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零九十章:不是冤家不聚首

    平阳公主死而复生,造成了不小的轰动!不过,这轰动,仅在乔府,仅限于两个暂借出去的院子。

    除了乔北溟、水涟漪那伙人,也就从镇宁回来的夏凝裳知道了!

    便是平阳公主的至亲,身为皇帝的李渊也浑然不知自己的宝贝女儿已经苏醒。

    这也使得喜事变得不完美了起来。

    对于乔北溟的封锁消息,平阳公主非常不满意,非常不爽!

    李渊为她操碎了心!至孝的平阳公主是恨不得第一时间拜见老父,向他道上一声平安。可霸道的乔北溟死活不允。

    无奈,平阳公主只得退居其次,希望乔北溟向李渊道上一声平安总可以吧?

    但,就连这个小小的要求,乔北溟也否决了。

    平阳公主去不了皇宫,难道李渊不会移驾乔府?这跟平阳公主进宫有什么区别?

    平阳公主不会控制那一身白白获得的内力,一旦父女见面,少不了一番抱头痛哭,要是平阳公主激动的被那一身力量震碎经脉,那就万事皆休神仙难救了。

    正因如此,乔北溟对平阳公主的一众女侍卫进行了恐吓:谁透露半句,出了事,后果自负。

    乔北溟让平阳公主“死而复生”,女侍卫早已敬若神明,对他的话无不遵从。

    平阳公主闷闷不乐。

    她发现自己被软禁了!

    如果说乔北溟是主犯,那么她的那些手下则是帮凶!

    只是,当她知道这个胆大包天的家伙来路时,一张小嘴直接圈成了圆形。在那种绝境之下,连生存都困难万千,要取得那无法复制的辉煌的胜利简直比登天还难!

    这……这也夸张了吧?

    前头平还赌气的说乔北溟是小白脸,给他一辈子时间也不可能把左卫练成精兵、强兵。

    说那话时,也是因为乔北溟向她求教了一些低端的军事问题,并没有夸大地鄙视他。

    难道说这家伙是抢猪吃老虎?还是只会玩高端的军事游戏?还是这个男人的在军事上的天赋如此妖孽?

    看到平阳公主那不敢置信的表情,乔北溟自然知道她在想什么,可却还是摆出一副苦瓜脸来:“哎,左卫的兵怎么就这么笨呢?比起火烧国内城、水淹新城难多了。”

    平阳公主与一边的水涟漪差点没晕过去。

    “得意什么?!”平阳公主翻了个大白眼。

    “平阳啊,你原来是怎么带兵的?”

    乔北溟打蛇顺棍上,他老早就好奇这女人怎么让几十万男人服服帖帖的了,可一直不好意思问。

    “平阳是你叫的么?”平阳公主狠狠地剜了他一眼,冰冷的俏脸上顿时有一抹风情万种的神采飞扬,“再说了,你不是很厉害么?问我这些做什么?我如何带兵与你何干!”

    乔北溟热脸贴了冷屁屁,不由撇了撇嘴,对站在一旁的夏凝裳和水涟漪道:“千万别学她。不但整天臭着一张丑脸,还凶得跟只母老虎似的,以后绝对嫁不出去,到死也是个老处—女一枚!”

    这句话有点伤人了!似乎也说到平阳的痛处了。

    夏凝裳和水涟漪看看乔北溟又看看平阳公主,同意也不是,反驳也不是。

    “乔北溟!”平阳公主跺跺脚,银牙紧咬:“我见到父皇的第一个请求,就是下了你的官职,然后把你弄到宫中当太监。”

    乔北溟嘿嘿一笑,挤眉弄眼道:“是不是见我长得帅!又正好缺少一个搓澡的?所以,想把我弄到身边?”

    看着那挂在嘴边如月牙一般的微笑,恨不得上前一拳打他个满面开花,尽管这张脸确实……

    帅的稀烂!

    “搓澡工也是必不可少的职位,劳动不分高低贵贱嘛,我倒是乐意效劳,可惜某人的身材太差了!”

    迎着那双饱含深意的目光,平阳公主脸上莫名一红,心跳有些加速,她凤目圆瞪,一字一句的阴森森的说道:“乔——北——溟!你给我等着!你最好别落在我的手上。”

    看到平阳公主被气跑,啼笑皆非的水涟漪苦口婆心的劝道:“公主人挺好的,将军又何必气她呢?”

    夏凝裳想得比较多,在一旁道:“弟弟,这样做应该有他的理由。”

    “还是你了解我。”乔北溟笑道:“这女人对人对物好像都有一种排斥,再加上现在不利于行,更不能与近在咫尺的亲人相见,心中的抑郁可想而知。我这样刺激她,让她心中有所恨,就不会胡思乱想了。”

    夏凝裳、水涟漪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乔北溟微微一笑,夏凝裳没有修练内功也就罢了,而水涟漪虽然也修炼了一些东西,但是此时的江湖武学好像还没有完善的系统,跟她们说什么心魔啊她们自然不懂。

    平阳公主空有一身的内力,却缺少打开这个宝藏的钥匙!她要是心魔一生,轻则一生尽废,重则有生命之虞。

    “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完全康复,你们平时多陪陪她,看来我还得抓紧时间修炼,争取早点给她一个希望。”

    乔北溟说完之后便立马又投入到了修炼大业中。

    接下来几天时间,他在修炼之余总是会跑出来刺激刺激平阳公主,每每都将她刺激得杏眼圆瞪,贝齿紧咬,开口骂他几句,可骂来骂去:无非就是无耻、贱人、臭男人之类的毫无新意的词语。乔北溟一张笑脸乐呵呵地,皮不疼肉不痒,看起来更加气人,更加欠揍。

    当然,乔北溟也握好一个度,只是稍微气她一下,让她内心中的情绪有个发泄口就行了。

    刺激的严重了,很可能适得其反。

    相比较那可恶的嘴脸来说,这个男人对行军布阵理解的迅速,倒让平阳公主刮目相看了。

    最开始,两人推兵演练时,乔北溟均是惨遭虐打;第十天的时候,他已可以与她抗衡,各种层出不穷的阴谋诡计着实让平阳公主叹为观止。

    他没名师指点,一切均靠自己从兵书上摸索,从对阵中提升自己,单单这份天赋,就足够震古烁今。所以即便心中痛恨,可平阳公主却不得不承认,乔北溟在带兵打仗方面确实很有一套。

    天马行空的般的思路令人防不胜防,一不留神就会中他的诡计。

    更令平阳公主惊悚的是这家伙为了达成胜利的目的,简直是无所不用其极,火攻、水淹、绑架家属、井中投毒、刺杀敌酋、策反敌军等等毒计……更是信手拈来,手段之歹毒之狠辣令人发指!

    这天,乔北溟从左卫回来,正准备依律去逗逗平阳公主,水涟漪却紧张的告诉他,平阳公主失踪了一整天。

    乔北溟吓了一大跳,冷汗不由自主的从脑门上流了下来,这女人不会又一次被劫持了吧?

    脑海中一瞬间转了无数念头,但由于不便声张,只得跟水涟漪这支队伍分头行事,在府里找了一圈也没发现平阳公主。

    一直找到天黑,乔北溟才身心疲惫地转了回来,才刚踏进平阳公主的那个大院,乔北溟的眼珠就直了。

    院子里,马扎上,一个身穿白衣的女人正坐在上面,两只手捧着水果正吃得津津有味,果汁胡了一嘴都是,两只手摆在嘴边,将那水果往嘴上送着。

    察觉到有人过来,这个女人抬起头来看了看,两只亮晶晶的眸满是羞赧和尴尬。

    这个女人,不是平阳公主又是谁?

    只见她把手中的水果一丢,然后正襟危坐,目视前方,声音清淡又仿佛带了一点无辜地说道:“我饿了,就去厨房找了点东西吃。你们哪去了?让我找了半天。”

    乔北溟差点内伤,有一种被人倒打一耙的感觉。他愤愤道:“我正想问你去哪了?你不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很危险么?各国细作虽然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可诺大的长安城肯定还有无数个漏网之鱼,你现在的战斗力跟孩童无异,要是被他们碰到,等于羊入虎口!”

    “整天待在这院里很闷,我就是出去随便走了走。”平阳公主有些懵,不知道这个男人生哪门气,自己和他非亲非故的。

    “这里是乔府,是你大哥送给我的窝!你一个陌生人走出去要是被人看到,你让我怎么说?那些无聊的人会不会以为我乔北溟从哪个烟花之地勾搭了一个青楼女人?我偷偷摸摸把你带到这里来已经担了天大的风险,姑奶奶你就消停点别给我添什么乱,等你完全好了,你想去哪就去哪,没人拦着你。”

    平阳公主被乔北溟骂得一肚火气,可是她也知道今天这事是自己不对在先,不应该擅自走出这个院子,可这个男人说的也难听了,什么烟花之地勾搭的青楼女人?你有这个本事么?你有那胆量么?

    虽然明知道自己不对,可平阳公主却还是恶狠狠地瞪着乔北溟。

    小子你给我等着!平阳公主暗暗发狠。

    乔北溟骂了一通,肚里的气也发泄完了,大手一拂,就朝屋内走去,走到她身边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沉声道:“还有……”

    “什么?”平阳公主神色不善,扭过头凶悍的斜瞪着乔北溟,她决定,要是这个男人再跟自己唧唧歪歪,自己就算死了也立刻离开此地。

    太气人了,这家伙,难道一点怜香惜玉之心都没有么?

    “你嘴边全是果汁,看起来怪恶心的。”乔北溟抛下这句话,快步走了进去。

    平阳公主面色一红,赶紧伸手在嘴边抹了抹,嘴上嘀咕道:“讨厌!”

    回头看了看,乔北溟早已不见了踪影,生怕殃及池鱼的人们也散了。平阳公主偷偷摸摸地从袖里取出一个布娃娃。

    布娃娃只有巴掌大小,上面贴着一条布,上书“乔北溟”三个清秀的大字,布娃娃的头上,胸口上,连带浑身要害部位,早已被戳的千疮百孔。

    平阳公主冷冷一笑,取出两根银针,对准布娃娃的脑袋恶狠狠地扎了下去。

    恩,心里舒畅多了!
推荐阅读:求魔 校花的贴身高手 圣王 医道官途 剑道独尊 修真老师生活录 全职高手 唐砖 最终进化 将夜 太后的现代纪事 荒海有龙女 仙灵途路 桑梓归 论妖怪为什么都想做人 万物大进化 疯狗加三 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十方进化 王者荣耀之必胜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