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十九章 压榨(五)

类别:穿越小说   作者:张维卿   书名:帝国再起_帝国再起无弹窗_帝国再起最新章节
    柯宸枢口中的计止于此,已经算是客气的了,至少柯家兄弟谈及此事的时候,还有着替陈凯担心的成分。【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在那些有心看笑话的各色人等之中,陈凯自称的山西人士已经被他们改成了贵州,而且还是贵州的驴子,而不是人,正应了那句“黔驴技穷”!

    对此,每天早出晚归,活动范围仅限于总镇府偏院的那间偏房与军器工坊之间的陈凯可谓是一无所知。其实就算是知道了,他也不会在意这些讥讽之词——想要做事,若还是畏于人言,那就干脆什么也别做来得更省心。因为这世上,只会说酸话的注定一事无成,听了酸话还往心里去的同样如此。

    五月初一的一天时间,外加上晚间的加班,总共生产出了15个枪头,算上四月二十八那天的9个,现在距离完成任务还差686杆长枪。这是接下来的43天需要完成的,确切的说应该是39天,因为还要抛开那4天的旬休。

    “依旧是任重而道远啊。”

    陈凯叹了口气,但是随着这一声叹息,目光为之深邃起来,原本还若有若无的颓势登时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是成是败,就看今天这一遭了!”

    按照陈凯的命令,五月初二的早上,工匠们可以晚到半个时辰。然而这些工匠大多不仅没有迟到,反倒是早早的就赶了过来。

    “参军,我等昨天商量过了,每天早来一会儿,中午吃饭的时间再压缩一下,晚上就不会加班到昨天那样了。”

    旬休的诱惑力,尤其是陈凯来到这里之后给他们带来的改变,这使得他们愿意付出更多气力和时间来确保陈凯的地位,因为陈凯的地位得以保障,他们的那些原本都是理所应当的福利待遇才能确保下来。

    第一次碰上主动加班的下属,陈凯心中不由得一颤。这些天,他以着赐予的姿态给予了这些工匠一些力所能及的优待,对此他甚至只是将其作为一种手段而已。但是这些淳朴善良的人们回报他的却不仅是对加班的默默服从,更有此时此刻的主动报答。得此人心,何愁大事不成?!

    陈凯深吸了口气,慨然回道:“诸君的好意,本官记下了。但是,加班影响工作效率,事倍而功半,实在得不偿失。本官决议,若非特殊情况,不会再行加班。”

    “可是,参军,若是不加班,岂不是更完不成国姓爷交托下来的任务了吗?”汤全有小心翼翼的说道:“小人等想着,若是多打制一些出来,或许国姓爷……”

    “或许国姓爷就不会怪罪本官夸大其词,让本官继续管理此军器工坊?”

    抬手示意,打断了汤全有越说越是低声的话语,陈凯笑着说道:“诸君的努力,以及诸君的心意,本官皆已明了。至于国姓爷交托的任务,诸君也无需担忧,本官早已有良策,经过这几日观察,信心更足,当可解此困局!”

    从9个到12个,产量已经实现了一次提升,工匠们原本是打算借压缩时间的办法来将产量提升到15个,岂料陈凯却不光是不愿意让他们继续加班,反倒是还要在不加班的12个基础上实现每天18个枪头的飞跃,这着实让在场的一些人脑子里冒出了这位参军是不是着急上火到了脑子烧糊涂的地步。

    然则,说了一顿疯话,陈凯的自信洋溢在脸上,更是感染着在场的众人,以至于他们最悲观的也开始对陈凯的那个所谓的良策产生了些许期待之情。接下来,陈凯分别点了汤全有那个小组和另一个三人一小组的铁匠中的两个人出来,随即向那二人问道:“你二人可会打磨和开刃?”

    “回禀参军,小人会。”

    确定了这二人附和要求,他又转头对包括汤全有在内的那两组三个人的铁匠小组中的师傅问道:“那你等四人,少了他们可否会受到影响?”

    “回禀参军,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影响。”

    “那就好。”

    说罢,陈凯点了点头,继而宣布道:“从即日起,铁匠组以每组两人的编制分组打制,本官刚刚点到的汤明、姚安泰二人专司负责打磨和开刃,唯有无事可做时方可回去协助。”

    钢铁兵器在烧煅的时候,表面的铁或钢会出现氧化或含碳量高的化学现象,导致变脆。开刃就是在刀口的地方把这些磨去,让铁或钢的部份露出来,这样就会更锋利。而开锋则是在这个基础上继续磨到非常锐利的程度。

    长枪不同于刀剑,这种兵器不需要开锋,只要开了刃口,就可以轻松的将其捅进敌军的身体之中,甚至还能贯穿甲片。可即便少了开锋这道工序,想要将一个枪头打制完毕,依旧是需要锻打、打磨以及开刃等工序。

    军器工坊的铁匠一共就只有这八个人,三个师傅外加五个学徒,陈凯在随郑成功来此考察时就曾仔细观察过,打铁的过程,一个师傅配上一个学徒就可以做到,另一个学徒的存在最多就是拉拉风箱,在持大锤的学徒疲乏时替换一下,大多的时候其实只是作为旁观者存在,这无疑是一种浪费。更有甚者,每个枪头完成了锻打的工序后,在打磨和开刃期间,三个人更有两个人是在闲着。

    陈凯在前几日的观察让他更加确定了这一点,在他看来,劳逸结合是应当的,但是浪费产能却是不必要的。而他的办法,就是要利用分解工序和分工的方法来实现工作时间的最大化,将这种浪费取消掉!

    “既然都没有问题了,那就开工吧。”

    昨天打制的枪头已经完成打磨和开刃的工序,今天说是分工,但一开始的时候那两个负责开刃的学徒依旧是在他们的师傅,也是父兄那里帮忙,真正的效果还是要第一个枪头完成锻打之后才能显现出来。

    大小铁锤交替敲击铁料的响声很快就此起彼伏的响起,三组铁匠的敲击声交织在一起,厂区登时便热火朝天了起来。

    陈凯给铁匠们下达了分工的命令,便开始给木匠组下达新的生产任务。昨天晚上下值,陈凯回返总镇府时曾求见过郑成功,对于陈凯继续给军器工坊加任务的行为,郑成功表示了赞赏——毕竟无论什么时候,官僚都是争功诿过,事情能不做就不做的,像陈凯这样异类,无论如何都是值得激赏的。

    按照郑成功的指使,木匠组富裕出来的产能继续生产尖头木枪,作为铁制枪头的长枪在战场上损坏或是遗失等情况下的补充,同时也可以用来临时装备进攻海澄期间招募的新兵。

    木料的问题,军器工坊还需自行解决,陈凯已经做好了木匠的排班计划,分组负责制造木枪和长枪与带着杂役去进山砍伐所需木料。此间陈凯分别给他们分了工,但库房里的木料数量还够得上消耗,入山的事情明后天再开始去做都完全来得及。

    继铁匠之后,木匠们也开始了劳作,他们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对昨天加班打制出来的最后那三个枪头进行安装工作,使其成为一杆完整的武器。但除了枪头和枪杆以外,还有一样东西也必须安装上去,那就是枪头尾部的红缨。

    “这红缨,是用来做什么的?”

    “回参军的话,小人听师傅说,枪头捅进敌人身子,会喷出不少血来,有这东西在,血就不会顺着枪杆流下去,影响到军爷们持枪作战。”

    林正中已是个中年男子,他的师傅,大抵已经白发苍苍了。陈凯在脑海中描绘了一下作战时的场景,鲜血喷溅在枪头上,顺着流下去,皆为红缨吸取,确实如其所言。不过他自思量着,总觉着这缨子一定要用红的,或许也暗含着心理暗示的成分,同时兼顾着威吓敌军以及提升己方士卒勇气。

    “原来如此。”

    陈凯点了点头,便示意他们继续工作,而他则在整个工坊转了一圈之后,也回到了公事房继续思量着他需要做的事情。

    良久之后,第一个枪头在汤全有的手上锤锻出来,将这个半成品交给了他的儿子之后,铁匠和他的女婿便蹲坐在了旁边的小凳上面,一边喝着水,一边缓着气力。

    锤锻的用时,汤全有自家估量着与昨天没有什么两样,但疲劳的程度却稍微低了一些。稍微想想,却也正常。昨天陈凯宣布提高工作量,他们锤锻的频率就已经比平日里要快上不少,第一天不是很能适应是不可避免的,所幸中午吃的好了太多,否则如被尤二盘剥时那般,只怕早就累倒了。

    放下水碗,汤全有想起了一些锻打的窍门,便与女婿小声的讲解了起来。这边讲着,汤全有也在观察着汤明那边开刃工作。

    自古而今,需要开刃、开锋的金属器具各种各样,每一样的作用不同,需要的刃口亦是不同。汤全有观察的不是别的,正是汤明持枪头的角度,因为不同的角度开出来的刃口效果必然不同。

    这是铁匠们口口相传的技术知识,并非随便什么人拿把刀子在石头上磨来磨去就能成的。而在这铁匠活儿的领悟力上,让汤全有很是庆幸的在于他的儿子不光比女婿要强,甚至比他这个当爹的学得也更快上许多。只是少年心性,还有些贪玩罢了,锻炼锻炼,日后未尝不能青出于蓝。

    儿子开刃的角度无错,其实枪头的开刃也算是该项技术级别较低的,相对来说已经算是比较容易的了。坐着看了一小会儿,汤全有觉着气力也缓了过来,便站起身来,准备继续锻打下一个枪头。

    “岳父大人,刚刚打制完一个,时间还富裕,要不再休息一会儿?”

    汤全有的女婿,同时也是他的徒弟。人很老实本分,从没有偷懒过的时候,汤全有对他甚是了解,随即便转过头问道:“你还累?”

    闻言,女婿摇了摇头,他年轻力壮,虽是抡着大锤,可喝口水、缓缓劲儿就可以继续工作,此间也无非是唯恐汤全有为赶工时而累到而已。然则看到女婿表示不累,汤全有干脆转过头去,径直的向着炉火和铁砧的所在走去。

    “那就抓紧时间干吧,参军不同于别的官儿,是真的能让咱们过上好日子的,咱们自然也不能惜得这把子力气,错过了可没有后悔药吃啊。”
推荐阅读:
  • 海贼之逆刃之剑
  • 刺客一身肉
  • 双双归
  • 时间长河里的记者
  • 渡风杂货铺
  •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