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十三章 新官上任(中)

类别:穿越小说   作者:张维卿   书名:帝国再起_帝国再起无弹窗_帝国再起最新章节
    按照陈凯的指令,老鼠须子匆匆而去,匆匆而还,抱着一大堆的书册文案便来来到了陈凯的公事房。【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花名册本官看过了,你一会儿拿回去归档。现在嘛,距离午饭的时辰还有些时间,且给本官讲讲近期的产量……”

    良久之后,临近午饭的时辰,老鼠须子才从公事房里退了出来。出了公事房,刚才陈凯唤人去请的柯宸梅也已经在门口等候。老鼠须子行了一礼,便回返储藏这些档案的左厢房,岂料还没进屋,便被大门口的尤二唤了过去。

    “陈参军与你说了些什么?”

    尤二早先是忠振伯洪旭的亲兵,洪旭负责整个南澳的民政,还要兼顾海贸,这么个只有十来个匠户的军器工坊平日里兼顾的就比较少了,所以才会派了一个信得过的人在此充当监工来监视工坊运作。不过这个监工现在已经成了工坊里的一霸,很是有些作威作福。如今郑成功委任了陈凯来负责军器工坊,感受到了威胁,便有意识的想要隔绝陈凯与工坊其他人之间的联系,以方便继续上下其手。

    然而,陈凯并不是那等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书呆子,这点手段放在后世也是再常见不过的了,他若是连这点儿猫腻都看不出来,那才叫奇怪了。正因为如此,刚才那第一阶段的攻防结束,尤二便亟不可待的想要从老鼠须子那里套出些话来。

    老鼠须子看了看尤二,又偷偷的回望了下公事房,确定那里没人出来,才对尤二的问题稍作回答道:“也没什么,就是让吾拿着那些账册过去,顺便给他讲讲这几个月都造了些什么武器,具体数量几何,以及每个工匠都制造了多少什么的,说完了就让吾回去了。”

    “真没别的了?”

    陈凯和老鼠须子在房间里聊了许久,更兼着尤二摸不清楚陈凯的底细,此刻显得有些疑惑。奈何陈凯也确确实实的没和老鼠须子再说些别的什么,后者也就算是想说也是无从说来的。

    “那,他和柯队头说什么了,你可听到?”

    “这个你须去问柯队头去,吾哪知道。”

    柯宸梅是柯宸枢的弟弟,后者更是能直接在郑成功那位国姓爷面前说得上话的人物,他自是不敢如对其他人那般。听到这话,尤二心中恼怒,放在平日里,这个账房先生怎敢这么与他说话。有了这个变化,摆明了是陈凯的出现让军器工坊里的人们开始对他有所轻视,心头的恨意就更是再加了一重。

    “尤二,吾劝你一句,这个陈参军怕不是个好相与的角色,你最好……”

    “这个无需你管。”

    话说着,公事房那边的房门一动,柯宸梅便行了一礼,从中退了出来。二人见此,也不好多说话,连忙分开。不过,尤二却也没敢真的去找柯宸梅问询,便回去继续工作。

    吃午饭的时辰到了,小院侧面倚着院墙搭起来的伙房里的饭菜准备工作由于陈凯的布达耽误的时间却还没有完成。

    伙房前已聚集了不少人,无不是拿着碗筷翘首以待。他们还在等待,陈凯这边却有郑成功派人送来的午饭,比之在府中时还要更为丰盛一些。不过丰盛归丰盛,陈凯也没有用饭,甚至更没有让那小厮离开,反倒是还在等待着什么。

    负责伙房的是这里唯一的妇人尤洪氏,乃是尤二赶走了原本的伙夫之后便来此负责工坊一应人等的伙食。工坊占地算不得多大,但也有十几个工匠、二十几个卫兵以及监工、账房、伙夫、杂役等一大群人,现在更是多了陈凯这个参军,实非一人所能力及。平日里都是尤洪氏专门给监工、账房以及一个队长和一个副队长这些“管理层”炒菜,其他的则大多只是指点一二,由杂役来做。

    饭菜做得,尤洪氏带着三个伙房的杂役从围在门口的工匠和杂役中趾高气扬的越众而出,直接步入了小院之中。

    工坊空间有限,院外的伙房、工坊,院内的公事房和仓库,平常都是工匠在作坊吃、杂役在工坊的墙边、角落吃、而那些“管理”们则是在老鼠须子办公的所在用餐,唯有柯宸梅却是与其他轮班用饭的卫兵在小院的廊下用饭,大抵也有与部下同甘共苦的意思在吧。

    尤洪氏一行进了小院,先从一个杂役手里接过一个食盒,径直的走向正房的公事房。陈凯是参军,阶级上下有别,尤洪氏也着实下了功夫。不过陈凯既然这边既然已经有总镇府送来的饭菜,这些自然而然的也就是出于礼貌罢了。

    食盒原样去,原样回,尤洪氏便从那杂役手里接过了另一个食盒,送到了老鼠须子的房间,随后便开始给卫兵们派饭。

    院子里的饭菜发放完毕,就该轮到院外的工匠和杂役了。岂料尤洪氏前脚出了院子,后脚陈凯就带着那郑家的小厮出了房间,在廊下看了看卫兵的伙食便走出了小院,连带着正在用餐的柯宸梅、尤二、老鼠须子等人也是一惊,紧随其后便跟了过去。

    工匠和杂役们早已聚集在此,尤洪氏回来,伙房的杂役才把饭食抬出来。从做熟到现在也有些时间了,饭菜的温度下降,但是工匠和杂役们显然是已经习惯——别的不说,前些日子,冬天和初春的时候凉得更快,照样不是日日如此?

    两个大桶外加一个小桶抬了出来,尤洪氏开始分配饭食。工匠的配额是一碗杂粮饭外加几根腌菜,而杂役的则是一碗菜粥,仅此而已。

    这边分着餐,陈凯带着小厮慢慢悠悠的踱了过来。看到了陈凯,众人连忙放下手里的事情行礼。分餐被迫暂停下来,他却并没有示意继续,而是一步步的走到大桶前,细细的看了起来。

    “有饭有汤,不错嘛。”

    陈凯微微一笑,看似不过是调侃罢了。而此时,柯宸梅却紧接着补了一句:“陈参军,那桶里的是菜粥。”

    卫兵队长的反应着实让在场的众人陡然一惊,随即陈凯从一个杂役手里拿了根筷子过来,径直的插在菜粥的大桶里。稍一松手,筷子便毫无阻滞的倒在了菜粥之中,如同是上面飘着的那些许菜叶子一般,浮在那绿波荡漾之中。

    “这也叫粥?”

    陈凯摇了摇头,恰在此时,一根菜叶子上的缺口引起了他的注意,干脆便直接夺过了杂役手里的马勺,只是舀了几下,便从中舀出了一只煮熟了的肥嘟嘟的菜虫,大抵是这三个桶里唯一的荤腥。

    “怪不得有那么多杂役得病啊,这是用来喂猪的吗?”

    听到这话,尤洪氏连忙拜倒在地,口称死罪。眼见于此,尤二也只得凑了上来,对陈凯解释道:“陈参军见谅,是下面的人疏忽了,小人一会儿……”

    尤二一会儿要做什么,无非是拿那几个帮厨的杂役开刀,不言自明,然而陈凯转过头看了他一眼,却是眉头一皱,冷哼道:“本官有问你吗?”

    陈凯此言一出,尤二当即就是一愣。陈凯摆明了是要拿此事做文章,然则尤二一时间却没有半点儿办法。

    打了一个措手不及,陈凯也没有给众人反应的时间,将马勺丢在桶里,转过身看了看一个年岁不大的工匠学徒,指着学徒手里捧着的那份刚刚打完的午饭问道:“吃完了,可以续碗吗?”

    续碗?

    这话说出来,众人当即就是一愣。然则陈凯却没有在意,摸了摸学徒的脑袋,继而言道:“半大小子,吃垮老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想当年本官在你这年纪的时候,中午吃两碗都会被先慈怀疑是不是饭菜不合胃口。你们是重体力劳动,一碗饭,三两根腌菜,还不许续碗,天理不容!”

    “蔡先生,本官记得账册上写的分明,国姓爷每个月批给军器工坊的伙食标准是每个工匠多少粮食?”

    陈凯突然对老鼠须子发问,后者先是一惊,随即恍然大悟道:“回陈参军的话,国姓爷体恤下情,每个工匠每天的伙食标准是五两的粮食,二两的菜蔬。其中粮食是总镇府的库房里每日运来的,菜蔬则是发银购买的。”

    按照后世的营养标准,一个重体力劳动者每天需要摄取3600到4000大卡热量,而五两大米能够提供的热量则只有600到750大卡,再算上菜蔬的话,也就是750到1000大卡。这个摄取量肯定是不够的,不过工坊每天只提供中午这么一餐,工匠的早晚都可以在家用饭,再加上工匠们的工钱,以及南方粮价相对要低上一些和南澳临近潮州那个产粮地,算起来虽说是苦点儿,但也还能勉力支撑。

    标准,陈凯刚才特别让老鼠须子去拿全部的账册时就已经特别查过了。老鼠须子显然也是想到了陈凯此前问那许多大抵也有掩藏真实意图的打算,此刻一旦醒悟,当即便认清楚了形势几何。

    老鼠须子很是识相,陈凯就更没有必要继续浪费时间:“那么你每月发给工坊的又有几何?”

    “陈参军,你我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何必苦苦相逼!”

    老鼠须子未待回答,尤二便是一脸愤怒的站了出来。明眼人可以看得很是清楚,五两的粮食、二两的菜蔬,现在每个工匠只能吃一碗饭外加几根腌菜,经手人分明是贪墨了其中的一半以上。而经手人是谁,不问自知。

    “禀告陈参军,小人都是如数发给伙房的,绝不敢有丝毫贪墨啊。”

    大难临头,老鼠须子毫不犹豫的撇清关系。在场的工匠、杂役,甚至是卫兵也大多面露激愤之色,只是奈何尤二平日里积威甚重,尚且不敢发作而已。

    “蔡先生请起,本官原本对你还有些怀疑,但是尤监工刚刚的那话说得实在没个来由,却也倒是撇清楚了一些你的关系。”

    陈凯从一开始就已经找准了目标,老鼠须子被高高抬起,轻轻放下,自是松了一口大气。然而尤二听到这话,却是如坠冰窖一般,因为陈凯已经摆明了车马,这次就是要拿他开刀!

    “伙房管事尤洪氏,贪墨粮食及购菜银,监工尤二身为监工及人夫双重身份,监督不力,更兼有主谋之嫌。本官无审讯问罪之权责,但军器工坊乃军国重地,绝不能容你二人这般的狗男女继续在此作恶。从即日起,你二人不再是军器工坊的人了,现在就给本官滚出去。”

    陈凯快刀斩乱麻,伙房前登时便是一静。陈凯如此,尤二亦是怒极,闻言便大声喝问道:“老子是洪伯爷的人,你敢逐我?”

    尤二能够在此作威作福长达半年之久,他背后是谁,军器工坊中没有不知道的。有道是鸡蛋莫与石头碰,忠振伯洪旭几乎已经是郑成功麾下众将的第一人,尤二如此,也没人敢去动他。此间已经到了剑拔弩张的时候,他更是毫不犹豫的把底牌亮了出来。然而陈凯对此却丝毫不为所动,反倒是还笑了笑,仿佛是在讥笑尤二的愚蠢一般。

    “哦,你既是洪伯爷的人,那么可有洪伯爷手书用印的任命?”

    军器工坊之中,除了柯宸梅和那个副队长还算有个军职,如监工、账房都不过是只有职务罢了。放在衙门里面,他们这样的身份连吏员都算不上,最多就是一些衙役,甚至只是帮闲而已,又哪来的忠振伯手书用印的任命?

    恰恰相反,这个东西陈凯却有,而且还是比洪旭地位更高的大军主帅郑成功下发的,更是全工坊在大半个时辰前都亲眼所见的。

    眼见着尤二愣在当场,一脸的愕然,陈凯当即便冷笑道:“本官料你也没有,不怕告诉你,国姓爷任命本官全权掌管军器工坊事的时候,是征求过洪伯爷的意见的。”

    洪旭对于他能否如约完成指标的怀疑的目光,陈凯自不会多上这句嘴。由此一来,这话摆在此处,任谁也是不会相信洪旭对陈凯执掌军器工坊有意见的。

    在场的工匠、杂役、卫兵以及老鼠须子和柯宸梅都是如此想来,尤二和尤洪氏更是如此,甚至后者再也承受不住这份心理压力,哇呀的一声便哭了出来。眼见于此,众人的面上更是写满了鄙夷和轻蔑,看待尤二,完完全全的是在看一枚弃子的模样。

    “柯队头,你还在磨蹭什么,莫不成还需要本官亲自动手吗?!”
推荐阅读:
  • 海贼之逆刃之剑
  • 刺客一身肉
  • 双双归
  • 时间长河里的记者
  • 渡风杂货铺
  •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