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九十一章 旧事(三)

类别:穿越小说   作者:张维卿   书名:帝国再起_帝国再起无弹窗_帝国再起最新章节
    如此直言不讳,陈凯这般说话,在场的众人登时就是一愣。【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可若是再看那副神色,却分明是慢慢的自信,就好像是只要他说了句“我,陈凯,打钱”,万家兄弟就会毫不犹豫的把所有的库存都双手奉上一般,实在让人不明所以。

    未待万礼与那和尚开口,坐在下手的万义却是冷哼了一声:“国姓爷,咱们兄弟是知道的,那也是咱们福建响当当的一号人物。可是恕某见识浅薄,可不记得国姓爷有攻陷了漳州府城,您这个同知却不知道又是从哪来的?”

    万义性子急躁,言语中免不得有些夹枪带棒,万礼与那和尚不由得眉头一皱,却也没等他们说话,陈凯便是一笑,继而言道:“看来,是本官托大了。没事,不认识本官无所谓,知道国姓爷便足够了。如今国姓爷在潮州声势正隆,本官此来便是做一回说客的。”

    说客,万家兄弟又不是没有见过。当年的明廷,现在的清廷,也都有派人游说过他们。几次下来,万家兄弟也已经摸到了套路,无非是一张嘴便恫吓他们有灭顶之灾,先把他们吓上一大跳,随后便开始吹嘘大明官军如何如何或者满洲八旗如何如何,恐吓结束,再以主事官员,或知县、或知府、或兵备道员、或巡抚对他们还是有惜才之心云云,反正来回来去的无非是换些词句和人名罢了。

    陈凯这番,却是很有些新鲜劲儿,但是这个态度却让他们很是不自然。旁的不说,这番游说,一丁点儿的言辞技巧也不讲究,直愣愣的把话题捅过来让他们做出选择,搞得像是最后通牒一样,莫说是万义了,其他人也免不了有些不悦

    大殿内一度冷场,那和尚却是要打打圆场,毕竟郑成功在闽南也是数得上号的一个大人物,麾下战将如云、拥兵上万,便是此番不成,也总不好得罪了其人不是。

    奈何,今天似乎这老天爷就不打算让他开口了,没等他想好说些什么,万礼便向陈凯质问道:“这位陈同知,是来劝我等投降的吗?”

    “就是,有个拉拢的态度没有。”

    “奶奶的,就算是劝降,也总得有个说法吧。这么连个好处都没有,可见是没有什么诚意!”

    “……”

    在座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庄严肃穆的大殿内登时就化作了菜市场一般。然而,在这一群吆五喝六的汉子之中,陈凯却是依旧站在那里,嘴角上带着那丝未曾褪去的笑意,反倒是如一盘冰水毫无顾忌的浇在了万礼的头上。

    “来人,给陈同知上座。咱们都是些乡野村夫,还望陈同知见谅。”

    万礼此言既出,在场众人皆是一愣。可是转过头想来,陈凯进了门,似乎也没说过什么太多的东西,反倒是他们揪着这个态度的事情没完没了,倒显得少了些礼数。

    太师椅送上,陈凯还了一礼,便大大咧咧的坐在了上面。一眼扫过了众人的神色,才微笑道:“这位将军说的没错,本官这次确实是没有带什么好处过来。本官听林把总说起过万家兄弟义薄云天,大抵也不会看得上什么俗物,现在看来好像是本官想多了。”

    一句话把众人噎了个结结实实,陈凯便对这些人的首领万礼言道,因为在他看来,这十八人结拜,真正说了算的,还是这个万礼,与其他人说再多也终究只是废话罢了。

    “各位身处漳南,对潮州的事情当也会知道一些。国姓爷如今纵横潮州,半年光景,逐许龙、降杨虎、朱尧倾心归附、黄海如负荆来投,就算是吴六奇,在国姓爷的大军面前,也只作丧家之犬。说句明白话,潮州光复不过是须弥之间,接下来便是闽粤大地,便是这半壁江山。本官此来,只是来给诸君指一条光明大道罢了,作何选择,乃是诸君自家的事情,与我何干,用得着本官给尔等送礼?”

    陈凯霸气侧漏,分明就是以着郑成功如今的威势作为背景的。万礼等人身处山林之中,对陈凯的名字还有些模糊,但是郑成功拿下了分水关,其部将柯宸枢截杀诏安县清军的事情却是早就听了个满耳,只要派人在县城里稍加打探,便能知道郑成功如今的势头,哪怕是对其细节依旧不甚了了。

    这一段话,洋洋洒洒的说过,陈凯便继续保持着那份笑意,仅仅是在那里一坐,大殿上便再无方才的那般嘈杂。寂静之处,呼吸可闻。

    没了那份杂乱无章,就连窃窃私语也不复存在,有的只是众人的目光在不断的交错着、神情在不断的变幻着,就好像是真的有无线电波在这眼神中不断的射出,倒也让陈凯对人体的极限有了一个新的预期。

    “各位用不着这般,本官并非今天就找各位要一个回答。话,本官说过了,各位可以慢慢考虑。若是有意,派人到南澳岛来找本官,或者是直接去潮州府城里找国姓爷,报上本官的名讳,自会有人招待各位。”

    说罢,陈凯站起身来,拱手一礼,便转身欲出,看上去竟好像是真的要离开此处,着实将在场的众人又是看了一个错愕。

    “陈同知,我等实需要时间商议才好做出答复,还请稍待数日,也让我等有机会尽一尽这地主之谊。”

    买卖不成仁义在,结个善缘总是没错的。万礼急忙忙的站起身来,出言挽留,陈凯转过头看了看他们,却是留下了一句“山中蚊子太多,本官住不惯”,便真的带着林德忠向大殿外走去。

    “大哥,对这等狂生,何必那么客气?”

    陈凯离开了大殿,身影渐行渐远,万禄大声喝问道,其余众人无不附和,倒是万礼和那和尚却依旧在眺望着陈凯离开的方向,一副眉头紧锁。

    “狂生?你们真以为那是个狂生?”

    “五哥?”

    “老五?”

    众人不解,和尚摇了摇头,随即笑道:“吾不知那人到底是何方神圣,但却绝非是个狂生那么简单。这人,是在故弄玄虚,引诱咱们跟着他的节奏走下去。”

    和尚话音方落,万礼便点了点头,只是他想的,却并非仅仅是什么故弄玄虚的东西,而是是否真的投效到郑成功麾下的事情。

    旁的不说,他们积累多年,如今也不过是控制着这二都的三不管地区,攻漳浦不成的事情就摆在眼前,而郑成功那边却是如秋风扫落叶一般席卷潮州南部,高下立判。趁着郑成功现在实力还不算太强,他们这两千多号人投过去,总也会有个出身,可若是再等下去,郑成功的实力越强,他们的这点儿人马就越显不出什么分量了。

    万礼琢磨着,一个兄弟却猛然间想起了什么,却又下意识的摇了摇头。可是这一幕却还是被万礼注意到了,然而得到的答案却是一个荒唐得无以为继的遐思。

    “吾听说,国姓爷能拿下潮州,是借了一个姓陈的参军的力。刚才那人,不也是个参军,还姓陈吗,会不会就是那人啊?”

    “开什么玩笑!”

    那人怯生生的说及,自也是无甚自信,万义听来,亦是当即便出言否定。别的不说,传闻之中,郑成功麾下的那个参军可是一个人从广济桥直接杀入了总镇府,两手一扯就把车任重的脑袋给卸了。这等说辞便是有所夸张,只怕也当是个身怀极高强武艺的人物,可是刚刚看去,分明就是一个文质彬彬的读书人,没有半点儿武艺基础,怎么可能呢。

    此刻已是下午,谈着谈着,便散了。直到入夜后,陈凯已经匆匆赶到了官陂镇的客栈里,正待休息,便听那姓董的头领赶来,说是与林德忠叙旧的,便被陈凯支到了厢房。

    “他是来探咱们底细的。”

    “参军,那该怎么办?”

    “据实而答,他想知道什么就告诉他什么。咱们,有什么好怕的?”说着,陈凯微微一笑,继而对林德忠问道:“记得一件事情,把那和尚的底细套出来,这便是你今天的任务。至于我嘛,先睡觉去,听说官陂镇张廖家的早点味道不错,我可不好睡过了。”

    陈凯回房睡觉,一觉便到了天亮,一早起来,林德忠是没有睡觉,但是与他彻夜畅谈的那个董兄弟却早已跑没影子了。

    这正是陈凯所需要的效果,干脆便出了客栈,到镇子上去寻那张廖家的早点铺子。奈何,这官陂镇却是个怪异的所在,镇子上绝大多数的人都姓张,而且他们不光是都姓张,是既可以姓张,也可以姓廖,甚至还能姓张廖,都是“张公廖母”传下的“一嗣双祧”的一族。结果陈凯转了一早晨,吃了三份早点才总算是把事情弄明白了。

    “早知道就问是那条巷子的了,这会可是把中午饭都省了。”

    陈凯还在为这镇子的独特文化所发愁的时候,长林寺中,卢若腾已然收拾好了行囊,带着兄弟子侄、小厮、家丁们启程离开此处。

    临别之际,赠金自是少不了的,不过这位“卢菩萨”却没有接过,只说让他们拿着银子多置办些兵器。过段时间,或许他还会来联络他们出兵,再与清军交锋。

    “固所愿也,不敢请耳。”

    抗清,于他们而言是比抗粮抗税要更重要的事情,尤其是对于为首的万礼而言。赠金不收,但护送却没有推辞,他们干脆也一路将卢若腾一行送下了山去,尽足了礼数。

    “道宗,你是说,昨天有个叫陈凯的人来拉拢你们去投国姓?”

    “是啊,尚书,怎么了?”

    万家兄弟一脸的不解,倒是卢若腾的面色却是在瞬间就变了几种颜色,随后便一力要求万礼他们带着他去追陈凯,甚至就连金门老家也不打算回了。

    “尚书,那人是干什么的,有这么要紧?”

    万礼试探性的一问,岂料卢若腾当即便指着他们的鼻子,一个个点过,才道出一副恨铁不成钢。

    “恕老夫直言,你们兄弟虽然常驻这寺中,却是一点儿眼力也没长。陈凯何许人也,你们竟然慢待于他,正是有眼不识真罗汉!”
推荐阅读:
  • 海贼之逆刃之剑
  • 刺客一身肉
  • 双双归
  • 时间长河里的记者
  • 渡风杂货铺
  •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