来后又深居简出,蓝黛琢磨了半天才磕磕巴巴的喊对了称呼。

    “蓝黛,我送你回去。”崔元翰说着就将手中的蓑衣递给她。

    蓑衣有些大,蓝黛穿上就没法抱琴,只听她无辜的问:“姑娘的琴可怎么办?”

    崔元翰要撑伞,自然没法抱琴。

    正在这时,去而复返的李修说,“把琴给我吧,我认识城里最好的工匠,明儿送去看看有没有磕坏。”说罢让小厮抱着琴就走,一点儿不担心蓝黛会拒绝。

    崔元翰与李修不熟,看着他远去的背影问蓝黛,“三房的修哥儿和你们姑娘很熟?”

    蓝黛摇摇头,“奴婢不认得他。”

    “那你还让他把古琴抱走?”

    “你是主子,又是姑娘的兄长,你都不拦,奴婢干嘛要拦着?”

    崔元翰笑了,觉得这丫头说的很有道理。今日是他考虑不周,担心凌星想不开,着急地让小厮跟着去了,以至现在连个抱琴的使唤人都没有。

    崔凌霜病了,高烧不退,昏昏沉沉睡了好几日。

    顾氏闻讯,守在她床边就不曾离去,熬了四日才见崔凌霜彻底清醒。

    “母亲来了,我是不是病得很厉害?”

    “我的儿啊,你总算醒了……”也不管崔凌霜大病初醒,顾氏拿着帕子就开始哭诉。

    “你何止病得厉害,我瞧着是阎王爷要索命……本来说去城里请医,老夫人却说那个乡下人能医……瞧她施针倒是像模像样,却说你郁结于心才会如此。半大的孩子哪有愁苦郁结?该不是为了三房……”

    红樱站一旁伺候着,见顾氏越说越离谱,急忙打断她的哭诉。一面儿嘱咐人去厨房端粥,一面儿将流霜阁这几日发生的事务细细说了。

    老夫人昨日来过,送了两个丫鬟过来,一个叫彩雀,一个叫素秋。

    二老爷每日都来,昨儿来时又送了一千两银子,还让乔大候在门口,随时可以进城请医。

    大老爷家元翰公子和凌星姑娘来过一次,送了些林西那边的土特产。

    还有……红樱支吾片刻才说,李修和高涵也来了,李修送了本手抄的经书。

    顾氏刚歇了口气,听到这个又骂道:“送什么不好送经书,这不是咒你死吗?”

    崔凌霜对此也很奇怪,李修怎么会想到送她经书?还是手抄本?手抄经书可花费功夫了,一般人根本不干这种苦差……
推荐阅读:
  • 时间长河里的记者
  • 渡风杂货铺
  • 变身反派少女
  • 抱住我的小太监
  • 七零奋斗小女人
  •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