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零九四章:闲来无事惹是非

    训练左卫将士之余,乔北溟也不忘对捷胜军的训练,捷胜军才是他立世之本,所以对他们的训练从不松懈。训练五百个士兵,对于乔北溟来说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前天,捷胜军已经完成了基础训练,为了设计全新的科目,而且尽快的出效果,乔北溟已经有两天没有去左卫府邸了。

    这天中午,一辆豪华马车进了乔府。

    平阳公主与夏凝裳从中走了下来,怒意冲冲的问道:“乔北溟在哪里?”

    她关注了乔北溟几天了,而这个可恶的男人竟然整天呆在家里,连左卫都不管了,她第一次,看到如此不负责的将军。

    “这位姑娘,我家将军在演武场。”门卫虽不知这美貌如花的女子与乔北溟是何关系,但是看到夏凝裳在也便老老实实的回答了。

    在夏凝裳的带领下,两人转到了演武场。

    看着眼前的模样,平阳公主、夏凝裳都被吓了一跳,这里以前,她们也来过,平坦的草坪已经不见了,这里已经进行了特别的改造,与印象中的物是人非,坑坑洼洼的,弄了乱七八糟,两人还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

    不过看着那场中沉声闷响的跳跃飞梭的身影,两人终于找到了北溟的存在,也不管四周惊讶的目光,平阳公主已经冲跑了过去。

    “乔北溟,你这是干什么,好好的演武场被你弄成这个样子,是不是造反啊?”

    平阳公主都忘记了,这是乔府,是这个男人的家,不要说糟踏,就是拆了,又干她何事?

    所有的人都停了下来,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她,看着这个美丽倾城的绝色美人。

    乔北溟也被惊到了,这女人是不是有些莫名其妙了,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她的家呢?

    看了夏凝裳一眼,乔北溟毫不客气的说道:“就算我把乔府烧了,好像跟你也没关系吧。凝裳都不说什么,你着什么急。”

    平阳公主说出来后才觉得不对,此刻一听到乔北溟的话,更是羞得差点找个地洞钻进去,这一下丢脸可丢大了,她一不小心,真是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了。

    夏凝裳白了乔北溟一眼,嗔道:“怎么说话呢?公主也是好心好意。对了,怎么把演武场弄成这样子了。”

    这才几天时间啊?演武场就被他搞成了这副模样。不过,夏凝裳跟平阳公主不同,她知道乔北溟做每件事都有自己的目的。

    乔北溟笑道:“捷胜军已经完成了第一阶段的训练,我又设计了新项目,这是他们需要用到的新场地。”

    “子云,你们是怎么练的?”见乔北溟拿着一根木炭在纸上写写画画,夏凝裳向一旁的魏子云询问。

    魏子云忍不住哆嗦了一下,示意夏凝裳到远处说话!

    夏凝裳、平阳公主心下好奇,也便跟了过来。

    魏子云心有余悸道:“将军疯了!”

    也难怪他会这么说,在这段时间里,他们每天早中晚十公里负重越野各一次,仰卧起坐、俯卧撑、引体向上甚至包括蛙跳,早晚各一百个。冰寒的天气里,他们却要在泥水中摸打滚爬……

    机械、冰冷、单调、重复,每天只知道训练、吃饭、睡觉。看不过去的卓不凡于心不忍,几次提出反对意见,乔北溟依旧我行我素。

    平阳公主诧异的看着乔北溟,在寓居乔府的日子里,她知道乔北溟一直训练他的亲卫,至于如何训练不很清楚,只知道他每天都很忙。白天基本看不到他的影子,即便是夏凝裳,也只有晚上才能见到他。

    这当然不是乔北溟故意冷落夏凝裳,自从听说什么生死门杀手要刺杀自己之后,他就非常小心戒备,可这么长的时间过去了,生死门的杀手却仿佛不存在一般,乔北溟知道对手不是放弃,是在酝酿着雷霆万钧的一击。为了自己也为了乔府上下,他绝不能掉以轻心,所以每天他都会极尽全力的提升亲卫的实力,虽不能让他们成为武林高手,但是最少要有着与武林人士一战之力,作为大家首领,他也不能听而任之的让大家盲目的练习!

    “魏大哥,弟,北溟训练士兵很保密吗?”夏凝裳现在也弄不懂了!以前可不是这样子!

    魏子云道:“虽然也传授一些生存技巧、战术训练的东西,不过更多的是全方位的锻炼身体。”

    平阳公主问道:“锻炼身体?士兵们每天操练还需要锻炼身体?”

    魏子云道:“你们知道我们昨天做了什么?”

    夏凝裳微微摇头,她当然不清楚士兵是如何操练的。

    “泥塘摔跤。”

    平阳公主惊得张大了嘴巴,这些天非常冷,穿着裘袍,她依旧冷的发抖,这如何能浸到泥水里?

    “将军一声令下,大家毫不犹豫的扑进水塘。”

    平阳公主印象中乔北溟笑眯眯的一脸随和,她很难想象他铁血的面孔。

    “你们就任由他胡乱折腾?”

    听平阳公主这么说,魏子云有点不高兴了,粗声粗气道:“将军是为了我们好,如果不是‘胡乱折腾’,我们早就死光了。”

    便在这时,卓不凡匆匆的跑了过来,对乔北溟说了一席话。

    一会儿,乔北溟脸色有些不对劲,招呼一声:“公主、凝裳,出了点儿事,我要处理一下,你们自便!”

    “子云,跟我出去一趟!”

    “出了什么事儿?我也去!”夏凝裳感觉不对,追了上去。平阳公主想了想,也紧跟其后。

    *******************************

    “怎么回事?”大厅里,乔北溟冷脸询问,他面前是十个垂头丧气的卫士。

    “将军,是这样的……”卓不凡解释道!

    “我问你了吗?”乔北溟冷冷的望着一个叫名杜山的壮汉:“你自己没嘴吗,还要卓叔帮你说?”

    杜山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眼睛黑圈了,整个人看上去可怜兮兮的,嘴角还歪着,口水混着血水往下淌着。

    “将军,我们几个不过是找个地方放松一下,谁知道那些人出老千,我们不服气,就跟人吵起来了,结果我们人少,被人堵在屋内……”

    杜山声音越说越低,恨不得地上有条缝就钻进去。

    今日,乔北溟难得的给他们这一火放了一天假,哥几个没事可做,便去赌坊里玩,之后,就像杜山说的那样,发现对方出了老千,理论不成便打了起来。

    “董重,这里你资格最老,是他们的火长,你怎么也跟他们一样,跟他们一起胡来?”乔北溟目光移到火长董重的脸上。

    “将军,我错了,我没能拦住他们,我有错!”董重咧了一下嘴,他是几个人当中功夫最好的一个,所以受伤也是最轻。

    乔北溟的目光从众人身上一一扫过,大家受伤不轻,有些不敢与他对视,耷拉着脑袋。

    乔北溟深呼吸一口气,这一伙人是亲卫军中实力最强的一火,他知道这哥几个在当兵之前是绿林好汉,他们身上或多或少都有些江湖习气,有的还是监狱里的死刑犯,要不是杨广东征时需要死士,恐怕这些人都是要明正典刑的。

    他一直以为这些人经过了这么多苦难,已经收敛本性了,没想到,这才稍微给他他们放松一下,就捅出篓子来了。看来这些人以后还的严加管教,决不能有半分松懈,这下去,迟早会给自己惹出泼天大祸来的。

    “我放你们假,让你们熟悉一下长安街道和环境,不是让你们去吃喝嫖赌的,你看你们什么样子,还像一个军人吗?”乔北溟厉声喝问道。

    “是他们先动的手……”

    “你还有理了了,谁让你们去那种地方的?”

    “……”

    乔北溟喝问道:“说,谁挑的头?”

    “是我。”一个个你看我,我看你,不吭声,最后张灿弱弱的举起了手道。

    “你?”乔北溟以为是杜山这个混球手痒了,想推两把的,没想到居然是胆子最小的张灿。

    “长这么大还没去过赌场……”

    “这是个理由吗?”

    这他妈的还真是个理由,看张灿的年纪,他还真有可能没去过赌场。

    “把你们在赌场的遭遇再给我讲一遍,你嘴都歪成这样了,就别说话了,董重,你来说。”乔北溟手一指董重道。

    “是,将军。”董重清了清嗓子,抬头道,“事情是这样的,我们几个约好了去外面喝酒,本来还想约上天麟的,天麟走不开……”

    乔北溟斜睨了一眼,胡天麟一本正经的站在那里,仿佛没有听见董重说什么。

    听董重介绍,乔北溟听明白了。

    这哥几个约了一起下馆子吃饭,一看时间还早,饭馆边上有个赌馆,他们兜里都有不少钱,又都没什么拖家带口的拖累,张灿提议进去耍耍。

    这十赌九诈,赌客想在赌馆赢钱根本就是大笑话,那传出来赢钱的都是赌场的托儿。

    哥几个这一进去,全部外地口音,穿的还挺干净,兜里似乎还挺宽裕的,典型的送上门的“肥羊”。

    这赌场里的道道,像董重、杜山这样老江湖是知道的,赢了一些钱,董重提议离开,玩两把过一下手瘾就好了,再待下去,这赢的钱和身上的家当可就全进去了。

    看到董重他们赢了钱就要走,赌场知道,这些外地人不是什么雏儿,于是,他们被拦了下来。

    借口很简单,指责他们出老千。

    其实真正出老千的是赌场,他们故意放水,才让他们赢了不少钱,他们也就是来耍耍,也没有故意要赢多少钱,见好就收。本来规矩大家都懂,既然走眼了,那就只能放人,可这赌坊显然是横惯了,将他们拦了下来。

    捷胜军什么时候认怂过,理论不成,十人对上人家二十几个人,关起门来打了一架,那简直就是猛虎入羊群,现场是惨不忍睹,要不是赌坊里的人报了官,估计肯定要出人命不可。

    就这样,等官府里的人来了,现场已经重伤七八个,喘气的不多,其他的,一个个鼻青脸肿的,没有一个囫囵的。

    等官府的人上门,卓不凡这才亲自去官府那里领的人。
推荐阅读:傲世九重天 将夜 剑道独尊 求魔 校花的贴身高手 圣王 医道官途 天才相师 修真老师生活录 全职高手 太后的现代纪事 荒海有龙女 仙灵途路 桑梓归 论妖怪为什么都想做人 万物大进化 疯狗加三 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十方进化 王者荣耀之必胜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