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三十六、金窝

类别:沙龙国际   作者:青梨   书名:双双归_双双归无弹窗_双双归最新章节
    丁香在崔府生活了七年,早已习惯这里优渥的环境。【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

    如果回到姚家,一个人要干几个人的活计,吃穿用度比崔府差,还没有月钱可以领,这样的日子她一天都不想过。

    姚溪怡知道丁香在想什么,忽然问:“你和二姑娘身边的丫鬟熟吗?”

    丁香琢磨了一会儿,“奴婢同红樱说过几句话。”

    “红樱?那个看起来有些妖媚的丫鬟?”丁香点点头,姚溪怡又问:“这人有什么弱点?”

    丁香想了想道:“二夫人有钱,对奴才极其大方,听说红樱吃的用的当得起半个主子。最近二夫人与二姑娘闹矛盾,连带着奴才日子也不好过……我琢磨着谁要用惯了好东西,自然不习惯差的……”

    没了顾氏的打赏,红樱若要过的和原来一样,自然会感到手头紧。

    姚溪怡想了想,没由来的问:“你想去云川王府吗?”

    丁香瞪大眼睛,“姑娘你和高公子……”

    姚溪怡面色难看的问:“云川王府和姚家,你选什么?”

    丁香肯定选高涵,不管姚溪怡用什么手段混入王府,在那儿的日子肯定比在姚家好过……要是能伺候世子爷就更好。

    她道:“奴婢跟着姑娘。”

    姚溪怡早料到会是这种答案,连个丫鬟都知道往金窝里钻,她难道还不如丫鬟?

    崔凌霜被祖母喊到惠暖阁用晚膳,这还是重生之后头一回。

    祖父死后,祖母吃素,瞧见一桌子素菜中摆着碗红烧蹄髈,她瞥了眼桌旁坐着的妇人。

    此人正在饮茶,一双大脚毫不遮掩的露在裙子之外。瞧其打扮与六婆相似,她猜测这人就是住在惠暖阁帮祖母诊病的吴七婆。

    食不言,寝不语。她默默扒拉着米饭,心思全都放在了七婆用膳的规矩和脚上那双厚底官靴。琢磨着这个人是不是太监,什么样儿的太监可以随便出宫?

    “喜欢吃酱爆三丁?”老夫人忽然开口。

    崔凌霜愣了一刻才明白是跟她说话,急忙点点头。

    “今日的酱爆三丁和往日有何不同?”

    酱爆三丁由蒜薹,素肉,胡萝卜切丁加甜面酱爆炒而成。

    崔凌霜抬眼朝桌上看去,哪有酱爆三丁?桌上摆着的分明是荷塘月色(莲藕炒豆角)、翠竹报春(黄瓜炒玉米)、玲珑玉心(萝卜蒸油菜),还有一盏冬瓜汤。

    老夫人又道:“丫鬟夹什么你就吃什么,根本不知道桌上有什么,是吗?”

    崔凌霜尴尬地垂下头,她的心思都放在吴七婆那儿,确实没注意白芷给她夹了些什么菜。

    “心思既然不在桌上,旁边站着去吧!”

    老夫人一点儿面子不给,崔凌霜倒也乖巧,放下筷子就站到老夫人身后,顶替丫鬟的位置帮她夹菜。

    一炷香后,丫鬟们撤去膳食,换上茶水果蔬。崔凌霜继续伺候着老夫人和吴七婆饮茶。

    “霜丫头,知道为什么要罚你吗?”

    崔凌霜摇摇头,硬要猜的话,估计是心思太浅,藏不住事儿,让祖母失望了。

    老夫人拿了个盒子给她,“看看吧,你做的好事儿,差点儿毁了我的棋局。”

    崔凌霜打开盒子一看,卖出去的百子石榴又回到了盒中,除了这个还有青木的卖身契……

    明人不说暗话,她爽快的承认了一切,并好奇的询问祖母,差点儿被她毁掉的棋局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老夫人放下手中的茶盏,轻声说,“吴公公能查到的事儿,族里花点儿时间也能查到,那个叫青木的奴才还得再历练一些时日。姚家的事儿到此为止,剩下的吴公公会帮你们收拾。”

    崔凌霜点点头,有些意外祖母能那么坦然地道出吴七婆的真实身份。并猜测接下来的话题肯定和三房有关,祖母应该不会轻易地放过心思歹毒的四叔……

    老夫人并没有回答崔凌霜关于棋局的提问,也没像猜测那般说起要如何对付三房那些个别有用心的人。

    她话锋一转,问道:“霜丫头,你母亲可曾说了过继的事儿?”

    崔凌霜点点头。

    “你怎么看?”

    还能怎么看?顾氏傻呗!她道:“长房后继有人是好事儿。”

    “若要牺牲你的姻缘成全你父亲在外面的私生子呢?”

    崔凌霜傻眼了,这个问题真没有想过。她潜意识里依旧认为婚姻大事还在母亲掌控之中,只要花时间说服顾氏照着她的意思去办即可。

    祖母这么问是什么意思,难道真的要她为长房牺牲?瞥了眼似笑非笑的吴公公,该不会要她进宫吧?

    思及此,她膝盖一软就跪到了老夫人面前。

    当今圣上是位明君,在女色上颇为克制。执政多年也就归宁侯府的卫美人能够母以子贵,忽然入了他的眼,一时间在宫中风头无二。若不嫁圣上,宫中那几位成年皇子到最后都没落得好下场。

    入宫确实对长房有助益,可在报复卫柏这件事儿上,一入宫门深似海,她什么都做不了。

    “祖母,孙女不想为长房牺牲。”

    老夫人神色平静的问:“你不想为长房牺牲,又为何要借姚家的事儿逼迫你母亲过继?让她为长房牺牲?”

    听祖母提起这个,崔凌霜百味杂陈。

    她是顾氏的女儿,也是最了解顾氏的人,在解决过继问题上,却被顾氏伪装出的强硬欺骗。劝说无效后,妄图借助外力迫使顾氏低头。

    祖母不同,深谙人性,知道解铃还需系铃人。她所用的攻心之计,不费吹灰之力就让顾氏心甘情愿地过继子嗣。

    面对这样一个睿智的老人,她坦言道:“孙女自私懦弱,只想借助家族荣光,不想为家族付出,望祖母成全。”

    如此大逆不道的话语非但没惹老夫人生气,反而将她逗乐了。

    人性都是自私的,崔凌霜不过说出了所有人潜藏心底的愿望:只占便宜不吃亏!她相信这也是祖母希望听到的。

    “霜丫头,你怎知我会成全你?”

    “祖母既然喊孙女来问话,说明事情还有商量的余地。若祖母不想成全孙女,只需将孙女的庚帖送往该去的地方,到日子一顶花轿接走便是,反正孙女违抗不得。”

    崔凌霜寥寥数语就道出了世家女对姻缘选择的无力,潜台词却希望祖母能顺着她的性子来,亦如上辈子能让顾氏带着她远嫁京城一般。
推荐阅读:
  • 时间长河里的记者
  • 渡风杂货铺
  • 变身反派少女
  • 抱住我的小太监
  • 七零奋斗小女人
  •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