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零零一章:人间炼狱道生死

    公元六二二年,十一月!

    纷飞大雪,将辽东大地点缀成了银装素裹、分外妖娆。

    尤其是太白山上,更是炫丽无比,整个山脉都让大雪覆盖了。在太白山这里,十月是正常的下雪月份,现在是十一月上旬,雪早已数尺厚了。

    太白山下,一个村庄却浓烟滚滚、烈焰腾空。

    一支装备精良的高句丽大军挥舞着手中的武器,肆意屠杀着村庄里手无寸铁的村民。

    而在另我一边,传来一阵阵猖狂猥亵的笑声。

    火光之中,十多个女子清一色被剥光衣服,赤着的身体绝望的躺在冰天雪地里,高句丽士兵在她们纯洁的身体上发泄着自己的兽行,而更多人站在一边围观起哄,每当发泄的士兵完事,必有人接着在女子们的身上恶逞兽行,循环往复,不休不止。

    “……放开我……你们这些畜生……”

    “救命啊……你们要干什么……快放开我……”

    “你们杀了我…求求你们了……杀了我们……。”

    更多女子被送来这里,以供这些士兵实施他们的兽行。不顾女子的尖叫哀求,士兵疯狂的剥光她们的衣裳,她们按倒在雪地上,肮脏的手在女子柔嫩的身躯上游走,不一会儿,那些女人身上便被掐出了无数狰狞的青淤痕迹。

    “弟兄们,好好享受一下这些汉人女人吧!”一个发泄完行的将军凶相毕露,大声叫嚣道:“你们看看她们的皮肤多么娇嫩,干起来很够劲。”

    他一刀削掉身边一个被侮辱至死的女子的头颅,放肆的大笑起来:“狠狠的干死她们,再拿她们的脑袋去筑京观,京观只有男人头颅太过单一,哈哈,既然他们是一伙的,我就行个善,让他们聚在一块儿。”

    “哈哈……”

    “将军放心,兄弟们一定完成任务”

    高句丽的士兵疯狂的动作起来,他们仿佛一群发情的野兽,在兽性的支配下已经丧失了人类的本性,一群禽兽不如的东西。

    这是一幕人间炼狱,那是最血腥最原始的杀戮。

    真正的血流成河,积尸成山,流血漂橹!每时每刻,都有人死亡,痛彻心肺的惨叫声此起彼伏下……

    断肢和鲜血齐飞,惨叫共哀号一色。

    一具具早已停止了呼吸,面部极度扭曲,四肢呈怪异的角度不自然曲折的尸体被残忍的肢解。

    地上到处倒毙着失去生命,身体却无意识抽动的尸体,鲜血和体液将偌大地面整个浸染成红色,断裂的肢体散落各处,刺鼻地恶臭让人每次呼吸仿佛都要耗尽全身力气。

    杀戮、破坏了一整天的高句丽士兵走了,兴高采烈的押着千多村民他回国内城邀功请赏去了!

    临行前,他们得意的狂笑着,把一万多具村民遗体拖到村前坪子,残忍的砍下头颅,用尸身为基、头颅为顶,搭建成了一大二小的三座高塔,用以夸耀武力。

    远而望之,只见那一颗颗头颅头发披散、鲜血淋漓,场面煞是可怖!

    灰色的太阳渐渐隐没在压顶乌云之后,安详的天空显出几分诡秘。

    终于,大雪从阴云密布的天空骤然下降,寒风凛冽,血腥之气弥漫了整个山麓,恐怖的气氛达到了顶点。

    鹅毛般的雪下得很大很密很急,几乎未曾停歇。罕见的大雪压倒树木,压倒房屋,但却扑灭不了雄雄燃烧的烈火,掩盖不了京观、京观之上的头颅,掩盖不了让大火烧得滚烫的大地上那铺满了整个地面被肢解成巴掌大小的尸块,掩盖不了那比山高比海的深仇大恨。

    天暗了!但洁白冰雪映照天地、不分昼夜,似乎要将这儿发生的一切公诸于天地。

    冷寂了许久!

    村外夜色中突然幽灵般奔来了一个女子,这女子眉目如画、樱桃小口一点点,再加上标准的瓜子脸,高高的鼻梁,东方女性的一切美丽特征都在那张脸上。她布衣钗裙,不施一些儿脂粉,当真是丽质天生,小家碧玉的气度,带着大家闺范的高贵,高贵俊美之中,却又不带豪门千金的富贵骄气。

    她望着遍地碎尸及三座京观,呆呆发怔,既未说一句话,也未流一滴泪,凝站当场,犹如一座名家雕刻的女神塑像。

    但只有是人,都可以看出她的伤心来。

    深沉的悲伤,是使人欲哭无泪的。

    她步入村庄,小心翼翼的!

    曾经只需两刻就走完的村庄,因为她要细心收敛每一块亲人遗骨!走完一遍时,她足足用了一夜的时间。

    望着高耸的京观,望着收回来的一堆碎尸,望着眼前一口热气腾腾的大铁锅……

    铁锅里,血水中,赫然是一人不足三月大的婴儿,女婴已经停止了呼吸,她小小的眼睛已经变成血肉模糊的两个深孔,仿佛在怒叱着世间的不仁与不公。

    看到了这里,忍了这么久,噙在少女眼中许久的珍珠般的泪珠,终于滴滴滑下她白玉似的双颊。

    冷凉而晶莹的泪珠,不停地沿着她柔润的面颊流了下来。

    收殓完最后一块碎尸,也仿佛花了她最后的一丝力气。

    她僵立着的身躯,渐渐也起了一阵颤抖。

    终于──

    她再也忍不住激荡的心情,失声痛哭了起来。她的身躯摇了两摇,然后便像是一缕柳丝般虚弱地落到地上。

    她只觉心中有泰山一样重的悲哀、北海一样深的仇恨,要宣泄出来。

    但是她此刻除了痛哭之外,她什么也不能做。

    “我该怎么办……乔伯伯,北溟弟弟,莫大哥,你们告诉凝裳该怎么办……为什么,为什么我们都躲到深山里了,高句丽贼子还不放过我们,为什么苍天对我这样残忍……乔伯伯、北溟弟弟、莫大哥怎么不让凝裳跟你们一起承受这场灾难,你们好残忍,只留下我一个人,我该怎么去为你们复仇啊。”

    她哀哀地哭着,滚滚落下的眼泪沾湿了胸前衣服。

    她一直活在众多亲人的关怀中!

    亲人就是她的全部。

    直到此刻──

    直到此刻,所有她一生中全心倚赖着的东西,全都像飞烟一样地消失了。

    蓦然!她眼睛一亮,似乎想到了什么!飞也似的跑向了村后深山,尤记得自己被送走时,好像看到有人把乔伯伯的儿子——乔北溟送走了。仓促之间,重兵围困之下,村后深山是唯一逃生之地。

    *******************************

    “白云苍狗,沧海桑田”人生变幻无常。事实上,人生变化之大,往往出人意外。

    又道是“人生如梦”。

    相传庄周作梦变为蝴蝶,梦醒后,不知自己是蝴蝶作梦变为人?还是人作梦变成了蝴蝶?

    乔北溟在昏迷中苏醒,也有类似的感觉。

    他被那古怪的宝剑弄昏过去,也不知过了多久,又悠悠醒转。他迷蒙中恢复了知觉,不知自己究竟是死还是活?

    渐渐地,在一阵彻骨的冰寒中,他的神智终于清醒了。

    第一个是嗅觉,他鼻孔中嗅到一股如兰似麝的少女身上特有的幽香。

    第二个是感觉,他感觉到一滴滴湿热的水滴落在自己的脸上,留在自己的嘴里,有着淡淡的馨香,还有着莫久的苦涩。

    第三个是视觉,他看到一张绝色少女的如花娇靥,紧紧贴在自己脸旁,而湿热的水滴正是她眼中的泪。

    第三个是触觉,他只觉软玉温香,自己正倒在这个少女怀中。一股说不出的缠绵滋味,竟使他心中一荡……

    ……

    这种温柔滋味,这种旖旎风光,让他又迷糊了起来。他又感觉到这如花少女抱得很紧很紧,似乎要把自己融入到她的怀中一般。白玉似的手抚在自己的脸上,而且,那少女比春水更加明媚的双眼,含着无边厚爱,万缕柔情,悲喜交加望着自己。

    这一切的一切,似梦似真,竟使直疑梦中。

    正准备耐心问个清楚,但脑袋仿佛嗡了声!

    一生中经历的事情就仿佛走花灯似的在乔北溟面前闪现,从出生到死亡,事无巨细,让他有一种如梦似幻的不真实感觉,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感觉自己变得沉重起来,慢慢地下坠,最终落到了谷底。

    耳鸣,目眩,头脑发昏,魂魄仿佛被撕扯的那种疼痛让人无法忍受。无数原本属于这个身体的记忆蜂拥而来,一瞬间充斥了乔北溟所有思维。

    脑海里的记忆片段越来越多,最终如井喷般迸发了出来,他再也煎受不住眼前景象带来的巨大心理冲击,意识骤然消散开去,脑袋仿佛轰鸣了声,紧接着他的眼前一下子黑暗了下来,什么都看不到听不到,身体晃悠了下,昏睡了过去……
推荐阅读:天地霸气诀 赘婿 官仙 无尽剑装 超级强者 大圣传 一品江山 胜者为王 雪中悍刀行 网游之天谴修罗 太后的现代纪事 荒海有龙女 仙灵途路 桑梓归 论妖怪为什么都想做人 万物大进化 疯狗加三 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十方进化 王者荣耀之必胜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