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零二零章:旧事再演浅水原

    浅水原,方圆足有百多里。

    南部边上有座低矮的小山,原本一片荒凉的山顶上,突兀的多出了一座由干柴堆砌而成的高高“柴塔”,塔中间的空隙里塞满了劈碎干柴、枯草,顶上则覆盖了厚厚一层绿叶。

    横放地上的一根原木上,夏凝裳依着乔北溟沉沉入睡,这些日子担惊受怕,没睡一个安稳觉,她实在累坏了。

    乔北溟闭目休息间,一骑飞骑已经从北边原野上飞驰而来,急促的马蹄声中,飞马径直冲上了山顶,旋即马背上的骑兵翻身下马,禀道:“公,族长,有千余骑兵进入野马原腹心地带了!”经此一役,乔北溟展现出令人惊艳的的能力,从“公子”到“族长”的变化,足以证明大家认同了他的身份地位。

    “好!”乔北溟沉声道,“这是敌人的前锋,且放他们一马!敌军主力将到,让大家打起精神,看我号令行事!”

    “诺!”守在乔北溟身后的几名族人轰然应诺,旋即矫健的策马下山,分赴四方,传达最新命令。

    尽管有着国内城这一场辉煌的大胜,烧了几十万人,可捷胜军的生存环境没有得到根本性的解决,当他想到国内城的重要性,及那把大火足以令高惠贞魂飞魄散、方寸大失的回援时,脑海里灵光一闪,这才有了反埋伏之计,只要歼灭敌人的任何一路大军,就可以跳出包围圈,虽不至于“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但也可以将敌人甩在屁股后面,占据了战略上的主动。

    乔北溟的想法得到大家的一致认定,只是敌军实在势大,仅是一路都数倍于己,捷胜军经不起折腾,连正面阻敌的资格都没有。

    想要以少胜多,无非是以奇致胜,眼下万物干枯,火攻自然成了首选。浅水原方圆百里、杂草丛生,正是放火的天选之地。

    这时夏凝裳迷迷糊糊的苏醒。

    开始的时候还比较清醒,但是渐渐地意识便开始模糊起来。

    她虽然也是一个武人,就算几天几夜不睡觉也没关系,只是这一次变故令她心力交瘁,可现在在乔北溟的身边,一颗心放松至极,不一会儿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这时,她感觉自己的脑袋好像是靠在一个人的肩膀上,思绪还在获救之前的她突然一惊,缓缓的睁开了眼皮,待他的心思回归现实,再加上身旁还传来一股熟悉的气味,这不由让她缓缓地吐了口气,她知道自己依靠着的人是谁。

    偷偷看了一眼乔北溟,发现他还保持着睡觉的姿势,自己的嘴边却感觉有些清凉。

    借着淡淡的雪光疑惑往下看去,夏凝裳一瞬间闹了个大红脸。

    乔北溟的肩膀上,自己所靠的位置,居然湿漉漉潮了一片,她悄悄地伸手在自己嘴边抹了抹,现事实果然如自己猜想的那样,自己的嘴角边居然也是湿漉漉的。

    糗死了!夏凝裳现在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

    她睡觉的时候一般是不会有这种糗事生的,除非睡姿很不正确,而且身心放松才有可能。

    而现在,事实已经摆在了她面前,自己在睡觉的时候流了口水,不但流了,还流在了未婚夫婿的肩膀上。

    夏凝裳一张小脸跟火烧似的滚烫,这是要被他现的话,自己哪还有什么脸面苟活于世?努力将心神镇定下来,夏凝裳微微感受了一下乔北溟现在的状态,现他呼吸均匀,气息悠长,便自欺欺人的想着他应该是在睡觉,处于对外界一无所知的状态。

    夏凝裳情不自禁地呼出了一口气,轻手轻脚地将脑袋从他肩膀上移开,望着那一滩大概有巴掌大的地方,十分纠结,十分忐忑。

    心中叹息道,如果是大火燃起了的话,那么就可以把水泽烤干了。

    可是现在,哪有什么办法能快把这摊东西弄干而且不被他现呢?夏凝裳傻乎乎地盯着乔北溟的肩膀,越想越是纠结,脸颊处滚烫滚烫,别提多尴尬了。

    蓦然,乔北溟深深地吐了一口气,然后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完了!夏凝裳心中惨嚎,这下死定了。

    乔北溟扭头看了看夏凝裳,现她正以一种相当奇怪的眼神盯着自己,强忍笑意,故作不解的问道:“怎么了?”

    “没,没什么。”夏凝裳赶紧撇开目光

    一边说着一边在心里祈祷乔北溟千万别现肩膀上的异状。

    可是怕什么偏偏来什么,乔北溟又开口问道:“我肩膀上怎地多了一滩水?好凉爽!咦,还有一股美人香。”

    夏凝裳臊得脑袋都低到高挺的胸口上,两根食指互相绕着不停地画着圈圈。

    “哦……”乔北溟很是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促狭地看着夏凝裳道:“难道是你……”

    夏凝裳扬起一只粉拳,正好砸在乔北溟的眼眶上,声若蚊呐:“别说了。”

    乔北溟哎呀一声惨叫,眼前金星直冒,差点没跳将起来,捂着一只眼睛看了看夏凝裳,口中出一连串怪笑声。

    夏凝裳更羞得无地自容,恨不得当场找个地缝钻下去。

    “我知道了。”

    乔北溟连连点头,肩膀上这摊水泽大是玄妙,这里又没下雨,而且就算下雨也不可能只淋湿了这一片,再加上肩膀上还有几根长长的秀发,乔北溟用脚趾头都能猜到生了什么事。

    只是想不到啊想不到,堂堂一个天仙化人,在睡觉的时候还有这等毛病!乔北溟越想越觉得好笑,可又不好意思笑出来,憋得辛苦至,嘴角都快扯到耳根处了。

    “你还笑!”夏凝裳一抬头,正好看到乔北溟以一种相当怪异的眼神看着自己,脸上笑得跟朵花似的,可偏偏不出任何声音。

    “不笑了!”乔北溟赶紧压制住那股笑意,正色道:“谁没有点小毛病?不要放在心上,今天这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我绝对不会乱说的。”话锋一转,又贱笑道:“下次,跟我说说,我好准备一只木桶。”

    夏凝裳气鼓鼓地瞪了乔北溟一眼,正想再给他一拳,乔北溟却倏然起立,聆听了一会儿,低声道:“不闹了,敌人主力已经进入埋伏圈,咱们改天在探讨这个问题。”

    不一会儿功夫,果真有族人前来汇报,说敌军主力已至。

    乔北溟回头把手一招,早有数名族人点燃火把跑上前来,两下就点燃了“柴塔”,不到片刻功夫,一道粗可数人合抱的浓烟已经从小山顶上袅袅升起,远近数十里全都清晰可见。

    **********

    浅水原,中心地带。

    七千高句丽军正由北向南,匆匆急进。

    倏忽之间,有小卒手指前方惊恐地大叫起来:“大家快看,那是什么?”

    旁边骑马而行的高惠贞定睛看时,只见一道醒目的浓烟正从东南方向袅袅升起,霎那之间,他心里猛然一跳,厉声高喊道:“不好,那是敌人燃放传讯狼烟!大家准备战斗。”

    他话音方落,又有数骑如飞而至。

    “大人,不好了,北边发现狼烟!”

    “大人,西边也发现了狼烟,有埋伏!”

    “大人你看,东北、东方、东南方向也有狼烟!”

    高惠真赶紧勒住马缰,急环顾四周时,果见东、南、西、北、东北、西北、东南、西南八个不同的方位全都出现了狼烟,这一刻,高惠真只觉如堕冰窟,

    忽然,身边的副将脑灵光乍现,神魂俱丧的尖叫道:“不好,敌人准备纵火焚原。”

    说此一顿,副将又环顾周围诸将,沉声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敌军已在四周放火,大火正向着这里漫延合围呢!”

    众将急环顾四周,只见四下里果然腾起了滚滚黑烟,这却不是狼烟,而是烟幕了!

    霎那之间,四周便响起了一片吸气声,高惠贞左右全都露出了惶然之色,说到底,这世上就没人不怕死,既便是最勇敢的勇士,当他真正面临死亡的那一刻,也很难再保持平时的从容和淡定。

    将校尚且如此,普通的将士更是顷刻间骚乱了起来。

    副将悄悄的来到高惠真的身旁,说了让高惠真心寒胆落的十个字:“大人,水火无情,我们逃吧!”

    他用的是一个逃字,而不是撤。

    打不过撤,这在行军作战中很正常,但逃就不一样的。

    逃的定义是抛下大军,独自逃生。

    高惠真也是惜命之人,眼见大火已生,无法挽回,左右一想,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

    他也不管那些兵卒,只是与亲卫骑兵知会一声

    一行人很默契的一句话也没说,闷头便逃。

    “将军丢下我们逃了。”高惠贞一行人的动静让附近的士兵看得清清楚楚,无不凄厉的大叫了起来。

    将士也是一片哗然,顷刻间土崩瓦解,四散而逃,只是,来回狂奔的他们早已潜能用尽,这才没有跑出几步,两条腿就如同灌了铅一样,仿佛不属于自己了一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四周大火向自己迅速的逼迫而来。

    此时天色将明,正是风大之时,不到片刻功夫,浅水原的中心地带也燃起了熊熊大火,灼热的气流将无尽的烟尘推向空中,形成了无边无际的烟云黑幕,恍若世界末日一般,国内城的旧事,在浅水原上演。
推荐阅读:超级强者 大圣传 一品江山 无尽剑装 雪中悍刀行 网游之天谴修罗 首席御医 官仙 神煌 圣堂 太后的现代纪事 荒海有龙女 仙灵途路 桑梓归 论妖怪为什么都想做人 万物大进化 疯狗加三 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十方进化 王者荣耀之必胜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