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零八四章:心病还需心药医

    之后几天,乔北溟除了吃饭睡觉,像是染了毒瘾一样躲在房间里修练,穿越之前他总是把修炼得来的真气淬炼肉身骨骼和五脏六腑,所以实力的进展相当缓慢。

    可现在,乔北溟却不敢有丝毫浪费,把真气全沉淀到了丹田和经脉之中。必须有充足的真气,才不会在医治中半途而废!

    皇天诀前两重是基础,以淬炼肉身、疏通经脉为主,但乔北溟十二正经全通,再加上这身体在特定的环境里生活过,吃的是野人参、灵芝等珍奇之物,喝的也是大补之物,再加上常年学武,使得他的经脉和肉身打造得坚韧无比,体魄之佳,虽然不敢说数一数二,可也屈一指。

    皇天诀本就是高深高端的修炼法诀,乔北溟本身的底子又被乔望北打造的结结实实,牢不可破,只要他肯努力,一日千里亦不为过。

    每运转一个周天,体内的真气就壮大一分,以此为基础,丹田滋生的真气就壮大一分,渐渐地就会形成一个良性循环。

    尝试到甜头之后,乔北溟如饥似渴地修炼了起来。

    一个月后,乔北溟决定在平阳公主身上试上一试!

    常规的推拿按摩活血术对那些深入肌肤内部的血块却没有疗效了。对头颅的暗伤更是毫无用处,乔北溟当初想的便是沙龙国际中的内功疗法,才承诺为平阳公主治疗!而后再用“亲情召唤法”“亲情刺激法”试一试。至于是否成功,乔北溟还真没有抱太大希望。

    只是真气疗伤太过神奇,无法解释,乔北溟也便没有告知孙思邈,免得无从解释。

    准备妥当,乔北溟便走进了平阳公主的房间。

    坐在床边,情不自禁在平阳公主的俏脸上捏了捏,俯下了身子,凑近平阳公主耳边轻声道:“尊贵的公主殿下,让一个混混非礼,是不是很生气呢!生气?就醒过来打我呀!没看到自己玉洁冰清的身体正被一个陌生的男人在猥亵吗?”

    平阳公主不动不睁眼,一如往常

    乔北溟“淫”生生的开口道:“我要亲亲你的小嘴唇了。”

    说起来,平阳公主搬进来到现在,乔北溟每天都会前来探视,最开始是好好的说话,说些家长里短,说说大唐形势,也没少的吹嘘自己如何如何了得。

    他绞尽脑汁、苦口婆心的好话说尽,可自始至终,平阳公主没有丝毫的反应,他本人也从最初的口若悬河变成了现在江郎才尽。但,这是唯一有希望唤醒平阳公主的办法,前些天他偶然想到这时候的女性在意往往不是性命,而是名节、贞洁。

    无计可施的乔北溟便出了这等下流的计策,一边说着,一边俯身,慢慢地往平阳公主的嘴唇凑去。

    从始至终,乔北溟都一直在观察平阳公主神色的变化,但直到快要碰到她的唇,平阳公主都没有丝毫反应!

    又试探了好几次,发现她真不会醒来,乔北溟这才直起身子,嘿嘿怪笑着,开口道:“美丽的公主殿下,你若是再不醒来的话,我就要……哼哼哼……”

    这笑声意味深长,满是Yin荡的音调,其深意不言而喻

    说话的同时,乔北溟张开十指,如得了鸡爪疯似的,在平阳公主平坦的小腹上抖动着,一触既收,带起一阵阵离奇的酥麻

    威胁地许久,甚至装模作样地朝她的酥胸上抓去,可是平阳公主依然如故

    “好吧,你真的昏迷了!”没把平阳公主弄醒,倒把自己弄得心浮气燥。

    乔北溟喝了一杯凉水,将平阳公主翻了个身,让她侧躺在床上。

    跟她斗智斗勇了这么久,乔北溟甘拜下风。

    “公主殿下,你赢了!像我这样翩翩浊世佳公子,又岂是邪恶之辈?你是大英雄,生就一双慧眼,又如何不知?”

    乔北溟带着些许自恋的说着,与前世相貌相比,他现在的的确确是难得一见的大帅哥,论及相貌,比起李建成、李世民这对帅气的兄弟还要好看那么一些。

    “老实说,你这女人还挺让人佩服的。只是你再厉害,也逃不过联姻的命运!”

    为了让平阳公主苏醒过来,乔北溟着实下一了番苦功,从水涟漪、李建成、李世民,乃至李渊那里搜罗到许多关于平阳公主的经历。

    现在说起对平阳公主的了解,乔北溟并不弱于李氏父子,而且他思想先进,更能从女性的眼光去看待这段家长式婚姻。

    以前,总觉得身列凌烟阁二十四功臣的柴绍与平阳公主男才女貌,可真正深入了解这段婚姻,才发现根本不是那回事。

    成熟前的柴绍实在渣了一些,一个男人一个丈夫在危险到来之前,为了活命,竟然抛弃老婆的独自逃跑!

    实在是太不是男人了一些!

    如果易地而处,乔北溟也会对当初的懦夫行径而感到羞愧,一个来自不要脸面时代的人都有这种想法,换到土生土长于重忠义时代的柴绍的身上,这份愧疚还要重上万倍。为了躲避这种让他喘不过气的压力,所以柴绍自我放逐的为大唐镇守边疆,除非必要的朝会,他再也没有踏进京城。

    便是平阳公主病倒了,他也以军情紧急为由,对平阳公主不闻不部。

    可是后经李渊查实,才知道什么军情紧急都是借口,而真相却是柴绍侧室为其诞下第一子——柴哲威!

    李渊龙颜大怒,便要降罪柴绍,若非李世民从中调和,柴绍估计还在大狱里蹲着哩!

    “作为一个女人,你要的也许不是荣耀无双的身份,而是一个完美的家庭。但如果因为婚姻的不幸而长睡未醒,大可不必。柴绍背着你与别的女人生儿育女,并对你视而不见,可见他的心里早已经没有你一席之地了。我初识陛下,虽说了解不深,但也知道比起当一个好皇帝,他更热衷当一个好父亲,一个好父亲,更在意子女的幸福!既然婚姻带给你们的是不幸,你又何必为了一个形同陌路的男人摧残自己呢?”

    “大不了,请求陛下终止这段婚姻便是。以陛下对你的爱,自然不忍心看自己的宝贝女儿往火坑里跳,再加上经过这一次的失而复得,陛下更会把你视若珍宝,对你的请求也一定是无所不从,为一个不爱护你、不珍惜你的人把自己折磨至死,值得吗?”

    “要爱个人,便堂堂地去爱他;不爱,也该从容不迫,这本是光明正大的事情,男女都一样。”

    “你这样的女孩子,我瞧着都爱,也只有柴绍那呆子,不懂得珍惜……”

    “能说的,会说的,我这些天都说光了!你再这样我也拿你没办法了。就算把你治死了,对我也没有多大影响,大不了躲到深山老林当山贼,可是你那皇帝老子就惨了,要再一次经历丧女之痛。”

    乔北溟说了这么一大通,早已口干舌燥,仰首痛饮了三杯凉水道:“现在我就为你治伤,只不过外伤好治心病难医,你自己一日不能放下执念,你的病就会更加严重下去。能不能苏醒,能不能像以前那般纵横天下,就看你的了!”

    说完之后,乔北溟便把平阳公主扶坐起来,自己盘坐在其身后,也不知成不成,便将内力聚集在双手,由后脑输送进去,在畅通无阻的脉络中搜索找到了她的旧疾,然而内力不断的从手心吐出,一点一点的输入对方体内,一点一点、不轻不重的冲击旧疾。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血块越来越小,也越来越难控制,泪珠一滴滴的落下。

    突然!

    平阳公主嘴里溢出极其粘稠腥臭的黑血!

    成了!

    等黑血不再流出,乔北溟长长的松了口气,也才发觉体内内息已经所剩无几,再看着平阳公主,不禁欣慰一笑:先前疗伤真是凶险之极,由于平阳公主伤在头颅,使得化解起来比其他地方困难万倍,一个不甚,不但平阳公主性命不保,便是他自己也会受到内力反噬,走火入魔。

    但好在有惊无险。

    因为多活了一辈子,他对于内功的收发掌控运用自如,能够以微至分毫的力量将血块一点一点的消融,然后由食道逼出体内。常人即便天赋再高,在他这个年龄是远远无法做到这点的。

    旧疾已祛,剩下的就看平阳公主自己了。

    乔北溟休息了一会儿,等内力有所恢复,便将她扶正,并细心的盖上了被子。
推荐阅读:赘婿 官仙 无尽剑装 天地霸气诀 超级强者 大圣传 一品江山 雪中悍刀行 网游之天谴修罗 胜者为王 太后的现代纪事 荒海有龙女 仙灵途路 桑梓归 论妖怪为什么都想做人 万物大进化 疯狗加三 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十方进化 王者荣耀之必胜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