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零五六章:冰天雪地水淹城(求收藏推荐)

    乔北溟所不知道的是,卓不凡的确遇上麻烦了,而且是大麻烦!

    说起来,挖掘河堤似乎很容易,不就是在河堤上挖个缺口,然后大水往下一冲,缺口越来越大,最终洪水不就冲垮大堤了吗?

    其实,事情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

    因为这个时代的辽水并没有真正的河堤,整个河道都是自然冲刷形成的,在这个没有炸药的时代要想决开淮水倒灌新城,就相当于改变辽水的河道,你说难不难?

    卓不凡带着几百青壮挖了整整五天五夜,几乎挖开了半个山坡,才终于在辽水南岸开了个小口子,在河水的冲刷下,缺口越来越大,眼看就要洪水泛滥了,却冷不丁冒出来两块大石头,一左一右卡在了缺口两侧,这下完了。

    任由洪水冲刷,两块大石头只是岿然不动。

    这就麻烦大了,不把这两块大石头搬掉,缺口就不会溃烂,缺口不溃烂,仅凭现在这点水量,就是倒灌一年半载,只怕也淹不到城外的高句丽军。

    重新选一个地方再挖肯定来不及了,现在只能想办法敲掉其中一块石头!

    可问题是较小的石头也比房子大,按照常规的办法,用铁钎、铁锤砸,就是三个月也未必能敲碎,可捷胜军最多只能坚持十天,怎么办?

    紧要关头,卓不凡没让乔北溟失望,他想出古籍记载的李冰修筑都江堰时使用的绝妙的主意,用火烧!

    先把较小石头顶上的泥土清空,然后架起干柴烧,等石头烧得通红了,再用冷水泼,反复几次,石头表层就脆得跟泥巴差不多了,再用铁钎、铁锤砸,很快就敲掉了厚厚一层,这样的速度,比起用铁钎、铁锤生敲可是快多了。

    整整烧了三天三夜,左侧较小的石头终于被削去大半,然后在洪水的不断冲刷下根基逐渐松动,某一刻,伴随着哗啦一声巨响,剩下的小半块石头终于滚下了山坡,霎那间,滔滔洪水便如脱了缰的野马,奔腾而下!

    失去了巨石的禁锢,滔滔洪水便彻底失去了限制,前后不到半个时辰,缺口就已经由最初的不足两丈扩大到了五十多丈,并且仍在迅速扩大,滔滔浊水正从缺口倾泄而下,形成了一个个巨大的洪峰,向着低处咆哮而去。

    卓不凡站在山顶上往下望去,只见山下已经成了一片汪洋!

    **********

    渊盖苏文睡梦正酣时,突然梦见自己掉进了千年冰窟,遂即猛然惊醒,结果却无比震惊地发现自己居然泡在水里!

    渊盖苏文正欲召来亲兵问个究竟时,帐帘却被人猛然掀了开来。

    旋即亲军已经神情凄皇地闯了进来,惨然道:“将军,祸事了!水,到处都是水!”

    渊盖苏文顿时心头一凛,不及披挂便匆匆冲出了大帐。

    出得大帐,渊盖苏文从亲兵手中夺过一枝火把往四周一燎,只见四周尽是茫茫水面,而且就刚才这一会,水位就从脚踝没到了小腿肚,而且仍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上升,看到这一幕,渊盖苏文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么大面积的积水,不消说,肯定是辽水决堤了!

    捷胜军竟然真的掘开了淮水?他们竟真的玉石俱焚?

    渊盖苏文的第一反应是他派出去的骑兵巡逻队遭到伏击,只有这样敌军才能无声无息地掘堤放水,不过很快渊盖苏文又觉得不对,巡骑在两个时辰前还刚刚回报一切如常,而敌军绝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掘开辽水。

    唯一的解释就是,敌军的掘河点至少也在五十里外!

    可问题是,从这么远的地方掘开辽水,居然也能淹到新城?

    这一刻,渊盖苏文连肠子都悔青了,早知这样,当初就该多派骑兵,对远近百里的河道都加以控制起来,只是现在后悔也晚了。

    渊盖苏文长叹道:“唉,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必有一失哪……”

    “将军,赶紧走吧!”亲军惨然道,“如果再不走,恐怕就走不成了!”

    渊盖苏文急低头看时,只见水位已经没过膝盖快到大腿了,当下惨然说道:“传令,全军往西北方向转进,快!”

    当下渊盖苏文带着亲兵营往西北方向急走。

    可是黑夜里哪有那么容易辩认方向?走着走着,方向感就全没了!

    这时候,整个高句丽大营已经全乱了,除了渊盖苏文的亲兵营还能勉强保持镇定,别的营、部、曲已经完全乱了建制,数以万计的高句丽将士正在积水中无头苍蝇般东奔西跑,而且全都发髻凌乱、衣衫不整,神情也是无比凄惶。

    渊盖苏文连连大吼,试图阻止混乱的漫延。

    不过很快,渊盖苏文就发现这根本是徒劳,既便他拔剑连续斩杀了数人,也依然无法阻止混乱的漫延,到最后,甚至连他的亲兵营也有了不稳的迹象,他终于知道大势已去,到现在,他已经不可能有效掌控这支军队了。

    “走,不管他们了!”渊盖苏文当下带着亲兵随便选了个方向狂奔而走。

    在黑暗中不知道走了有多远,水位就渐渐地漫过大腿到了腰部,这时候人在水中走就非常之吃力了,就在渊盖苏文自忖必死时,却发现水面奇迹般地下降了,不过很快他就发现不是水位下降了,而是脚下的地势在增高!

    “将军,高地!我们上到高地了!”不少亲兵顿时喜极而泣。

    渊盖苏文连滚带爬上了高地,再回头看时,只见身后已经只剩不到百人了,其余的亲兵估计不是被淹死就是中途走失了。

    在高地上呆了不到半个时辰,天色就渐渐地亮了。

    借着薄薄的曙光,渊盖苏文只见前方已经完全成了一片泽国,方圆估计都有上百里之广,远处水雾中,隐约可见新城,其城墙都被淹了近半!看到这一幕,渊盖苏文心头顿时一沉,积水如此之深,驻扎城外的大军又岂有幸理?眼下正是秋冬之交,在水中泡了一晚上,哪还有活人?

    回想数日之前,自己率大军出征之时,还满心以为可以一举剿灭楚军残部,多多少少斩获一份战功,却万万不曾想到,五万大军竟在一夜之间葬身鱼腹!想到这里,渊盖苏文万念俱灰,当下拔出佩剑便往自己脖子上抹去。

    “将军不可,不可呀!”亲兵赶紧扑上前来,死死摁住了渊盖苏文。

    渊盖苏文叹息道:“遭此大败,五万大军仅剩百人,我又有何面目回去见大王、回去见父亲,又如何面对高句丽百姓?”

    “将军,三思哪。”亲兵劝道,“胜败不过是平常事,只要将军还活着,就总有报仇雪恨的一天,可将军今天若是自刎了,可就永远没有这个机会了,也就永远无法洗刷今日的耻辱了!”

    渊盖苏文半晌无语,亲兵便趁机夺了他的佩剑。

    众人正仓皇无助,不知道该何去何从时,一名眼尖的亲兵忽然大叫起来:“将军,那边有个小岛,上面好像有人!”

    这时太阳已经升起,水雾也渐渐散开。

    渊盖苏文及随行的近百亲兵这才发现一望无际的水面上,原来还散布着几十个零星的“孤岛”,所谓的“孤岛”,原本不过是些小山或者土坡,现在整个新城都被淹了,这些小山或者土坡便成了泽国中的“孤岛”了。

    离得最近的那个孤岛上大约只有几丈方圆,却挤了不下百人。

    这时候,孤岛上的人也发现了渊盖苏文他们,旋即有个头戴皮弁的屯长越众而出,向着这边连连招手道:“将军,救救我们,救救我们……”

    众人正无计可施时,渊盖苏文却发现山中似有毛竹,便赶紧吩咐亲兵道:“快,你带人去那边砍伐毛竹,扎竹筏救人!”

    “诺!”亲兵揖了一揖,点起五十亲兵走了。

    将及中午时分,渊盖苏文的亲兵终于扎好了十几只竹筏,离得最近的两个孤岛上的百余残兵也已经被接应上了岸,正打算继续接应稍远那几个孤岛上的数百残兵时,远处水面上忽然顺水漂来了十几根枯木,还有十几颗人头在水中载沉载浮。

    渊盖苏文急让亲兵乘竹筏将那十几人救起,却是李效以及随行的亲兵。

    看到渊盖苏文,李效悲中从来,惨兮兮地道:“将军,完了,全完了,大军就这几个人了,剩下的全没了呀。”

    渊盖苏文自己也是心中悲凉,却还得耐着性子安慰李效:“李将军,胜败乃兵家常事,将军可不必挂怀,再说这世上从来就没有常胜将军,中原的大兵家孙武、吴起不也吃过败仗?今天吃了败仗,来日再赢回来就是。”

    话虽然是这么说,可渊盖苏文心中也着实茫然。

    今日之败的确是惨了些,在这滴水成冰的冰冷冬天里让水一淹,就算捷胜军不能将他带来的大军一一屠杀,可毫无防备的将士们逃不了冻死的下场。五万大军里有一两千已经是万幸了。

    也不知道渊氏还会不会像以前那般信任他,更不知道将来还有没有机会率大军出征,也许,永远不会有这样的机会了,经此一败,渊盖苏文颓唐之极,对自己的能力也产生了严重的置疑。

    “将军快看,敌兵!”

    “真是敌兵,敌兵追过来了!”

    “将军快走,赶紧走,不然就走不成了!”

    渊盖苏文正感到茫然时,亲兵忽然惶然大叫起来,急回头看时,只见数以千计的敌军已经撑着上百只竹筏逶迤而来,这时候,竹筏上的敌军也发现了高句丽残部,当即不再理会孤岛上坐以待毙的高句丽残兵,掉转竹伐往这边杀了过来。

    “走,我们走!”渊盖苏文知道,再想救出被困孤岛的残部已经不可能了,当即带着近百亲兵以及被救出来的百余残部向着仓皇败走,结果在半路上又遭遇了卓不凡回返的军队,一通混战,最后渊盖苏文、李效仅率几十人逃得性命。
推荐阅读:醉枕江山 重生小地主 最强弃少 神座 召唤万岁 官场之风流人生 重生之温婉 九星天辰诀 光明纪元 圣堂 太后的现代纪事 荒海有龙女 仙灵途路 桑梓归 论妖怪为什么都想做人 万物大进化 疯狗加三 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十方进化 王者荣耀之必胜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