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七章 午后的大西洋

类别:穿越小说   作者:我是笑三少   书名:绝对静默_绝对静默无弹窗_绝对静默最新章节
    极度疲劳的斯宾艇长,看着日记本,不一会儿就深深的睡着了。【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不过斯宾艇长却在梦里进入了一个莫名的场景。那是1939年6月份,在大西洋执行任务时候的遇到的一个奇怪的情况。

    当时,刚刚伏击完毕的斯宾艇长,趴在潜望镜旁。

    这时声纳探测兵发现了一组奇怪的信号,那是一组由机械探测器主动发出来的。那声音,犹如波纹一般,不停的以某种固定的频率射向潜艇,射向潜艇后,波纹又同时以一定的频率反射回去,这感觉,很不自然。

    犹如自己被盯了一般难受,可是,又不知道,这种难受的感觉从何而来。

    就在这时,艇壳猛烈的开始了震颤,是深水炸弹!

    多年潜航的直觉告诉斯宾艇长,他们被袭击了。

    按照教程与训练教程,斯宾艇长他们要做的是,静默在洋面下,躲避深水炸弹的袭击,直至摆脱敌人。

    可是,这次的袭击却无比的奇怪,偌大的海洋,炸弹几乎是围着潜艇爆炸的!

    是什么原因,难道,我们暴露了,可是,我们在这次行动中,一直处于潜航状态,为什么?

    再一次,斯宾艇长走到声纳探测器那里,好熟悉,这波段的频率,斯宾出奇的听着这些滴滴声,眼光落在了自己潜艇的声纳探测器,他们驾驶的是当时德国最先进的潜艇,潜艇上装备了德国最新研制的主动探测声纳管。

    难道?

    忽然,一股冷意瞬间随着斯宾的脊柱凉到了脚跟,这种声纳武器,是德军终极秘密武器,主要用于探测洋面上的舰船,难道,英国人将他准备在了军舰上,反过来探测我们?

    猜测间,一枚深水炸弹再一次在潜艇旁爆炸。

    我们应该赶快离开这个鬼地方,对,立刻。

    喔,不对,我们不能动。因为,从这个炸弹的爆炸范围来看,敌军并没有我们准确的信息,说明他们并没有准确的探测到我们的位置。如果我们率意的行进的话,螺旋桨的噪音会迅速暴露我们的位置。

    哎呀,我怎么没想到,我们处于潜航中,尽管速度很满,但是,螺旋桨依然在旋转中,斯宾迅速反应过来。

    “机械师,快件发电机停转,潜艇静默与此!”斯宾大声命令道。

    “轰!”刚刚还在嘈杂的潜艇,瞬间安静了下来,所有艇员都抬头仰望着,果然,爆炸声逐渐的停了下来。

    滴答,滴答,时间缓慢而又匆忙的流逝过去了。

    三小时过去了,六小时过去了。

    潜艇外面一阵平静。

    斯宾艇长显然有点不耐烦了,于是,艇长下令,“全艇上浮至潜望镜高度!”

    “咯吱!”随着空气进入水仓,巨大的气压将潜艇缓慢的抬高。

    潜望镜高度很快就到了。

    斯宾艇长往外望去,现在已是暗夜时分了,星空中星星将一整片洋面映照的无比的灿烂,犹如一颗颗红色宝石一般,映衬在一条蓝色的锦帛上,异常的美丽,迷人。

    不过,刚刚脱离险境的斯宾艇长,可无心欣赏这一美妙的夜景。

    他现在,只有一个想法,就是快速回到母港,立即向海军司令部报告这个情况。

    斯宾艇长立即收回潜望镜,下令道,“全艇以二分之一航速,向母港返港!”

    “轰隆隆!”潜艇开始再一次轰鸣了起来,在柴电发电机巨大的推动下,螺旋桨又慢到快旋转了起来。

    很不幸,刚刚的那个声纳探测器的声波,的确是有一艘军舰发射出来了,他依然在附近游戈着。

    在此监听到水下轰鸣声的军舰,立即顺着潜艇的航行轨迹追了上来。

    不过,这艘军舰也是非常的不幸,因为,天快亮了。

    他已经驶入了德军轰炸机的航程范围内了。

    一架德军的巡逻机发现了这艘经过改装的奇怪的军舰,于是,大批的轰炸机立即赶到。这艘军舰最终被击沉在德国控制区外五海里的洋面。

    斯宾在下午三点回到了德国控制的潜艇港口,法国的那不勒斯港。

    心急如焚的斯宾艇长,立即赶回去,向大本营汇报了这一情况。

    刚刚走出司令部,斯宾就看到在人群的欢呼中,一群轰炸机正在返回。

    经过多方打探后,斯宾艇长得知,他们的轰炸机在海岸线外击沉了一艘英军战舰。

    斯宾迅速回想到,原来,正是这艘英军舰只向自己投掷的深水炸弹。可是,一种强强烈的好奇心,不断的驱使斯宾艇长,这艘军舰上,到底有什么,是不是他们英国人也研究出来了声纳系统。

    带着种种疑问,于是,斯宾艇长决定,亲自到哪一个海域进行一次实地勘察,他要找到那艘军舰,因为军舰上有他想知道的东西。

    6月的大西洋,一切都是那么的暖意安然。穿上了厚重的潜水服后,斯宾艇长纵身一跃,跳进了偌大的海洋里。

    随着潜深的不断加深,斯宾艇长接近了那艘被击沉的军舰。军舰上,海底的软体动物已开始进行领土占领了,尽管只是短短的几个小时,舰只上已经吸附了很多海洋的贝类和藻类等。

    斯宾艇长小心翼翼的游进了舰船的指挥舱,里面除了一片狼藉之外,并无其他的发现,斯宾又转身游向了作战室,这时,在狭小的作战室内,斯宾艇长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设备,声纳设备。

    果不其然,英国人的确是开发出来了他们自己的声纳系统。我得将他的声纳中控系统带回去。斯宾心里暗自想道。

    斯宾就走了过去,使劲一拧,声纳的操作中控系统就被拧下来了。

    斯宾满意的正要游出舰舱时,轰隆隆的一声,由于在极不稳定的海底洋流的推动下,舰艇坍塌了下来。

    斯宾瞬间失去了知觉。

    “你还好吗?”冥冥中。斯宾感觉有人不停的对他说道。

    “啊!”斯宾大叫一声,仿佛从噩梦里醒来一般。

    自己躺在一个石床上,周围是一片白茫茫的雾气。

    “你醒了,英勇的艇长先生!”一个身着白袍的老者缓缓走了过来。

    “这是哪里?”斯宾立即问道。

    “艇长先生,这里是时光异世界,你是第一个来到这里的人类!”老者说道。

    “喔,对了,忘了自我介绍了,我是时间老人!”时间老人继续说道。

    “时间异世界?什么是时间异世界,我为什么会来到这里?”斯宾惊奇的问道。

    “哈哈哈,年轻人,来到这里的每一个人,不对,是每一个生物,都会这样问道的,不过你放心,这个答案很简单,因为,他就在你的心中!”时间老人呵呵笑着,说道。

    “时间在空间中,他是直线不可逆转的传输中,可是,当一个物体一超过光速的速度运动后,他将会进入时间隧道。时间隧道里面,他有一个扭曲的洞口,我们称之为虫洞,正如一个虫洞一般,它既有前门,又有后门,并且,这两个门通过三维的空间,连通在一起!”时间老人说道。

    “在这个虫洞里面,前门就代表时间流逝,进入了未来,后门就代表时间逆转,回到了过去!”时间老人继续解释道。

    “而在这个连通的虫洞里面,是一个隧道,我们称之为时间隧道!里面有大量的暗物质组成的瞬间奇异点,这些奇异点,是由一个个巨大的星球崩塌后,被时间黑洞吸进隧道形成的,他拥有无比巨大的能量,一旦撞上去,那么你就会来到这里,时间异世界!”时间老人继续说道。

    斯宾艇长已经早就听得一头雾水,于是,他又继续问道,“为什么,我会撞到时间奇异点,我为什么会来到这里?”

    “哈哈哈,这个问题,我也解释不了,就犹如浩大的宇宙中,为什么只有地球有人类居住一般!”时间老人笑着说道。

    斯宾没工夫听着这个老头胡扯,于是,他直接问道,“那我该怎么才能回去呢?”

    “时间在奇异点是停止的,所以,你现在在待的这个地方,时间是静止的,要向回去,必须使时间转动起来!”时间老人说道。

    “那咋样才能使得时间转动起来呢?”斯宾艇长继续问道。

    “看到那个巨钟了吗?只要这口巨大的钟转动起来,那么,你哪来的就可以回到哪里去!”时间老人看着时钟,说道。

    “不过,回去的话,时间会后退一年!”时间老人继续说道。

    斯宾走向前去,径直走到了时钟跟前,这个时钟正停在十二时整的位置。

    斯宾摸了摸胸口,好像刚刚由于舰船坍塌时,一跟金属打到了自己的胸口。就在这时,他摸到了父亲的日记本。

    他随手拾出来一看,这个日记本地首页,赫然映着一个与这个巨大的时钟一样的中,只不过,墙上的时钟缺少了一个蓝色的宝石。

    斯宾右手捧书,忽然感觉到了一个硬硬的东西,他立即将书反转过去一看,原来书本的后面,就是那颗缺失的蓝宝石。

    斯宾立即将书本上的蓝色宝石摘下,放进了时钟前的那个凹槽里面。

    “咚咚咚!”时钟尽然敲响了。

    “快看,时间老人,时钟响起来了,他转动了!”斯宾立即转身过去,只见时间老人蜷缩成一团蹲在地上,不停的作揖。

    时间既然转动了,斯宾也被时间拉了回去。不过,这是提前了一年。

    今年是1938年6月。

    此时的德国海军正在波兰海域,对波兰海军进行堵截,斯宾艇长奉命封锁波兰海军的军港。由于操作失误,斯宾的艇长被卷入了一股暗涌中,他清楚的记得那个时刻:

    在暗涌里漂流了整整十个小时,但是深度盘刻度上的数字,一直出在18-20米之间,根据大副给我的建议和我以往的经验,我们还在地中海暗涌之中,可是艇上的氧气快要耗光了。空气里开始变得越了越浑浊,电力也开始减弱了下来,在潜艇里,我们已经做了一切尽可能的节约,以期我们能顺利潜航漂流回到大西洋。艇员们也开始变得焦躁不安,但是都在忍耐和克制着。看着这一切,我决定再次冒险一次。

    “全艇注意,紧急上浮至潜望镜高度”,咣,空气压力将水仓的水挤压出去的声音,艇开始慢慢上浮,可是,深度计却一直停在了20米的刻度,瞬间,我明白了,我做了一个大胆而又错误的决定,可是,我能不能说出去,队伍现在已经在快要心理极度崩溃的边缘了。于是,我决定将错就错,看着手表,按照惯例和经验,估摸到潜望镜高度时,立马推开潜望镜,我环视了一周,猛然地,我高兴的尖叫了起来。

    “先生们,我们做到了”,看来,上天还是会眷顾大胆的冒险者的。我看到了,直布罗陀海峡港口的那个进港标志,也就是说,我们现在已经随着暗涌,被送出了直布罗陀海峡,进入了地中海。

    艇员们自然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于是,大家都丢去了日耳曼民族的那种庄严死板,在潜艇里,开心的互相拥抱和大声欢笑了起了。

    “先生们,静一静,我们现在现在只是暂时脱离了险境,现在,我们要做的是,认真修理好我们的潜艇,包括这个深度计,实话告诉大家,它已经坏了,不过,我昨晚做梦时,上帝告诉我,要在今天这个时候上浮,我们就会看到他,于是,我就上浮了,没想到我们真看到了上帝,看来,天佑我日尔曼民族。”艇员们被我这冷幽默逗笑了,于是全艇充斥着一片欢笑声。

    我清了清嗓子,又说道。

    “先生们,元首和司令在召唤我们了,我们在加把劲,把潜艇补修好,完完整整的回去向将军,司令和元首汇报战况。”

    “好的,元首万岁。”艇员们一起抬起了右手,向着我行了一个标准的纳粹手礼后,就纷纷冲向自己的岗位去了。

    我看了看时间,是中午午饭时间,我拿出罐头和干料,慢慢的开心的嚼了起来,我们必须在耐心点,也必须要更加的谨慎了。

    我走到大副面前,嚼着干料,对他说道。

    “先生,现在上帝也要见一见你,他说然你下潜十米后,就可以看到他了。”

    大副笑笑,对我说道。

    “好的,长官。”

    于是,在没有深度计的情况下,大副操作着潜艇,缓慢的开始了下潜。

    现在是中午时间1点整,吃完午饭的我,踱步到了休息仓,靠在床上,慢慢的安详的睡着了。

    我们现在的任务,就是修好潜艇后,等待着日落,到时,我们将不在静默!

    可是,当斯宾艇长刚刚躺下时,潜望镜值更官叫醒了斯宾艇长,原来,一艘不明国籍的舰船正在驶出波兰港口。

    斯宾艇长趴在潜望镜上,这是一艘奇怪的船只,尤其是一艘经过改装的军舰,这一点,只要是熟悉军舰的人,一眼便能看出门道。

    这艘改装的军舰,行驶的速度很慢,他的四周,被一种奇怪的银灰色晨雾般的雾气所笼罩着。

    不过,斯宾艇长可顾不得这么多了,他的命令是,只要驶出波兰港口的军舰,一律击沉。

    “先生们,准备好!”斯宾大声的叫喊道。

    “鱼雷舱就位!”,很快鱼雷舱传来回来了信息。

    “右舷5度,定深1.2米,三枚鱼雷,间隔0.3秒,发射!”斯宾艇长立即下令。

    “嗖嗖嗖!”三枚鱼雷成散面,迅速奔向了那艘行驶的很缓慢的改装军舰。

    斯宾艇长激动但又异常紧张的看着这三枚鱼雷窜向那艘军舰。

    三枚鱼雷准确的扑向了军舰的中部位置,斯宾艇长激动起来了,他的瞳孔不断的放大,因为,这个时刻该是享受胜利果实的时刻,这种美景,对于一个大洋杀手来说,最好的回报就是,亲眼看着自己捕获的猎物死在自己的眼前。

    3秒,2秒,1秒,斯宾紧张的计算着爆炸的时间,可是,奇怪的现象发生了,斯宾艇长在潜望镜里看得一清二楚,这三枚,尽然穿过了舰体,在这一瞬间,舰体尽然犹如波纹一般,向着鱼雷发射的方向,不断的扭曲着,扭曲着。

    “轰!”一股强烈的白光迅速散发出来,斯宾躲闪不及,瞬间自己眼前一片血红,血红的扭曲军舰,血红的蓝天,血红的海水。

    不对,海水里,有三枚白色的鱼雷迅速向自己扑了过来。斯宾再次睁大眼睛,没错,是自己刚刚发射的鱼雷,他扭头向自己的潜艇游过来了。

    “下潜,紧急下潜!”迅速反应过来的斯宾艇长,大声叫喊道。

    “轰!”一阵激烈的震颤,潜艇随即发生猛烈的爆炸。

    斯宾艇长,只觉得自己的身体被撕裂成了几大块,剧烈的疼痛伴随着冰冷刺骨的海水涌入,斯宾艇长,他只觉得自己在不断的沉入深深的洋面下。

    “阿芙德雷尔,我回来了!”斯宾的父亲,手里拿着一盒子巧克力,站在门口,大声叫着斯宾的乳名。

    “爸爸!”正在楼上玩耍着的斯宾,听到父亲叫喊,立即跑着下来。

    “阿芙德雷尔,快看,我给你带回来了你最喜欢的巧克力!”父亲张开双臂,抱着斯宾大口地亲吻着斯宾的额头,轻声地说道。

    “爸爸,我好想念你,你离开我和妈妈这么久了!”斯宾哽咽着说道。

    “抱歉,阿芙德雷尔,爸爸身上还有和家庭一样重要的事情!”老斯宾红着眼,站起身来,抱着斯宾走进了屋子。

    “好了,儿子,去品尝一下父亲给你的巧克力吧!”老斯宾说道。

    于是,斯宾很听话的抱着巧克力,走回了自己的卧室。

    老斯宾则回到了自己的书房。

    阿芙德勒尔正在吃着香甜的巧克力,突然,一个念头走进了他的脑海里,父亲也应该让他尝尝。

    阿芙德勒尔拾起了几块巧克力,就跑向了父亲的书房。

    父亲的书房很奇怪,一直在闪着幽兰的紫光。

    阿芙德雷尔好奇的看着这股紫光,径直走进了父亲的书房。

    斯宾趴在门口,父亲正背对着自己,他手里举着一块蓝色的宝石,正在发着幽兰的紫光。斯宾被这神奇的宝石惊呆了,但是,他还是很礼貌的大声叫了一声,“爸爸!”

    老斯宾听到叫喊声后,将宝石缓缓放进文件袋里面,然后扭过头来。

    “啊!”斯宾尖叫一声,原来,扭过头来的是一个骷髅头。

    巧克力被吓得直接掉地,斯宾瞬间被吓晕了。

    不知道自己躺了多久,斯宾再次醒过来时,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叶扁舟上,这只小船,正航行在渺茫的大海里。

    可是,斯宾又觉得,自己仿佛不是在真正的大海里漂流,因为这个大海,尽竟然是透明的,海地下面,仿佛是在地面一般。

    海面上,不停的有这闪烁的星光,美丽极了。

    斯宾看着这一切,忽然间有种莫名的的兴奋,于是,他顺手一捧,手里竟多了一个刚才看似是星光的宝石一般的物体。

    这颗宝石,在手里闪闪发光。

    斯宾他被带进了天上的银河里面了!

    斯宾开始紧张起来了,手里的宝石,闪闪发着光,越来越亮,也越来越烫。

    斯宾是在捧不住,咣当一声,宝石追了在小船里面。

    次拉兹拉,宝石下面开始冒出一阵阵火焰,瞬间,星星的火焰,将木船燃烧起来。

    “咣当!”,斯宾乘坐的小船消失了。可是,斯宾并没有从银河里面摔倒地面上,他感觉自己站在一条很浅的河流里面,清凉的河水正顺着自己的双脚,缓缓的流淌向远方。

    斯宾于是,顺着河流流淌的方向,向前走去。

    最终,河流流进了一个漆黑的深洞里面,犹如瀑布一般,不停的往下泄。

    斯宾忽然觉得一种恐惧感瞬间从后背袭来,他猛地转身一看,自己背后一个滔天巨浪正涌向自己,斯宾吓得直哆嗦,他想跑,可是,往哪里跑?

    斯宾正在犹豫着,可是,滔天的巨浪猛扑向斯宾,将他涌向了黑洞。

    斯宾以为自己被窒息了,憋在水里,实在想喘口气的斯宾,呼的一声喘出气来,他突然发觉,自己并没有被淹没在水中,自己依然可以呼吸,只是,自己觉得自身轻飘飘的,仿佛处于一个失重的状态。

    就这样,斯宾艇长飘进了一个黑暗的洞口里面。

    忽然,斯宾艇长觉得一阵天旋地转,等他睁开眼睛时候,他已经已经趴在海滩上了。

    “快看啊,这里有一个人身着二战时期德军的服装!”忽然,远处传来了一阵尖叫声。

    一群身着时髦衣裤的游客瞬间围了过来,不停地对着斯宾艇长拍照。

    斯宾惊呆了,但是又感觉无比的愤怒,于是,艇长冲向前去,将最前面的那位游客的照相机抢夺回来,使劲往地面上砸去。

    游客看到愤怒的艇长,也被吓坏了,就纷纷散开了。

    斯宾艇长瞬间觉得无比的难受,这感觉,如失落一般。

    嘀嘀嘀,斯宾的口袋里传来了一阵阵响声,斯宾立即将手伸进口袋,掏出来了一块奇怪的手表,他的时针是逆着转动的。

    斯宾异常的惊讶,无奈之下,斯宾只得向海岸内陆走去。

    原来斯宾穿越到了21世纪。

    斯宾看着到处耸立的高楼大厦,不经觉得心中有种莫名的恐惧,可是,作为一名职业军人,他依然壮着胆,往前走去。

    走到一处气势磅礴的建筑物前,斯宾仰头一看,上面写着,大英二战历史纪念博物馆。斯宾心中一阵惊奇,但是,他又异常的好奇,于是,他就走进了博物馆。

    博物馆一开始,讲述的就是二战德国的故事。

    一个希特勒的雕塑横亘在橱窗前,斯宾看到后,立即举起右手向这个雕像行了一个纳粹礼。

    就在这时,警察立即冲了出来,将斯宾扣下,因为,在历史博物馆前,行纳粹礼是违法的。就这样,斯宾艇长被抓进了警局。

    警长正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翻着一本杂志。

    “警官,这是一个纳粹激进分子,刚刚在博物馆,行纳粹礼!”警员对警长说道。

    “喔,天哪,见鬼,杰克,这个该死的纳粹分子和你我何干,他既然爱做这种动作,你让他做就可以了!”说完。警长不难烦的转过身去。

    没法,杰克只得将斯宾艇长带出警长室。

    “走吧,以后别再干那种事了,和平不易!”杰克叮嘱斯宾艇长道。

    斯宾有点哭笑不得,可是,又有点无奈,只得独自一人离开警局。

    身着纳粹海军潜艇部队的斯宾,走在大街上自然回头率暴满。

    大家都异常惊奇的看着斯宾。

    这时,肚子咕噜噜的叫起来了,斯宾瞬间感觉得到无比的饥饿,摸摸兜里还有钱,于是,斯宾走进了一家餐厅,叫了一份大块的牛排,一杯啤酒。

    吃完后,斯宾走到收银台,掏出一大把德国马克,准备付账。

    老板一看,瞬间惊呆了。

    “先生,你别开玩笑了!”老板立即说道。

    “我没开玩笑。”艇长也严肃的说道。

    “先生,抱歉,我要报警了!”说完,老板拾起了电话。

    就这样,斯宾艇长再一次回到了警局。

    “该死,又是这个神经病!”警长鲍勃厌烦的说道。

    “长官,我觉得这个人肯定另有隐情,我看我们还是向上汇报吧!”杰克警员说道。

    “你说什么,要向上报告,我可不想在我快退休的最后一个星期,再给长官觉得,我是一个奇葩了!年轻人,我知道你求功心切,可是,我再怎么说也是你的上司,你得体谅我,我这个浑身是病,快要退休的老头了!”鲍勃警长喋喋不休的抱怨道。

    于是,无奈的杰克,只得将这个斯宾按照警长的意愿送进了精神病院。

    “院长,这个人好奇怪啊!”护士对院长说道。

    院长是一名英国皇家医学院毕业的,不光精通医术,对历史也异常敏感。

    看到这个斯宾艇长时后,这个被警察称之为精神病的纳粹分子时,院长詹姆斯还是大吃一惊了,因为,这个艇长的身着打扮,都是如假包换二战时期德国其海军潜艇部队的标配。

    “你们都出去,我有话要问这个病人!”詹姆斯院长吩咐手下道。

    看着所有的医生护士都出去了,院长将门关闭,对斯宾说道,“先生,我知道,你不是一个精神病,因为精神病可以从眼神里分辨出,你告诉我,你来这里干嘛,你为什会出现在这里?”

    “我不是故意来到这里的,我是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卷到这里来的!”斯宾立即向院长解释道。

    “你能给我讲讲这是什么力量吗?”院长继续追问道。

    “那是一种可以让时间走快的神秘力量!”斯宾也描述不来,只得这么说道。

    “你说是时间扭转?”院长一针见血的说道。

    “对,先生,就是这个!”斯宾艇长回复道。

    “那么说,你真是从二战时期来到的。”院长追问道。

    “对,院长先生!”斯宾立即说道。

    “喔,天哪,简直不可思议!”院长惊叹道。

    “我正做做一种意识流的精神学原理的研究,他就是研究时间扭转,来改变人类的意识形态!如果,你愿意给我作证的话,我愿意帮助你!”院长激动的说道。

    斯宾略加思索后,就立即答应了,“好!”

    于是,斯宾坐进了院长秘密研究出来的时间流转器。

    “斯宾艇长先生,你不用害怕,这是我用最先进的无线电子理论设计的一种可以控制人脑脑电波转向的机器,它虽然不能让你进入时光隧道,可是,他能改变你得意识,让你的意识进入时间隧道,然后知古明今!”院长说道。

    “好的。”勇敢的斯宾艇长就坐进了这个奇怪的机器设备里了。

    这时,一切就绪之后,院长按下去了启动按钮。

    只见一阵阵蓝色的光洒满了容器。斯宾瞬间失去了意识。

    斯宾艇长觉得自己好像在一个大海里不停的漂流,可是又找不到天际和海岸线。斯宾只得游啊游,游啊游。

    “咣当”一声,艇长好像撞在了一个坚硬的物体上,他使劲一看,好熟悉的外壳,是他们的U艇,一艘停泊在大海里,正在随着洋流漂流的潜艇。

    斯宾立即泅进水里。顺着潜艇的指挥塔,进入了潜艇内部。

    潜艇内部早已锈蚀斑驳,一片狼藉。斯宾看着自己心爱的潜艇,落到如此这般模样,内心中不觉得一阵阵的凄凉。

    可是,潜艇内部,始终有一种滴答声,斯宾艇长觉得很好奇,于是,他顺着滴答声,走进了潜艇操作室,没想到,斯宾艇长刚刚进入操作室,却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潜艇操作室内,全部都是崭新的设备,人员满配的艇员们正在一片忙碌中。

    斯宾在转过身往后一看,身后刚刚似乎还在锈蚀的艇壳,现在一阵完好,焕然一新。

    “报告长官,前方五海里,发现英军舰船!”声呐兵立即转过身叫喊道。

    职业军人的敏感性的斯宾艇长,正欲奔跑过去时,这时身旁立即跑出来一个身桌艇长服装的人,立即奔到潜望镜前,升起潜望镜。

    “一号,二号,三号鱼雷,定深1.5米,间隔三秒,延时10秒,发射!”这位艇长立即下令道。

    斯宾不觉得一阵熟悉,包括这个人。

    可是,当潜艇振荡三下后,潜艇又恢复了平静,斯宾再一看,潜艇还是那个锈蚀严重的潜艇,艇内空无一人,水草缭绕,一片凄凉!

    “艇长先生,艇长先生!”就在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将斯宾叫醒了,斯宾醒过来了。

    “先生,刚刚我所知道的,你去到了哪里,说明我的仪器是成功的。”院长得意的说道。

    “我的设备刚刚让你走进了你得过去,么现在,他将要走进你得未来,今天的实验到此结束,这个实验明天再做。”院长继续说道。

    杰克回到家后,一直觉得今天的事情尤其的蹊跷,于是,他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最终,他做了一个决定,要将这件事向州郡警署禀告。

    北约强大的情报系统,很快获知了这个惊人的实验内幕和消息,于是美国的CIA,英国的特勤局,开始了蠢蠢欲动。

    和往常一样,院长在做完自己的研究后,都回到自己的庭院里散步,可是院长此时不知道,一个巨大的危机已经开始暗自向他涌了过来。

    就在院长还在怡然自得散步时,当他走到一个僻静的角落里,忽然冲出来几个彪形大汉,立即向院长喷撒迷幻剂,之后,院长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所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几个克格勃特工的行动,早就被北约强大的军事卫星拍下,之所以不动手,是因为他们想坐享其成,同时将潜伏在英国的这些间谍,一举抓获。

    就这样,等到院长醒来时,他已经被绑架到了一处僻静的山谷里面了。

    而斯宾则在一个午夜逃离了精神病院,因为,他知道,院长的消失,对自己可能是一个不好的消息。

    “你好啊,詹姆斯院长!”为首的一个蒙面人,对詹姆斯说道。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绑架我!”詹姆斯反抗道。

    “院长,我劝你还是省省力气吧!”,说完,这个特工一脚踹了过去。

    “无耻!”院长大声的叫道。

    “哈哈哈,在我们特工的眼里,从来都是不择手段的,没有无耻的说法!”特工狂笑着说道。

    “报告!”一个少尉军官站在了司令部门口。

    “请进!”将军拾取烟斗,对少尉说道。

    “少尉,我想你已经好知道了这件事了吧!!”将军抬起头来,问道。

    “报告将军,我已全部获晓了!”少尉立即大声回复道。

    “嗯,很好,那我就废话不多说了,你的任务是找到这个逃脱的来自二战时期的纳粹份子!”将军吩咐道。

    “是!”上尉立即回复道。

    斯宾知道,只有来到海洋,他才有机会逃脱,于是,他凭借着记忆,来到了海边,看着茫茫大海,波涛汹涌的浪花溅起的水珠,不时地溅向斯宾那坚毅的脸庞。

    “我还该怎们办呢?”斯宾自言自语道。

    “别动,艇长先生。”斯宾忽然觉得背后被一把黑洞洞的枪口顶住了。

    无奈的斯宾,只得听从这位特工的安排。

    于是,斯宾艇长又回到了院长的实验室。

    “院长先生,据你所说,这个机器可以让时光穿梭,那么,我们想亲自目睹一番!”特工说道。

    于是,斯宾再次坐上了这台奇怪的机器。

    斯宾坐上去后,这些特工就全部站在了大显示屏上面,因为显示频可以将斯宾看到的投影到上面去。

    “院长,为什么我们不能继续在看了!”特工惊奇的问道。

    “先生,这个设备是有极限的,他只能看到这些!”院长说道。

    “废话,我要看这些,到博物馆不就可以了吗?干嘛费这么大的周折,快想办法!”特工大声嚷道。

    “好吧,我试试!”院长于是将电流加大,这时空气中弥漫着一种奇怪的氛围,偌大的院长办公司,仿佛被装进了一个狭小的潜艇舱室里面。

    画面里,潜艇内部有一个闪亮的戒指类的东西,正在闪闪发光!

    快,再加点电流,让我看清楚点。

    忽然一个门口把风的特工跑了进来,对这个头子说道,“大哥,不好了,北约情报人员到了!”

    “什么!”这个带头的长官大声叫喊道。

    “快点,加大电流!”似乎有点丧心病狂的长官,大声吼道。

    “不行啊,先生,这个电流太大,会击穿脑电波磁场,造成不可扭转的事情发生的!”院长担忧的说道。

    “少废话,快点!”长官大声吼道。门外开始响起来了激烈的枪战声音。

    伴随着电流负荷过载的电流呲呲声,强大的电流不断的注入到斯宾艇长体内。

    次啦一声巨响,装备爆炸了,斯宾艇长瞬间消失。

    于此同时,北约军队攻了进来。
推荐阅读:
  • 帝国再起
  • 海贼之逆刃之剑
  • 刺客一身肉
  • 双双归
  • 时间长河里的记者
  •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