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零九七章:两组古怪的赌客

    千禧赌坊分为上中下三个档次,下等是提供所有人玩乐的大堂,也就是乔北溟刚才赌钱的地方;中等次接待富裕的商旅和一些级别低的世家官宦子弟;至于上等最是高贵,往来的不是富甲一方的大商贾就是地位不凡的世家官宦子弟。

    等乔北溟一行人来到后院,立即就感受到了与大堂不同的地方。

    一条碎石路把主楼后门与另一道大门相连接,过了精致的花园,就是一栋更为豪华的屋舍。

    带路的小厮笑道:“那里才是公子应该来的地方。”

    乔北溟抬眼看去,只见门口站立着四个出水芙蓉一般的清秀女子,年纪大概在十六十七岁的模样,见到乔北溟,四个侍女甜甜一笑,敛了一礼:“公子请!”

    乔北溟笑眯眯的托住一个侍女的下巴,嘿嘿的荡笑了两声。

    那侍女娇羞无限,欲拒还休,低声道:“公子,奴婢只是个下人,若是公子想找乐子的话,赌坊里还有更漂亮的姐姐。”

    “哈哈!奴婢又如何?奴婢就不是人了?哼,我就觉得你们比那些人好。”乔北溟大笑一声,从李琰那里拿出四块十两银饼,见她们衣领低垂,几至于胸,便贱笑一声,把银饼一一的塞了进来。

    “谢公子赏!愿公子大杀四方。”四个奴婢又羞又喜!十两对于她们来说可是笔巨款,足够她们一家子好吃好喝花上一年时间了,更何况乔北溟玉树临风,丰神俊朗,这些丫头哪有不喜欢的道理?

    夏凝裳在一旁吃惊地张大了嘴巴,显然没想到乔北溟还有这么轻佻的一面,平阳公主冷哼一声,贝齿紧咬低声骂道:“贱人!”

    “哈哈,哈哈!不错不错。等公子我赢了,每人赏银一百两。”大笑声中,乔北溟摆出一副混世二世祖的派头,大步踏进了大门!李琰现在充当沙僧的角色,也跟着乔北溟的步伐走了进去。

    “我,我们要不要去?”夏北溟问道。

    平阳公主冷道:“不去了,不知里头又是什么藏污纳垢的地方。要去你们去。”

    夏凝裳想了想,也便退了下来,考虑到平阳公主的身分,魏子云、胡天麟也便止步不前!

    “几位!请到这边享用点心。”一个侍女轻笑上前,带着四人到另一间屋舍休息!

    ……………………………………………………

    进了屋子,乔北溟发现这里的摆设竟比先前所见更要奢华十倍,就算是地面也是用地毯铺起来的。

    最明显变化就属各座大厅里由负资主持赌局的荷官,斟茶倒酒的女侍。荷官身着高贵的礼服,气质宛如君子般高雅,女侍都是绮年玉貌的动人少女,兼且她们衣着性感,身上穿的是抹胸、肚兜般的红衣,衬以绿色短裳把玉藕般的双臂和白皙修长的**,完全暴露出来,穿梭来往各赌桌时,更是乳波臀浪,婀娜生姿,那放浪的举止,看得乔北溟目瞪口呆,还以为到了技院,也不禁在心中感慨:无怪都说嫖与赌息息相关,密不可分,诚然不欺我也。

    此时两名姿色不俗的女侍笑脸如花的走上来,奉上香茗糕点,不但体贴周到,动人的**更不住往乔北溟身上挨挨碰碰,最后更是各自挽着臂膀,用高挺的山峰压在手臂上,态度热烈。

    乔北溟以前也是久经疆场的人,自然是面不改色。

    乔北溟给了李琰两百两银饼让他自己去玩,自己则在赌坊里热闹的地方转了一圈,对于赌坊里的情况大致有了了解之后,坐到了牌九的座位上。

    牌九又称骨牌,每副为三十二张,每张呈长方体,正面分别刻着以不同方式排列的由二到十二的点子。牌九一般为四个人玩,玩法多种,变化也较多。

    牌九多是用木,骨或象牙制成的牌具,是一种中国民间游戏用具,牌类娱乐用品!在唐朝,这牌九是相当红火的一个赌博项目。

    乔北溟这才坐下,立即有两人跟着坐了下来。

    定眼一看,却是一个外貌高鼻深目,曲发黄须的胡人,他身上穿着汉服,颈悬明珠,腕带玉镯,珠光宝气,十根胖乎乎的手指都戴着不用颜色的宝石,典型暴发户的派头。

    更加让人意外的是,这暴发户手中有一根极细的乌金链,链子另一头是一个人,一个很漂亮的异族小美人。

    这位少女身段儿高挑窈窕,比寻常女子要高出一头,身高与乔北溟也不差太多。她身穿宽袖轻盈的一件连衣白色长裙,外套一件淡蓝色对襟背心,头上戴着一顶美丽花纹的朵帕花帽儿,肩后垂下十来束乌黑的长辫儿,直垂到臀后,此刻还在轻轻晃动。

    这少女耳下垂着一对小巧轻盈的耳坠儿,颈上挂着一条绯色骨链儿,她的皮肤异样的白晰,高高的鼻梁儿,美丽的蓝眼睛儿,宝石一般熠熠生辉,这还是乔北溟穿越过后,第一次见过这样的异族美女,看了也不禁眼前一亮,然后又是一阵战栗,只见暴发户手中那条极细的乌金链,自少女的左琵琶骨穿入,然后在锁骨上绑死。

    这少女明显奴隶之类的身份,不然,暴发户也不会这般狠心对付,只是这般说也不像,只因少女腰间不跨着一柄连鞘弯刀,刀鞘十分华丽,镶着各色的宝石,看得人眼花缭乱。

    乔北溟练武多年,对武人的气质已经有一种敏感,这暴发户身上一点练武的感觉都没有。一点武功不会的暴发户让这位异族美少女拿一把刀,自己又是那般的对付她,难道不怕她一刀把自己给劈死了吗?

    古怪,很古怪。

    乔北溟想不通,也便不再枉费心思,而是把目光放到了另外一个赌徒身上。

    这竟然是一个女赌徒,她不但长得眉目如画,最惹人注目是她的襟口开得极低,露出了大半边玉茹和深深的茹沟,浪荡非常。

    大唐虽说风气开放,但也有一个限度,乔北溟还是首次见到有妇女公然穿著这种低胸衣在大庭广众间亮相,不禁看呆了眼。

    那女子见状,顿时笑得花枝招展的将身体向前倾着,双手放在桌在上笑道:“公子,白不白?大不大?”

    本来没什么的,可是她现在放低了身子,这下就春光乍泄了。看着那条白皙的沟壑和一颤一颤的滚圆的双峰,乔北溟也是无语了,真骚!

    “白!”乔北溟不假思索的答道,说完这话,乔北溟就知道自己说漏嘴了,紧接着道,“大了!”他说得很快,其间几乎没有停顿,于是三个字连在一块儿就成了“白大了”。

    “白大了?什么意思?”那少妇古怪的问。

    乔北溟一本正经道:“大是大,只是软了松了下垂了,所以白大了!”

    “谁软了松了下垂了?我这很翘了好不好?”那少妇脸色僵硬难看的站了起来,还抖了几下,抖出了一串美妙的胸花

    乔北溟上下打量这少妇,品足论道的咂摸起嘴来:“大娘,下回出门记得多加件衣服!都快吊到肚脐眼了。”

    “谁是大娘了?你……”少妇一脸怒容的冲着乔北溟发飙,看乔北溟那痞子样,恨不得撕烂他的臭嘴。

    这少妇实际也就三十岁左右,正是一个暧昧的年龄,既有成熟女人的那种迷人的风貌,又有青春少女的那种多姿体态。她身材高挑,前凸后翘,绝对是极品身材,乔北溟不过是打趣一下罢了,没想到她这么大的反应,不禁撇了撇嘴:“你跟我娘理论去,打小她就教我做人要诚实。”

    “你娘在哪里?”

    “黄泉之下。”

    “呃……”

    话音一落,所有赌客都大笑了起来。
推荐阅读:九星天辰诀 圣堂 官场之风流人生 神煌 神座 重生小地主 首席御医 醉枕江山 网游之天谴修罗 最强弃少 太后的现代纪事 荒海有龙女 仙灵途路 桑梓归 论妖怪为什么都想做人 万物大进化 疯狗加三 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十方进化 王者荣耀之必胜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