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零九八章:惊天动地大豪赌

    “骚娘们,遇到英俊潇洒的公子,你那一套不行了吧!跟这位公子一比,你这种姿色,也只配当当大娘了”

    胡商大笑的说着流利的汉语,听其言,两人似乎非常熟悉。

    少妇妩媚一笑,风情万种的抛了一个媚眼给胡商道:“死相!”

    胡商大笑道:“这们公子,这女人可千万不要沾惹,别看她风骚迷人、搔首弄姿,她可最擅玩弄我们男人了,她啊!浑身是刺,碰上她的男人,往往被骗成了穷光蛋,然后被她一脚踢开。介绍一下,她是长安技院不归阁的老鸨沈一一,绰号毒玫瑰!有毒的玫瑰,碰不得!”

    乔北溟看了毒玫瑰一眼,关于大唐王朝的技院,他还真不了解,只是印象中的老鸨都是容嬷嬷型人物,想不到这不归阁的老鸨如此年轻、漂亮、妖娆。

    “兄弟我呢,高昌人,名叫康巴顿,汉家名字叫康复!”胡商介绍完自己,问道:“公子如何称呼?”

    “何必问!”

    “何必问?”毒玫瑰、康复相顾一眼。

    “出了这一道门,你不认识我,我不认识你,又何必多问一句你是谁?我叫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乔北溟说着,将身边的三个麻袋打了开来,袋子里装的全都是银饼,满满当当的,闪着夺目而耀眼的光芒。

    毒玫瑰深深的看了乔北溟不再说话。

    这时候,荷官恭敬作揖道:“请问可以开始了吗?”

    乔北溟、康复、毒玫瑰再加上荷官,正好凑成了一队。

    “请便!”乔北溟举手比了个请的架势。

    康复、毒玫瑰也不是来聊天吹嘘的,于是都迫不及待的要求开局

    荷官取出崭新的牌,放在了赌桌上,四人随意的洗了洗。

    理好了牌,乔北溟举手道:“二百两银饼,我要买庄!”说着,让一边的美侍女将两百两银饼放到赌桌上。

    玩牌九的的时候,庄家有一定的特权,一般来说是赢者为庄,故而在第一把的时候,需要买庄来决定庄家,谁出的钱多,自然谁是庄家,至于买庄的钱,则归于第一局赢的人。

    乔北溟一开口就出二百两来买庄家,出手实在大方

    康复、毒玫瑰似乎也对庄家有兴趣,但听到乔北溟的报价后相继耸了耸肩膀,没有开口。

    抢到庄的乔北溟非常麻利的将牌发出了去,手法老道,像是有了十多年的赌龄一般。

    发完之后,乔北溟也不看自己的牌,而是像搓麻将那样摸了一下牌面。

    另外三人老练的拿起了牌,在手中翻打着。

    “三两银饼!”作为庄家的下手,毒玫瑰叫了三两。

    荷官从容一笑道:“五两”

    康复道:“我再加五两!”说着将十两银饼放在赌桌上。

    “太小气了吧!”乔北溟微微一笑道:“我可是至尊宝,不下重注,那对得起这幅天牌!”说着加了二十两

    毒玫瑰也跟了二十两,乔北溟坐庄,又是天牌至尊宝,则意味着无敌通杀,但很多时候,打的并不是牌的大小,而是一种心理战术!心理素质不好的人,就算拿到好牌,可在对方的压制下也一样会输。

    毒玫瑰现在玩的就是心理战术,她手中拿到其实是仅次于至尊宝的天牌!

    这一局能赢她的也就只有至尊宝及庄家乔北溟手中的天牌,只是至尊宝可遇不可求,庄家的天牌也未必那么凑巧,所以,她掌握的是一副赢面极大的好牌,但她却只叫三两装低调,希望别人不知他握有好牌,不住的将赌注加大。

    而康复呢,则与之相对,他手中的是一副垃圾牌,但他却眉开眼笑的装出一副我牌很好的模样,希望能吓退对手。

    故而他们听乔北溟说自己手中是至尊宝,压根就是不信,至尊宝对作为最大的一组牌是极其难抓到的。

    荷官也不犹豫,跟了二十两。

    康复将牌丢在了桌上,偷鸡显然已经失败。

    “跟三十两!”乔北溟加重了十两注。

    有着第二大牌的毒玫瑰,稍作思忖,便毫不犹豫的跟了。

    荷官笑道:“第一把,随便玩玩,三十两开了吧”

    荷官将牌翻出,十白十点,状似梅花,正是梅牌。

    牌九的大小分别是至尊宝、天牌、地牌、人牌、和牌、梅牌、长牌、板凳、虎头、四六、铜锤、幺五、天九对、地八对、人七对、和五对。

    梅牌算是不错的牌了,但跟至三十两,明显有些不智,只是作为赌场的荷官,一般都是在第一局时故意输得多以吸引更多人下大注。

    “看来是我赢了!”毒玫瑰打开了牌,巧笑倩兮的看着乔北溟,似乎觉得乔北溟不喜风骚派,此时便做淑女状。

    “何公子,现在就看你的了,希望如你所言,用至尊宝来清一清骚气。”康复大大咧咧的说着,输个几十两,对于他来说,不是过九牛一毛而已。

    “看来这开门红想不要都难了。”乔北溟无奈的将牌摊开,正是丁三配二四,二点和四点称为二四,一点和二点称为丁鸡,组合起来就是牌九中最大的牌至尊宝,尤其是庄家手中的至尊宝,这意味着无敌。

    毒玫瑰凑近前去,有意无意的饱满的肉球去碰乔北溟的手臂,这长安城里,但凡是她遇到的像乔北溟这种年纪的男子,没有一个逃得过她的手掌心,见乔北溟对她无动于衷,心下甚是不甘。

    “真是至尊宝!”毒玫瑰无奈的看了乔北溟一眼,倒不是心疼这些钱,作为能够走进赌坊这一级的人并不差那几千两银饼,只是这钱输的实在郁闷,因为谁也想不到第一局就出了至尊宝,将她认为必胜的天牌杀了。

    康复瞪圆了眼睛道:“还真是至尊宝,何公子这运道也未免太好了吧。”

    “早就说了我娘让我做一个诚实的孩子,你们偏偏不信。”

    康复不服气道:“才一个开头而已。有什么了不起的,看我怎么将你身后的这三袋银饼赢个干净”

    “继续!”毒玫瑰一脸仇大苦深的表情。

    乔北溟哈哈一笑,便伸手洗起了牌,这时他注意到了荷官洗牌的动作,他在赌桌上洗着,但有十几张牌却始终在他手心下移动,这是极其高明的赌术。他现在虽然不是庄家,但是牌九只有三十二张,他控制了十数张,也就意味着他知道这十数张的牌是什么,只要运气好骰子投在他这个点,他就能知道三家的牌是怎么样的。

    这样赌起来自然无往不利,假若是他坐庄,更是能够轻易地得到自己想要的牌了。

    但这需要一个前提,那就是需要骰子掷到他的点上,否则控制再多的牌也于事无补。

    也就是说,只要庄家属于乔北溟、毒玫瑰、康复中的一人,荷官那高明的赌术就形同于无。

    第一把是试探,第二把就成了真正的豪赌了,叫的价码已经完全不同了,少说也是几十几十的加。

    康复是大唐有名的胡商,不说富可敌国,但家财万贯,举手投足之间,一掷千金,绝不夸张。毒玫瑰是技院老板,她的不归阁日进金斗,她的钱比任何人都来得快!至于荷官,有赌坊支持自然也不缺赌钱。算下来乔北溟才是最穷的人,但是他之前已经赢了好几万两了,气势上并不弱于他人。

    既然都是不差钱的人物,那么豪赌起来,那银饼就是哗啦啦的下。如此一来,赌桌上的每一局都不下六七百两银饼,这等大手笔的豪赌便是在长安第一赌坊也不多见,所以在不知不觉间,已经有了几百人在围观。

    李琰凭借健壮身躯,挤到乔北溟身边:“公子,赢了吗?我手气不错,赢了十两银子呢!”

    乔北溟呵呵一笑,指了指身旁的麻袋。李琰一看之下,眼睛珠都凸了出来,只见原本只装小半袋的三个麻袋,现在已经装满了一个,连口子都捆不住了。也就是说,在他赢得十两的这段时间里,乔北溟已经入帐几千上万两了。

    与谈笑风生的乔北溟不同,毒玫瑰、康复、荷官早已失去了之前的气度,一个个汗流满面!不是他们输不起,而是乔北溟的运势太逆天了,他从开始到现在的第二十四局就没有输过!

    毒玫瑰、康复现在还好一些,他们输的毕竟是自己的钱,无所谓。可荷官就不同了,他的压力非常大,因为他输的可都是赌坊的钱!而经过这一番比拼,他也知道今日遇到老手了:他把把都暗自控牌,以便掌控赌局节奏,为赌场赚钱。然而作为庄家的乔北溟,没有一次把骰子点数丢在他所掌控的那十数张牌,而是不住的在周边三家来回转悠,根本就不给他控局的机会,使得他一点取巧的手段都没办法使。

    “五百两,开,我就不信还是你赢了!”康复朱重重的将五百两银饼丢在赌桌上,赤红着双眼盯着乔北溟,一把摊开了自己的牌,这一次他是人牌,仅次于至尊宝、天牌、地牌以下的第四大牌。

    毒玫瑰一看,直接把牌合上,推向中间。显然她手中的牌不如康复的大。

    乔北溟道:“真不好意思了,又赢了。康兄,我是地牌。”

    “哇!”李琰欢叫一声,将大把的银饼哗啦哗啦进了麻袋。

    “再来!”康复已经输红了眼,毒玫瑰也好不到哪去,催促着乔北溟摇骰子。

    摇完骰子,乔北溟惯例的摸了一下牌,然后让李琰闷上三千两。

    这一巨大的手笔,直接引起了四周赌徒的一番尖叫。

    毒玫瑰脸色僵硬,迄今为止,已经输了快破万了。万两银饼对她来说固然是九牛一毛,可如此输下来心里也承受不住,尤其是面对着这种豪赌,但她略一犹豫便干脆利落的跟了三千两。

    荷官看着自己的牌,对身旁的侍女说了一句,侍女走进里间,出来的时候有几个壮汉抬出了两袋银饼,荷官从容一笑道:“我跟!”

    到了康复这里的时候有些犹豫了,他是一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和牌。正因为不上不下,所以有些犹豫。

    “怎么了?已经输的没有胆子下了吗?”乔北溟撇了康复一眼,挑衅之情,不言而喻。最开始的时候,这家伙可嚣张了,处处以银子来压他,现在可真到了回报的时候了。

    康复一咬牙道:“我可不是吓大的,押了……”

    “再跟三千两!”乔北溟依旧是那云淡风轻的模样。

    “跟!”

    “跟!”

    “跟!”

    “五千两!”

    “跟!”

    “跟!”

    “跟!”

    “一万两!”乔北溟依旧面不改色。

    毒玫瑰犹豫了

    荷官汗流浃背

    康复一脸惨白之色
推荐阅读:百炼成仙 宠魅 最终进化 火爆天王 官术 唐砖 光明纪元 重生之温婉 全职高手 召唤万岁 太后的现代纪事 荒海有龙女 仙灵途路 桑梓归 论妖怪为什么都想做人 万物大进化 疯狗加三 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十方进化 王者荣耀之必胜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