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零一零章:进退两难愁煞人

    这天中午,演练完毕,乔北溟与浑身汗湿的“捷胜军”换下衣衫,舒舒服服的泡着满是珍贵药材的药浴,闭目思索着未来的出路。

    虽说太白山连绵数千公里,只要往深山老林里一躲,就算高句丽举国出动也徒劳无功,但,乔北溟等人根本不敢往深山里躲。

    只因太白山是一个从未开发的山脉,全部是原始森林,里头猛兽出没,毒虫毒草更是令人防不胜防,躲在深处,死得更快。

    乔北溟熟知历史,对于近代史更是了然于胸,20世纪时,抗战结束后,数万鬼子大军在盟军联合打击下,被迫缩进长白山,最终,没有一个人活着出来。热兵器时代尚且如此凶险,现在更是艰险万倍。

    这些天,密探不断的通过金雕送来国内城的情报。自从屠杀了捷胜军的村子后,高惠贞胃口大开、胆气倍增。他不断的派出斥候搜索隋军残部的踪影,从之前的方圆百里扩大到了两百里、三百里。

    这样下去,凤凰谷迟早有暴露的一天。

    这天一旦到来,高惠贞一定会向他们发动雷霆一击,以绝后患。

    真要到来,那么,捷胜军应当何去何从?

    虽说回归中原是共识,可路又在哪里?又该往哪里走?又该如何躲避数万大军的追捕?

    所有这些,都需要乔北溟去伤脑筋。

    “唉!头痛!不想了,走一步是一步吧!”乔北溟叹息一声,躺在由天然巨木掏空的大木桶里,闭目养神。

    参训的四百余人中,他的体魄算得上是最强健的一个,但这一个月下来,他所消耗的体力亦是最多的,任凭他体力过人,这会儿也觉得有些疲乏,闭眼就睡了过去。

    *********

    就在乔北溟睡着的时候,天空突然一暗,一声尖利的鸣叫将他唤醒,一道巨大的黑影从天而降,快如疾雷闪电的落在乔北溟身边的地上。在它落下收起翅膀的时候,竟卷起了一阵狂风,不但带起了漫天的衰草枝叶,连乔北溟也殃及池鱼,连人带桶的被它打翻在地。

    说有多狼狈就有多狼狈了。

    “王八蛋,每次都这样。”乔北溟欲哭无泪,大声咒骂着。

    见乔北溟暴跳如雷,这深具灵性巨大的金雕那双凶眸竟尔人性化的流露出无辜的神态,用那头颅亲昵的噌着地上的乔北溟,哪有刚才半点的烈性。

    看着丝毫不知闯祸的大老鹰,乔北溟苦笑道:“老子肚子能撑船,不跟你这扁毛畜生一般见识。”

    见乔北溟一时半会出不来,李岩、莫离强忍笑意,跳出木桶,赤身露体的把赤身露体的乔北溟扶了起来,望着两个跨下那玩意,乔北溟一阵毛骨悚然,以令人瞠目结舌的速度擦干水渍,胡乱的套上了衣服,与二人保持一定距离这才安心下来。

    他向金雕招招手,金雕会意的抬起了一支脚,上面果真绑缚着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密信。

    密信不长,只有寥寥数十字。

    但里边的内容却令乔北溟神色剧变:高惠贞将于年前押送俘虏往平壤邀功请赏。

    “公子,发生了何事?”

    李岩、莫离跟着惶恐了起来,乔北溟骤经大变之后,军事、政务处理得井井有条,具有领袖应有的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冷静,令人信服。

    现在,一封密信却令他如此动容,可见这封密信的内容非常重大,甚至关系到大家的生死存亡。

    乔北溟道:“召集大家开会。”

    说着,头也不回的快步离开。

    李岩、莫离看到乔北溟沉如水的脸,一颗心沉了下去,穿好衣服,连忙让人去找陈成、卓不凡、宗离、楚恒、石怀信。

    不大一会,陈成、卓不凡、李岩、莫离、宗荣、楚桓、石怀信匆匆而来。

    等大家落坐,乔北溟肃然道:“城里传来消息,称高惠贞将于年前押解千多名族人前往平壤邀功请赏!以作新年庆礼。”

    “有族人还活着,真是太好了。”

    “什么?”

    “高惠贞这狗贼子!”

    一语既出,举众哗然。

    “族人到了平壤必死无疑,无论如何也要救。”

    “安静!”卓不凡拍桌而起,相对于年轻辈,他想的却是更多更远也更成熟稳重,冷静问道:“族长,可有什么看法?”

    一下子,大家的目光全都望向了乔北溟。

    “救,必须救!”乔北溟沉声道:“但是首先我们要确信这消息是否可靠。”

    “一定可信!”夏凝裳急道:“高句丽贼子押走了我们千多人,我亲眼目睹。”

    “那么消息呢?又是否可靠。”

    “消息是孙仲君传来的,一定不假。”陈成笃定道。

    乔北溟道:“我不是怀疑消息来源,而是因为高惠贞狡诈非常,我觉得这也许是计,目的是诱惑我们劫囚的诡计,然后将我们一网打尽。”

    夏北溟道:“但即便明知是计,我们也要放手一拼,不能让高惠贞将族人押送至平壤。到了平壤,族人一个都活不成。”

    卓不凡道:“高惠贞乃高句丽国王室贵族,略懂兵事,此人放在中原只算中下之材,但在小小的高句丽也算是个人物,他本事一般,但由于是皇族,为人谨慎,深知规避之道。他领兵五万,驻扎在国内城,负责剿灭我们这些‘异族’,很多年过去了,他都徒劳无功,现在好不容易抓着机会,又怎生错过。只不过放手一搏是无奈之举。毕竟,我们面对的是一个国家,就算再小,也不是我们这点人可以撼动的。”

    “不攻也得攻!已经错失了一次机会,绝不能一错再错。”夏凝裳说到激动处,一行清泪自眼眸里滴落。

    石怀信大声附和:“对,说了这么久,救是不救?”

    乔北溟、卓不凡异口同声的说:“救!自然救。”

    陈成道:“很有可能是一个针对我们的陷阱,关怎么救?”

    长得身材魁梧,浓眉大眼英武逼人的莫离大大咧咧道:“还能怎么救,自然是杀入国内城里去救人了。”莫离能弯弓一百五十斤,精通骑射之术,一把大刀出神入化,骁勇善战,颇有猛张飞的架势,一双虎目满是凶悍之色

    “我反对你的强攻计划,那跟送死没有区别。”说话的是文质彬彬的楚桓,他与莫离一文一武,都是军中俊杰。

    莫离毫不犹豫的道:“哪怕只有一线希望,我们也要一试。”

    “哈!”楚桓讥讽道:“一线生机,做梦呢!我们就这八百来号人,你以为我们都是以一挡百的猛将那又怎样?高惠贞只要把人质押解出来迫胁,我们只有束手就擒。”

    莫离顿时哑然无言,在坐的不是蠢蛋傻子,不是看不破这点,只是做不到无动于衷。

    每个人都想做些什么,必需要做点什么的想法在他们脑海回荡,以至于哪怕一死也要抓住那虚无缥缈的点点机会。

    宗荣见莫离面红脖子粗,一副有气没处使的焦躁模样,顺势接话道:“时间有限,公子、卓叔、陈成可有办法?”

    瞬时,大家的目光都落在身为智囊的卓不凡身上。

    卓不凡摇了摇头,道:“楚桓说得对,敌人张网以待,若我们莽撞行事,无非是赌上所有人的性命而已,最终的结果是烟消云散。都死了,就永无复仇机会了”

    莫离痛苦道:“不能出兵,难不成眼睁睁坐视族人赴死?我做不到,做不到。”他神色凄惨,重复了两遍“做不到”。

    因为他体型魁梧,十二岁便如二十岁般强壮,因此还未到应募的年岁就让强征入伍。小小年纪,什么也不懂。当年惨败逃亡之际身负重伤、奄奄一息,是族人轮留着背负,这才得以活命。他勇猛过人,深得乔望北、夏烈(夏凝裳的父亲)喜爱与重视,在此后的日子夏烈待他如子,教他武艺兵法,及做人处事的道理,可以说,没有夏烈就没有他,只要不是狼心狗肺的家伙,对于这份恩情都会看的胜过自己的生命。夏烈病逝之后,他视族人为至亲的亲人,让他再次坐视不管,他宁愿去死。
推荐阅读:剑道独尊 求魔 校花的贴身高手 圣王 医道官途 修真老师生活录 将夜 全职高手 唐砖 最终进化 太后的现代纪事 荒海有龙女 仙灵途路 桑梓归 论妖怪为什么都想做人 万物大进化 疯狗加三 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十方进化 王者荣耀之必胜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