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零七六章:帝都长安的杀戮

    连破八道墙后,乔北溟吐了一口灰尘,张望一眼,却见一对中年夫妇挤在床上,正惊骇的望着屋子里的不速之客。

    乔北溟很友好的笑了笑,对他们做了一个嘘声的手势。

    夫妇相互望了一眼,眼中尽显恐惧,同时不做任何犹豫的点着头,双手捂着嘴巴。在两人的注视下,只见那恶人一脚踢爆了木墙,钻到隔壁去了。

    古代的屋舍大多以砖石为地基,木料为墙,临街的墙通常薄弱一点,但两家相邻的木墙因为考虑隔音坚固等个个原因做得会特别厚实,而且是每一家都竖着一道墙。

    一脚将两层厚实的木墙踢爆,这力量要是踢在身上,哪里还有活命的机会?

    想到自己亲手装上的厚实木板,那中年男子一颗心都差点跳出了胸腔。

    “睡觉睡觉,我还没睡醒!”他颤抖的拉着夫人往后院走了过去,语无伦次。

    夫人也傻傻的附和:“睡觉睡觉,我们这是做梦,一切都是梦。”

    虽然他们接二连三的听到了木墙爆裂的声音,但却自我做着催眠不闻不问了。

    天生神力的乔北溟就如一台不可阻挡的推土机,他干掉了几个追踪者,给后面的人造成威慑后,便遇墙破墙。他自己也不知自己摧毁了多少无辜的墙壁,只是隐隐觉得脚心已有些发麻,连续猛烈的破墙倒屋,压力最大的莫过于那条腿了。

    尽管如此,但他不敢做丝毫停留!若是平阳公主给颠死,他估计也脱不罪责,无奈,只能继续展开他的破墙大业。

    直至估追逐的声音渐远,乔北溟方才停下,见所在的屋舍是一栋二层楼房,大步走上了二楼,推开了房门,入眼却见一对男女交织一起,以老汉推车的姿势做着造人运动……外边那么大动静也阻止不了这对男女的激情,真有情调。

    乔北溟看着爬在女子背上直哆嗦的男子,心知对方经自己这一吓,射了!

    “生命在于运动,不错不错。呃,抱歉,路过,你们可以继续,当我不存在!”说着说着,乔北溟控制不住的大笑了起来,然后在一男一女又惊又怒又羞的目光中,拣起地上薄被,将麻袋牢牢绑到身上,这下子,一双手总算是释放出来了。

    忙碌完毕,头也不回的跑到一楼,往右走了三大步,对着木墙又是一脚。

    这一次,他抵达的的地方是一个小院子!

    在院子里,他找到了两把镰刀。

    挥舞了一下,倒也寒光闪闪,乔北溟一时豪气大起,“贺老总两把菜刀闹革命,老子今天就用这两把死神的镰刀去收割这些草原上的草芥。公主殿下,你快点醒来吧,突厥狗已经杀上门来了……”

    乔北溟心念一动,继续胡言乱语道:“长安已经失守,敌人马上杀到皇宫了,再睡再睡,你的父皇、你的兄弟姐妹就要被他们斩首了!”

    21世纪科学家最新研究发现,亲人的样子声音会刺激植物人的大脑,给唤醒植物人带来希望,同时,也可以用植物人在意的人与物来触动他们的情绪,此时,乔北溟跟平阳公主的处境酷似大败逃窜,乔北溟再以平阳公主的至亲之人的性命来刺激,未尝不是一种情景结合的精神疗法,至于成不成功,乔北溟也并没未抱多大希望,毕竟植物人苏醒的事情只是偶尔的个案,这些个案不足证明这种疗法是行之有效的一定成功的疗法,他也只是偶然想起,抱着试一试的念头罢了。

    便在这时,急促的马蹄声、呐喊声在外面响了起来。

    激烈的声音,终于引起了军士的注意,在各自主将的率领下,正往这边迅速聚拢。

    苍凉的号角在夜空中格外响亮!

    一场战争的节奏似乎具备。

    “公主,你听!敌人已经杀来了,已经冲破了宫墙,正往皇宫大内杀了进来。”

    “我们的将士让敌人杀得丢盔弃甲,啊,不好,是秦王,那是秦王殿下,还有,太子,太子也身陷重围……完了,完了!一切全完了,陛下,快走啊。公主,你睁开眼睛看看吧,不然,以后再也看不到陛下,你的父亲了……”借助外头的喊杀之声,乔北溟自言自语,用“凄惨”的声音演绎着一场灭国之战。

    “现在到我们了!”

    兵器硬撞的声音越来越近了,乔北溟背负着平阳公主,对着院子的木门奋力一踢。

    敌我双方,正在厮杀时,异变突发。

    正前方的木门突然炸裂开来,断裂的木块如锐利的箭落四下飞散。

    一股无法匹敌的气势扑面而来。

    不知敌我的交战双方均是惊愕住手,却见一人如老鹰般急冲而出,大家登时惊慌失措,纷纷闪避。

    “杀!杀!杀!”

    乔北溟出得门户,死神的镰刀收割了两个黑衣人的生命,两颗头颅滚落在地。头颅的眼中满是不可置信,嘴巴里面还发出咕噜的声响,似乎不甘的还想要说些什么,只可惜走到了生命尽头的他,只能带着这些不甘,永远的倒在长安冰冷的街道上。

    轻微的喉骨破裂之声在这黑夜中显得格外让人胆寒,四溅的鲜血,让月色多了一分妖冶。

    本应是一场保护人质的不对称战斗,却因收割了两个黑衣人的头颅,乔北溟杀出了一腔热血。

    “炎黄地,多豪杰,以一敌百人不怯。人不怯,仇必血,看我华夏男儿血。男儿血,自壮烈,豪气贯胸心如铁。......男儿当杀人,杀人不留情。千秋不朽业,尽在杀人中。......杀一是为罪,屠万是为雄。屠得九百万,即为雄中雄。......放眼世界五千年,何处英雄不杀人?我辈热血好男儿,却能今人输古人?”

    口中吟起男儿行、杀人歌,手中两把镰刀却风格一转,似是毒蛇吐信,在另外两名黑衣人愤恨的目光下,钉住了他们的咽喉部位。

    “啊!”

    凄厉的惨叫声,配合着鲜血横流的惨状,敌我双方不禁胆寒万分。

    直到这一刻,黑衣人才发现,突然出现的人,是一头出闸的猛虎,而他们是一群被猛虎玩弄于爪下的食草性动物。

    乔北溟的杀人歌,激起了唐军将士的昂扬斗志,紧跟乔北溟的步伐,将兵刃挥向邪恶的突厥人。

    “魔鬼!魔鬼!”另一名身材瘦小,身着唐服,看起来有些胆小的突厥汉子,双腿不断的打着摆,眼神逐渐变得空洞了起来,已然失去了战斗的**。

    “杀!把这魔鬼杀了,我们是突厥的勇士,颉利可汗的骄傲,狼首在此,永不退缩!一定要杀了这个唐人,将大礼带回可汗的大帐之中。”

    见气势和场面渐渐被乔北溟所掌控,一个黑衣人猛的一咬牙,便是扯开了胸前的衣服,露出了那狰狞的狼头刺青,咆哮着鼓舞着身边的汉子,他自己也是举着弯刀,第一个冲向乔北溟。

    “杀!”“杀!”“杀!”“杀!”

    剩余的四名突厥汉子,也是咬着牙狠狠的扯开了胸前的衣襟。

    不能退!他们是为了突厥无数的百姓而来的长安,既然来了,就做好了将狼族的热血抛撒在这里的准备。

    即使是也要在战斗中死,也无怨无悔!

    “杀!”乔北溟眼中一亮,他在为这些突厥汉子的血xìng所感染,杀那些缺了战意的人,倒是不如搏杀这些战意高昂的狼群。

    道不同不相为谋,但是如果敌人胸中尚藏有一分热血,乔北溟便是会用全部的实力,为他们踏上黄泉之前,送上践行的死亡礼,这是他对于手下亡魂的尊重。

    热血燃起了四人的斗志,妖艳的弯刀奋起余辉,砍向乔北溟。

    敌人的奋死一战没有影响乔北溟的动作,反倒是激发起了他心中隐藏着的那一股狠劲。

    突厥细作都有一往无前的勇气,那么他又有何惧之有。

    脚步斜踏,身体滑动,闪过了三柄弯刀,乔北溟攻势一变,瞬间以手中镰刀,猛的朝一个其中一名黑衣人腰间一带。

    血箭射出,黑衣人的速度不及乔北溟,仅仅是一次,镰刀在乔北溟的推动下,便是刺穿了他的腰间,生命力随着滴血的铲刀的抽离逐渐消散,黑衣人瞳孔渐渐涣散,失去了生命的神采,整个身体好像抽了筋一样的松软斜倒了下去。

    对着那即将倒下的身体猛的一踢,乔北溟的身体好似燕子一般,飘然退后三步有余。

    不等三名黑衣人冲上前,主动冲了出去,手中的一把镰刀挥舞。

    刀,是八卦游身刀,讲究的是贴身战,杀上了血性的他,自然是不会让到手的猎物逃脱。

    一下!两下!三下!......

    镰刀如同附身的鬼魅,不断袭扰着三名黑衣人的身体。

    三个黑衣人身上的伤口在不断的增多。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焦距在这场热血沸腾的战斗,乃至乔北溟本人也不曾发现背上的平阳公主,雪白的脸上早已布满了泪水。

    红颜落泪,英雄咆哮!

    “呜!”“呜!”“呜!”

    两把死神的镰刀最后三次攻击,带走了突厥人最后的三条生命。

    “呼!呼!呼!”乔北溟起伏的胸膛,说明了他此时的状态并不好,连续破墙,他的确也有些疲累,但那沾惹着血液的可怖面孔却挂起了一丝微笑。

    如小溪潺潺的流血,让士兵的身体不寒而栗,原来几人的局部战役,也可以惨烈到如此地步。

    来自地狱的恶魔!

    或许只有这样的称谓,才能诠释那些大唐士兵对于乔北溟的印象了。
推荐阅读:求魔 校花的贴身高手 圣王 医道官途 剑道独尊 修真老师生活录 全职高手 唐砖 最终进化 将夜 太后的现代纪事 荒海有龙女 仙灵途路 桑梓归 论妖怪为什么都想做人 万物大进化 疯狗加三 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十方进化 王者荣耀之必胜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