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六章 胜利女神的眷顾

类别:穿越小说   作者:我是笑三少   书名:绝对静默_绝对静默无弹窗_绝对静默最新章节
    1941年11月30日。【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

    “今天,是一个值得庆贺的日子,我们已完成了伏击任务,海图上展示,我们离直布罗陀海峡只有30海里了,我的内心无比的激动,看着我的第三帝国的潜艇和士兵们,一次次出色的完成任务,击沉的吨位不断的在增加着,看着那些所谓的盟军在海里挣扎的样子,我不禁抬起右手,对着我们伟大的司令和元首,喊叫一身,嗨,希特勒万岁!可是,我不能显露出来,因为,我是帝国最优秀的艇长之一,我要在下属面前,保持有我的那份特有的威严。”斯宾艇长激动不已的在他的瀚海日志上,写下了这段话。就在斯宾艇长得意的准备再次沿着海图驶向直布罗陀海峡时,突然,声呐兵叫喊了起来。

    “长官,有情况”这声音叫的如此恐惧和急促,甚至连斯宾都为之一怔,艇长立马扔下笔,连忙跑出休息室,快步走到声纳操作台上,抬起了监听耳机。立马,艇长也不寒而栗得担忧起来。声纳回波显示,有大量的舰艇螺旋桨噪声,同时,斯宾再仔细一听,还有着那让斯宾一直担忧无比的主动声纳探测释放出来的电磁波信号。声呐兵惊恐的看着艇长,同时出现这么多信号,他们的结局只有一个,他们被发现了,并且正在被包围着。

    怎么办,怎么办?斯宾焦急的把耳机还给了声呐兵,忧虑的走向潜望镜旁,没想到,这次潜航,可能会成为他们最后的一次潜航。

    不行,我不能这么坐以待毙,日耳曼民族特有的尊严与高傲让斯宾艇长内心一遍又一遍的叫喊着,他们必须活下去,不能带着我们的这些士兵,就这样窝囊的默默无名的沉没在这一片陌生的海域,斯宾要让盟军知道,日耳曼民族是世界上最优秀的,最勇敢的民族。

    “全艇上浮,潜望镜高度,三号鱼雷,准备就位”,斯宾艇长立马下令道。

    看着深度计上的数字慢慢的达到潜望镜高度和鱼雷就位的指示灯亮起来,艇长推开潜望镜,一看,果不其然,近五艘驱逐舰,排成一字,浩浩荡荡的指向他们扑过来,艇长立即下令,“左满舵5度”

    潜艇将准线对准了排在中间的那艘挂着米字旗的旗舰,于是,斯宾又喊叫道。

    “鱼雷发射”,随着艇壳的一震,鱼雷顺利的射出,三分钟过后,不偏不倚,正中旗舰舰首,旗舰停了下来,其余周围的四艘,立马散开,以”Z”字航线,向这艘U艇扑了过来,但是,我斯宾依然不为所动。他又下令道,“三号鱼雷,准备,发射”,在连续的两次发射后,旗舰连中3弹后,冒着滚滚的黑烟和火光,逐渐的沉没下去了。

    斯宾艇长趴在潜望镜前,看着人生中,最美的一副烟火图,看着这艘旗舰慢慢的沉下去。斯宾立即收起了潜望镜,等待命运给我的安排,是去见上帝,还是会下地狱呢。

    “咣”第一颗深水炸弹投了下来,艇壳冷却水管开始被炸裂冒水,机械师立即冲向了水塔储存间,“咣”,第二枚深水炸弹又开始爆炸,离他们越来越近,此时,电力系统开始受损,灯开始忽暗忽明的闪了起来,电力机械师冲向了电力室,估计怎么回事,只有斯宾和声纳兵知道,他们都在默默等待命运的安排。

    “咣”,这枚炸弹直接在潜艇的艇尾爆炸。潜艇壳开始四处冒水。

    “长官,螺旋桨受损,潜艇开始下沉”,大副向我斯宾喊道。

    斯宾看着潜艇刻度尺不断下沉,刻度尺从5米,到15米,到20米。他知道,在下沉5米后,他们就可以得到命运的安排了,是下地狱还是见上帝。因为我们的艇壳只能承受120米的水压,再沉5米,就到了死亡水深,强大的海水压会把我们压扁,将艇壳压碎。

    “长官,海底暗涌”,这时航海员几乎是带着胜利的叫喊声向斯宾喊道。

    “上帝保佑”,艇长知道,遇到暗涌,他们就可以获救了。

    斯宾连忙跑过去,拿起海图,对照坐标,看着起来,没错,就是在这个纬度。

    直布罗陀海峡有一个暗涌通道,他是由于大西洋和地中海含盐量不均造成的在海下面像一条传送带似得海流,他在海表面是是从大西洋流向地中海,而在地中海,却是从地中海,通过直布罗陀海峡,流向大西洋。

    于是斯宾下令道,“先生们,上帝保佑我第三帝国海军,现在我命令,全体艇员,立马回到各自岗位,修复受损潜艇,准备回到大西洋”!

    “同学们,海洋是一个非常神奇的地方!”在德国柏林大学里面,资深的海洋学家佛雷尔教授正在给这群大学生们讲述着海洋的特征。

    “在浩瀚的大洋里,他也像陆地上的河流一般,经常流动着各种水流,这些水流,我们称它为洋流,其中,有一种洋流最为特殊!它被称为密度流,他是由海峡两侧的大洋密度不均造成的!”。弗雷尔教授继续说道。

    “在我们最近的海域,地中海与大西洋的接口处,直布罗陀海峡就是一个密度流的洋面!那里,地中海海水的密度高,大西洋海水的密度低,因此,在洋面表层,洋流是从大西洋流入地中海,可是根据物质守恒的原理,在洋面底,则是由地中海流入大西洋!”弗雷尔教授耐心的解释道。

    那堂课,始终深深的印在斯宾艇长的脑海里。

    现在,斯宾艇长幸运的达到了这层洋流中,海流正在悄悄的将这艘幸运的U艇带出大西洋。

    大约5个小时的漂流后,斯宾看到深度计开始缓慢下降,根据海洋学原理,他应该达到了大西洋了。

    这次,斯宾艇长决定大胆浮出水面,于是,斯宾艇长下令道,“上浮至潜望镜高度!”

    嘭,巨大的空气被挤进了水仓中,潜艇开始上浮。

    潜望镜高度达到了,斯宾摒住呼吸,轻轻的推开潜望镜。

    胜利女神,再一次将幸运的绿叶抛向了斯宾艇长他们。潜望镜里,熟悉的大西洋小岛航标清晰的显示在斯宾艇长的眼里。

    “先生们,我们又成功了,我们现在的位置是在大西洋的克里特岛旁,欢呼吧,勇士们!”斯宾按耐不住内心的激动,立即向全体艇员叫喊了出来。

    “呜啊!”艇内,压抑很久的艇员们,在一阵震耳欲聋的欢呼声中,大声的兴奋的叫喊了起来。

    再一次,斯宾艇长们的任务顺利完成。

    斯宾艇长看着海图,现在距离他们潜艇的母港,只有15海里了,他们大概只需要三个小时左右就可以达到。

    可是,狼行千里,必将吃肉!

    血腥的独狼,在遭遇了如此巨大的巧合后,依然不甘心,斯宾,不,这艘U47艇上的全体艇员,他们还想嗅一嗅猎物的味道。

    于是,这艘U47艇,缓缓的调转方向,驶向了英吉利海峡。

    英吉利海峡,依然如此静谧,可是,也依然非常的繁忙。一队队大型运输船,将不列颠岛需要的物资,从北美洲、南美洲不停地向着英国运去。

    战争,其实就是一台开始全力发动的发电机,谁的油料充足,谁就能将电能用到最后,谁也将会最后获胜。

    大英帝国,自然不愿意在第三帝国倒下之前先倒下。因此,除了大量运输物资到英国外,英国人能做的就是将自己的战舰,运输船的出厂速度,大大高于被德军击沉的战损率,只有这样,英国的生命线才会得以延续。

    这不,在这条狼群出没的航道上,又有一队商船,在英国重巡洋舰的护航下,摇摇晃晃的拉着许多物资向不列颠岛行驶去。

    “长官,发现英国人的运输船和舰队!”潜望镜值更官对斯宾艇长汇报道。

    “上浮到无线电高度,立即向附近的U艇发报,通知他们赶过来,我们潜艇以6节速度,尾随这只英军运输船队!”斯宾艇长下令道。

    “嘀嘀嘀!”发报机立即将这艘U47艇的位置,通过莫斯电码向附近的海域发送了出去。

    附近游戈着的潜艇,接到数据后,一边赶过来,一边继续将信息发送出去,于是,一场大西洋狼群猎杀战,准备开始了。

    不一会儿,断断续续的更随着近5艘U艇,埋伏在这支船队附近。

    斯宾接到了到来潜艇发出的信号,于是,作为王牌艇长的榜样,斯宾将率先发动进攻。

    趴在潜望镜旁的斯宾,瞄准着最近的那艘巡洋舰,估算出了大致方位后,于是下令道,“方向15°,定深1.5米,间隔三秒,三枚鱼雷,成散面,发射!”

    嗖嗖嗖,艇身一阵震颤,三枚鱼雷迅速窜了出去。

    “咣!”伴随着一声巨响,洋面迅速腾起了一阵阵冲天的火光。

    这艘巡洋舰,被准确命中。

    “咣!”

    “咣!”

    洋面开始断断续续传来了一阵阵爆炸声,在此向潜望镜望去,洋面上,刚刚还整齐有序船队,瞬间乱作一团。

    斯宾艇长得意的看着这场景,再次将传话机抬起,“5度,定深1.5米,间隔三秒,三枚鱼雷,呈散面,发射!”

    嗖嗖嗖,三枚鱼雷再次窜了出去。洋面上又多了一艘起火的船只。

    胜利属于强者,也属于勇敢者,在这次大胆的伏击中,斯宾艇长及其他大概六位艇长共击沉六艘运输船,三艘重型巡洋舰。

    属于胜利者的盛宴,永远都是那么的高规格和高档。

    在海军俱乐部里面,高档的法国红酒,慕尼黑啤酒以及德式牛排,香肠,应有尽有。

    斯宾坐在一个角落里面,手里持着装满了法国红酒的高脚杯,轻轻摇晃着杯角,静静的听着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

    “嗨,希特勒万岁!”一个金发碧眼的妙曼女郎,出现在斯宾艇长跟前,对他打招呼道。

    “希特勒万岁!”斯宾艇长立即回复道。

    “请问您这里有人吗?我可以坐在这里吗?”这个美丽的德国女孩,指着斯宾艇长身旁的椅子说道。

    “当然可以,小姐,请坐!”斯宾绅士的示意了一下。

    “您好,艇长先生,我是德国日报的记者,莎娃,很高兴认识你!”莎娃伸出右手向斯宾艇长握去。

    “您好,莎娃记者,我也很高兴认识你!”斯宾立即将手握向了莎娃。

    “据说,你们的潜艇在大西洋那里面所向披靡,打败了强大的英国海军!”莎娃缓缓从包里掏出一本笔记本和笔,准备记录。

    “呵呵,莎娃记者过奖了,我只是在尽一名艇长的义务!”斯宾说道。

    “咯咯”莎娃记者笑了起来,很美。

    “艇长,是不是你们潜艇兵与世隔绝太多了,都不愿与外界交流,就如你们静默在洋面,伏击敌军一般!”莎娃记者开心的说道。

    “哈哈哈!”斯宾艇长显然被这个幽默机灵的记者逗笑了。

    “我们第三帝国的潜艇以及第三帝国的潜艇官兵,他们将永远宣誓效忠第三帝国,伟大的元首和潜艇部队,我们将在大西洋使尽所能,消灭一切与第三帝国为敌的敌人!”斯宾立即激动的说道。

    莎娃记者睁大眼睛,立即将这句话一字不漏的记录了下来。

    “啪”使劲的一摔,英过元首丘吉尔十分愤怒的看着这份报纸,由于实在是悲愤过度,于是,这位儒雅的元首,将这份报纸重重的砸在了桌子上。

    这份报纸,正是德国日报,里面的那篇文章,正是莎娃对斯宾艇长采访后撰写的。题为《坚决从海上扼住英国人的脖子记一次采访我们的潜艇艇长》。

    全文内容如下:

    大西洋,我英勇的潜艇部队驰骋的战场,无论是在波涛汹涌的英吉利海峡,还是浩渺无边的大西洋,都有我们第三帝国的勇士,驾驶着代表德国海军的U型潜艇,静默在每一个英国佬可能经过的地方。我们要彻底消灭英国人!

    英国佬,他的农场品、钢铁等重要物资无法自给自足,因此,海线航道是他们在这场伟大战争中,能够唯一可以来维持和帝国抗争的理由,因此,为了打败他们,我们必须摧毁他们的海线航道,彻底扼住英国人的脖子,从而摧毁他们的战争意志,最终达到战胜他们的目的,伟大的万字旗将飘扬在白金汉宫!

    那么我们神秘的潜艇部队是什么样的呢?很荣幸,再一次庆功宴会上,我有幸认识了我们潜艇部队的第一号潜艇艇长,阿弗德雷尔?斯宾艇长,他驾驶的U型潜艇,从开战至今,创造了德国海军潜艇部队单艇击沉吨位之最,达42万吨!

    斯宾艇长是一个纯粹的日耳曼人,她高贵的血统里面,流淌着我们德意志帝国的骄傲。静默如其潜艇的斯宾艇长,是一个不善言辞之人,可是,从他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里,我看到的是我们第三帝国的信心,勇气和胆量,同时,也看到了英国人的绝望。

    斯宾艇长调侃道,他这辈子最大的荣幸,就是趴在潜望镜前,看着一艘艘英国佬的船只被击沉,因为,他知道没击沉一艘英军船只,胜利的天平将会更加容易倾向帝国。

    在这场伟大的战争中,我们的艇长,斯宾艇长为首的德意志优秀军人,他们正鏖战海疆,伟大的德意志第三帝国万岁!元首万岁!

    丘吉尔点燃了一只雪茄,再一次将这份报纸拾了起来,再一次皱着眉头将这份报纸通读了一遍。

    “叮铃铃!”丘吉尔首相按响了办公室前呼叫秘书的响铃

    “咚咚咚!”伴随着一阵阵敲门声,一个秘书走了进来。

    “首相,您叫我有什么吩咐!”秘书对丘吉尔说道。

    “把蒙哥马利元帅请过来一下!”丘吉尔对秘书说道。

    大概十分钟过后,伴随着一阵有节奏的军用皮鞋踏地声,蒙哥马利元帅走进了丘吉尔首相办公室。

    “要咖啡还是红酒!”丘吉尔坐在办公椅上示意元帅坐在一旁,问道。

    “首相,给我来一杯红酒,谢谢!”蒙哥马利向丘吉尔行完礼后,脱下军帽,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

    “一直以来,有件事,我一直觉得如鲠在喉,仿佛有人掐住我的脖子一般!”丘吉尔比了一个双手扼住脖子的姿势,对蒙哥马利说道。

    “首相,我明白你的意思!”蒙哥马利身子向前倾了倾,看着丘吉尔说道。

    “你看看这位份报纸吧!”丘吉尔将那份报纸递给了蒙哥马利。

    蒙哥马利看了看,就皱起了眉头。

    “首相,德国人的U艇,对我们的威胁是非常那个巨大的,可是有个好消息要告诉您,我们海军正在开发的一款可以探测水下潜艇的秘密武器,正在实验中,他的性能稳定,精度高,目前,已经开始在部分舰艇上安装了!”蒙哥马利对丘吉尔说道。

    “喔,是什么武器,是不是上次您给我提过的声纳探测器!”丘吉尔立即眼前一亮,高兴的问道。

    “没错,首相,正是这个系统,不过,目前他正处于高度保密中,我们暂时没有向外界公布!”蒙哥马利说动啊。

    “太好了,这样,我们就不必惧怕德国人的潜艇!”丘吉尔高兴的拾取刚刚掐灭的雪茄,重新将其点燃,大大的吸了一口后说道。

    “祝你顺利,将军!”这时,蒙哥马利元帅要的红酒,仆人刚刚端进来,丘吉尔立即给蒙哥马利元帅倒了一杯,自己也盛了一杯。

    首相端起自己的酒杯,“咣”的一声,和蒙哥马利的杯子碰在了一起。

    在一个暗夜里,两架滑翔机在运输机的拖曳下,悄悄的向着德国控制的地区,法国的那不勒斯港口飞去。

    三分钟后,两架滑翔机顺着惯性,滑翔到了那不勒斯港口附近。

    汉斯上尉带领着他的特勤中队大约10人,迅速将滑翔机推入茫茫大海后,重新对自己的着装进行了整理。

    他们来到德国占领区执行一个暗杀任务,任务的目标正是斯宾艇长。

    训练有素的这十个人,躲过了层层德国哨兵的盘查,混进了那不勒斯城。

    在一家约定碰头的旅馆里,这十个人聚集在了一起。

    “上尉,我们来的时候,经过侦查,发现目标有一个习惯,就是每天早晨会出现在那不勒斯公园里晨跑,那是我们下手的最佳时机!”一个情报人员向汉斯汇报道。

    “太好了,那就在这个地方动手吧!”汉斯轻声的说道。

    第二早清晨,混成行人的这几个特勤中队特工,假装来到公园散步,正静静的等待着斯宾的出现。

    果不其然,和往常的时间一样斯宾艇长出现在了公园的小路上。

    斯宾艇长有个习惯,就是在不出海的时候,每天都会到那不勒斯公园进行晨跑。

    只有两个侍卫,这是一个极佳的动手时机,于是,汉斯上尉示意后,几个特工开始慢慢的围向了斯宾。

    两个侍卫似乎有所警觉,开始紧紧跟上了斯宾艇长。

    就在这时,一个心急的特工立即掏出袖珍手枪,直接向斯宾艇长开枪。

    可惜,斯宾艇长跑过了一个弯道,于是顺其自然的躲过了枪击。

    不过,这一枪,迅速将自己暴露出来,侍卫也立即掏出冲锋枪,对着那个人一阵扫射,躲闪不及的特工,瞬间被打成了筛子。

    汉斯看到行踪败露,无奈,只得自己掏出手枪,径直冲向了斯宾艇长。

    其余的特工知道,到了这份,只有拼死一搏了,于是纷纷掏出手枪,冲向了斯宾,斯宾和两个侍卫躲在一块巨石后面反击。

    “嘟嘟嘟!”就在这时,随着一阵阵哨声,丛林里冲出来大批的党卫军,原来,他们早已知道这个情报了,就这样,十个特工,被打死七个,活捉了三个,包括这次行动的指挥官,汉斯上尉。

    原来,他们入住那家旅馆时,旅馆的老板不是法国人,而是一个纳粹党。他偷听到了这几个特工的谈话,立即将情况汇报道了盖世太保那里。

    这样,这次行动,从一开始出发,就注定是要失败的。

    等待汉斯上尉他们的,自然是盖世太保们的严刑拷打。

    “艇长,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海军元帅邓尼茨,对斯宾说道。

    斯宾对于早晨英国特工的伏击依然耿耿于怀,心有余悸,不过,总算自己没收到什么伤害。但是一听说元帅有个不幸的消息要告诉自己,于是,又开始紧张起来。

    “元帅,有什么不好的消息呢?”斯宾不安的说道。

    “从刚刚俘虏的那几个特工口里,我们打探到一个重要的情报,英国人正在开发一种可以探测潜艇的武器,他已经开始小批量的装备在了一些军舰上面,我们以后潜艇在洋面下,将不再安全了,您要做好心理准备!”元帅黯然的说道。

    无比诧异的斯宾,没想到,他始终担忧的一天,这么快就到来了。

    回到自己办公室的斯宾艇长,坐在办公室前,静静的看着自己跟前的这个U型潜艇的潜艇模型。

    那是1937年8月初,元首正在给大家做演讲。

    “我们必须向外不断扩张,获取我们的所需要的面包、牛奶和生存空间!我们在洋面上,我们的海军由于受到种种限制,无法与列强的舰队,尤其是英国人的舰队抗衡,但是,我们的潜艇部队,犹如大海里的幽灵一般的潜艇,可以有效的对抗英国人!”

    想着当初进入大西洋,一天之内就击沉三艘万吨级的英军舰只,斯宾一直是无比自豪的。

    可是,随着战况的发展,聪明的英国人尽然发明了能够在探测大洋下面潜艇的,被他们称之为声纳的武器。

    斯宾紧紧的盯着这艘潜艇,仿佛要将它盯穿一般。

    同样,在办公室,蒙哥马利元帅同样盯着一艘德国的U型潜艇的模型。今天的实验特别的成功,这种声纳装置,可以将藏在洋面下最大潜深的潜艇探测出来。

    “艇长,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海军元帅邓尼茨,对斯宾说道。

    斯宾对于早晨英国特工的伏击依然耿耿于怀,心有余悸,不过,总算自己没收到什么伤害。但是一听说元帅有个不幸的消息要告诉自己,于是,又开始紧张起来。

    “元帅,有什么不好的消息呢?”斯宾不安的说道。

    “从刚刚俘虏的那几个特工口里,我们打探到一个重要的情报,英国人正在开发一种可以探测潜艇的武器,他已经开始小批量的装备在了一些军舰上面,我们以后潜艇在洋面下,将不再安全了,您要做好心理准备!”元帅黯然的说道。

    无比诧异的斯宾,没想到,他始终担忧的一天,这么快就到来了。

    回到自己办公室的斯宾艇长,坐在办公室前,静静的看着自己跟前的这个U型潜艇的潜艇模型。

    那是1937年8月初,元首正在给大家做演讲。

    “我们必须向外不断扩张,获取我们的所需要的面包、牛奶和生存空间!我们在洋面上,我们的海军由于受到种种限制,无法与列强的舰队,尤其是英国人的舰队抗衡,但是,我们的潜艇部队,犹如大海里的幽灵一般的潜艇,可以有效的对抗英国人!”

    想着当初进入大西洋,一天之内就击沉三艘万吨级的英军舰只,斯宾一直是无比自豪的。

    可是,随着战况的发展,聪明的英国人尽然发明了能够在探测大洋下面潜艇的,被他们称之为声纳的武器。

    斯宾紧紧的盯着这艘潜艇,仿佛要将它盯穿一般。

    同样,在办公室,蒙哥马利元帅同样盯着一艘德国的U型潜艇的模型。今天的实验特别的成功,这种声纳装置,可以将藏在洋面下最大潜深的潜艇探测出来。

    “现在找到了可以探测这伙德军潜艇的装备,可是还是缺点什么?”蒙哥马利元帅自言自语道。

    “把上次俘虏的那个纳粹艇长带进来,我有话要问他!”蒙哥马利抬起电话,说道。

    “哐镗,哐镗。”伴随着一阵阵铁链的交错声,一个被打的遍体鳞伤的纳粹艇长被带进来了。

    “你好,先生,我想我不必要对一个如此虚弱的人动刑了,你也应该学聪明点了!”蒙哥马利远水背着手,一圈圈的转悠着,说道。

    “别打我了,我说,我都说!”那个纳粹艇长立即说道。

    于是,问到了所需的东西后,元帅挥挥手,示意将这个俘虏带出去。

    “原来,德军的潜艇是这么工作的!”蒙哥马利抬起潜艇,一边喃喃说道。

    德军的潜艇,犹如分散在大洋里面的独狼,静静的趴在英军可能路过的航道,当其中一艘潜艇发现有英国人的船队时,这艘潜艇立即将所发现的情况,通过无线电发送给附近的潜艇,而附近的潜艇又将信息发送给自己附近的潜艇,于是,不多一会儿,一个潜艇群,就犹如狼群一般围了过来。就这样,英军的船队,就被一群潜艇伏击了。

    “对啊,要是我们能够破获德军的这些无线电电码,那么德军潜艇在大洋里的一举一动,都将会被我们的战舰所掌握,这样,必将给予德军潜艇重击!”蒙哥马利一拳砸在了这个潜艇模型上。

    于是,一个欺骗计划开始在英军大本营进行谋划。

    携带了大量探测仪器与实验仪器的英国科研船只,伪装成了一只英国商船船队,从英吉利海峡驶向了大西洋。

    刚刚驶出港口不远处后,德国的侦察机即发现了这只英军船队。

    很快,狼群将这支船队迅速击沉,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英国人出动了航空母舰,轰炸机携带的大量深水鱼雷,迅速将狼群驱散,赶走。

    不过,英国人此行的收获不错。

    他们获取了德国潜艇的无线电频率,呼叫频段等数据。

    打捞上来的那些记录设备,被迅速运回,回到英国后,一大批优秀的英国电码破译专家立即行动,彻夜的进行研究破译。

    终于,在一个夜晚,消息迅速传到了蒙哥马利元帅那里,他们成功破译了德军的电码,于是,一场胜负较量开始了。

    1942年夏天,批重要的战略物资秘密的从美国运回英国,这批物资是英国此刻正急缺的铁和铜矿石,以及大批安装在轰炸机上瞄准器上的精密器械。

    可是,不行的是,这只船队刚刚进入英国海峡附近,就被一只静默在大洋下的德军潜艇监测到。

    于是,按照惯例,这艘潜艇迅速将无线电码向四周发送出去。

    “嘀嘀嘀”一只放在英军指挥官指挥室的无线电报机响了起来,随后,电码被随舰的破译专家破获。

    于是,猫和老鼠的游戏,现在角色开始反转。

    英国人密切的监听着这些电码的动向。最终,确定了有大概十艘潜艇在附近。

    “轰!”伴随着一声重重的爆炸声,一艘船只中弹,可是,英军也没有示弱,根据无线电电码传来的方向及声纳探测的地方,十艘潜艇躲藏的位置,已经一览无余了。

    于是,三艘军舰立即携带者早已调好深度的深水炸弹,立即扑向了那十艘潜艇伏击的地点。

    按照以前的心里,潜艇发现军舰驶过来,就立即下潜,然后静默于水面下。

    可是,惯性思维的德军潜艇不知道,他们的潜艇已经一览无余的暴露在英军声纳下面了。

    伴随着阵阵爆炸声,这些潜艇全部葬生海底。

    这次海战,英国人大获全胜,除了一艘军舰因为刚刚被击中,无大碍外,其余舰船,全部完好的额驶回了伦敦港。

    伦敦港人声鼎沸,一片欢呼。这次是这些年来,开回来最多的舰船的一次,不过,丘吉尔首相已经向众人保证,这只是一个开端,以后,会有更多的船只完好无损的行驶回来。

    人们喜极而泣。因为,这时一场物资消耗战,因为,物资保证了,胜利也就不远了。

    战争永远是残酷的,他不会以人的意志来转移战争的进程,今天,德军的潜艇一次就被英军击沉了十艘。这种伤痛,英国人有过,但是,对于将全部信心加载在海军潜艇部队的德国来说,无疑是重重的一击,这意味着,德国在洋面上的潜艇优势早已不复存在了。

    斯宾艇长痛苦不堪的将自己紧紧锁在办公室里。

    瞬间觉得自己好无奈,但又无可无奈何的斯宾,现在,哪怕是一个小小的刺激就可以将他打垮,他现在犹如玻璃瓶一般的脆弱。

    大西洋海战,现在对于德国来说,已经是再明显不过了,他们的洋面隐蔽优势已经被英国人发明的声纳系统彻底摧毁了。

    “怎么办?”斯宾使劲的抹着头发,呆滞的看着前方浩大的海图,那是自己曾经毫无阻挡,驰骋的海疆,现在,这片自己喜爱的海域将不再属于自己了。

    自己不怕死,可是,在这片浩大的海洋里,如果失去了海洋截击的优势,那么帝国对英国将无法形成有效的作战,再加上现在美国的参战,德军兵败斯大林格勒和莫斯科城下,形势对德国已经开始有恶化的态势了。

    怎么办?斯宾不停地问着自己。

    焦躁无比的的斯宾在办公室不停的徘徊着。

    咣,一不小心,斯宾撞在了一个书柜上,书柜上,哐镗的掉落了一本年久的笔记本,斯宾以前没有见过这本笔记本,于是,他好奇的将笔记本打开。

    “是父亲的字迹!”这时,斯宾想起来了,这个办公室,父亲曾经在里面办公!

    想起父亲,斯宾立即眼眶就红了,自己的父亲在自己十岁那年同样驾驶潜艇出海后就音讯全无。今天,看着父亲熟悉的笔迹象,斯宾艇长无比激动,但是也特别的开心,没想到,在自己最困难的时刻,还能看到父亲的遗物,俗话说,睹物思人。斯宾立即想起来自己年幼时父亲给自己讲述的那些不可思议的故事来。

    斯宾印象最深的一个故事是父亲一只对自己讲述的关于时间的故事。

    在浩瀚的宇宙中,存在一种可以将时间扭转的神奇宝物,他被人们称之为“时间戒指”!,只要得到这枚戒指,就可以扭转时间进行时间旅行,不光可以回到过去,也可以穿越到未来!

    斯宾将日记本擦拭干净后,就安静的坐在桌子面前,细细的看着父亲的日记了。

    可是,日记的内容却让斯宾无比的诧异,因为,他大概的看了日记的内容,整本日记都在讲述这枚戒指。

    最先出现时光戒指的日记里面,记载了父亲发现世界上存在这种戒指的来源,古老的玛雅文化里面,时间是一个循环体。

    它犹如一条吞噬自己的巨蟒一般,无时无刻的在进行着循环。

    同时,玛雅文化还预言了一个超级发达的文明,亚特兰蒂斯文明,可是在万年前,这个超级文明在一场滔天的洪水中被淹没。

    尽管,这座古老的超级文明被洪水淹没,可是,他的居民们,据记载,居住在大西洋洋底的某个地方,只要找到他们,就可以找到神秘的时间戒指,然后扭转时间流逝!

    这里,斯宾异常吃惊的看着这本日记本记载的内容。

    突然,一个大胆的想法进入了斯宾的脑海。

    现在,整个帝国处于一种颓败之势,无论是军事还是工业欲或国家战略,那么,为什么我们不能用时光戒指改变这个情况呢?让时间倒流回去,回到一战前,重新调整国家战略方针,来对抗这些老牌帝国,或者让时光进行流逝,前进到一百年后,让帝国避免这场失败的战争带来的痛苦。

    对,就这样。的确是个极佳的主意,我明天就向元首或者元帅汇报,这样,我们第三帝国就有了获胜的希望,至少避免了失败的命运。

    对!
推荐阅读:
  • 帝国再起
  • 海贼之逆刃之剑
  • 刺客一身肉
  • 双双归
  • 时间长河里的记者
  •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