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零八六章:烧不起的三把火

    翌日一早,鸡鸣时分,因生物钟的关系早早的起床,径直来到演武场。

    莫离这货已经舞动着那骇人的大刀风风火火的挥汗如雨了。

    “陪我大战三百回合!”莫离大刀一甩,挑起着一杆铁枪,往乔北溟激射过去。

    “来得好!”乔北溟大笑一声,凌空跃起,一脚踢在枪尖上,令直飞中的铁枪反往莫离射去。他整个人更是后发先至,先一步在空中将长枪接住,枪花甩动,化做一条上下翻飞的银蛇,枪未至劲风已在院落中激昂震荡。

    紧接着噼噼啪啪的对打声,响彻了整个演武场。

    “呼!”乔北溟洗去一身的汗渍,顿觉无比轻松,抹着身上的水珠,照着澡堂里的那块巨大的铜镜,秀了秀一身近乎完美的身材,颇为自得:铜镜里的乔北溟由于勤修武功的结果,宽肩细腰,全身肌肉浑圆匀称,乌黑的头发随意披散在宽阔的肩膀上,隐隐透露出狂野的气息格外具有魅力。

    换好了铠甲,乔北溟往皇城行去。这些天他往返于皇宫,倒也知道左卫官邸在哪儿。顺着指引,很容易就来到了左卫官邸,作为十二卫之一的左卫,官邸还是挺高端大气的。

    “来人可是乔将军?”

    在乔北溟抵达官邸时,一个彪悍的中年人迎了上来,自我介绍道:“在下左卫将军苏则,见过乔将军。”

    乔北溟跟苏则同为左卫将军,地位一样,但因左卫大将空缺,由乔北溟暂代行事,地位自然要高了一筹。

    苏则表现得极为友善,领着乔北溟前往大堂。

    由于乔北溟暂代大将军之职,苏则直接让他坐到了首位。

    “末将拜见乔将军!”自苏则而下,一众甲胄之士轰然行礼。

    “免礼!坐吧,开始点卯!”精神抖擞的乔北溟,此刻面无表情的点点脑袋,示意大家就坐,然后,拿着花名册一一点名。

    也许是要给他这个新上司一个好印象,将军、长史、录事参军事、仓曹参军事、兵曹参军事、骑曹参军事、胄曹参军事、左右司阶、左右中候等等隶属于右骁卫的官员一应俱全。

    借此机会,乔北溟也认识了左卫的官员。

    左卫大将军的职位清闲,不过这老大理当有老大的样子,点点卯安排一下日常,接下来自有小弟去干。本来就算没有乔北溟这代理大将军,左卫依样能够运转起来,有没有个上司安排没大区别。

    乔北溟不熟悉左卫的运作方式,很理智很谦卑的作为聆听者,让大家介绍左卫的训练、日常等事项,然后让他们一切照旧,并没有参与其中。

    左卫将官在位的最少也有一两年,多的已有三五年了,各有各的带兵训练经验。他们最怕上司是个纸上溜须拍马、纸上谈兵之徒,为了刷存在感没头没脑的乱指挥一通,从而加大他们的工作量并造成机构的瘫痪。

    对于乔北溟的无为而治,众人好感大生。等乔北溟一声令下,一票人兴高采烈地领命而去。

    等大家各就各位,乔北溟向宁则道:“苏将军,带我去校场看看。”

    左卫共有一万人马,落实到乔北溟头上的也有五千人马,他们的任务是护卫皇城,除去当值的五百,换防休息的五百,乔北溟手上还有四千人在接受训练。

    “喏!”苏则欣然应喏,带着乔北溟来到官邸后院,这后院竟然分左右两个大型校场。他指着左边的校场道:“这里面都是将军的部下,里头都归将军管!右边属于末将管辖。这些将士都是从全国各地精选出来的百战老兵,以一挡十不在话下。”

    乔北溟眯起眼睛向左校场看去,只见左右的刀山戟海在朝阳照耀下闪动点点金光,守卫的士兵肃然分列两旁,自有一股肃杀之气。

    苏则道:“末将只能送到这儿了。”

    乔北溟道::“苏将军请便。改天请你喝酒。”

    苏则哈哈一笑,“那感情好!将军请。”

    “请!”二人道别,各自走向属于自己的校场。

    见乔北溟在营外逗留,守兵喝道:“来者止步,请出示令牌。”

    守兵手按刀柄、长戈交叉挡路,显示出了极高的军纪。

    乔北溟出示了令牌,确认无误之后,方才放行。

    不多时,一位黑脸壮汉领着十余人飞驰而来。逼近后,壮汉抬手阻止了其他人继续前进的势头,一票人马说停就停,显示出了极高的骑术水准。

    刚入营门,一个黑脸壮汉当先迎了过来,行军礼道:“左卫中郎将席应君见过将军。”

    乔北溟将席应君扶了起来,左右中郎将是他的左膀右臂,若想统御这支军队,与他们的关系不好可是不行!

    乔北溟亲自把他扶起,从席应君眼中看到了一丝受宠若惊。

    乔北溟道:“席将军,我想瞧一瞧我们的勇士可好!”

    “末将得令!”席应君毫不犹豫的道:“请将军移驾校场。”

    一行人来到校场,席应君一抬大手道:“擂鼓!”

    战鼓声擂得震耳欲聋,震动着每一个人的心弦,气势恢宏。

    这个时候的唐军久经战阵,训练有素,行军迅速,不到三通鼓,一个个的兵卒早已准备就绪,他们毕恭毕敬的站着,仰首望着他们的新统帅,眼中竟有着仰慕之意。

    “不管你们认不认同,喜不喜欢,从今日起,我是乔北溟就是你们的新统帅了。”乔北溟刚说一句。

    四千将军一个个高举起了兵器,欢呼了起来,呼声直上云霄,绵绵不绝。显然对于他们的新统帅,抱着极大的热情。

    对于将士的热情欢迎并不觉得意外,在军队中最能令兵卒信服的不是智慧,不是统率力,更不是亲和力,而是拥有绝对的实力。尤其是在好战敢战的军队中,力量更是最令人信服的关键。

    强者在军队里永远受到尊敬。

    老兵痞的底气在于强悍,遇到更强的那就痞不起来。

    乔北溟便是有这个能够得到认可的自信,当然他也准备了三把火,若是真有不识好歹的,也不介意烧烧。不过很显然,左卫的这群小伙伴们还是很友好的,用自己的行动来欢迎他的到来。伸手不打笑脸人,这三把火也没有必要烧了。

    “既然你们知道我这个人,那么新官上任的三把火也没必要烧了,现在我只想告诉你们一句话,不管以后你们是将军还是宰相,是朝中重臣还是地方官吏,我想你们会一辈子记住我,这种记忆甚至比你们洞房花烛之夜来得更深刻。”

    前排听清楚的哄笑不止,后排听不清楚的忙打听乔北溟说了什么,即使席应群也咧嘴而笑,他现在有些看不透乔北溟想干什么。他说严将严兵,可跟士兵开玩笑这算严将吗?

    等大家安静,乔北溟道:“很多人对我的经历都很好奇,很想知道我乔北溟是怎么在敌众我寡的情况下,不但活了下来,而且还立了大功?但,我就是没有告诉他。”

    众人见他说得有趣,无不哈哈大笑。

    “他们不是军人,不是军人,永远不会理解军人的伟大与辛酸,所以说了也是白说。可今日,就算你们不问,我也想说。为什么?因为你们都是傲骨铮铮的纯爷们,因为你们理解我、懂得我,更不会把我的经历当作故事,当作笑话来听。从战场归来的你们更清楚战争的残酷。”

    渐渐的,大家敛去笑容,一些人的脸上流露出了理解与感同身受之色。

    “捷胜军最先有一万八千多人!被敌偷袭得手后,仅剩一千八百余人!这其中还有一千多人落在敌手。收编了另一支前朝残部后,捷胜军壮大到了三千左右。待到大唐,仅存两千二百多人。也许有人会说,一万多人的牺牲不算多。但如果用十不存一的来算,你们就不会这么想了!”

    “有人会问,为什么死了那么多人,而你们这区区两千二百多人却活了下来?为什么?谁能告诉我?”

    “因为你们比死去的英雄强!”人群中,一员将士大声高喝。

    “这位兄弟说对!虽然不想侮辱牺牲的英雄,但这是事实!因为我们强,所以我们活着,因为他们弱,所以,他们长眠于异国他乡。因此……”乔北溟话音一转,大声道:“一支军队最为关键的是战斗力,一支拥有战斗力的军队才能委以重任,才能在生死一线的战场上踩着敌人的尸体活下来。你们都是久经战场的老兵,这一点我不怀疑。”

    校台下的一票将士,一个个都自豪的昂首挺胸,老兵确实是一个值得自豪的称号。

    只有了解战场残酷的人,才知道想当一个老兵多么不容易。只有指挥过军队的人,才知道老兵在战场上发挥的力量是多么的重要。毫不夸张的说,一个老兵在战场上至少能当十个新兵蛋子。

    乔北溟续道:“但我想说的是:如果你们满足于现状,那么下一个死的人很可能是你们。不要以为大唐一统天下,你们就能够安枕无忧的过上太平日子了。突厥,我华夏子民的世代仇敌,无时无刻不觊觎窥视这我们的家园,他们的强大凶残你们都应该有所耳闻。早晚我们会与他们对上,到时候我们败了死的可不只是我们,就连我们身后的家人也会惨受屠戮。”

    乔北溟说这话的时候,有许多的兵卒眼睛都红了,伤感之情皆在脸上。

    乔北溟之所以挑突厥来说,便是因为李唐的兵大多出身晋阳太原关中以及西秦,这些地方除关中外都是突厥兵锋涉及之地,常年受到突厥的抢掠袭扰,地方人民对突厥有着血海深仇。

    人群中登时有人大喊:“突厥狗来了更好,老子正好为我哥哥报仇。”

    他喊出声后,校台下登时熙熙攘攘,相互洋溢着同仇敌忾的心情。

    乔北溟高声道:“突厥很强,这个必须承认。要战胜他们,你们只有变得更强。接下来我会安排你们进行严苛的训练,让你们变得更强。只有你们更强,才能让你们的家人过上更好的日子,让你们的儿孙为你骄傲自豪,不用让你们的家人对着你们的尸体痛哭流涕。”

    “战争是残酷的,出征前一万步卒,能从战场上走回来的,也许只有三千,也许是两千,更有可能是全军覆没。作为统帅,除了要打胜仗,还把同胞带出去还要把同胞带回来。也许我永远也不会成为统帅,但,作为你们的长官,作为陛下委派的练兵人,我的任务是把你们练得更强,传授你们更多的生存技巧!”

    “我的宗旨是:平时多流汗,战场上就少流血。我现在是你们的长官,他们虽然叫我将军,可真正到了战场上你们就是可以为彼此挡箭的生死兄弟。也许今后我训练你们手段不近人情、惨无人道,可我最终的目的只是想让你们在战场上活下来。仅此而已!”

    这些话乔北溟是当着全军的面说的,这些铁血汉子齐齐动容。
推荐阅读:醉枕江山 重生小地主 最强弃少 神座 召唤万岁 官场之风流人生 重生之温婉 九星天辰诀 光明纪元 圣堂 太后的现代纪事 荒海有龙女 仙灵途路 桑梓归 论妖怪为什么都想做人 万物大进化 疯狗加三 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十方进化 王者荣耀之必胜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