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三十二章 栽花插柳(七)

类别:穿越小说   作者:张维卿   书名:帝国再起_帝国再起无弹窗_帝国再起最新章节
    泉州毗邻于漳州的东北方向,唐朝时已为世界四大口岸之一,宋元时期更是进而成为东方第一大港,曾有着“市井十洲人”、“涨海声中万国商”的盛景,被马可波罗誉为光明之城。【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

    到了明时,前中期例行海禁,地位一度为月港所取代,后来随着郑氏集团的兴起,海贸的中心更是转移到了安平和厦门。不过,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这座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亦是吸引了大量的海陆商旅,其富庶绝非寻常府县所能够比拟的。

    再者说了,郑芝龙受抚之后,也曾大力经营安平,那里如今亦是闽海海贸的重要据点,郑成功此前也派了亲信黄恺充任督饷都督坐镇安平,与南澳的洪旭互为表里,经营他勉强能够拿到手的海贸份额。安平距离泉州府城算不得多远,由于海贸地位以及清廷官员在私底下也或多或少的涉足海贸,那里暂且算是个三不管地带。

    于郑成功而言,如果能够拿下泉州,安平就能彻底掌控在手。更何况,泉州乃是府城,而非县城,若是能够成功的对其展开攻势,哪怕未必能够取胜,其造成的影响力也绝非是海澄这么一座县城所能够比拟的。

    命令下达,大军开始从他们依旧控制着的石尾港、九都等地撤离,由林习山统领的楼船镇运载、护送离开海澄。

    郑成功在退兵后,亦是先行去了一趟厦门,拜会郑彩、郑联兄弟,表明了退意。对此,二人倒还是挽留了一番,但是见郑成功去意已决,也没有强留,仅仅是赠送了少量的武器来补充损失,仅此而已。

    离开了厦门,大军驶过烈屿,很快就抵达了金门岛。那里,是郑鸿逵所部的大本营,距离厦门不过一水之隔。不过,此时郑鸿逵已然统兵北上,郑成功绕过了金门岛、福全所以及永宁卫卫城,取道泉州湾。至八月二十二,便直抵城南的桃花山,与郑鸿逵完成了会师。

    “四叔。”

    “大木。”

    没有如郑彩那般的热烈欢迎、把臂同游,此时此刻,只是郑成功规规矩矩的行了拜会叔父的礼节,郑鸿逵坦然受之,二人的目光交汇,便无需在多说些什么,信任就这么油然而生,仿佛本就是根深蒂固的一般。

    自接到郑鸿逵的书信伊始,郑成功就已经有了判断。不比郑彩、郑联那样的“表面兄弟”,郑鸿逵自他从日本回到福建,对其就份外的看好,后来更是不惜得罪郑芝龙也要包庇郑成功,使其免于被清军掳走,更是助其前往南澳。若是说,郑家的叔伯兄弟,哪一个最能得到郑成功的信任,那么除了郑鸿逵以外,不作第二人想!

    “此番出兵海澄,未能取胜,小侄确辜负了将士们的信任。”

    郑成功的部下们已经得到了郑鸿逵的安置,此刻身在郑鸿逵的大帐之中,只有他们叔侄二人,说起话来,自也是少了许多顾忌。

    “胜败乃兵家常事,吾知道大木绝不是会轻言放弃的,就像是当年在安平打熬武艺,再苦你不是也没有选择放弃过吗?这次出兵泉州,你做吾的副手,只要能打一场胜仗,那些新兵总能熬成老卒的。”

    训练与否,训练的程度孰优孰劣,士卒是否见过血,是否在战场上见过血,是否杀过人,是否在战场上杀过人,是否获得过胜利,是否历经血战而获得胜利,等等等等,太多的原因是除了战术选择、临场应变、军官素质等方面,单纯以士兵的角度来分辨是否能战、是否善战的因素。

    战争,是一道极其复杂的数学题,它实际的不只是士兵、武器等方面的数字,更有包括几何、武力、化学、心理学等诸多方面的知识,甚至其中有的时候还免不了要涉及到玄学、神秘学之类的学科,古之兵书上多有此类论述。作为一个武将,欲善战,欲善胜,需要的东西太多,而首先的便是士卒的战斗能力。

    论兵力,郑鸿逵远远比不过郑彩、郑联兄弟,也就比郑成功强些而已。但若是论及战斗力的话,比之郑成功的部下所超出的就不是一些那么简单了。不比隆武朝时军中地位尴尬,临了还被郑芝龙坑了一把的郑成功,郑鸿逵在那时可是曾主持过面向浙江战场的防务,麾下多是见过阵仗的郑氏集团的老底子部队,比之新兵自是要有着天然的优势。

    郑鸿逵的提议,虽说是副手,比不得郑彩所言的那般兄弟齐心,但其中蕴含着的真切却是无法比拟的。听到这里,郑成功点了点头,随即拱手应诺。然则得到了郑成功的承诺,郑鸿逵却摇了摇头,对此做出了否定的回应。

    “谨遵吾的号令?不,这一战,大木你来指挥全军。”

    “这……”

    原本只是副手,说白了就是郑鸿逵带着军队帮郑成功涨战场经验去,但是这一句“由郑成功来负责指挥全军”,二者加在一起,其中蕴含着的信任和期许,登时便让郑成功的呼吸都变得有些困难。

    郑成功如此,凭着这么多年的了解,亦是郑鸿逵的预料之中。眼见于此,郑鸿逵却是坦然笑道:“人说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吾未到知天命的年岁,可对于自家的能力还是有所了解的。你四叔我这辈子也就到这个份上了,但是你不同。大木,从你自倭国回来,吾第一眼见你,就坚信你日后必是咱们郑家的千里驹。咱们郑家的未来,就指着你了。”

    隐隐期寄,溢于言表。于郑成功个人,这份肯定,对首战告负的他而言,亦是心理上难得的助益。

    “小侄定不辜负叔父厚望!”

    大军休整数日,这期间,随着郑鸿逵和郑成功的大军抵近城外,泉州各处亦是风起云涌,在本地乡绅都察院右副御史沈佺期、光禄寺卿林乔升、礼科右给事中郭符甲、推官诸葛斌等人的策划下爆发了多次反清起义,先后收复了永春、德化等县,形势可谓一片大好。

    眼见着这泉州府地面上已经愈加的奔着闽东北的情势而去,对明军固然是极好的,但是对清军而言,却是大大的不利,甚至可以说是生死攸关的局面。如今驻守泉州的清军乃是福建提督赵国祚的福建提督标营,兵额三千,泉州府城内亦有城守部队。

    形势愈加的对清军不利,但是不比此前郑成功进攻海澄县的时候还有漳州府的援兵前来解围,如今闽东北地区已是一片大乱,泉州毗邻的漳州府、兴化府、福州府等地不是在各路明军的兵锋之下,就是深受其威胁而不敢擅动。到了这个份上,赵国祚能够依靠的,也只有他自己而已了。

    郑成功抵达桃花山数日后,抱着击退郑家叔侄,从而在心理上震慑本地乡绅的心思,赵国祚亲统由骑兵五百、步兵一千五百余人出城,直薄桃花山大营。

    清军自入关以来,席卷大半江山,如摧枯拉朽一般,如今即便是那些原本的明军但凡是降了清,也自觉的高人一等。郑成功所部新败,可也有近三千大军,郑鸿逵更是带着六七千的大军而来,然而赵国祚却只是出动了两千人马,以一敌五,其骄横可见一斑。

    然而,这一次赵国祚的托大却并没有达成预期的效果。激战良久,福建提标不仅仅没有击溃这支明军,反倒是还被对手重新逼回到了泉州城中。

    “赵国祚新败,军心不稳。我部当乘胜展开攻城,力争一举拿下泉州!”

    仅仅是逼退,清军小挫,但凭借着骑兵的数量优势,还是安稳的退回到了城中,明军并没有能够趁机杀入城中。这样一来,攻城的节奏势必会放缓,尤其是在于泉州坚城,本就是易守难攻的所在,就更需的攻城器械才有成事的可能。

    攻城器械都是早先准备好的,此刻无非是安排辅兵将它们运来。只是这攻城作战,对于海盗出身的郑氏集团的部队来说,却也并非是什么得心应手的活计。

    郑鸿逵那边派了辅兵取桃花山大营里的哪跌攻城器械,这边郑成功也已经指挥辅兵挖土、装沙。待到那些冲车、望台以及简易的云梯抵达,稍作休整,伴随着一声令下,辅兵们推动着冲车、背负着盛满了沙土的袋子,向泉州城进发。

    护城河是城外最重要的地理屏障,可以有效的阻碍攻城一方的人员以及攻城器械靠近城墙,对城上守军造成威胁。是故,欲攻坚城,先要做的便是填平护城河,郑成功和郑鸿逵的办法很原始,但也很简单,那就是用沙袋生生填出一条路来!

    攻城器械在辅兵们的推动下缓缓向前,手持着长枪、刀盾的战兵、背负着沙袋的辅兵们也紧随其后。城头上,明军甫一展开攻城,城头上的炮火便如瓢泼的一般落了下来,泉州城外登时就是一片轰隆隆的跑响,恰如滚雷一般。

    前番败退而归,对守军显然是造成了不小的影响。泉州城上的火炮不少,但射程却绝不可能打到刚刚向城下进发的攻城明军。然而,清军却丝毫不顾及自身火炮的射程,一股脑的发起了射击,显然是慌乱不已。

    这对明军而言已是莫大的优势,火炮的装填是需要时间的,尤其是当守军慌乱之际,就更是会在忙乱之中错漏百出,进一步影响到射击频率还在其次,若是造成了炸膛,或者是除了类似于火星子不幸掉进了火药桶之类的事情的话,那么这城池的守御就会更显脆弱。

    守军尚未有从战败中缓过劲儿来,明军的攻城部队缓缓前进。在郑成功的视线之中,当攻城部队进入到方才清军炮火留下的弹坑一线,清军已经完成第二轮的射击,正在紧锣密鼓的重新装填之中。

    这是再好不过的时间点了,说不上可遇而不可求,但是对于郑成功他们这些本也没有刻意卡着行进速度的明军而言,确也会因此而减少不小的伤亡。

    攻城部队继续前进,当守军的新一轮炮击结束,那些望台、冲车后方缀着的那大片大片的辅兵一如受了惊的马蜂一般,在战鼓的号令之下,蜂拥而起,呼啦啦的便散开了阵势,扑向了远处的护城河。

    辅兵们将沙袋扛在头颈部,弯着腰向前冲,待到近处,清军的弓箭、弩机和鸟铳们也纷纷发动。然而,沙袋在这时候也充当了防弹衣的效用,除了极少数射中未有被沙袋盖住的部位,绝少有能够对明军辅兵们造成杀伤的,甚至往往连阻滞效用都起不到多少。

    一口气冲到了护城河边,辅兵大喝一声,便将沙袋投入到了护城河中。仅仅是刚一脱手,辅兵们便转身就跑,这一点根本不需要任何训练,完全是出于求生的本能而已。

    逃回去的路上,失去了沙袋的保护,被射伤的概率大增,然则只要是能够逃出弓箭、弩机射程的,这条命便大抵是保住了——辅兵们分散逃回,若是火炮还能够精确无误的造成杀伤,那么炮手就真的可以去赌场里试试手气,万一大杀四方了呢,买个官儿身份就立刻不同了。

    就在这个功夫,明军的攻城器械依旧在缓缓前行,待到百来米的地方,望台率先停下,上面的明军射手们也纷纷用鸟铳、步弓乃至是弩机对城头的清军还以颜色。

    人皆有自卫之心,望台上的射击极大的吸引了守军的注意力,守军的炮火、射击纷纷向那些望台周遭倾斜,这也无形的为那些冲车、云梯以及辅兵们分担了巨大的压力。

    沙袋抛下,甚至就连冲车也有直接被推入到护城河中的。渐渐的,在第四架望台在连番炮火的洗礼下渐渐倾斜、倒塌的同时,泉州城的护城河开始填得断断续续起来,一条条可供士卒涉水而过的通路开始呈现于明军面前。

    蚁附攻城就此展开,带队的军官们大声呼喝着,战兵们抬着简单的云梯,涉水淌过护城河,在城墙边上将其竖了起来,随即便有举着盾牌的明军登上云梯,一步步的向着城墙爬去,誓要夺取那先登之功!

    战斗到了这个份上,守军的压力越来越大,直到这根弦被拉断的那一瞬间,城池也将就此宣告易手。

    一战夺取泉州名城的大功在即,海澄小挫也就不值一提了,此时此刻,即便是郑成功也是心潮澎湃,甚至已经萌生出了亲统各镇扑城,争取尽快的压垮泉州守军的念头。岂料,就在此时,郑鸿逵所部的一个传令兵打马赶回,满头的大汗,左臂上更是插着一支箭矢尚未拔去。

    “国公,萧帅那边已经顶不住了!”

    清军在泉州城外的溜石寨驻有兵马,由一个叫做解应龙的参将负责守御,同时也是与泉州形成掎角之势,随时可以前来援应。攻城之初,郑鸿逵便派了他麾下的大将萧拱宸领兵拦截,奈何明军兵力虽然优于赵国祚先前带出来的提标营,可是对上坚固的城防体系,就显得捉襟见肘了。正因为如此,萧拱宸手里也没有多少兵马,对上优势清军,能够坚持到现在这个份上,已经是殊为不易的了。

    “该死的解应龙!”

    领兵作战,求取胜利是无可厚非的,但是如今他们虽然明面上占优,却也还没有把赵国祚的底牌逼出来——别的不说,清军骑兵数量有着极大的优势,可到现在却依旧没有从旁门杀出。假使明军不顾解应龙的威胁,继续全力攻城的话,一旦赵国祚杀出,与解应龙配合的话,那么对于他们这支严重缺少骑兵的部队而言,莫说是夺取泉州了,不至变成一场难以承受的惨败只怕都是痴人说梦。

    “鸣金,收兵!”
推荐阅读:
  • 海贼之逆刃之剑
  • 刺客一身肉
  • 双双归
  • 时间长河里的记者
  • 渡风杂货铺
  •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