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八十七、刺络

类别:沙龙国际   作者:青梨   书名:双双归_双双归无弹窗_双双归最新章节
    崔凌霜觉得自己要死了,手软脚软,头晕目眩,身体似乎僵在了那儿,根本不敢动。【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她尝试过往下爬,明明瞅准了山崖上凸起的石块,放脚的时候却总也踩不稳。每踩空一次,心跳就加快一分,她怕得都喘不过气了。

    吴六婆又等了片刻,见她还是不动,只好说,“姑娘,我即便下去了也没法把你弄上来。你还是赶紧往下再爬一段,离地不高的时候摔下来,只要脑袋不落地,我都能救!”

    崔凌霜才被冷风吹干的眼泪又涌了出来,她无比怀念青桑,暗恨自己居然信了吴六婆这个半傻子!

    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除了往下爬,她似乎真的想不出更好的方法。

    又一刻钟过去了,崔凌霜乌龟似地只爬了不足一米。简单说来,她只是换了一个地方落脚,与山腰的距离并未改变。就那么简单的一个动作,她却后背全湿,白色的棉袄上隐约能看见极淡的血迹。

    谢霁微微皱眉,瞧不得她如此狼狈,更为她渗血的后背忧心不已。生怕水月庵里有事儿发生,逼得她不得不练习爬山的技能。

    犹豫再三,情感胜过理智。他从藏身之处跑出,站在山腰问:“这怎么会有绳子垂下来?上面那位也是过来采药的吗?”

    崔凌霜隐约听到有人说话,她不敢往下看,以为是幻觉。不禁问六婆,“你听到有人说话吗?”

    吴六婆探头往下看,依稀瞧见有人站在山腰,“姑娘,下面好像是有个人。要不你再往下爬一段?只要脑袋不着地,在有人照应的条件下,我保证你不会成瘫子。”

    崔凌霜不打算搭理吴六婆了,小心翼翼的又往下爬了一点点,大声问:“下面有人吗,我被困在这里了。”

    谢霁拍了拍脸上的面具,拔高嗓音说,“你是怎么被困住的?不能自己下来吗?”

    崔凌霜听着说话的声音像个妇人,忙道:“大婶,我体力不支被困住了。下面就你一个人吗?能喊人来帮帮我吗?”

    “姑娘,老婆子孤身山上,并没有家人,你还能撑得住吗?要不要我去山门口喊人来救你?”

    这地儿离山门口十万八千里,崔凌霜哪能撑到那会儿,忙说自己撑不住了,希望谢霁发发善心将她救下。

    谢霁此刻的伪装是个上山采药的中年妇人,为不让守在山顶的吴六婆起疑,他愣是把绳子绑在腰间,磨磨蹭蹭好半天才爬到崔凌霜身旁。

    花白的头发被灰蓝色的粗布包裹着,暗黄色的面庞上爬满了皱纹,张嘴就能瞧见一口黑牙。还有劣质的头油,满是补丁的夹袄,以及不用靠近就能闻到体味儿!

    总体说来,谢霁的伪装很成功。别说崔凌霜发现不了,就连跟着他的梁思也被成功骗过。

    “姑娘,我绑着绳子往上爬,你跟着我的脚步也往上,成吗?”

    崔凌霜点点头,也只有这样了。

    谢霁慢吞吞的往山顶爬起,感觉腰间的绳子越蹦越直,回头就见崔凌霜远远落在了后面……他只得找准落脚点,朝崔凌霜伸手,道:“姑娘,抓紧我的手,这地儿能拽你上来……”

    崔凌霜把手往谢霁手中一放,根本没力气抓紧,只道:“大婶,你拽吧!”

    谢霁叹了口气,也是遇见了他。真要换成一个采药农妇,就这样的救援,两人最后的下场一定是摔落山崖跌死。

    他紧紧握住崔凌霜的手,“姑娘,小心脚下,抓紧石块!”

    两手相握的瞬间,崔凌霜烫到般将手缩了回来,自语:滑了。紧接着又伸出,并反握住谢霁的手。

    谢霁只顾着往上爬,对着电光石火间发生的小细节完全不在意。殊不知崔凌霜直觉惊人,居然通过抓手这么这个小细节认出了他的身份。

    男女七岁不同席,女子及笄之后绝不会触碰夫君之外的男子。

    崔氏规矩严苛,崔凌霜纵使万分喜欢卫柏,却从未做过有违妇德之事,她上辈子唯一碰过的男子就是谢霁。为此,当这人拉住她时,手掌的大小,拉人的习惯,包括虎口的茧子,她都万分熟悉……

    谢霁为什么在这里?谢霁为什么要假扮妇人?谢霁为什么要出面救她?

    一连串的疑问搅得她心浮气躁,不等问点儿什么,猝不及防地晕了……若不是被谢霁死死拽住,她这样肯定会从峭壁坠下山崖。

    谢霁也无奈,凭他的武功几个纵跃就能跳上山顶。为了不露陷,他艰难的将崔凌霜同自己绑在一处,又用内力逼出些许汗珠,这才慢悠悠的把人背上了山顶。

    瞧见崔凌霜昏迷,吴六婆掏出银针就朝其穴位扎去。

    谢霁不认识吴六婆,看到一个样貌粗糙的婆子拿出针就往崔凌霜身上扎,他自然不让,抱着人远远跳到一边。

    “你要干嘛?”

    “昏了自然要扎醒,赶紧把二姑娘放下来。”

    谢霁想了想,依言放下崔凌霜,并问:“她后背上为何有伤?”

    吴六婆茫然的看着谢霁,“二姑娘后背有伤?我怎么不知道?”说话间银针已经找准穴位扎了下去。

    谢霁道:“白色夹袄上这些不是血迹?”

    吴六婆扶着崔凌霜仔细看了看,恍然大悟道:“肯定是昨晚刺络留下的伤口裂开了,你眼神真好。”

    刺络者,刺小络之血脉,菀陈则除之,出恶血也。大夫通过梅花针刺破或划破患者特定的穴位,放出少量血液,治疗疾病的一种方法。

    谢霁问:“她病了?”

    吴六婆心思单纯,不但不好奇谢霁为何对崔凌霜那么关心,反而认真地回答了他的问题。

    “山中湿寒,二姑娘又不注重养生,每日睡得晚,起得早,经年累月自然身体不适……”

    谢霁记忆中的崔凌霜好逸恶劳,生**美,为了漂亮几乎从未断过滋补品。这样一个人会起早贪黑,不看重养生?

    “我瞧这女娃年龄不大,生的是肤白貌美,为何会在山中出现,又为何要攀爬下山?”

    吴六婆搔搔头,如实说道:“他们家有坏人,她来山上避祸。她想看戏,在山门口让人堵了,打算从这儿下山看戏。”
推荐阅读:
  • 时间长河里的记者
  • 渡风杂货铺
  • 变身反派少女
  • 抱住我的小太监
  • 七零奋斗小女人
  •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