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零零三章:何去何从话军神

    入得凤凰谷中,一群人迎面而来。

    为首的是两个中年,他们二人分别穿着文武装束,武人姓陈,名叫陈成,儒生姓卓,名叫卓不凡。他们是乔望北的生死之交,领着八百青壮,在此日夜训练。而乔望山则领着淘汰下来的人在村庄里耕种,这众人的生计而努力。

    村庄地势坦缓,靠近国内城,因为惨遭屠戮。

    凤凰谷偏僻隐秘,从而逃过了一劫。此时,前来迎接的人们都是一脸哀伤,眼中掠过一抹深沉的伤感。

    显然,他们都已知道村庄的变故。

    “公子!凝裳,你们还活着,真是得天之幸啊。”陈成激动的说着,一行浊泪禁不住滚滚流下。

    “你们为什么见死不救!一万多的族人,都没了。全没了。”夏凝裳泪珠滚滚的执问。

    语若刀锋,割得众人一阵阵的疼痛。

    “为了让你们不愁吃穿的全心训练,全族人但凡能忍着就不多吃一片菜叶,一颗米,可你们八百多个大男人,却在这里当缩头乌龟,我们对得起大家吗?你们,对得起谁。”夏凝裳激动至极,她胸膛起伏,气喘咻咻,显见是心中愤怒已极,接着又道:“你们一个个就是忘恩负义、胆小怕事、没有良心的混帐、匹夫、鼠辈、狗才、畜牲......你们是不是很希望我跟弟弟也都死了,我恨我们!”

    众人又羞又窘,让她骂得无地自容。

    乔北溟揽住了夏凝裳颤抖的腰肢,眼神如刀锋一般凌厉。

    凌厉目光下,众人心头发寒,瑟瑟的抖了一下。

    “好了,凝裳!”凌厉之后,乔北溟目光又黯淡了下来,沉默半晌,他慨然长叹道:“不出兵是对的,这八百人要是去了也是杯水车薪、羊入虎口,除了拼得几条不相干的士兵的命,结果都是一样的。要是都死了,就真的没有一点点希望了。”

    “我知道,我知道……可是我忍不住啊!”夏凝裳两只失神的大眼睛怔望了乔北溟好大一会,才猛然扑进他的怀中,竟嘤嘤啜泣起来,作为一切惨事的旁观者,她受的痛苦比死去的人还要多出无数倍……

    众人见她长发散乱,面如白纸,伏在乔北溟怀中,双肩不住地抽搐悲哭,无不落下感同深受的眼泪。

    经乔北溟百般劝解,夏凝裳才渐渐收住悲声。就在乔北溟扶着夏凝裳准备入内休息!

    天空突然一暗,一声尖利的鸣叫将他唤醒,一道巨大的黑影从天而降,快如疾雷闪电的落在乔北溟身边的地上。在它落下收起翅膀的时候,竟卷起了一阵狂风

    入目的是一只威风凛凛的雄鹰,那鹰高达一米以上,它相貌凶狠,上半身羽色为深褐色,下半身为浅黄或白色相间,头部后面有许多柳叶状冠毛,色黄有斑点。面部和嘴为黑色,冠羽高耸,面目古怪,显露出一副“鹰中之虎”的凶狠相,精光骇人的鹰目冷冷观察四周的一切。它两翼敞开的时候,整个身子宽达三米有余。更让人惊惧的是那倒钩的尖嘴,和那如刀锋般的利爪。

    当它见到乔北溟,巨大的雄鹰那双凶眸竟尔人性化的流露出无辜的神态,用那头颅亲昵的噌着地上的乔北溟,哪有刚才半点的烈性。

    这东西学名叫金雕,俗称为鹫雕、金鹫、黑翅雕、洁白雕等,是一种性情凶猛、体态雄伟的猛禽。是亚洲最凶狠的鹰科动物了,至于建奴说海东青是最神俊的鹰那是瞎扯淡,毛孩子见不得世面的话。

    海东青最大六十厘米到顶了,而金雕一米随便长长,有着“鹰中之虎”的美誉,两者比较起来那就是大人与小孩子的差距,压根就没得比。

    这只金雕也是原主给他遗留下的珍贵的宝物,金雕幼小时,与寻常老鹰没有多大的区别,它在很小的时候,也不知是怎么跑到了长白山,且中了蛇毒,让进山打猎的原主救了一命,金雕灵性十足,感恩之下接受了原主的驯养,至此以后,它等同于用了一个空中雷达,成为部落里最重要的“天眼”。

    这家伙凶猛聪慧被大家誉为“万禽之神”,奉为族中圣物。

    这家伙非常厉害,曾在众目睽睽之下,将一只年幼雪豹叼上天去,连箭矢的速度竟比不上它带着雪豹冲天而飞的速度。

    金雕机警多疑、凶狠无比,一但认主,将不会再认第二主人,但认可第二人、第三人、第四……第十人,它可以受乔北溟之令,接受他人的指挥,不过相当的困难,即便经过多年相处,可在部族中,它也只认乔北溟这个主人,与受另外几人的指使,当然,它尽管凶狠,却也没有主动攻击人,除非得到攻击的命令。

    安抚了这只猛禽了一会儿,乔北溟让夏凝裳去休息,然后,与陈成、卓不凡等人商议要事。

    “公子,我们……”卓不凡想了半晌,不知从何说起。

    “卓叔。”乔北溟一挥手,止住卓不凡,真诚道:“陈叔,卓叔,你们不要多想。我真的没有怪你们的意思。刚才说的是我的真心话。你们这是为了大局着想,如果是我,我也不会出兵。”

    众人一听,更加愧疚了。

    乔北溟继续说道:“很多时候,活下去更需要勇气。死了一了百了,活着的人却要承受着更多,因为,活着的我们还背负着重如山一般的仇恨!作出潜伏不动的决定,你们比谁都痛苦,承受的压力比谁都要重,我很理解大家的苦楚。”

    众人深思的看着乔北溟,眼中有一丝丝释怀的感激,也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尊敬,公子虽然重伤未愈,孱弱的似乎一阵风就能吹倒,但,却给人一种无论任何人都是凛然不可侵犯的感觉。

    这种感觉很奇怪,似乎毫无来由,但却真实存在。

    但是,每个人都知道,这不是“公子”二字带来的,而是缘自于乔北溟这个人,与身分无关。

    “死的已经死了,活着的总是要向前!过去的就到此为止吧。”乔北溟说到这儿,问道:“陈叔,卓叔,你们可有什么要说的?还有,接下来的路,我们应该怎么走?这都需要有一个万全准备。”

    “多谢公子理解!”

    卓不凡拱了拱手,他定下心神道:“金雕送来消息后,我们对于是否救援村子也有过争论,可最后大家一致认为,保留这最后的血脉才是最重要的事,回村跟同胞们一起殉难是不智之举,都死绝了,就没一点希望了,就再也没有人去复仇了。”语声中流露着一丝丝伤感。

    陈成亦道:“是的,兄弟们现在都还要去复仇,去村子看一看。我跟老卓都快撑不住了。我跟老卓觉得仇要报,但绝对不是现在。敌人势大无比,我们以这八百之力与一国抗衡,简直痴人说梦。”

    这剩下的八百人或许还有一线生机,虽然,全部活着也未必能改变什么,但这至少是个希望,陈成、卓不凡不想带着绝望离开这个世界,这才有了这个痛苦的决定,但是,知根知底的他们也知道,这也是乔望北的决定,之所以让金雕传讯,不是让他们一同殉难,而是让他们有所准备,不要再去村子,上了敌人的当。

    乔北溟赞许道:“二位叔父说得对。兄弟们的情绪,就由我去安抚吧。我跟凝裳一路走来,遇到的高句丽斥候不下百人,若非警觉,我们早已被人发现,凤凰谷虽说偏僻,但我认为天下没有绝对的安全之所,为安全计,我们要尽快离开。”

    卓不凡道:“孙先生通过金雕传递了一条消息,说国内城频繁动兵,建议我们早做打算!”

    乔北溟没有说话,只是听着。

    这件事并不奇怪。痛打落水狗的好事难得一遇,只要高惠贞还有一点点脑子,就会趁势将他们这些“异族”剿灭干净。

    因此,这样的事情不值得卓不凡着重汇报。他知道定然还有下文。

    “高惠贞就任国内城城主,目的就是为了剿灭咱们!这些年来我们跟他可没少发生过争斗。因此对于他的为人卓某也有所了解。此人志大才疏,根本没有具备打一场大仗的能力,他打打顺风仗还行,如果是他主导此役,根本瞒不过我们的耳目,所以,指挥此战的肯定另有其人。”

    隋军幸存者在太白山繁衍生息数十年,能够在高句丽陪都国内城军安插耳目,乔北溟对此一点也不奇怪。

    “孙先生传讯称,说高惠贞在大动干戈前,曾大摆筵席,为乙支文德老贼接风洗尘。”

    乔北溟并没有出声,但大家清楚的感受到乔北溟的身体猛然颤栗了一下。众人感觉到,周围的温度在不断地下降,一股从心底透露出来的冰冷,弥漫在空旷之中。

    “乙支文德”这个名字,这个人,在高句丽人的心目中如同救世主一般,近乎尊为神的人物。因为他,高句丽才免除了灭顶之灾。

    那一年隋炀帝杨广出动百万雄师征伐高句丽,前前后后横亘一千余里。面对隋朝的大举来袭,高句丽王高元把全国的军队都集结到了辽东,决心与隋朝奋起一战。

    隋军攻打辽东不下,杨广决定兵分三路:他兵多将广,欺负的就是高句丽兵少将寡。留个六十七万主力继续留在辽东,围攻辽东城;大将军来护儿和周法尚统领江淮水军从海路进攻平壤;大将军宇文述率三十万大军越过辽东诸城向鸭绿江挺进,与水军南北夹击平壤。

    这一下高句丽懵了,也慌了。只因他们主力聚在辽东,平壤哪有什么军队去抵挡四十万隋朝大军。

    危急之际,乙支文德横空出世,他看破隋军后勤不济的弱点,以诱敌深入的战术送给了隋朝七场大胜,拉长隋军战线。然后诈降逼退隋军,紧接着一把大水将三十万隋兵冲的七零八落。然后派主力大军向隋军发起猛攻。饥肠辘辘的隋军无力再战,各军一触即溃,落荒而逃。直到鸭绿江边才摆脱了高句丽军的追击,可最终渡过鸭绿江的三十万大军最后只剩两千七百人逃回辽东,军械物资损失殆尽。败得太惨太彻底,杨广不得不放弃辽东城,下令退兵。

    隋军一百一十万大军,打兵力消耗,高句丽怎么样也拼不过。

    乙支文德一举葬送了三十万隋军,对于形势占优的隋军是致命的。故而高句丽上下对主导萨水之战,扭转战局的乙支文德敬若神明。乙支文德一战成名,以至于有高军神、救世主的称号。

    乔北溟想了一想,道:“高惠贞也好,乙支文德也罢,谁是主导这场惨剧的黑手已经不复重要了!不过,我看乙支文德居多。”

    卓不凡提醒道:“公子,乙支文德虽然下作,但却有几分本事,此人文武双全,在高句丽有‘军神’之誉。”`

    乔北溟嗤之以鼻道:“真正的军神是千锤百炼的,一场漂亮的战役就拥有这个称谓,军神这等至高荣誉也太廉价了吧。不过那家伙确实是个棘手的人物,大隋确实是因为他而惨败,这才二世……”乔北溟不知大家知不知道中原的变化,便及时止住了这话意。

    卓不凡道:“这几天,大家像没头的苍蝇一样!天幸公子无恙,我们希望公主站出来,子承父业,当大家的族长!”

    陈成亦是期盼的说道:“是啊,公子。”

    其余人等亦是纷纷劝说。

    “好吧!这个头我先担着。”乔北溟稍一思忖,便应了下来。在这以前,乔望北、卓不凡、陈成是这支残部的三大首领,他们威望素著,深得人心。

    可经过“拒不发兵”之事,无论是卓不凡还是陈成都不适合担任这个重担,因为他们任何一人上位都容易让底下的人误会成见死不救只为八百兵权。

    日子一长了,种种流言就会发生,最终在绝境下,存在着哗变、甚至是叛乱的可能,一旦哗变或者叛乱,这支隋军就势必会互相攻伐、四分五裂,最终就再也不复存在了。

    而这,自然是最糟糕的结果,也绝不是乔北溟想要的结果。

    一旦乔北溟“子承父业”,这种隐患就不会产生,大家就能同心协力、众志成城的度过难关。
推荐阅读:官术 光明纪元 火爆天王 重生之温婉 召唤万岁 宠魅 最强弃少 百炼成仙 醉枕江山 最终进化 太后的现代纪事 荒海有龙女 仙灵途路 桑梓归 论妖怪为什么都想做人 万物大进化 疯狗加三 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十方进化 王者荣耀之必胜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