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二章 荣誉的归属

类别:穿越小说   作者:我是笑三少   书名:绝对静默_绝对静默无弹窗_绝对静默最新章节
    “咚,咚咚咚”,随着帝国海军进行曲的奏响,一艘潜艇昂首挺胸的缓缓驶入港口。【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

    码头上,人山人海,全体艇员着装整齐的列队钻出潜艇,接受着帝国馈赠给他们的荣誉。

    首先是一群佩戴帝国党徽的元首少年突击队员,他们将一捧从荷兰专门空运过来的郁金香鲜花,双手递交在这群艇员的怀里,然后给他们一个大大的拥抱。

    接下来,是帝国的女歌唱家,维西亚小姐,为所有在场的人演唱《帝国在行进》歌曲。

    最后,一直站在一旁的海军部长邓尼茨,协同潜艇司令博古德,一起向这群帝国海军的英雄们致敬,然后,再发表演说。

    “欢迎我们英勇的U47号潜艇全体艇员,在此,由衷的祝贺你们,祝贺你们在大西洋顽强作战,将我们的敌人再一次打败,帝国辉煌的历史,将会永远的记住这一天,胜利的女神永远眷顾你们!欢呼吧,勇士们,这场盛宴,是帝国,也是元首精心为你们准备的;享用吧,勇士们,你们辛苦了!”

    随即烟火四射,乐队更加起劲的演奏起来。瞬间,码头上歌舞大作,人声鼎沸。

    “现在,欢迎我们的英雄上岸吧!”潜艇司令博古德大声的说道。

    于是,斯宾艇长在大家的一片仰慕中,高傲的走向了码头,大家看着这群传说中的勇士,敬佩的爆发出一阵阵激烈的掌声。

    艇长和他的勇敢的水兵们,肆意的享受这种战争带来的荣誉。他们现在是整个第三帝国的英雄,他们有权享受这些荣耀。

    荣誉不会让人在床上躺得太久,这不,度过了难忘的休假后,这艘潜艇又从港口出发。初夏大西洋的黄昏,异常的美丽,海风徐徐的吹在潜艇黝黑的外壳上,夹杂着淡淡的咸味,特别的清凉,海鸟成群的尾随在潜艇尾部,肆意的扑捉着被螺旋桨搅上水面的小鱼虾,斯宾站在潜艇的指挥舱上,看着司令部发过来的密报,他们这次的任务是,潜进地中海,猎杀盟军在北非的海上运输线,行动代号,“静默”。

    对着这金黄色的黄昏,映照着这波光粼粼的海面,斯宾把手中的烟头使劲的扔向了海面,在最后瞥了一眼这波光粼粼的洋面后,跳进了舱室,关闭了舱门。可是,这洋面的美景将会是短暂的,因为,到达地中海后,这匹海狼将不会在静默!

    “全艇注意,下潜10米,以标准速度潜航”,唰,迎着浪头,潜艇劈开了一条路,迅速消失在了洋面,留下的,只是越来越暗的洋面和逐渐消失的夕阳。

    经过15个小时的潜航后,潜艇到了大西洋与地中海的入口,直布罗陀海峡100海里处的距离,于是,斯宾下令道“上浮至潜望镜高度”。

    在潜艇气囊的挤压下,潜艇缓缓地上浮了起来,到达潜望镜高度后,斯宾抬起手表,看了看,是夜间20时,斯宾升起了潜望镜,此时的大西洋,已是第二天晚上,我仔细的看了看四周洋面,黑乎乎的,没有一点亮光,再往上看去,月亮正藏在乌云下面,看起来,今晚这片洋面要下雨——对于我们来说,这是进行换氧和充电最佳的时刻了,因为此时,你不必担心被盟军发现,或者被过往的商船发现。于是,斯宾接着下令道。

    “上浮至通气管深度,进行换气和充电,时间6小时。”潜艇上的机械师和水兵们,按照预定的章程,对潜艇进行充电和换氧,斯宾则在继续观察了一段时间后,命令潜望镜值更官进行监视洋面,之后就回到了艇长休息室,躺在了床上,不一会儿,就沉沉的睡着了。

    “砰砰砰”,斯宾被一阵缓和的敲门声吓醒,猛地醒过来,抬起手表一看,已是第二天凌晨三点钟,斯宾伸了伸腰,打开舱门,走了出去,原来是轮机长。

    “报告长官,已按照时限对潜艇充电完毕了。”轮机长向斯宾报告到。

    “好的,下潜至潜望镜高度,然后,告诉大家,开始换岗轮休”,斯宾下令道,然后走到了潜望镜旁,向大副问道,

    “发现什么异常没有?”

    “长官,一切正常”大副报告道。

    “好的,你下去休息,我来观察”,斯宾向大副说道,于是,大副向斯宾行礼后,就下去回休息室休息了。

    斯宾趴到潜望镜旁,一眼望了出去,逐渐的,在东方,天边开始逐渐泛白,斯宾知道,不属于他们的时刻到来了,果不其然,慢慢的,太阳从海底一跃而出,忽然间将整个洋面照亮。斯宾对照着海图,仔细的看了看这片海域,它位于直布罗陀海峡的西面,很少有商船路过,自然盟军也不回来光顾这片海域,但是,由于潜望镜会反光,慎重起见,斯宾看了看时间,是早晨七点,于是,下令道。

    “全艇下沉20米,停车静航。”就这样,斯宾收回了潜望镜,走到了声纳兵旁,背靠着他,抬起了海图,观察着。

    按照预定航线和速度,我们现在以正常速度在往前航行10小时即可达到直布罗陀海峡,现在的关键是,如何计算好这十个小时和相应的航速,以及沿途可能遇到的未知危险,包括被盟军发现的危险和避开白天的时间。

    “咚,咚,咚”艇壳不停地有撞击声,那是大鱼撞到钢铁的声音,也有海底升起的水泡撞击声,但在这一切的声音中,最多的还是那静默的寂静。

    唯一可以听得到的,就是声呐兵在摆弄声纳时的轻击声以及翻看海图的窸窣声。

    斯宾看着父亲赠送给自己的怀表,时针走动的卡塔声,仿佛父亲的走路时皮鞋踏地的敲击声。斯宾的父亲,同样是第一次世界大战时,德军的一名U艇艇长。父亲是一个传统的日耳曼人,无论是衣食还是住行,父亲老斯宾都和工作一样,一丝不苟。威严的父亲从不言苟笑,一天,海军的车将父亲接走后,父亲就再也没有出现过,直至战争结束,直到今天。

    有传言说,老斯宾投降英国人,正在英国享受着天伦之乐。也有人说,老斯宾他们是去执行秘密任务,最后神秘消失了。

    斯宾坐在床上,轻轻的擦拭着这块怀表,慢慢的,斯宾艇长就睡着了。

    1917年,斯宾的父亲,在这天的夜晚,接到了海军大本营的命令。他们将在三小时后,向着大西洋腹地出发。

    一切准备就绪后,老斯宾和他们的艇员乘坐上了一艘U艇,随即消失在了茫茫的大西洋中。

    按照预定坐标,他们来到了指定海域,这里是大西洋靠近芬兰的一个海湾,身着潜水服的老斯宾和一名潜水员,潜入了海底。

    他们达到的这片海域,正是当年的亚特兰蒂斯城被淹没的地方,老斯宾惊奇的看着洋面下的那一片片城堡,巨大的雕像时,连自己也被深深的折服了,可是,他们此行,并非是来探险的,他们的目的,是找到预留在亚特兰蒂斯古城里面的传说中的时间戒指。

    在探测仪上,指针最终指向了一处古堡,于是,老斯宾和助手立即游了进去。古堡的角落里,闪着一股金属的暗光,眼快的老斯宾,游了过去,找到了这枚时间戒指。并将它带回了潜艇。就在潜艇往回赶的时候,英军的巡洋舰发下了这艘潜艇。

    舰长正是西斯的父亲,波尔夫。

    就在潜艇快被击沉的时候,天空中忽然出现了一股神奇的光束,在光束的照耀下,这艘潜艇竟然消失了!

    就在潜艇快要沉没时,老斯宾艇长无意间看懂了刻在戒指上的咒语,于是,时间轴被扭曲,这艘U艇,被吸进了时间的隧道。

    这枚怀表,是老斯宾领走前,送给斯宾的生日礼物。

    “父亲,你为什么一直对我说,要我们敬畏时间呢?”斯宾偎依在父亲的怀里,疑惑的问道。

    “孩子,我们生活的世界里,什么都会变,可是,有一样东西,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轻易改变的,那就是时间,他掌管着人类和世界!”老斯宾看着远处,快要落山的太阳,又继续说道,“就如这个伟大的太阳一般,它每天都出现在宇宙中,地球上空,它都是由时间控制的,太阳,他在围绕着一个圆形的环在运行,而这个轨迹线,就是时间轴,他周而复始,永不磨灭!”老斯宾深沉的说道。

    斯宾看着严肃的父亲,虽然不太明白父亲讲述的是什么,可是,时间轴的理念深深的烙在斯宾的脑海里。

    睡梦中的斯宾嘴角扬起了一阵阵笑意,那段时间,是他和父亲呆的最多的时候,是斯宾这辈子最幸福的时光。

    “走吧!孩子,我们回去了!”老斯宾对斯宾轻声说道。

    斯宾抬起头来,正想答应父亲时,却发现自己正靠在一个骷髅身上,惊恐万分的斯宾,慌乱中,从他们看落日的悬崖跌下去。

    可是,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斯宾并没有往跌进崖谷,而是被抛进了一个神秘的空间,里面,有许多的光点正在高速旋转着。

    斯宾仔细一看,那些光点,犹如晴空的夏夜,挂在阳台天空上的星星。斯宾此时觉得自己被一股巨大的压力压缩着,嗖,自己竟然被迅速带动起来,身旁的那些光点都迅速的往后跑着。

    斯宾眼前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黑洞,他被迅速吸了进去。不一会儿,斯宾来到了一个房屋前,熟悉的场景,斯宾立即认出来了这是自己家。

    “阿芙德雷尔,放学后早点回来!”一个妇女对着这个叫阿芙德雷尔的人,正是斯宾的父亲的乳名。

    斯宾立即向老斯宾打招呼,可是,老斯宾却根本没有看见斯宾,斯宾于是走向前去,大声的叫喊这位妇女,“祖母!”同样,祖母依然,没有看到斯宾,祖母关闭房门后,就回家了。斯宾无奈站在门口许久,就在这时,天空中忽然吹起了一阵剧烈的龙卷风,斯宾躲闪不及被龙卷吸了进去。

    等斯宾回过神来时,发现自己正坐在阿芙德雷尔的跟前,阿芙德雷尔正躲在图书馆,痴迷的看着一本古老的书。

    “叮铃铃!”下课铃声响起来了,阿芙德雷尔立即将书放回书架,背起书包就走出图书馆,往家走了回去。

    一种强大的好奇的感,使得斯宾走向书架,重新拾起那本书,书名叫做时间与速度的对话,斯宾坐在父亲坐着的位置,仔细的看起了这本书。

    在茫茫的宇宙中,有两种东西主宰者宇宙,一个是速度,另一个是时间。速度决定了宇宙的物理形态,时间决定了宇宙的意识形态。速度限制了人类在地球上活动,时间使人类不断的进化。

    犹如一条不断吞噬自己的巨蟒一般,巨蟒吞噬自己的速度决定了时间的周而复始,反过来时间的流逝,使得巨蟒在永无止尽的吞噬自己。

    时间的起点,影响了宇宙的形成!

    可是,速度有一个临界点,这个临界点,可以使时间弯曲,从时间的未来回到过去,也就是时间逆流。

    在宇宙中,存在着两种远古神物,一个是阿喀琉斯之力,拥有它,就可以获得超级速度,当这个超级速度超过了临界点值后,人类就可以进入时间隧道。另一个远古神物是两颗宝石,他分别是由太阳神和海神波塞冬的心幻化成的,齐聚这两颗宝石,就可以召唤时间戒指,打开时间隧道的大门,进入时间河流,改变过去,决定未来!

    斯宾惊奇的看着这个结论,再看看现在,自己应该是进入时间河流,来到了过去!可是,自己从来没有触碰过这两个传说中的远古神物,自己是怎样来到的。

    静谧的图书馆,只留下了斯宾一人,好静,静的只听到一阵阵的卡塔声,于是,斯宾再次拿起一直珍藏在前胸衣服口袋里面的怀表,仔细的盯着怀表看。

    时针有节奏的摇摆下,斯宾的心渐渐平静了下来,不一会儿,就趴在书桌上睡着了。

    “阿芙德雷尔,你在干嘛呢?”,一个帅气的小男孩,对正在白纸上不停画着的斯宾喊叫道。这个小男孩,正是德国皇帝的威廉王子。

    “陛下,您好!”阿芙德雷尔看到王子走了过来,立即起身,向王子鞠躬道。

    “快坐下,我早就和你说过了,我们是好朋友,以后直接喊我威廉就可以了!”威廉王子立即坐了下去,拿起阿芙德雷尔的图画,出神的看着这一幅图。

    图画上,一个人乘着船,船一头连着过去,一头连着未来。

    威廉不解的看着这幅图画,向阿芙德雷尔问道,“阿芙德雷尔,为什么这船在逆流而上,并且船头进入了的中世纪,船尾是在工业时代?”

    阿芙德雷尔笑笑,指着画,对王子说道,“王子,这个人,正在时间的河流中,从未来穿越到过去!”

    “什么,怎,怎么可能!”,威廉王子吃惊的看着这画面,大声的说道。

    “跟我来!”阿芙德雷尔拉起王子的手,向图书馆奔去,拾起了那本记载着神话的书。两个懵懂少年,紧紧的坐在一起,瞪着大大的眼睛,看起了这本神话传说。

    一战在两年后就爆发了,德国战败前夕。威廉王子焦急的站在王宫里面,这时,阿芙德雷尔走了进来。看到自己唯一的朋友走了进来,威廉王子尽然掉下了眼泪,他因为过度紧张害怕,自己的身体一直在不停的颤抖着。

    阿芙德雷尔见状,立即走向前去,紧紧抱住了威廉王子。

    “怎么办?怎么办!”威廉王子不停的说道。

    “王子,还记得我画过的那幅时间河流的图吗?”阿芙德雷尔紧紧抓住威廉王子的肩膀,安抚的说道。

    “你是说,时间真的能倒流?”威廉王子惊恐不安的脸上,透出了一丝丝绝望中的希望。

    “对!王子,现在我已找到了阿喀琉斯之力,只是时间戒指藏在茫茫的大西洋,我暂时没有能力去找到!”阿芙德雷尔愧疚的说道。

    “那该怎么才能找到这个时间戒指呢?”威廉王子立即问道。

    “王子,请允许我派遣一艘潜艇进入大西洋寻找吧!我已大致探明戒指的埋藏地点了”阿芙德雷尔立即说道。

    “好的,你去做吧,我授予你调动潜艇的权利!”威廉王子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阿芙德雷尔的身上了。

    阿芙德雷尔深深的看了威廉王子后,转身就走出了王宫,第二天下午,阿芙德雷尔告别了妻子和年幼的斯宾,就离开了家。

    阿芙德雷尔大学毕业后,一直在探索着这个神奇的传说,在一次机缘巧合下,阿芙德雷尔发现,自己祖传的怀表,神秘的阿喀琉斯之力就隐藏在里面!

    这枚古老的怀表,是阿芙德雷尔在一个旧箱子里面发现的。由于对玛雅文化的深深着迷,聪慧的阿芙德雷尔在大学里学会了玛雅文化的象形字。

    当他打开这个旧箱子时,直觉就告诉了阿芙德雷尔,他将获取到了某种神秘的宝物。当他看到镌刻在怀表上的字体时,再也掩饰不住兴奋之心的阿芙德雷尔立即喊叫了出来,“我找到了,阿喀琉斯之力!”

    按照远古传说,阿芙德雷尔必须念出怀表上的咒语,这些玛雅象形字,很轻松的就被阿芙德雷尔念出,瞬间,阿芙德雷尔来到了宇宙中,走进了时间隧道,正和阿芙德雷尔设想的一般,进入时间河流,需要找到时间戒指!

    翻阅了大量玛雅文化后的阿芙德雷尔,最终得出来这枚时间戒指被淹没在了大西洋里。可是限于自己的职业,阿芙德雷尔一直没有机会进入大西洋洋底,后来,一战爆发,一心想要为国家做贡献的阿芙德雷尔因为心中始终挂念着大西洋洋面下的时间戒指,于是,主动请缨加入了德军的潜艇部队,可是,由于自己与威廉王子的这层关系,加上威廉王子对此的秘密暗示,统帅部一直不愿意让阿芙德雷尔随潜艇出战。

    这次,已经到了威廉家族生死存亡的时刻了,于是,在王子的授权下,阿芙德雷尔随着潜艇潜入了大西洋。

    得到了时间戒指的阿芙德雷尔,准备返航时,遭遇到了英军,所乘潜艇被无情的击沉了,阿芙德雷尔随着那枚神秘的时间戒指也消失于茫茫的大西洋中。

    威廉王子没有等到出航的阿芙德雷尔,一战最终德国战败,威廉王子在对未来的巨大的失望,对朋友的无限的愧疚中,郁郁寡欢,最终在次年病逝于监狱中。

    当英军击沉了这艘潜艇时,阿芙德雷尔念起了时间戒指上的咒语,可是,由于阿喀琉斯之力不在声旁,虽然时间开始流逝,可是仅仅只是阿芙德雷尔一人的时间被朝前流逝两年,并且,他被禁闭于时间隧道中,两年后,阿芙德雷尔时间轴正常了,可是,当他回到德国时,德国已经战败,威廉王子已经病逝。

    心中无限悲凉的阿芙德雷尔,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中,不久,柏林街头就出现了一个疯疯癫癫的老头,满嘴说着什么时间倒流,什么神秘之力,最终,在一个凄冷的雪夜里,老头被发现冻死于一个不知名的角落。

    可是,随潜艇一起出海的还有另外一个幸存者,他叫冯西伦,潜艇沉没后,他侥幸逃脱,最后被商船救起,历经千辛万苦,回到了德国,后来成为了一名大学教授,专门研究历史学,尤其是玛雅文化的教授。

    他目睹了手捧时间戒指,跪倒在地念着咒语的阿芙德雷尔,在一阵奇异的炫光后瞬间消失的场景。这一幕,他永久难以忘怀。

    同样是对时间流逝感兴趣的冯西伦,回到德国后,就开始秘密打探阿芙德雷尔的生活,学习,甚至他的生平细节,最终,冯西伦也相信了时间能流逝的神话。

    历史总是有着无比的相似,冯西伦博士,同样是希特勒的唯一朋友,在德国战败前夕,冯西伦博士自告奋勇,和另一名教授一起搭乘了一艘潜艇,向着茫茫的大洋驶去,他的目的和当初的阿芙德雷尔一样,寻找远古神物,不过,冯西伦博士运气没有阿芙德雷尔好,他需要重新找回阿喀琉斯之力,并且需要找到被打散的两颗宝石。

    冯西伦博士在经过大量的资料比对,大量走访后,逐渐知道了当年阿芙德雷尔的秘密。于是,冯西伦博士向希特勒讲述了这个故事,可是,正如日中天的德**队,正顺利的攻克波兰,闪击结束法兰西,他根本就不相信博士所说的一切。

    希特勒命令博士拿出来证据,证明时间可以扭曲,可是只是处于理论阶段的冯西伦博士,无论如何也做不到希特勒的这个要求的,于是,冯西伦博士被希特勒不客气的找了个理由请出了总理府。

    的确,冯西伦博士的运气的确不佳,当时,已经同时拥有了阿喀琉斯之力和时间戒指的阿芙德雷尔,因为威廉王子的病逝,导致了心智大乱,无法再次召唤时间,最终阿喀琉斯之力和时间戒指,再一次剧烈的大碰撞下,回到了原来的栖息之所。

    太阳神宙斯和海神波塞冬本来就是水火难容的两位超级大神,将他们长时间毫无作为的放置在一起,自然,拥有灵性的宝石是极不情愿的。最终,在强大的排斥力下,两颗宝石将阿卡留斯神力排挤出来,阿喀琉斯之力不能长时间独立存在时间中,于是,他跑到了南极,将自己冰封于南极之巅的冰层中,水火不相容的宙斯之心和波塞冬之心,一颗钻进了大西洋,一颗升入太空。

    阿喀琉斯之力回到了南极,被深埋于南极之巅的冰层中,召唤出时间戒指的两颗宝石,黄宝石和蓝宝石,黄宝石回到了金星,落入了深深的火山岩浆中;蓝宝石则回到了海神波塞冬的王国,亚特兰蒂斯城,被埋于古城的一座城堡之下。

    幼年即失去了父亲的斯宾,长大后到德国大学学习历史,后来二战爆发,极度仇恨英国人的斯宾立即参军,后来因为表现优异,被选拔进入了德国海军学院,进行潜艇战的学习。

    整个德国,在希特勒的煽动下,开始走向了穷兵黩武的战争之路。随着对英国的宣战,斯宾们被派往大西洋,执行伏击英军舰船的任务。由于前期英军准备不足和声纳等一些探测潜艇的装备还未成熟运用,斯宾们的潜艇战,在大西洋上一次次的咆哮和嚎叫着,英国海上损耗严重。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将陷入梦境的斯宾艇长叫醒,他看看手中的那没怀表,依然还在,于是,揉揉眼睛的斯宾艇长走出了艇长休息舱。大副看到长官走了出来,立即向艇长汇报道,“报告长官,我们的潜艇快没电了!”

    斯宾一惊,立即掏出来怀表,仔细一看,自己已经睡了近三个小时了,于是,艇长走到潜望镜前,向外一看,四周一片漆黑,天空一片星空,正是充电的好时机。

    艇长下令道,“全艇上浮至通气管深度,进行换气充电!”

    潜艇开始一阵震动起来了,柴油机马达声叫喊着,潜艇正在进行充电和换氧。

    斯宾艇长走向了指挥舱,继续展开海图,仔细的看着附近的海流信息。他在思考着,如何安全的跨越直布罗陀海峡。

    此时的直布罗陀海峡,还在英军的管控之下,英国和德国已经处于战争状态了,要是被发现,自己的潜艇要么被俘虏,要被就是被击沉。

    直布罗陀海峡附近驻守着的英国海军第七团,下辖一只舰队,一个岸基监听站,一个步兵营。最高指挥官为哈夫托上校。

    早在前天,他就得到了将有一队补给船将给北非战场的英军运送给养,同时,他也得到了另一条消息,据情报分析,有一艘德军的王牌U艇消失于港口,在直布罗陀海峡附近,有其活动的踪影。

    “该死的德国潜艇!”,同样趴在地图上的哈夫托上校,盯着海图,分析着德军潜艇的意图,行进路线,可是看了大半天,怎么也想不出,这艘潜艇,将如何跨越这天宽仅为10海里,戒备森严的海峡。可是,连日目睹德军狡猾的潜艇神出鬼没,上校不敢掉以轻心,无耐下,轻声的咒骂了一句。

    抬头一看,挂在墙上的时钟,已指向了凌晨三点,看着外面一片静谧的星空,上校端起咖啡,深深的喝了一口后,就抬起了望远镜,走出了指挥所,来到了岸基无线电监听室,看着士兵们依然聚精会神的监视着空中的一举一动,上校放心的走了出去。

    尽管处于战争时期,这个连接大西洋与地中海的海峡,依然异常的繁忙,盟国的船队络绎不绝的出出进进。看着大量的战略物资源源不断的运进来,突然,上校觉得德国这个国家似乎很可笑,就凭这些彭大的物资供给,他是不相信,一个资源匮乏,刚刚从战败中恢复过来的国家,能够打败这个百年的海上强国大英帝国的。

    心中有种莫名自豪感的上校,大大的吸了一口略带咸味的清凉的海风,不经觉得清醒了很多。

    海天相接处,星星映衬着洋面,无比的美丽迷人。上校尽情的饱览着这一片美丽的海景,稍等,那是什么?

    在大约50海里的地方,水中出现了一阵阵反光,上校立即提起望远镜,向看个究竟,可是,在此望去后,再也找不到那个反光点了。

    上校瞪大眼睛,再仔细向洋面望去,可是,洋面上除了星光点点外,再也没有什么光斑了。上校揉揉眼睛,无奈的一笑,可能是连日的监测,神经太过于敏感了吧,于是,上校长长的嘘了口气,他决定,今晚回到宿舍,好好睡一觉,明天再继续奋战。

    那个反光,上校没看错,是潜艇的潜望镜反光。

    是斯宾再次向洋面侦查,只是,机缘巧就巧在这里,上校发现这个光斑时,斯宾艇长正好侦查完洋面,他迅速将潜望镜收回。这样,哈夫托上校就无法再次看到那个光斑!

    多次的侦查,看着港口的限水闸,岸边大量的武器装备,斯宾艇长瞬间觉得,渡过这个小小的海峡,是无比的艰难。

    “哒哒哒!”潜艇上面,不时的传来船只的螺旋桨的震颤声,斯宾抬起头看着潜艇上方,听着一阵阵的螺旋桨搅动声。

    “有了!”斯宾一拍手掌,斯宾想到了自己潜艇每次执行完任务,潜艇外壳都会吸附了许多的免费搭车乘客,那么,自己为什么不成为一次这些巨大,缓慢的商船的免费乘客呢?

    原来,斯宾打算将自己的潜艇直接潜航到商船的腹部,保持和商船一样的速度,这样跟着商船,渡过直布罗陀海峡关卡。

    这种走法,斯宾们在海军学院曾经试航过,斯宾艇长最后是以满分渡过的,论这个战法,在整个德军潜艇部队,只要斯宾敢说他排第二,每人敢自称第一!

    想法成熟后,现在的斯宾,需要的是等待一个机会,于是,他命令自己的潜艇继续向前潜航20海里,然后静止悬停,等待着合适的船舶经过。

    U型潜艇,是当时德军乃至整个世界最尖端的武器之一,德国海军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战败后,受限于凡尔赛条约的限制,因此,不能大力发展海军。但是,钻了一个空子的希特勒政府,建造了大量先进的潜艇。尤其是在占领法国后,法国的大港,那不勒斯港,成为德国潜艇部队最大的港口。

    当时的潜艇,几乎没有遇到什么大的对手,所以在大西洋海战中,威风十足,可是,敏锐的斯宾艇长,在一次作战中,突然监听到了一种奇怪的信号。它犹如水波一样,不断的射向自己的潜艇。

    早在海军学院学习时,一位声学教授曾在一节课上,详细的讲述了一种可以主动发射声波探测海洋中物体的装置,那种装置由于蝙蝠捕食蚊子一样的原理,向可疑目标海域发射声波,照射到海底的目标,然后锁定目标!

    斯宾看着这艘代表着德国工艺精华的U型潜艇,不无担心的想到一旦自己在水下被锁定,那么,这将成为一个海底的钢铁棺材,毫无生还的可能。

    U艇,在海水的掩护下,才能毫无限制的攻击敌人舰船,可是,有弓必有盾,英国人绝对会在不久的将来,发明出来这种探测潜艇的设备。于是,斯宾艇长将自己的担忧曾经以战争备忘录的形式,递交给了海军司令部,可是,直至出海的那一刻,斯宾也没有得到任何回复。

    斯宾忧虑的看着潜艇,看着潜艇里忙碌的水兵,忽然觉得,自己没有尽到一个合格艇长的职责。

    潜艇继续蛰伏在大洋下面,不断的调整着自己的姿态。只要合适的商船航行过来,他们就可以满混过关,渡过这个戒备森严的海峡。

    斯宾艇长,掏出自己上衣口袋的航海日志,就在这焦虑的等待时机中,他写下了自己的忧虑,以及今天的海航状态!

    写完后,斯宾翻开了自己第一次下海的日志,那是自己刚刚从海军学院毕业,以一名见习军官的身份,到一艘潜艇上进行海航测试。

    潜艇的性能都很好,斯宾静静的呆在指挥舱内,认真的记录着所有的测试数据,就在测试完毕准备上浮时,咣的一声,潜艇剧烈的震颤了一下,随即大量的火烟涌进了指挥舱,就在大家都慌作一团,无可奈何时,斯宾自告奋勇,带着防毒面具,跟着灭火队员,一起进入了着火的动力舱,将负载过热导致的大火扑灭,也就是这一次出色的表现,斯宾实习结束后,被直接提拔为大副。

    第二次世界大战,很快就爆发了,已成为艇长的斯宾,率领着自己的潜艇,在大西洋一次次成功的伏击盟军的舰船。

    可是,每当打开父亲遗留给自己的那块怀表,斯宾总觉得父亲一直在自己身旁,父亲似乎有重要的事情要和自己讲述,可是,自己又不知道,父亲要和自己讲述什么?

    就这样,斯宾一直在迷惑,也一直在问自己,“父亲,你在哪里,你是不是有什么事要和我亲自讲述!”

    这次任务,说实话,是斯宾艇长最没把握的一次伏击战,因为,他这次是孤身一艇到地中海伏击英军运输船队,暂且不说戒备森严的直布罗陀海峡,就是渡过了,又怎么返港?这次任务无疑是一次自杀任务。

    可是,看着胸前的那几没铁十字勋章,斯宾艇长又是那么的不甘心。自己的父亲乘坐的潜艇,是被英军击沉的,自己对英国海军的仇恨自然不言而喻。再看看自己作战记录,整个德国海军潜艇部队,自己以50万吨的战绩高高的排在所有潜艇战绩前面。

    这次任务,不光光是一次冒险,更像是一次检验这位王牌艇长作战的能力。于是,在大家都默不作声的情况下,斯宾艇长依然站立起来,抱着必胜的决心,向邓尼茨元帅递交了出战书。

    他看到元帅眼里对他的这种赞赏与信任,他知道,尽管这次任务很危险,随时可能丧命茫茫大洋中,但天生的好胜心和不甘居落后的斯宾结下了这个任务。

    这时,海面上再次传来了一个螺旋桨的搅水声,声纳兵仔细的辨别着,忽然声纳兵大声的回到道,“长官!可以尾随行进,速度10海里!”

    听到后,斯宾艇长立即将笔记本放回衣袋,大声命令道,“潜艇起航,以10海里的速度尾随潜航!”
推荐阅读:
  • 帝国再起
  • 海贼之逆刃之剑
  • 刺客一身肉
  • 双双归
  • 时间长河里的记者
  •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