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028章 坟地专家(五千多字长章!求推荐!)

    挂了电话。

    “赵局长怎么说?“李队长急切地问道。

    “赵局长让我去请专家。“阮庆国摸了摸发烫的额头,道:“李队长,你先带队再封锁两个小时,我要去一趟京州,请一位专家。“

    “什么专家,要你亲自去请?“

    “坟地专家。“阮庆国撂下一句话,跳上了车,与王力二人直奔京州。

    李队长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叶南站在山边四处观望了一会儿,从刚才的情况来看,林海多半还在山中,而且可能就在坟地里,但有警犬在,就算躲到墓碑里也会被发现,这就让人捉摸不透了。

    “小孩,你别乱走!“李队长斥道,他心中焦急,没有了阮庆国在现场更是没了主心骨,出了事情就只能由自己一个人扛着,心中的纠结无法言语。

    “我的大少爷,你快回来!“周国把叶南拉了回来。

    “我觉得嫌犯应该躲在坟墓里面,用了某种遮掩气息的手法,应该把几个可疑的坟墓挖开来看看。“叶南推测道,藏身于坟墓对于现在的人来说有些不可思议,但对于鬼修来说却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

    “小毛孩,你侦探小说看多了吧。“李队长嘲讽道:“挖坟,亏你想的出来。“

    “我的大少爷,抓人的事情你不懂,你还是安安静静地坐车里吧。“周国叹了口气,带了这个大少爷,自己就成了一个保姆了。

    “李队长是吧?“叶南眯着眼看着他,道:“本事不大,脾气倒不小,还容不得别人说两句。“

    “你……“李队长被气得胡子都飞了起来,“若不是看在阮庆国的面子上,看我怎么收拾你!“

    “你还是担心自己吧,如果抓不住通缉犯,局长要收拾的是你可不是我。“叶南丝毫不相让。

    李队长气得一拳打在警车上,胸膛起起伏伏,一腔闷气憋在胸口出不来。

    周国看得目瞪口呆,他可听说过李队长的威名,除了领导谁敢顶撞他半句,而偏偏叶南这个少年初生牛犊不怕虎,差点把李队长气得吐血。

    一时无话,约莫过了两个小时,太阳已经完全落了下去,此时已经是晚上七八点,阮庆国的车终于回来了。

    车上下来三个人,除了阮庆国和王力外,还有一个四十出头的中年男子。

    阮庆国客客气气地把中年男子请下车,然后郑重地向李队长介绍道:“这位是楚大师……“

    阮庆国还未介绍完,中年男子一步向前,双手紧紧地握住了叶南的手,激动地道:“叶师,没想到你也在这里。“

    “楚江洪。“叶南一滞,没想到姑父口中的楚大师原来是楚江洪。

    “阮县长,有叶师在这里,我来或不来又有什么打紧。“楚江洪尴尬一笑。

    “什么意思?“阮庆国和李队长俱是一愣。

    楚江洪原本在阮庆国面前还端着个架子,尚有点仙风道骨的气质,此时有叶南在,哪里还敢端架子,整个人突然变得卑躬曲膝,与寻常下属无异,“叶师的本事比我高明的太多,有叶师在,我只能算是一个凑热闹的。“

    一开始大家还以为楚江洪在开玩笑,但见楚江洪的话说的诚恳无比,所有人都丈二和尚摸不到脑袋了。

    阮庆国不可思议地指着叶南问道:“你叫他叶师?“

    李队长冷哼了一声,刚才还被叶南气得不轻,现在这个所谓的风水大师竟然生生地驳了自己的面子,反过来抬举这个小屁孩,若是换个敏感的人还以为这是阮庆国故意为之。

    “对,叶师,没毛病。“楚江洪嘿嘿一笑,道:“叶师没有给建议吗?“

    周国看了一眼李队长,不知该说什么。

    李队长不屑地道:“你的叶师倒是给了一个好建议,说嫌犯在坟墓里,让我们把可疑的坟全挖一遍。“

    楚江洪是如何精明的人,一下便看出李队长对叶南有些不满,郑重地点头道:“这个建议没毛病,我觉得很对。“

    周国看了一眼阮庆国,刚才发生了什么?是不是叶南向阮庆国告状了,然后阮庆国让楚江洪帮叶南找回场子?

    闻言,李队长真是觉得像吃了苍蝇一样恶心,胀着脸不再说话。

    “其实此事赵局早与我商量过,我们也早预料到他会躲到这一大片坟地里,所以赵局长一直让我在家里等阮县长,以期能献上一点绵薄之力。“楚江洪说道。

    “实在是不好意思。“阮庆国尴尬一笑,问道:“依楚大师的意思,我们真要挖坟?“

    “嗯。“楚江洪重重地点了点头,“我在道上早有耳闻,林海其人不仅是一位武道大师,而且胆大包天,杀人毁尸连眼睛都不眨一下,掘坟盗墓更是如家常便饭,如果说他藏身在坟墓底下,我一点也不惊讶。“

    “原来如此。“阮庆国点点头,现在才终于对这位楚大师有些敬意。

    李队长的脸色终于变得正常了一些,以一种极为复杂的眼神看了叶南一眼。

    “不过掘坟不是我的强项,相信也不是你们特警部队的强项。“楚江洪呵呵笑道:“我有一个朋友,精通此道,相信他能帮忙。“

    “你的朋友在哪里,我马上去接!“阮庆国殷勤地道。

    “不用。“楚江洪微微摇头,道:“早上的时候我已经让他在这附近村落等我了,我给他打个电话,十分钟能到。“

    “原来楚大师安排得如此周详。“阮庆国顿时觉得有些羞愧,出来的时候竟还看不起这个风水先生。

    楚江洪打完了电话,微笑的神色瞬间消失,甚至带了丝郑重,说道:“林海报复社会、挑战政府,击毙他也是应该的,这不是问题,真正的问题是林海的背景调查清楚了吗?“

    “什么意思?“阮庆国不解地道。

    楚江洪的神情变得十分凝重,道:“现在很多大家族都养有死士,我怕林海就是这样的死士。“

    “死士?“

    “对。“楚江洪点头,道:“现代死士的概念与古时候有些不一样,古时候像荆轲那样随时可以为主人抛弃性命的叫死士,而现在的死士是随时可以为主人抛弃合法的户籍身份,杀完人后活在地下世界,变成一个没有身份的'死人',这些'死人'在门阀家族的供养下依然可以活得好好的,更换户籍,偷渡出国,甚至再次为主人杀人,这就是死士。“

    阮庆国等人点了点头,他们从事刑警多年,知道确实有这样的人存在,而且还不在少数。

    “林海的行为实在让人费解,一般的杀人犯虽然可怕,但多半不会杀没有恩怨的人,只有精神状态并不是很好的人才会选择滥杀无辜、报复社会。“李队长终于插上了一句话。

    “所以,这也是你们一定要抓住林海的原因。我知道在华夏国逃窜的杀人通缉犯很多,但真正值得让警方不惜一切追捕的并不多,那些地下世界火拼杀人的通缉犯如果不再杀人,其实并不值得牺牲民警去追捕,我说的对不对?“楚江洪问道。

    “你说的有些道理,但我还是不明白你想说的是什么?“李队长问道。

    “我想问在这两天,有没有人让你们二人给林海留一条生路。“楚江洪终于开门见山地问道,“如果林海真是大家族的死士,那恕我不能帮忙,因为楚某在京州地面毕竟只是混口饭吃,没必要得罪那些家族势力。“

    “楚大师这是什么话,林海是十恶不赦的杀人犯,就算有人想包庇,我们也绝不会手软!“阮庆国义正言辞地道。

    “阮县长身兼公安局长,是国之公器,为国除奸是职责所在,击毙了林海,那些大家族也不会怪你,但他们会把这笔账算在楚某的头上,楚某担当不起。“

    “放心吧,林海只是一个丧心病狂的杀人魔头,身后没有势力,不然市局的赵局长也不会请你来。“李队长道。

    “李队长说的对,我也没有人跟我提起过。“阮庆国补充道。

    “好,那就让我们痛打这只落水狗。“

    叶南摇了摇头,没想到这个楚江洪心思还挺细,不过也是个欺软怕硬的角儿。

    ……

    正当楚江洪与阮庆国等人商量得差不多的时候,楚江洪要等的人终于来了。

    那是一个老头,在黑暗中远远地便向楚江洪打招呼。

    “楚大师,老头子我等了你一整天了,我以为你又要放我鸽子!“老头气喘吁吁地道。

    “苟老,我什么时候放过你的鸽子?“楚江洪啼笑皆非。

    那老头脚步还算矫健,几步便到了众人跟前,目光一扫众人,突然停在了叶南的脸上,擦了擦眼睛,定睛再看。

    “苟老,怎么了?“楚江洪不解地问道。

    老头嘴角一抽,突然双膝弯曲,跪在地上,朝着叶南磕了一个响头。

    “苟老,这是……“楚江洪懵圈。

    阮庆国、李队长等人面面相觑,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老头没有回楚江洪的话,而是惊讶地道:“师父,您老人家怎么也来这里了。“

    “起来吧,别让人家笑话。“叶南没好气地笑道,这个老头正是大弟子苟四清,这个跪拜之礼本来也受得,但现代社会并不流行这一套,亏得这个老头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跪的出来。

    “弟子给师父行礼本就是应该的。“苟老说的理所当然,言语之间把其他人都当成了空气。

    “好,好,没白收你这个老徒弟,不过念在你年事已高,以后见面这大礼就免了吧。“叶南说的也极认真。

    “多谢师父。“苟四清躬身道。

    李队长终于是忍不住了,道:“这位老先生,您刚才叫这孩子叫师父?“

    “嗯,叶师确实是我师父。“苟老点头。

    “这是什么道理?老先生把我弄糊涂了。“李队长今天遇到的费解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

    “没毛病。“楚江洪笑道:“以叶师的本领确实有这个资格,做我师父也是绰绰有余,苟老头,你是先下手为强啊。“

    阮庆国摸了摸后脑勺,问道:“叶南,这是什么情况?“

    “哦,我与苟老头早认识,以前教过他一点东西,他便以师父相称。“叶南随意扯了两句。

    苟四清见叶南不想多说,马上转移了话题,问道:“有什么用得着老头的地方尽管说。“

    “苟老,是这样,林海躲进了这片坟地里,我们怀疑他躲在某一个墓地的下面,你在这方面有研究,能不能帮我们找一找。“楚江洪说道。

    “没问题,不过我有一个要求。“

    “什么要求尽管直说。“阮庆国道。

    苟老略加思索,道:“实不相瞒,我本来干的就是倒斗的活,在坟地里找东西并不难,但林海这个人武艺极高,一旦找到必定会反扑,我怕有危险。“

    “这点苟老可以放心,我可以派四个特警保护你,他们每个人都带了枪,保证你的安全。“

    苟老摇了摇头,道:“这还不够,林海若想杀我,便是派十个特警也保不了我。“

    “好,那您说,要我们怎么做?“

    苟老头望向叶南,道:“我只要我师父保护我就行。“

    “你师父?“李队长看向叶南,“我手下十个特警还抵不上这个孩子?“

    “不能比。“苟四清微微摇头,“如果师父不能保证我的安全,我就不去了。“

    “不行。“阮庆国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让我老婆知道了,她会打死我的。“

    “姑父,没有关系,让我陪陈老走一趟吧。“叶南微微笑道。

    李队长拍了拍阮庆国的肩膀,道:“阮县长放心,我派十个特警一起去,并且穿上防弹衣,安全的。“

    “姑父,怎么说我也是半个国防生,没问题的。“

    “我也一起吧。“楚江洪道。

    阮庆想了许久,道:“好吧,王力,你也一起去,看着一点。“

    “是,局长。“

    苟四清和楚江洪走在最前面,叶南和王力紧跟在后面,十几个特警全部打开探照灯,把四周照得亮堂堂的,墓碑上的字清晰可见。

    此地有近千座坟墓,有新坟,也有旧墓,真要找出个活人来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苟老,刚才警犬已经地毯式的搜了一遍,排除了大部分的墓地,还剩下十几处地方,警犬遛留的时间较长,有些可疑。“一名特警道。

    “好,那便带我去那几个地方看看。“

    苟老一个个看过去,闻了闻泥土,拍了拍碑面,直到第七个时,脸色疑重了起来,对叶南道:“师父,你看!这个地方不寻常,方位偏南,地势开阔,周边没有坟墓,前方多树,背靠岩石,多半是一个依山而建的穴洞,墓碑只是一个掩饰。“

    “好的,大家警戒。“叶南向众人提醒道。

    十几个特警马上持枪瞄准碑面。

    “现在怎么办?“王力整个身子开始瑟瑟发抖。

    “打开墓碑!“苟四清果断地道,“如果没有猜错的话,里面一定是个通道。“

    几名特警上前,用工具撬开墓碑。

    墓碑一倒,里面的景象与苟四清说的并不一样,不是一条通道,而是一具漆黑的棺椁,上面绘着诡异的花纹。

    “苟老,是棺材!“楚江洪道。

    “不会弄错的,把棺材拉出来!“苟老道。

    谁也没有听他的,这些特警虽然壮勇,但在深夜里还是在坟地里,如此掘坟可不是身体强壮就能干的。

    苟四清见大家都不动,自己亲自动手,硬生生把棺材横着拖了出来。

    “这棺材盖的并不严密,似乎有些松动!难道林海躲在棺材中?“楚江洪惊道。

    苟四清用力翻开棺材盖,只见一具森森的白骨躲在中央,一个可怖的骷髅头直勾勾地看着众人,让大家不敢直视。

    苟四清看了一眼,然后取过探照灯向坟墓内照去。

    这一照非同小可,只见一双漆黑的眼睛在灯光下森然望了过来。

    “林海!“苟四清大叫一声,往后退了数步,躲在叶南身后。

    特警扣住扳机,疯狂扫射了十几分钟。

    枪声停止,突然一个人影跃了出来,手中扔出几把飞刀,来势极快,仿佛比子弹还要凌厉几分,然后夺路而逃。

    被飞刀射中的几个特警惨叫一声。

    叶南目光一凛,双指接住一把飞向苟四清的飞刀,当即跟上,

    王力也随后跟了上去,口中大叫,“我的小祖宗!“

    追出几里路,林海突然反手一抓,直取叶南双眼,好在叶南早有准备,一掌拍出,真元涌现。

    林海化爪为掌,两人对了一掌。

    “武道宗师!“林海惊叫一声,他没有想到跟在身后的人武功如此高强,本想将他引过来之后便回头击杀,现在看来似乎根本不可能。

    在练武中人的概念里,武道宗师比武道大师还要高出一筹,具体的表现就是像叶南这样有着宛如实质的罡气,也就是修仙者所说的真元,这与真气、罡气有着本质的区别。

    此时天色已经漆黑如墨,特警虽然人多,但苦于找不到目标,不敢随意开枪。

    林海的速度越来越快,在树林中如履平地,而叶南丝毫没有比他慢,稳稳地跟在他的后面。

    “这位前辈,我与你无怨无仇,你为何要赶尽杀绝?“林海忍不住问道,他觉得叶南武功比他高,年纪也一定比他大。..

    “怎么会无怨无仇,你弟弟林涛就是我杀的。“叶南说道。

    林海的脚步陡然停了下来,问道:“你说什么?“

    “你弟弟林涛,是我杀的。“叶南语气平平,见他不再逃跑,也便停了下来。

    “为什么?“

    “因为他想抢我的东西,还想杀我,你说他该不该死?“

    “哼,看来我是错怪那些人了,不过他们既然与我弟弟有仇,杀了他们也不算冤,你也去死吧!“话音刚落,林海像一头猛虎一般冲了上来,双手成爪,直取叶南门面。

    叶南掌中真元一聚,“玄冥掌!“

    拆了三掌,林海只觉阴风扑面,他生平大小数十场恶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人。

    第四招,叶南一掌抵在他的肩头,催动“玄阴**“。

    林海瞬间变得脸色惨白,不可思议地望着叶南,“你这是魔功……“

    “咦!“叶南轻咦一声,“难道这世间还有人懂得这种功法?“
推荐阅读:莽荒纪 绝世唐门 凡人修仙传 天才相师 傲世九重天 将夜 剑道独尊 求魔 校花的贴身高手 圣王 大唐天外客 太后的现代纪事 荒海有龙女 仙灵途路 桑梓归 论妖怪为什么都想做人 万物大进化 疯狗加三 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十方进化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