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零八三章:大唐版剑气之争

    这一天,练了皇天诀的乔北溟吐了一口浊气,洗去淬炼后从体内排出的污垢,便来到演武场。

    抛开一切杂念,专心致志的练武,长枪在他手中如电如龙,此时,他演练的乃是承自乔望北的一套极为霸道的枪法,俱说创此枪法的人物乃是一员沙场悍将,所以就算是独自挥舞也尽显凌冽的杀伐之气与一往无前的豪迈气势。

    兴致一起,乔北溟哪里还压得住冲动,随着他手中长枪化作漫天枪影,仇圣的《男儿行》随口吟诵出来。

    尽管《男儿行》中有一些激进之处,但是我们可以从中看到中华民族5000年不曾屈服的傲骨英魂!令人敬佩的爱国之情,男儿当热血!勿忘我国耻!

    《男儿行》豪迈大气,令人热血沸腾,兼之乔北溟那一身经过沙场生死磨砺出来的武技,再加上萧瑟的秋风落叶,组成了一派沙场秋点兵的肃杀之气。

    乔北溟枪随心走,心随意走,边诵边舞,诗词与枪法、枪法与心意相得益彰,竟别有一番感受。

    手中的长枪划破虚空,威猛绝伦,霸烈的气流在涌出枪尖的一刻凝化成朵朵雪花般的光点,仿佛千万朵寒梅突然绽开来,大开大合,杀意纵横,心中竟然涌起了与敌人在千军万马之中对阵沙场的痛快淋漓感觉。体内的内力不断运转,他的枪也越来越快,到了最后竟然发出“嗡嗡”的声响。

    “砰”的一声,乔北溟脑中巨震,紧接着一股更为纯净的力量涌入身体,刹那之间,他的心神逐渐完全步入全新的境界:耳边是清脆的鸟鸣,清晨柔和的阳光撒在碧绿的草地上,内心宁静而安详,不用肉眼来看,花园中一切细微的变化都容纳于心,就如长了八只眼睛的感觉一样。

    “哈哈!”乔北溟高声长笑,欣喜若狂,早已定在瓶顶的内功,在这一刹那间完成了突破。

    乔北溟忍不住长啸了一声,啸声中满是畅快之意。

    长啸源源不绝,朝着远方散去!

    乔北溟突觉有人偷看,回首望去,却见水涟漪一脸震撼的站在一边。

    而一边,夏凝裳、莫离等人却习以为常。

    真正有能力的人,绝对是一个勤劳的人。与乔北溟一样,水涟漪每天也是闻鸡起舞,从不间断!她成为平阳公主的首席侍卫,自非侥幸。

    “乔将军,可否赐教!”等乔北溟收枪而立,水涟漪紧握手中剑,眼眸中闪着熊熊战意!

    敌手难逢!仅此而已。

    “来吧!”乔北溟原本是想让莫离来玩几手,现在水涟漪邀战,自是求之不得,莫离与他一样,走的是刚猛的路子,两人打太多太多次,早已没有新鲜感,水涟漪是个女子,路数与二人应该不同,当以技巧为主。

    乔北溟把长枪往地上一插,拔出了上古神剑——破军,剑刚出鞘,只见一团光华绽放而出,宛如出水的芙蓉,雍容而清冽,剑柄上的雕饰如星宿运行,闪出深邃的光芒,剑身上阳光浑然一体,象清水漫过池塘,从容而舒缓,而剑刃就象壁立千丈的断崖,崇高而巍峨

    “好剑!”

    看着乔北溟那把毫光闪烁的宝剑,水涟漪眼眸里闪过一丝异色。可迅疾便心如止水,目光从那柄剑上离开,再没有一丝半点的影响,更无任何的焦躁之心。

    狮子搏兔亦用全力,她有今日地位,也与如此心态密不可分。

    她邀战乔北溟,是技痒,也想印证一件困惑多年,也争论了很多年的事情。

    说白了,这是一件武者之争。

    江湖人物觉得战场就是一群野蛮人在打架,刀来刀往,砍来杀去全无技术含量。哪里比得上他们江湖上的刀客剑客,为了一招一式的胜负,侵淫十数年乃至数十年,是以他们瞧不起那些所谓的万夫莫敌的将军,便是秦琼、尉迟敬德、程咬金这些并列于大唐巅峰战将,在他们眼中也不过是更野蛮的野蛮人而已,跟他们江湖高手比较起来有着天差地别。

    而一些武将亦认为沙场练出来来的武艺才是真功夫,江湖比斗不过就是小孩子在玩过家家而已。

    两派武人各执己见,各说各厉害,并对对方进行无情的嘲讽。几百年来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无一个定论。

    水涟漪出自名家,师父是一代奇侠红拂女,作为隋唐时期的巅峰者之一,红拂女目光长远,也未参与到这种无意义的争论!她在援徒之时极为严厉,决不允许水涟漪轻视那些为国为民的战将。

    水涟漪深受红拂女的教诲,也继承了她师父的这种心境,可作为一个学了江湖战技的江湖人,多少有些偏向江湖这一边。她也想找一个实力相当的武将印证,可人家日里万机,哪有空闲与她较技?一次实在按捺不住,便向师公李靖讨教,可讨教不成还被严厉的斥责了一顿,说她肤浅。

    水涟漪更不服气了,只是好手难寻,一直没有得偿所愿。

    此时看到乔北溟非常厉害,便存心一试。

    但是还未动手,水涟漪的表情已经凝重的望着那个剑已出鞘的男人。

    他还是他,还是那般削瘦,可是就在拔剑对敌的那一瞬间,他仿佛变了一个人,在他周边形成一股莫可抗御和非常霸道的气势,令人感到他那必胜的信心。

    水涟漪带领的那支娘子军也在远远的看着,她们是李渊精挑细选出来的人物,没有一人是弱者,所以,明显的感受到了那股睥睨天下、所向披靡的压迫。

    这就是在高句丽腹心深处来去自如的乔北溟?

    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十二卫将军?

    女战士们的眼中都流露着震撼的色彩。

    水涟漪的心也直沉下去,连忙排除杂念,收摄心神,“锵”的一声拔出跟随自己多年的宝剑,低喝道:“请赐教!”

    她俯身向前,长剑前指,登时生出一股气势,堪堪抵着乔北溟那种无形精神压力。

    “你的也不差!”乔北溟轻笑一句,亦不知是说人还是说剑,或者两则皆有之。

    “接招!”水涟漪不再废话,她不敢有半点的犹豫,在乔北溟那狂霸的气场里,气势已输,僵持下去怕是敢战之心也会消失,不如速战速决,胜败无悔。

    如此想着,一道淡蓝色的身影却从诡计的角度冲向了乔北溟。

    “轻功,竟然是轻功!”

    乔北溟大吃一惊,这个名叫水涟漪的女子竟然也会轻功。

    “大唐竟然真有沙龙国际里的武功,飞檐走壁并非传说!难道古代名将都是武林高手不成?”

    一愣神间,冷森森的剑锋已经疾刺而来,乔北溟扭身一退,同时,惊出了一身冷汗,这女人是玩真的啊。

    便在瞬间,寒芒闪过,一道银白色的光芒划过一道白练,好似天上而来。第二道白光却如黄龙吐翠,紧跟着刺向乔北溟的身侧要害。

    乔北溟不敢大意,宝剑出招。

    双剑相交。

    发出了一声清啸!

    对于这种雌豹,乔北溟再也不敢大意。

    初次交手,便知水涟漪武艺不俗。她身轻如燕,出手如电,兵器更是罕见的一长一短、一刀一剑、

    先前那一招,乔北溟抢先出手,对方却凌空转身,两剑一剑以攻代守,一剑霸道刁钻,直逼得他不得不防。

    自从穿越之后,乔北溟所遇的敌人无人是他三合之敌,今日却让一个娇滴滴的姑娘,两剑差点败北,着实觉得不可思议。

    对于乔北溟能挡下这两招,水涟漪不以为意,毕竟对方的勇名,早已随着他的彪悍事迹,世人皆知了。她抢得先手,自然不会错失良机,仗剑而上。

    手中刀剑化作两道长虹,有如狂风怒浪,直向乔北溟卷去。

    瞬息之间,刀剑有如两条毒蛇般在窄小的空间内,向乔北溟作了十六下急刺,每一下急刺,都由一个不同的角度向乔北溟攻去,每一招都试图封死乔北溟回击的路线。

    双剑飞舞,一招攻一招封锁进攻,相互配合天衣无缝,利害之余更给人一种视觉上的享受。

    水涟漪的剑法极其犀利漂亮。

    如此快剑,生平仅见。

    水涟漪快,冷静后的乔北溟也丝毫不慢,手中宝剑上搁下挡,那锐利的眼神从对方身形肩膊的微妙变化中,判断出她每一个将要攻击的角度和变化。

    这时只听得嗤嗤之声大盛,水涟漪剑招凌厉狠辣,以极快极刁的角度,使极锋锐利剑,出极精妙招术,青光荡漾,剑气弥漫。而乔北溟剑法如人,使降龙之力,展伏虎之威,大开大合,霸道威猛。

    两人攻守二十余合,竟奈何不得对方。

    乔北溟抓着机会突然暴起一剑,剑光好似天上繁星,在空中划过一道半圆劈向水涟漪

    水涟漪从未见过如此霸道的剑法,只见对方手一动,狂霸猛烈的气势立即迫体而来,不但没有丝毫采取守势的意思,还完全是一派以硬碰硬的打法。他力破虚空,这一剑看似简单之极,但极难抵挡,比之以往自己遇过的高手强了许多许多。自己赖以行遍天下的剑法,竟然全无作用。同时,在对方那无所不在的威势下,水涟漪竟生出一股避无可避躲无可躲的感觉,只能提刀死磕。

    “当!!!”

    声音震响!

    兵刃一声脆响,一股巨力涌到,虎口一震,长刀脱手,人也站立不稳,连退出十步才重新拉开架势。

    乔北溟长笑一声:“再接我一剑!”他冲步上前,当胸一剑,回旋斩击,朝水涟漪胸口攻至。他这一招作势回旋劈杀的动作流畅无比,浑然天成,竟然是羚羊挂角,无迹可寻!

    水涟漪配合步法,横移三尺,察觉不到剑锋走向,施尽浑身解数,再移三尺,才勉强跟上节奏,本能的出剑格挡,却再度被震退三步。

    “再来!”乔北溟豪迈一笑,长剑长驱直入,是最简单的劈砍。

    水涟漪这时候才深切领会到乔北溟的厉真不是浪得虚名。他的武艺实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看似简单的招数,却无不暗含玄机,教人防不胜防。

    就像这似是平平无奇的一剑,但有着威猛绝伦、气震山河的力量。

    她的剑法刁钻诡异,无论遇到什么精湛招数,都能得心应手的疾施反击,可对上乔北溟施展的大巧若拙的招式,却是缚手缚脚,完全没有还击之力,一身高明的剑法压根施展不出来。

    神剑再一次长驱直入,直接砍在了的水涟漪的身上。

    水涟漪闭目待死,可是在众人的惊呼声中,她发现自己并未有受到任何的创伤。

    乔北溟的剑贴着她的身体,锋利的剑锋触碰着她的衣服,可是她没有受到一心半点的伤害,就连衣服也没有出现半点印迹。

    如此强悍的一剑,让人避无比可避的一剑,竟然说收就收了。

    四周一片寂静。

    女战士一双双眼眸异彩纷呈,无不被乔北溟最后这狂霸的三剑给征服。

    乔北溟收剑还鞘,点头赞许道:“你很不错,刚开始我差点着了你的道。”

    乔北溟傲然站着,乌黑的头发散披在他宽壮的肩膊处,他的眼神漯邃难测,专注而笃定,那修长身躯在这一刻是那么的雄伟,便如一尊无可匹敌的战神。

    “我输了!”水涟漪大大方方的认输,拾起地上的长刀,道:“若非将军缺少与江湖人士对敌经验,我早就输了。想不到沙场战技这般厉害!看来江湖武技确实逊色一筹。”

    乔北溟毫不客气的驳斥道:“你这种想法大错特错,我代表不了沙场战技,你也代表不了江湖武学。武学之道切合天地至理,万变不离其宗。不管是江湖技击技巧,战场搏杀之术都各有千秋,练到极致,都将殊途同归。所以,胜负的关键在于人,武道技巧又哪里有长短高下之别。”

    一番话说得水涟漪及那些自以为江湖技击技巧胜于战场搏杀之术的姐妹面红耳赤,感触颇深。
推荐阅读:官场之风流人生 神座 九星天辰诀 重生小地主 醉枕江山 圣堂 最强弃少 神煌 召唤万岁 首席御医 太后的现代纪事 荒海有龙女 仙灵途路 桑梓归 论妖怪为什么都想做人 万物大进化 疯狗加三 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十方进化 王者荣耀之必胜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