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零八五章:初聆大唐武林事

    细心的拭净平阳公主脸上的黑血,乔北溟仰天伸了个懒腰。

    夜风扑面,他只觉胸中豪气顿发,暗自笑道:“懒了多日,再不动一动身手,只怕骨头都要硬了!”

    忽然间,只听远处一阵衣袂带风之声,划空而过,风声轻摇,但万籁俱寂,在乔北溟耳中听来,却极清晰。

    要知皇天诀是王者绝学,是一个时代的至尊、巅峰,乔北溟虽仅练到二重一境,却使他练成了非凡的耳力。便是丈的蚊鸣蚁动,他也可听得清清楚楚,何况这夜行人行动虽小心,轻功却不甚高明。

    乔北溟双眉微皱,暗忖道:“这是什么人物?竟然夜探乔府,是敌还是友?”

    他本已静极思动,何况此刻胸中充满豪气,正想管一管人间闲事。

    当下他肩头微动,便飞身掠去。

    花蕊夫人传下的千幻飘香步是何等轻灵迅急,霎眼间便已掠至数丈开外,那人影对乔府不太熟悉,乔北溟不一会儿已追上了那人。

    正要上前执问时,心中忽生警觉,便悄然藏了身形,屏息而望。

    不大一会功夫,果然掠来一道绰绰人影。

    待那人影站定,乔北溟惊奇不已,这后者竟是水涟漪!

    她不好生在院外守卫,跑到这里与人约会,到底是什么意思?

    乔北溟疑惑大起,稍一思索,身形已轻烟般窜了出去,神不知鬼不觉的欺近二人左近。

    只听水涟漪语若冰寒的质问:“金非,引我来此,是何意思?你难道不知这里是左卫将军的府邸么?左卫将军若是误会该当如何是好?”

    黑衣汉子漫不在意道:“再厉害又如何?这乔府还不是任我来去自如?”

    乔北溟六识敏锐,这些话语自然皆如耳中,心中难免也起了小小的怒意:他不否认战场杀敌之术确实少了先天优势,但是武学之道,万变不离其宗,以偏概全,贻笑大方。

    他心下暗自发狠:等一会儿,老子让你这小丑知道什么是沙场绝技!

    “无知蠢货!”

    水涟漪冷笑道:“武学之道博大精深,你能了解多少?还有,以后别在我面前说将士们是粗鄙之徒。你所鄙视的沙场战将只出三招,我便无从抵御,若非左卫将军手下留情,我早就尸分异首。如果是你,你敌得人家几招?”

    “不会吧!”黑衣汉子俨然不信。

    “随便你!”水涟漪哼道:“我要提醒你的是,如果没有这些‘粗鄙’的武夫,这天下早就不是汉人的天下了,‘粗鄙’的武夫为这天下为这民族抛头颅洒热血,难道不值得你去尊敬么?相比之下,你为这天下付出了什么?

    铿锵有力的回击,让乔北溟为之喝彩。

    黑衣汉子诚恳道:“姑娘教训得是!浴血沙场的将士值得每个人的敬重!而且我这条命是军士救的,我鄙视军人就是忘恩负义。”

    是条恩怨分明的汉子,乔北溟恶感顿消。

    水涟漪问道:“说吧!找我何事?”

    黑衣汉子回道:“受江湖朋友委托,前来告诉姑娘一个消息:有不明人士悬赏重金,请出生死门来刺杀乔北溟!乔将军先后血洗高句丽国内、新城二城,大扬汉人之威!江湖上的朋友无不称道。江湖朋友们担心乔将军无备遇刺,这才不惜得罪生死门,冒着性命的危险将消息传了出来,听闻姑娘住在乔府,是以传讯。”

    水涟漪道:“我知道了,你走吧。”

    “后会有期!”黑衣汉子拱手一礼,纵身而去

    等那名叫金非的中年人离开,乔北溟也先于水涟漪,回到了平阳公主的房间。

    回忆这两人的对话,心中的震撼却久久不能平息!

    原来这大唐不仅有江湖、武林,还有杀手组织。

    自己,竟莫名其妙的成了杀手刺杀的对象!

    可除了高句丽,自己好像没有得罪过什么人吧?

    而生死门?又是什么鬼?

    自己,竟然还有一群江湖人士在暗中帮助?这些江湖人士,莫非与丐帮一样的潜伏天下,默默的为国效力?

    种种不寻常的疑问在乔北溟心头久久未散,一时间心如乱麻!剪不断理还乱。

    乃至于没有发现床边的那只晶莹剔透的纤纤玉指微微蠕动!

    “竟然有人出重金请杀手杀我?可是,老子好像没做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吧?”

    震荡良久,乔北溟才长长的吐了一口气,“这天下,似乎更加好玩了!”

    说着,推门离开。

    遇到水涟漪,像往常那般,若无其事的擦肩而过!

    “将军!等一等!”水涟漪跟着上前,肃然道:“水涟漪有件非常重要事情跟您说。”

    “正好,我也有件要紧之事与你说!”

    两人一前一后来到书房:

    “刚才!”

    “刚才!”

    乔北溟、水涟漪异口同声的开口!

    “你先说!”

    “你先说!”

    两人一怔,不再说话!

    “刚才,我已成功的把公主颅后淤血排出!公主醒来的话,再也不用被旧伤困扰。”

    “啊?”水涟漪情难自禁,难掩激动之心,对乔北溟道:“我去瞧瞧!”

    水涟漪丢下乔北溟,风风火火的走了!

    “……”乔北溟无语,不是应该先跟我说一说生死门,与大唐的江湖、武林吗?

    唉?这女人太不靠谱了!

    还好,已经听到了!

    想了想!便连夜进宫去向李渊道喜!

    李渊大喜过望,带着李建成、李世民与一众侍卫跟随乔北溟来看平阳公主。

    孙思邈率先为平阳公主把了把脉,又为她仔细检查了一下,乐观的长笑道:“恭喜陛下,公主殿下的旧疾已经完全康复,只是血气略有不足,以前不敢开大补之药方,现在却毫无顾虑,我开几副药,只要按时服用,不出两个月,公主就能恢复十之六七。”

    孙思邈的话让李渊喜上加喜!他眼光一扫,却见乔北溟面露苦色,疑惑的问:“乔爱卿,莫非你不认同孙神医之说辞?”

    瞬间,大家的目光都扫向乔北溟,惊疑未定。乔北溟能做孙思邈做不到事情,使得大家误以为他的医术比孙思邈更加厉害几分,所以,很在意他的看法。

    “孙神医医术无双,我不如其万一。神医开的药方自然可信,只是……药物治人,却治不了心!”他看了看李渊,意味深长道:“心药还需心药医,我担心公主不愿醒。”

    孙思邈皱眉道:“若公主一心抗拒,麻烦就大了!”

    李渊颤声道:“却是为何?”

    乔北溟道:“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执念,当执念破碎,很多人宁愿一死了之!这就是所谓的悲哀莫大于心死。公主虽是巾帼英雄,可她再怎么也是一个女子,而一个女子最在意的是什么呢?无非是父母、兄弟、丈夫、孩子!”

    李渊、李建成、李世民默然不语。

    半晌,李渊轻抚平阳公主额头上的秀发,不无感慨道:“傻孩子,万事好商量,你又何必委屈自己,又何必以死相抗。其实只要你的要求,父皇都会答应。”

    如果人有逆鳞,那么平阳公主就是李渊的逆鳞,李建成、李世民都要靠在后边。因为平阳公主是他心中的一个痛,当初为了拉拢柴家,为了与富甲天下的柴家达成攻守同盟。

    平阳公主小小年纪就嫁给了柴绍,以稳固两家关系。

    当初平阳公主就说柴绍天性寡情,共富贵犹可,决不能共患难,因此死活不依,是李渊以家主之威逼迫,平阳公主才嫁过去的。所以对平阳公主,李渊心中是无比愧疚的。

    到如今,李家的势力已经强大到天下无敌,作为父亲的,李渊对平阳与柴绍的关系心知肚明,也因此,心中也越来越愧疚。

    虽不能断定平阳公主就是因为婚姻而以死相抗,但李渊也猜了个**不离十。

    眼见李渊有话与平阳公主说,乔北溟拉了孙思邈一把,把空间留给李氏一家子。

    天明之际,一行人才从房间里出来!

    眼尖的乔北溟发现李渊的眼圈红红的,似有泪珠!

    李渊褒奖了乔北溟一会儿,便去上朝了。

    把李氏父子送走,乔北溟走入平阳公主的房间,静静的看着孙思邈诊断。

    孙思邈笑道:“不错,公主殿下状态非常好,只需两个月又是一个英姿飒爽的女中豪杰。对了,这里还有一大血块,每逢阴雨天气,这里就会隐隐伤痛。”孙思邈指着平阳公主的肩膀,那里有一块碗口大硬块,那是被钝器重击,是在最艰难的时候,脱困时受的伤。

    孙思邈对平阳公主似乎十分熟悉,十分精准的为乔北溟介绍着他无法化解的淤伤。

    乔北溟想到那一道道旧伤,代表着一道道丰功伟绩,敬慕之情,油然而生!

    心中只有一个念头,一定要全力治好她。

    但,皇帝都不差饿兵!乔北溟此时内力空空,自然不能逞能的拿平阳公主的性命开玩笑,把孙思邈说的旧伤一一记在心中后,道:“今天到这吧!”

    “为何?”孙思邈不解而问。

    乔北溟道:“刚才消耗了太多精力,我怕好心办坏事。”

    “啊!是了,是了!”孙思邈不好意思的恍然道:“治头部之伤谨慎万分,确实是件劳心费神之事。老夫一时激动,差点忘了这茬,将军勿怪,将军勿怪。”

    乔北溟回以理解一笑:劳累只是他的托辞罢了,主要原因是涉及到一些无法解释的秘密!除了治疗的法子,还有平阳公主很多伤在隐密部位,一个大男人在一个女人身上乱摸乱揉乱捏的,旁边还有一个老头子紧紧的盯着,这成什么样子?

    虽说大唐风气开放,可那也是李世民时代之后的事情,现在的女性对于贞洁观看得非常重。他可不敢拿一个女性,一名公主的名节去冒险。孙思邈能够理解,更不是长舌妇,但少一个人知道还是好些。

    “孙先生,你比我熟悉病情,用药之事就拜托你了。”

    孙思邈本待一块探讨,但见他一脸疲惫,也便应允,前往皇宫御药房配制药方去了。

    送走孙思邈,乔北溟长吐了口气道:“这位爷总算走了,太难缠了,跟他交流比火烧国内城、水淹新城还要累上百倍。再这么下去,我这伪神医非有一天给拆穿了不可。不行,得想个办法避避风头……”

    前些天自己一时兴起,将自己知道的一些超时代的知识,假口古书记载,一一告诉孙思邈。

    当时一代神医孙思邈一脸兴奋,就如求知**强烈的小宝宝一样。

    接着又说了一些流行疾病的医治方法。

    只把孙思邈听得怔怔出神,时而皱眉,时而疑惑,时而又是大悟。

    直到乔北溟掏出了肚子里所有的货,孙思邈才意犹未尽的放过他。乔北溟的那些超世的知识,都是千百年流传下来的经验,孙思邈虽号“药王”也是目瞪口呆,不得不服。

    最开始,乔北溟还沾沾自喜,可两了两天就高兴不起来,孙思邈这个医学狂人太黏人了,他误以为乔北溟水平高,天天上门求教,每一次乔北溟都得绞尽脑汁的回答,久而久之,乔北溟对孙思邈是敬而远之,虽不至于畏之如虎,却也差不到哪里去。

    “有了!”想着想着,乔北溟双眼一亮,得意道:“躲到军营里去,看你拿我怎么办?可,躲得了和尚躲不了庙啊!在治好平阳妹妹前,他是断不会离开了的!嗯,再忍几天,就忍几天,赶明儿把睡美人的旧伤治好,孙大爷就没有理由留在这儿了。就这么办,修练去!”
推荐阅读:无尽剑装 超级强者 官仙 大圣传 一品江山 雪中悍刀行 赘婿 网游之天谴修罗 首席御医 神煌 太后的现代纪事 荒海有龙女 仙灵途路 桑梓归 论妖怪为什么都想做人 万物大进化 疯狗加三 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十方进化 王者荣耀之必胜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