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六十七章 初见(中)

类别:穿越小说   作者:张维卿   书名:帝国再起_帝国再起无弹窗_帝国再起最新章节
    澄海县城,按本地人的说法,其布局就像是潮剧舞台上的文武畔,遵循着文左武右的原则。【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县衙在中轴线上,东侧,便是文庙、文明阁以及一系列的书院、私塾;而西侧,则是诸如守备署、马房、小箭道之类与军事有关的建筑和设施。

    平日里,代知县郑省英在县衙办公,负责澄海地区事的陈辉则坐镇守备署,此时此刻,陈辉尚在新建的军营里操练兵马,郑成功和陈凯却也没有住进县衙和守备署,而是在城内的一处宅院之中。当听说郑鸿逵已经抵达,二人也连忙起身往港口前去相迎。只是没等出了院子,一个俏丽的身影便率先蹿了进来。

    “森哥哥!”

    来人是个十四五岁的小姑娘,身材倒是比同龄人要显得高挑一些,翠色的衣裙衬托着可爱稚嫩的小脸蛋儿,颇有种含苞未放的感觉。

    姑娘的眉宇间与郑成功倒是有几分相似,再兼郑森是郑成功早年用过的名讳,陈凯思来,当是郑家的女眷,尤其是在郑鸿逵抵达时突然出现,只怕不是郑成功的亲妹妹,就是郑鸿逵的女儿,郑成功的堂妹。

    “郑家的闺女啊。”

    看那姑娘的年纪和发髻,当是个尚未出阁的姑娘家,陈凯看了一眼,未免失礼,便连忙收回了目光,不敢再去多看。

    陈凯没好意思去盯着人家姑娘去看,那小姑娘的眼里面似乎也没有陈凯这么个人,一双小手拽着郑成功的袖子,甜腻腻的叫着森哥哥,叽叽喳喳的如同是小百灵鸟一般,看那样子似乎郑成功尚在安平镇的时候,就没少追着郑成功的屁股后面一起疯跑。

    “这丫头非急着来看你,吾便乘了小船过来,现在可好,连爹都不要了。”

    人未见,声先至,许是听见了姑娘的声音,郑鸿逵那爽朗的笑声便传了过来。只是走到门口,却率先注意到了侧立一旁的陈凯,反倒是显得有些尴尬了。

    “四叔。”

    见郑鸿逵赶来,郑成功连忙行礼,却立刻被郑鸿逵双手扶了起来。细细端详,后者更是流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似乎是这半年未见,再见时确实看到了这个倍加看好的子侄又成熟了几分似的。

    “好,好,好,看到你能有今日气象,吾就放心了。”

    粗粝的大手重重的拍在郑成功的肩膀上,后者确实傲然而立,未有哪怕一丝一毫的颤动。二人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之中,倒是转瞬之后,郑成功便想起了陈凯尚在身旁的事情。

    “陈参军,这位便是我四叔定国公。”

    “下官陈凯,见过定国公。”

    明朝中后期,文官的地位比较高,尤其是高于武将,很多原本很多关于低品级文官面见高品级武将的礼数也就能免则免,甚至到后来更是都反了过来。不过,在郑成功的亲叔叔,一个国公的面前,陈凯也不敢托大,只是这礼节尚未尽到,便被那双大手硬生生的扶了起来。

    “原来阁下就是大木时常提起的陈参军,果然是一表人才啊。”

    郑鸿逵一句话,他对陈凯的赞赏,郑成功对陈凯的看重,全部融入其间。只凭着这第一句话,陈凯就在心里面直接给郑鸿逵标了一个老于世故的标签。仔细想想其人的经历,崇祯朝武进士,弘光朝已经是镇江总兵率领水师协防长江,在弘光朝堂那样纷乱的局面下尚且游刃有余,闻其人之名皆是赞颂之语,这等风评连殉国的黄得功都未尝有过,由此可见一斑。

    “不敢,下官只是恰逢其时罢了。”

    客套了一番,陈凯自知接下来将会是郑家叔侄、兄妹团聚,他一个外人实在不方便在旁边碍眼,便随便寻了个理由,告辞而去。只是起身告辞之时,余光正看见那姑娘歪着小脑袋,看向他的目光中似乎多了些好奇,便下意识的多看了一眼,以至于离开了那间房间,他的脑海里依旧还有着残留着些许那株花骨朵的余味。

    “我看来是真的太久没有碰女人了,那他妈还是孩子啊。”

    暗自骂了自己句禽兽不如,陈凯摇着头,继续向着临时的居所走去,打算回去看看书,打发打发时间。

    不过嘛,不可否认,那姑娘细看去确实是个美人儿胚子,只是年岁尚小,还没有长开罢了。至于未来会长成什么样子,大抵也差不了多少。

    别的不提,她的父亲郑鸿逵便相貌不俗,堂兄郑成功也是英武不凡。据说郑成功的父亲郑芝龙年轻时也是相貌极其出众,外加能力过人,才会被李旦收做义子,掌管大员那边的生意。甚至还有人说郑芝龙其实不是颜思齐的结拜兄弟和女婿,而是男宠,虽说以着郑芝龙当时的实力来看可信度很低,但若是郑芝龙让人看着就觉得恶心,大抵也不会有这种说法。

    “遗传基因的优势,果然厉害啊。”

    叹了口气,陈凯却也知道不该再继续胡思乱想下去了,不说什么三年起步,最高死刑的傻话,只说这姑娘是郑鸿逵的女儿,定国公府的千金,大抵也早就许了人家,是哪个达官贵人家未过门的儿媳妇,再多的胡思乱想,也终是浪费时间。与其如此,还不如多琢磨琢磨下一步该如何展布来得更有价值。

    ………………

    陈凯离去,房间中就剩下了郑鸿逵、郑成功以及那个小姑娘三人。郑鸿逵与郑成功二人你一言,我一语,互道了这段时间彼此的一些经历和趣事,而那个小姑娘则一直双手托着小巧的脑袋,听着她的父亲和这位崇拜已久的堂兄在此畅谈。

    由于郑成功驻军南澳,不比镇守金门的郑鸿逵,对安平镇那边的族人的近况知之甚少。闲谈了良久,有了一些了解,尤其是对他的祖母黄老夫人的身体状况,以及几个叔伯的情况尚好,倒也放下了些担忧。

    聊过了这些家中的事情,郑鸿逵便感叹道:“到铜山所的时候就听说大木拿下了潮州府城,想我等去岁在泉州拼死拼活,最后还是无功而返。今番你以一己之力先夺府城,再下澄海县城,实在强我百倍啊,吾果然是没有看错。”

    郑鸿逵的笑容之中,有欣慰,也不乏长江后浪推前浪的感伤。眼见于此,郑成功连忙说道:“四叔这话说的,确是过了。其实,这府城能够拿下,实非小侄的能耐。”

    “哦?”
推荐阅读:
  • 海贼之逆刃之剑
  • 刺客一身肉
  • 双双归
  • 时间长河里的记者
  • 渡风杂货铺
  •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