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三章 神秘的电波

类别:穿越小说   作者:我是笑三少   书名:绝对静默_绝对静默无弹窗_绝对静默最新章节
    1990年2月18日,北约一艘?俄亥俄?级攻击型核潜艇,刚刚结束北冰洋的战略巡航任务,现在,他正急匆匆的往波斯湾赶去,那里正在发生一场世纪末战争,海湾战争。【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老艇长约翰逊焦急的坐在指环舱内,不时的抬起手表看着时间。

    在过一个星期,约翰逊就要结束自己的艇长生涯光荣退役了。不过,自从西点军校毕业后,在潜艇部队服役了一生的约翰逊,不甘心自己就这样退役。

    虽然,自己进入潜艇部队时,是越战刚刚结束;虽然,自己见证了苏维埃共和国的解体;尽管,自己曾常年在海里巡航,执行了一次又一次的战备巡逻任务,可是,威尔逊艇长,一直不甘心,自己的潜艇,从未出过事故,哪怕是核潜艇最常见的火灾,但也从未真正执行过战争任务!

    每次看着装进潜艇的三叉戟导弹和巨型鱼雷,心中是无比的渴望,渴望他能过从自己的潜艇发射出去,可是,每次执行完任务,又看着他们完好无损的从战斗舱取出保养时,自己是无比的不甘。

    不过,机会来了,1990年,伊拉克入侵科威特,美军决定对伊拉克动武。此时,正在北冰洋结束战备巡逻,往地中海返回夏威夷的威尔逊潜艇,被幸运的选中了,他被告知,他将参加此次?沙漠风暴?行动,他的任务是,巡航到波斯湾指定地点,向伊拉克境内的?个目标,潜射战斧导弹!

    老威尔逊在接到命令那一刻,尽管无比的平静,可是,一回到艇长舱,威尔逊竟然激动的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他太热爱自己的这份职业了!

    威尔逊记得,曾经和爷爷开的玩笑。

    在威尔逊??岁的时候,他看着一本漫画书,指着一个手持三叉戟,威武的站在海洋里的神话人物,对一旁正在陪自己看书的爷爷说道,“爷爷,这个是谁啊!“

    爷爷看看书后,紧紧抱着威尔逊,轻轻的在他的额头上亲吻后,轻声告诉威尔逊,“孩子,这是伟大的海洋之神,海神波塞冬!“爷爷两眼放光的说道。

    “爷爷,我以后也要向他一样没能够在海洋里面叱诧风云!“威尔逊大声的说道。

    爷爷诧异之余,惊奇的看着威尔逊,随后,就开心的说道,“哈哈哈,我的孙子真勇敢,他以后绝对会是一名潜艇军官的!“

    于是,年幼的威尔逊记住了爷爷说的话,经过努力后,从一名见习军官,逐渐成长为一名美军核潜艇的艇长。

    “长官,我们达到了直布罗陀海峡!“领航员向威尔逊汇报道。

    威尔逊再次看了看手表,现在是晚上?时整,老艇长忽然觉得一阵阵的乏意,轻轻的打了个哈欠后,老艇长只觉得有点眩晕,于是,艇长下了一个命令,“潜艇停车,静止悬停!休息三个小时!“

    就这样,潜艇悬停在了直布罗陀海峡以北10海里。

    “领航员,汇报位置!“斯宾趴在海图上,大声的命令道。

    “报告长官!我们现在的位置是位于直布罗陀海峡以北10海里!“领航员大声的回复道。

    “静止悬停!“斯宾喘了口气,大声的命令道。

    于是,这艘德军潜艇,就这样,悬停在了这个幸运支点。

    刚刚死里逃生的这艘潜艇,尽管看起来虚弱不堪,但是,每个人的脸上,心里都无法掩饰住那种激动,兴奋的心情。他们运气太好了,幸运女神仿佛与他们一路随行。

    他们刚刚从南极回来,并且带回来了一个神秘的盒子,据说,这个盒子里面有一种神秘的远古神物,他将拯救处于危机中的德意志帝国!

    “动力舱,再次进行检查!“斯宾命令道。

    于是,浑身污垢的机械师迅速向动力舱赶了过去。

    斯宾则靠在潜艇旁边,抱起双手,闭起眼睛,细细的回想着刚刚发生的一幕。

    三个小时前,这艘U47艇,正在遭受盟军的舰机围攻,在潜艇的四周,不停的投下了深水炸弹。炸弹在水中剧烈的爆炸着,潜艇的电力系统,直接被损坏,好在电力机械师经验丰富,多次将电力系统恢复。

    可是,深水炸弹的密度越来越大,距离也越来越近,就在大家都觉得今天自己和潜艇会葬身在这片海域时,周围忽然一片静默,好奇的斯宾艇长冒险再次浮起时,发现这艘潜艇竟然莫名其妙的渡过直布罗陀海峡,进入了大西洋!

    处于通气管深度的潜艇,此时接到了一封有大本营传过来的电报,斯宾看着这份无线电报,心中无比的气恼。

    自己本可以继续偷偷溜过直布罗陀海峡的,可是,自己按照要求发布的一份电报,差点让自己记命丧地中海,艇毁人亡了。

    就在穿过苏伊士运河后,斯宾按照大本营要求,在潜航状态下,向大本营发射了自己成功返回的电波后,仅仅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大批盟军舰机尽然立即就冲到自己跟前!

    哈夫托上校,正无比气愤的坐在指挥桌前,因为,一艘德军潜艇竟然潜航通过了重兵把守的直布罗陀海峡,进入了地中海,将盟军的一支重要的运输船队给击沉了!

    尽管,上司没有要怪罪这个可怜的上校,可是上校却无法原谅自己,他使劲的挠了挠头后,再次拿起桌子面前的那张昨天无线电监听站截获的电报,这个用摩斯密码组成的电报内容,自然很快就被破译了。

    “海狼游过峡谷!“

    就这么简单的一句话!

    哈夫托看来看去,实在不明白什么意思。他再一次想无线电专家确认了,这段摩斯密码,无论怎么破译,就这段话还觉得靠谱!

    哈夫托走出指挥室,一样望去,直布罗陀海峡就如一个巨大的峡谷,正在俯视着从中间流过的洋流。

    海狼游过峡谷。

    哎呀,哈夫托一拍脑袋,对啊,德军不是一直说他们的潜艇战是狼群吗,这段话的意思不就是说,这艘?艇潜航过了直布罗陀海峡,可是,德国人是如何做到的。哈夫托一直不明白,看着远处海峡上航进航出的商船,哈夫托迷茫的看着,始终想不通。

    喔,对了,这么重要的情报,一定向指挥部汇报。于是,哈夫托将自己的看法和对德军潜艇的情况,写成了一份报告,迅速交给了盟军指挥部。

    这份报告,迅速递到了英军最高统帅蒙哥马利元帅的手里,蒙哥马利正组织盟军进行诺曼底登陆战。

    蒙哥马利敲击着桌子,一遍又一遍的看着这份报告。

    就在三天前,他也接到了美军的报告,一艘德军潜艇,出现在了南极洲,还将美军的一艘潜艇击沉。

    蒙哥马利元帅站起身来,背着手,看着地图,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中。

    “咣当!“书架上,忽然掉出来一本书,蒙哥马利缓缓转过身,踱步走了过去,弯下腰拾起了这本书。

    这是自己出征前的一天,儿子送自己的书,这是儿子每天晚上必须让蒙哥马利讲里面的一个故事给他听着,小蒙哥马利才愿意睡觉的一本神话说。

    蒙哥马利瞥了一眼窗外,盟军正在紧急的操练着,在过已给星期后,盟军将度过浩浩的英吉利海峡,对纳粹进行大决战。

    蒙哥马利轻蔑的一笑,现在的德军,早已是强弩之末了,这场战争,胜利的天平早已向盟国倾斜了,只是,顽固的纳粹,固执的希特勒依然在垂死挣扎。

    蒙哥马利端起桌子上的黑咖啡,轻轻的抿了一口,伸伸懒腰后,又坐回了椅子上,心想着,管他呢,德军失败,早已是板上钉钉的事了,谁知道德军潜艇去哪里干什么呢?除非能发生奇迹,除非,他们能够获得阿喀琉斯之力。哈哈哈,这不是自己讲给儿子的神话故事里的东西吗?

    蒙哥马利不禁被自己的想法逗乐了,可是,当他的眼睛再次看到地图时,忽然间,一股恐惧的表情瞬间浮在了蒙哥马利元帅的脸上。

    这艘u艇,他的路线正是神话传说中的阿喀琉斯之力的召唤之路!

    公元前1200年,海洋女神忒提斯和凡人英雄帕留斯联姻,诞下了阿喀琉斯。

    海洋女神拥有一股冥水,只要在里面浸泡过的凡人,便能够刀枪不入,于是海洋女神忒提斯提着阿喀琉斯的后踵,将其浸泡在了冥水中。阿喀琉斯就这样成为了一个刀枪不入的半人半神,可是,由于其后踵没有被冥水浸泡,因此,阿喀琉斯的后踵成为了他的命门所在。

    “驾!“在一片茫茫的草原上,阿喀琉斯正骑在一匹俊朗的宝马上,驰骋着。这匹骏马,是西风神菲罗斯的儿子,他是在父亲帕留斯婚礼上时,西风神送给帕留斯的婚礼,他是一匹神马。

    阿喀琉斯骑累了,于是,就将神马拉到了海边,给它洗澡。

    “我的爱马,将来,我一定要驾驭着你,驰骋疆场,为希腊建立不朽功业!“阿喀琉斯看着这匹俊朗的神马,情不自禁的说了出来。

    “扑哧,扑哧!“神马打了两个响鼻后,尽然面对着主人,流起来了眼泪。

    “我英勇无比的主人,你将来将会在特洛伊阵亡!“神马对着阿喀琉斯伤心的说道。

    就在这时,天空中忽然风云变幻,一阵闪电直接劈了下来,从闪电中,缓缓走出了一位老妇人,他就是命运女神厄里倪厄斯,她走到了神马克桑托斯面前,对着神马的嘴一挥,从此克桑托斯再也无法张嘴说话啦。

    而此时的海洋之神忒提斯,正在目睹了这一切,自然可桑托斯的话,忒提斯也全部听进了耳里。

    神的命令自然是不可违抗的,于是,忑提斯和丈夫帕留斯商量后,为了不让儿子参战,忒提斯将他秘密托付给斯库罗斯岛的国王吕科墨得斯,希望他能将阿喀琉斯藏在宫中并以女孩的身份养大成人。

    转眼间,阿喀琉斯二十岁,由于长期以女孩的身份出现,不仔细看的话,还以为阿喀琉斯为一名容貌清秀的俊美少女。

    就在那年,因为特洛伊王子帕里斯夺走斯巴达国王美貌妻子海伦,导致了特洛伊战争爆发。

    众神都在半人马喀戎的山洞庆忒提斯和帕留斯两人的婚礼,可是只有不和女神埃里斯没被邀请参加,埃里斯不愤想出诡计,从赫斯佩里得斯果园采了一只金苹果,并写上“给最美丽的女神”并扔在宴会上。

    “咚”,一声轻微的响动,只见一枚闪闪发光,金色的苹果被扔进了圣杯里面。

    大家一起走了过去,拾起那枚金色的苹果,苹果上面立即闪闪发光,出现了七个字,“给最美丽的女神”。

    整个宴会上,只有三位女神,赫拉、雅典娜和阿芙罗狄特,于是,这三位女神都认为这枚金色苹果是给自己的。

    “这枚苹果应该是给我的!”赫拉首先张嘴。

    “不,应该是给我的!”雅典娜也大声叫嚷道。

    “错了,我才是最美丽的女神!”不甘心的阿芙罗狄特也嚷道。

    本来喜庆的婚宴,就这样,在三位女神的争吵下,不欢而散。

    在遥远的海洋对面,同样有一个高度发达的文明,叫做特洛伊王国,他的国王是普里阿摩斯,他和皇后赫库巴有一个孩子,叫做帕里斯,可是,当这个孩子生下后,王后赫库巴梦见特洛伊城遭受了大火的洗礼。

    在给新诞生的儿子帕里斯进行庆典时,一直忧心忡忡的赫库巴将自己的梦境告诉了普里阿摩斯。

    “王,我昨晚做了一个十分恐怖的梦,我们的特洛伊城遭受到了大火的洗礼!”赫库巴大声的对普里阿摩斯说道。

    就在这时,一直在身旁的女儿,特洛伊城的预言家,卡桑德拉道出了实情。

    “父王,母后,您们新诞下的王子,未来必将成为特洛伊城的祸根!”

    于是,普里阿摩斯大惊,立即命令仆人,将帕里斯带到了伊达山抛弃,后来这个弃婴被阿戈拉奥斯捡到,并抚养成人。

    帕里斯力大无穷,他在一直保护自己的朋友及附近的畜群,于是,在伊达山,很受那里的人们拥护。

    众神都不愿意得罪三位女神,于是,三位女神找到了帕里斯,请他决断,谁才是最美丽的女神。

    众女神都给与了帕里斯很大的诱惑条件,赫拉愿意让帕里斯成为亚洲之王,雅典娜给以帕里斯世界上最聪明的大脑,而阿芙罗狄忒开出的条件是,给帕里斯最美丽的女人海伦做妻子!

    帕里斯听完后,将金苹果交给了阿芙罗狄忒,他成为了阿芙罗狄忒的宠儿,而赫拉和雅典娜则决心毁掉特洛伊人。

    特洛伊城每年都举行英雄的竞技,帕里斯被推举为代表参加了这场竞技,在这场竞技中,一直以特洛伊城勇士的赫克托尔也被帕里斯打败,可是普里阿摩斯的儿子瞧不起帕里斯,尤其是得伊福波斯更是要拔剑杀死他,帕里斯走到宙斯的神台寻求庇护,祭坛中的卡桑德拉认出了帕里斯,看到自己的孩子如此出众,普里阿摩斯异常开心,尽管卡拉德桑告诉他帕里斯是一个祸根,普利阿摩斯却听不进耳,将他恢复为王子。

    成为王子后的帕里斯,受到阿芙狄罗忒的唆使,乘船到斯巴达找海伦,尽管出发前,普里阿摩斯的儿子,另外一位预言家赫勒诺斯警告帕里斯,可是帕里斯缺置若罔闻。就这样,一意孤行的帕里斯在阿芙罗狄忒的唆使下,将海伦带回了特洛伊。

    可是,当帕里斯刚离开,众神就派使者伊利斯找到了去克里特岛的墨涅拉奥斯,异常气氛的墨涅拉奥斯找到了哥哥阿伽门农,于是,众神在阿伽门农的带领下向特洛伊开进。

    由于神谕,特洛伊战争,必须在阿喀琉斯的帮助下,才可以获胜,此时的阿喀琉斯正在斯库罗斯岛的皇宫中。

    众神为了找到他,派出了奥德修斯和狄奥墨德斯来到了斯库罗斯岛,费尽周折一位所获。可是,一天情况开始有了转机,在斯库罗斯岛上住着一位伟大的预言家卡尔卡斯,他告诉了奥德修斯,阿喀琉斯正躲藏在王宫中,并且还是女扮男装。

    在众神的威胁下,吕科莫德斯答应奥德修斯,只要他们认出阿喀琉斯,就让阿喀琉斯跟随他们一起出征。

    聪明的奥德修斯装扮成了商人,将武器和首饰混在杂一起,放到皇宫里面,这是皇宫里的那些公主们只顾看这些首饰,阿喀琉斯则一心留意武器,奥德修斯又派人在门外击剑,嘈杂的击剑声,使得阿喀琉斯以为敌人来了,于是,阿喀琉斯立即抬起宝剑跃出了人群,就这样,阿喀琉斯被认出来了。

    阿喀琉斯知道自己将要参战时,异常的兴奋,父亲帕留斯见事已至此,就将婚礼上众神送给自己的铠甲,海神波塞冬送的长矛给了阿喀琉斯。

    战争进行到了第十年时,阿加门农在特洛伊俘获了宙斯的祭司克里塞斯的女儿克里塞伊斯和布里塞斯,阿伽门农将克里塞伊斯占为己有,布里塞斯则被阿喀琉斯所拥有。

    阿喀琉斯和布里塞斯日久生情,布里塞斯爱上了这位英雄,可是,大祭司克里塞斯要求阿伽门农释放自己的女儿克里塞伊斯,并许诺用重金交换,可是,唯独阿伽门农不同意,并当众骂走了克里塞斯。

    克里塞斯想宙斯哭诉,于是宙斯降了一场瘟疫在希腊联军中。得知真相的阿喀琉斯要求阿伽门农归还克里塞斯的女儿,无奈之下的阿伽门农只得归还,可是,他却夺走了阿喀琉斯的女奴不理赛斯。

    大怒之下的阿喀琉斯只得回到海边,失去了阿喀琉斯助战,希腊联军被特洛伊人大败,无奈之下,阿喀琉斯的好友帕特罗克罗斯穿上阿喀琉斯的铠甲硬着头皮出战,可是,帕特罗克罗斯被赫克托尔杀死。

    阿喀琉斯得知自己的挚友被杀死后,立即站在海边大声哭泣,母亲于是过来劝阻道,“孩子,你的命运已经被决定了,只要赫克托尔死掉,你的死期也就到了!”

    阿喀琉斯不愿意自己的挚友这样死去,于是,他回复母亲,“如果命运真是那样的话,就让我伟大的死去吧!”

    后来,阿喀琉斯杀死了赫克托尔,并将它的尸体倒拖着,在自己挚友帕特罗克罗斯的墓碑前拖行了三圈。

    宙斯是赫克托尔的庇护神,看着阿喀琉斯公然侮辱赫克托尔,于是,宙斯将阿喀琉斯的命门连同一副沾满毒液的神弓,交给了帕里斯。

    当阿喀琉斯和众希腊英雄从特洛伊木马里涌出来时,阿喀琉斯被躲在角落里的帕里斯,开弓射向他的脚踵,就这样,阿喀琉斯在剧痛中,死去。

    阿喀琉斯的葬礼异常的隆重,希腊人用温水给他的身体沐浴,穿上他母亲忒提斯特意送给他的出征战袍。雅典娜从奥林匹斯圣山上俯视着他,心中充满同情,在他的额上洒落了几滴香膏,防止尸体腐烂或变形。人们从爱达山上砍伐树木,高高地垒成一堆。柴堆上放着许多被杀死的人的盔甲和武器,还有许多祭奠的牲口,祭供的黄金和其他名贵的金属。希腊的英雄们各从头上割下一绺头发,他们还在柴堆上浇上各种香膏,并供上大碗的蜂蜜、美酒和香料。英雄的尸体放在柴堆的顶上,然后他们全副武装,有的骑马,有的步行,围着巨大的柴堆绕圈而行。礼毕,他们将柴堆点燃。火苗熊熊燃烧起来。遵照宙斯的旨意,风神埃洛斯送出了急风,呼啸着煽起冲天的火焰,木柴堆烧得劈啪作响。尸体化为灰烬。英雄们用酒浇熄了余烬。在灰烬中阿喀琉斯的骸骨清晰可辩,如同一位巨人的骨架。他的朋友们捡起他的遗骸,装进三只镶金嵌银的盒子中,并安葬在三个不同地点的茫茫海洋中。传说,只要找到这三个盒子,就会拥有神秘的阿喀琉斯之力。

    深谙古希腊文学史的蒙哥马利元帅,自然对荷马史诗《伊利亚特》异常的熟悉,正是这部书里,完整、清晰的记载了阿喀琉斯遗骸的埋藏地点。而这艘U艇出现频繁的三个地方,正是这三个点。

    “希特勒要干什么?”蒙哥马利元帅自言自语道。

    看着进攻日程,明天将是进攻时间,日理万机的蒙哥马利心中一阵,“不可能的,那只是一个神话传说!”这样,元帅就走出了作战室,到外面视察去了。

    按照指挥部命令,斯宾艇长,他们的潜艇将要在这里等候指令,按照约定的时间,斯宾艇长向指挥部方向发送了第一条无线电信号。

    可是,这一切都是徒劳的,远在万里的德国,首都柏林就在一小时前被盟军攻破。这艘U47艇,已经没人能够指挥他们了。

    就这样,这艘U艇在大西洋静默了。

    三个小时过去了,正当约翰逊要下令越过直布罗陀海峡时,忽然,机敏的艇长听到了一阵敲击声,那是古老的摩斯密码的敲击声!

    “波尔克,你进来艇长舱一下!”艇长对指挥舱中的无线电兵波尔克喊叫道。

    “上校,有何吩咐?”波尔克立即来到艇长舱。

    “你听到什么没有?”约翰逊轻声问道。

    “报告长官,没,没,啊,有,报告长官,那是摩斯密码!”波尔克立即回复道。

    就在这时,指挥舱传来了一阵急促的吼叫声,“报告长官,监听到鱼雷舱灌水的声音!”

    艇长立即跑过去,只见指挥屏幕上,一个轮廓清晰潜艇正向自己所在的方向航行过来。

    “打开三号鱼雷舱,准备发射!”艇长按照战时操作规程,做好了战斗准备。

    “嘀嘀嘀”,摩斯密码的敲击声越来越急,大家都静待艇长的命令,这时,忽然间,一切又恢复了平静。

    屏幕上的那艘不明潜艇消失了,就在这时,传真机响起来了。

    就在哈夫托上校准备再次监测这艘潜艇时,他接到了换防的命令,所有的部队,全部齐聚英吉利海峡,为第二天的登陆作战作保障。

    斯宾艇长出征前,得到的指示是,原地待命!

    传真机上的命令十分直接明了,要求约翰逊艇长,立即跨过直布罗陀海峡,按照指定时间向目标区发射战斧导弹!

    于是,再也顾不得考虑的约翰逊上校,当即下令后,动力全开的?俄亥俄?潜艇迅速跨越直布罗陀海峡,达到地中海,向伊拉克境内肆无忌惮地倾泻着这艘深海杀手的强大破坏力。

    斯宾艇长和他的潜艇,在大西洋直布罗陀海峡以北的十海里。静默了下来,直到有一天一阵深海扰动。

    英军?无畏?号核潜艇,正在东大西洋进行潜射核弹头实验,当一枚携带者十万吨当量炸药的?三叉戟?从艇舱呼啸着跃出水面,经过十分钟的超音速飞行后,在直布罗陀海峡以北的一个洋面,立即腾起来了一个巨大的蘑菇云。

    斯宾艇长只觉得自己睡了很久。

    当他起身时,发现自己的潜艇上一切正常,潜艇官兵的职业敏感性,立即让斯宾艇长警觉起来,在大洋里静默了大约十分钟后,斯宾艇长下令道,?全艇上浮至潜望镜高度!?

    趴在潜望镜旁的艇长,发现诺大的洋面上,挤满各式各样的自己从未见过的军舰。看到是英军的米字旗后,斯宾本能的收回了潜望镜。

    可是,无比好奇地斯宾再次升起潜望镜,此时,英军的舰只完成了测试演习后,就回母港了。

    ?爷爷。吃饭了!?一个小男孩跑到书房里,对埋头趴在海图上的蒙哥马利元帅喊道。

    原来二战结束后,蒙哥马利一直对这艘?艇的去向心生疑问,在翻遍整个纳粹德国海军潜艇部队的档案,只发现了一艘潜艇下落不明外,其余潜艇都有据可靠,不是被俘,就是被击沉。

    虽然自己一直关注这艘潜艇下落,可是,一直没有找到好的解释,于是,带着这个疑问,蒙哥马利一直到退休,也没有找到这艘?艇的下落。

    ?爷爷!我想去看希腊之神宙斯,你带我去嘛!?孙子比尔撒娇的说道。

    一想到这个神奇的故事和这艘潜艇的失踪,蒙哥马利想,不如乘此机会,。出去看看,也让自己散散心,不要一直就着迷这搜奇怪的纳粹潜艇,说不定,他自己在某个海域沉没了呢。想到这里,蒙哥马利元帅立即说道,?可以,比尔,我们明天就出发吧!?

    初夏的地中海,风光旖旎,游人络绎不绝。

    ?爷爷,好美丽的希腊,好神奇的克里特岛!?小孙子比尔叫喊道。

    ?是啊,哎,慢点,比尔!?小心摔倒!?蒙哥马利看着这个调皮的孙子,不禁担忧的叫喊道。

    来到了希腊神庙,在一个石碑前,古老的图画记录了当时的特洛伊战争,详细的记载了勇士阿喀琉斯的生平事迹。

    这时,蒙哥马利的眼前一亮,随后却无比的震惊的盯着一幅图画,那幅图画详细的记载了阿喀琉斯骨骼埋葬的地方,而明确的是,那所潜艇的活动轨迹,正是在这一路线!

    ?比尔,我们该走了!?蒙哥马利立即拉起孙子的手,他要立即回到英国,向英军海军汇报这一情况!

    ?呜呜呜!游轮宙斯号鸣叫着,从希腊起航,他将越过直布罗陀海峡,回到英国。

    意犹未尽的比尔,呆呆的看着洋面。

    同样,心事重重的蒙哥马利也目不转睛的盯着洋面,忽然,一阵阵镜面反光照射了过来,蒙哥马利大惊,在这个和平年代,潜艇一般不会随意进行潜望侦查的。难道是,心中一阵大惊,不知不觉间,一阵冷汗从背脊直流。果不其然,一个水迹尾线迅速蹿了过来。

    ?轰?,一身巨响,游轮被炸开了一个巨大的口,从中间折断。

    ?没错,就是他!?蒙哥马利立即叫喊出来,这时游轮由于被引燃了油库,巨大的爆炸,掀起了大量的铁板,其中一块,不偏不倚砸中了蒙哥马利元帅的后背,蒙哥马利使劲的看了一眼呆在一旁,不知所措的孙子后,就倒地再也没有起来。

    斯宾艇长趴在潜望镜旁,看着这艘被击中正在缓缓下沉的游艇,努努嘴,对无线电兵说道,?向西北二十度方向发报!?

    ?嘀嘀嘀?,二战德军一直沿用的摩斯密码,就这样,传向了德军指定的大本营,可惜斯宾艇长不知道,他们在?艇上一睡,已经是半个世纪了。

    一九四五年,找到了阿喀琉斯埋葬宝盒的斯宾艇长,来到了直布罗陀海峡,准备接受大本营指令时,自己的潜艇,因为长时间的潜航氧气已经被消耗完毕,可是,刚刚死里逃生的这艘?艇所有官兵,缺浑然不知,就这样在高浓度的二氧化碳中,所有人均昏迷。

    阿喀琉斯作为一个不死之身,他的宝盒拥有强大的阿喀琉斯之力,只是,激发这个神力,需要一定的外部冲击。

    就是这年,英国海军进行了核弹水下潜射爆炸实验,强大的核冲击波,召唤起了阿喀琉斯之力,而阿喀琉斯之力唤醒了其实已经窒息死亡的斯宾艇长和其余全体艇员。

    阿喀琉斯的遗体,被肢解为三部分,第一部分为头,第二部分为身躯,最后一部分为下肢。他们被海洋之神忒提斯放进了三个不同的海域。

    这艘?艇,在冯西伦博士给的图纸上,找到了这三个点,第一部分埋藏点克里特岛,第二部分埋藏点好望角,最后一部分埋藏点,南极之巅。

    斯宾艇长,将所有的这些宝盒打捞进入潜艇。

    母亲忒提斯为了能够让儿子重生,曾经做过祭祀,只要谁能够凑齐这三个盒子,那么他将获得永生!

    这样,这艘?艇上的所有艇员,已经获得了不死之身。

    只是,战争的进程如此之快,可能谁都没料到。由于此次行动属于高度机密,只有希特勒和博士两个人知道,因此,岸上的无线电站,只知道,他们需要在一个特定的时候,接收一组电波即可。

    在二战里,无数的德军电波里,这大概在那些无线电兵眼里只是一个普通的电波,因此,谁没有刻意的去提这件事。因此,盟军情报部门也没有在意这件事。

    可是,一个人还一直记着这件事,就是当初的哈夫托上校!

    尽管早已退役,在一所无线电学校任教的哈弗托。却一直在搜集着这艘潜艇的资料,由于自己官阶过低,自然无法接触到那些秘密档案,所以,同样对这艘?艇感兴趣的哈弗托,却没有任何实质的研究进展。

    在一个晴朗的早晨,哈弗托带领学生到楼顶进行实验课,那里,他将为学生们展示二战时摩斯密码的发送与接收原理。

    讲完课后的哈弗托,看着自己的这个天线,远眺着不远处的洋面,又想起了当初在直布罗陀海峡驻守的情形,于是,他将塔台的天线调向了直布罗陀海峡以北的洋面,就在这时,奇迹发生了,电台的信号灯竟然开始闪烁起来。

    哈弗托大惊,回过神来后,立即跑到实验室,找来耳机,正准备戴上时,信号灯熄灭了。

    机敏的哈弗托抬起手表,记住了这个时间早晨八点整。

    第二天,哈弗托早早的来到了楼顶,将所有的设备都准备好,静静的等待着这个信号。可是,八点到了,八点过了,整整一天过去了,依然没有动静,失望之余的哈弗托,只得走下楼顶,。

    原来,当时德国海军为了保密和安全起见,约定发报时间以二倍时间递增为间隔,以八小时为节点,第一个八小时,整点的八点钟,发一次报后;第二次发报,要等到晚上八点。并且间隔两个小时,就是晚上十点发报,第三次就是第二天十二点,以此类推。

    就这样,哈弗托在第三天的十二点,捕捉到了这个摩斯密码,由于德军的摩斯密码早已被破译且公诸于众,所以,哈弗托读懂他并不难,“目标以聚齐,海狼请求回巢!”

    哈弗托诧异无比,根据当初自己截获的那封电报,“海狼出谷,请指示!”说明,这是同一艘潜艇发出的报文!

    这艘潜艇,什么来头,可以在水下活动这么久?一个大大地问号萦绕在哈弗托脑海里。

    电视里,正在报道一艘希腊开往英国的游轮在直布罗陀海峡沉没,全船只有一个孩子幸存,眼见的哈弗托,立即认出了蒙哥马利的孙子,比尔,再加上那封神秘的电报,哈弗托决定亲自去一趟沉没点,同时,去拜访一下蒙哥马利家,这位曾经的老上司家。

    看着茫茫的海洋,哈弗托在潜水员的帮助下,跳进了轮船沉没点。

    熟悉德军潜艇的哈弗托,这位二战老兵,从游轮的断口处,立马辨认出了是一艘U艇射击留下的伤口。

    哈弗托来到了蒙哥马利家,看着惊魂未定的比尔,哈弗托展开大手上去握了握比尔,对着比尔说道,“嘿,小家伙,勇敢点!”

    这时,比尔说了一句,“爷爷说,那是一艘纳粹潜艇!”

    哈弗托心中大惊,看来自己的推测是对的,这所德军潜艇还存在着!

    哈弗托走进了蒙哥马利的藏书室,一进去,就被眼前的一目惊呆了,正对墙上,挂着一幅德军潜艇的构造图。

    哈弗托走到书桌旁,这时,一本笔记本映入了哈弗托的眼帘,上面赫然写着,一艘没有消失的德军潜艇。

    哈弗托坐下来,细细的看着蒙哥马利自己记载的关于这艘潜艇的一切,心中不由得暗自吃惊,看来蒙哥马利和自己一样,坚信这艘神秘的潜艇一直在世!

    “无线电兵,再次呼叫大本营!”斯宾显然开始焦虑了。

    “嘀嘀嘀!”一阵摩斯密码再次敲响。
推荐阅读:
  • 帝国再起
  • 海贼之逆刃之剑
  • 刺客一身肉
  • 双双归
  • 时间长河里的记者
  •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