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零八九章:为何受伤总是我

    平阳公主不但醒了,还跟乔北溟保持了一个安全的距离。

    想必她醒也没有太久

    只因她的身上只是穿着束胸和亵裤,洁白如玉的后背,挺翘圆润的臀瓣,笔直修长的美腿暴露在空气中,大片大片的雪白肌肤毫无濒地印入乔北溟的眼帘

    即便是在夜晚,也看的清清楚楚

    那背部的曲线是如此完美,纤细的香肩散发着诱人的光泽,扶柳细腰处玲珑曼妙,衬托的那不大不小的臀部越发挺翘,晶莹剔透的肌肤让人血脉贲张,臀沟处贴身勒紧的小亵裤更是惹人遐想

    因为肌肤很白,也因为她的束胸和亵裤是白色的,乍一看,只以为她整个人不着寸缕!

    兴许是听到了背后传来的动静,她一手横在胸前,侧着半个身子朝乔北溟望来,另一手则拿着一件洁白的睡裙,看样子她正在穿衣服的当口

    两人的目光在半空中交汇,乔北溟的神色错愕,在她挡住的白皙饱满上留恋了一眼,平阳公主的美眸闪过一丝杀机,香肩微微颤抖起来!

    因为她看到了两只通红的眼珠子!这眼珠子就象是雪地里觅食的恶狼,又如色中饿鬼,肆无忌惮地在自己冰清玉洁的身子上游荡不仅如此,对面的男人还在喘着粗气,仿佛蠢动

    平阳公主面罩冰霜,一层仿佛有形有质冰霜迅速朝四周蔓延,她那殷红的嘴唇抿了起来,眼中一片寒意

    那是一双明媚至的眸,带着一种高高在上,俯览众生的高傲,又有一种冰冷而拒人千里之外的清凉。

    她凤目生威,一眨不眨的盯着乔北溟。

    神色清冷中带着一些羞怒

    乔北溟感到平阳公主非常危险,警惕地后退几步,摆出一个防御的架势,心思急转,考虑着如何开口解释但仔细一想,却又知道自己现在怕是百口莫辩,无论说什么都不管用了

    无论哪一个女孩被这样看了身子,都不会善罢甘休!

    平阳公主穿好衣服,冷冷地盯着乔北溟,她虽然刚才愤怒的想杀人,但一直处于半睡半醒中的她也知道,是这家伙救了自己!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但,那种让她羞恼万分的姿势,怎么也不像是救人的方法。

    也许,是一个误会!但就算是误会,平阳公主也不能就这样善罢甘休!

    只因这个人知道了她最大的秘密,一个连至亲之人,连名义上的丈夫也不知道的秘密,一个让她失去做妻子、母亲资格的秘密。

    现在,她在等一个解释,一个让自己平息怒火的解释

    偏偏对面那个看了自己身子的男人竟是一句话都不说,眼珠子依旧通红,面对自己竟然丝毫没有胆怯羞愧之心!

    很好,我也无需你的解释,只想打你一顿出口恶气!

    此时此刻,她觉得自己全身上下充满了力量!强大得前所未有。

    “公主,别动手!你会死的。”终于,乔北溟意识到了什么,眼中闪着惊骇欲绝之色的冲了过去。

    不是他怕死怕疼,实因平阳公主的身体韧性不足,她此时就像是一个瓷娃娃,一旦蓄力,她的经脉很有可能承受不住那突如其来的内力,从而四分五裂、爆体而亡。

    下一刻,平阳公主那只白生生的拳头,便朝乔北溟的胸膛撞了过来,虽然两人相隔不远,虽然乔北溟竭尽所能地让自己做到最快,但平阳公主出手太过迅速。

    所以这蕴含着巨大力量的一拳,避无可避

    就在拳头与乔北溟有接触的那刹那,乔北溟散去了护身的内力,欲以自身**硬扛平阳公主这一拳。

    碰……地一声,平阳公主的拳头一往无前,没有丝毫阻碍的打在了乔北溟的胸膛。

    瞬息之间,乔北溟决定用自己的胸膛承受这一拳,同时,将她紧紧抱在怀中,防止她再次蓄力。

    在这股力量下,两人抱在一起,滚葫芦一般翻滚起来,又滚出十几丈,身上的冲撞力道才渐渐消失

    面如金纸的乔北几乎是失去了浑身的力道,一头载在平阳公主的胸口上!刚才的翻滚,是他用自己的身体护住了她,几乎所有冲撞的余力都被他一人的身体化解,平阳公主本人的身子连地面都没有碰撞到!

    平阳公主也似乎理解“公主,别动手!你会死的”这句话的含义了。此时她全身筋骨仿佛全部断裂了一般,锥心刺骨的疼痛!亲自上阵杀敌过的平阳公主,又如何不知这是惨遭巨大力量反噬之征兆?

    是他,再一次救了我!

    平阳公主的脑海里有了一丝明悟。

    平阳公主的美眸颤抖着,鲜少有什么波澜的内心这一刻再也无法平静,她缓缓地仲出了一只手,轻轻地放在乔北溟的脑袋上,如抚摸,如安慰,一动也不动。

    没有哪个男人能这样轻薄她,她的每一寸肌肤都是神圣高贵的,世人唯有仰望,只可远观不可亵渎!但是此刻,不但有男人伏在她的身上,那个男人甚至还把脑袋埋在了她的胸口上,嗅着她的体香,感受着她的柔软

    尽管如此,可她觉得没有什么不妥

    时间仿佛在这一瞬间定格!

    天地间一片静谧,仿佛只在这对抱在一起的男女。

    良久,良久!

    乔北溟和平阳公主的目光交汇在一起,后者的美眸中闪过一丝惊诧、愕然,前者眼中却只有一丝怜惜和哀伤

    这种眼神让平阳公主心头一颤,从未有哪个人用这种眼神看过她,长辈看着她,只有欣慰和赞同,同辈看着她,只有爱慕和尊敬,后辈看着她,只有敬仰和崇拜,兴许也有人会用嫉妒羡慕的眼神看过自己

    但这种怜惜和哀伤的眼神,却是她平生头一次看到

    她是天之娇女,没人有资格这样看着她

    他在怜惜自己么?

    他又在哀伤什么?

    这淡淡的伤痛犹如一根利针,刺穿了平阳公主的身心,让她心口忍不住一疼。

    在这一瞬间,她仿佛能够感受到他为何在哀伤

    但是……好暖和!

    这个人的身体,很暖和,长大记事以后,平阳公主从未体会过这种暖洋洋的感觉,仿佛整个人都要融化了,本身因为那缺陷,身心和一切情感在她的世界中,只有冷,只有寒,再无他物

    寒与暖原本是相克对立的,自己应该对他身上的炙热暖意感到厌恶才是,为什么现在却有一种流连忘返的感觉?就这样被他抱着,即便海枯石烂,即便天塌地裂,自己都不想再动一下手指头

    不由自主,平阳公主用手捏紧了乔北溟的衣服。

    “你已经很久没有进食,**、骨骼、经络脆得令人惊悚,跟陶瓷没什么区别,你现在就是一个瓷娃娃,一触即破,所以你千万不能蓄力,更不能受力,也不能暴饮暴食……否则,神仙难救!”

    乔北溟慢慢支撑起身子,一点点的从平阳公主怀里起来。

    平阳公主淡淡地看了他一眼,眼眸中原本存在的各种情感也在这一刻消失的无影无踪,剩下的唯有彻骨的寒。

    乔北溟伸出手去,朝她示意着

    平阳公主把小手递了过来,借着乔北溟的一拉之力,缓缓起身

    缕一下脸边凌乱的青丝,将它们别在耳后,此刻的平阳公主,纵然一身灰尘,头发也稍显散乱,但不变的却是她那神圣的凛然不可侵犯的气质!

    “不分青红皂白就打人,冲动之极!愚蠢之极!”乔北溟又吐了一口鲜血,凶巴巴道,“你这公主,你这巾帼英雄,当得太差劲了!”

    “你……”平阳公主目瞪口呆,诧异地看着乔北溟

    他在训斥自己?

    他竟然敢训斥自己?

    就算是身为皇帝的父亲李渊,也从未训斥过自己,但平阳公主却没有丝毫气恼,也生不出任何反驳的念头!

    “给我好生呆在这里,你的家人现在还不能见,大喜大悲也能令你马上死掉。你想死,趁早从这滚蛋,别来害我。”

    一边说着,一边打开房门,咣当一声,再狠狠的把门关上!

    望着前方的单薄背影,平阳公主的心猛烈地跳动了一下

    她知道从今天起,这个背影恐怕自己永远也无法忘怀。
推荐阅读:绝世唐门 凡人修仙传 天才相师 傲世九重天 莽荒纪 将夜 剑道独尊 求魔 校花的贴身高手 圣王 太后的现代纪事 荒海有龙女 仙灵途路 桑梓归 论妖怪为什么都想做人 万物大进化 疯狗加三 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十方进化 王者荣耀之必胜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