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0107章 浮躁之夜

类别:穿越小说   作者:已知天命大叔   书名:草根特工_草根特工无弹窗_草根特工最新章节
    秋野夫妇回到家中之后,已经夜深人静,他们走到二楼的时候,秋野太太示意秋野可以到女秘书的房间去,因为她太累了,晚上想一个人静静。

    秋野也因为自己原本平静的生活,由于陈晓峰的出现而被彻底打乱,尤其担心自己的太太,会跟琉球复国会搅在一起,所以显得心烦气躁,真需要年轻的女秘书们抚慰一下。

    他点了点头,径自走到千奈美的房间。

    借着窗外的月光,秋野看到千奈美,静静地躺在榻榻米上,美丽而恬静,就像是一束盛开在幽谷中的兰花,他脱下外套,轻车熟路地钻进千美奈的被窝,像风暴一样碾过千美奈的梦境。

    秋野太太上楼之后,先是在卫生间里泡了个澡,然后又回到主卧细心打扮的了一番,并且喷上那种足以让任何男人陷入亢奋的樱花牌香水,悄然地来到陈晓峰的房间。

    因为这一天太过疲惫和紧张,陈晓峰已经酣然入睡,年轻气盛的他,使得温暖的被窝,浓浓地氤氲着雄性荷尔蒙味道。

    对于秋野太太来说,这种青春的气息太过久违,只有二十多年前的一个晚上,她在陈大川的被窝,才享受过这种气息的抚慰。

    她没有秋野那么粗鲁,只是悄悄地钻进陈晓峰的被窝,静静地躺在那里。

    秋野在楼下的动静整的挺大,秋野太太甚至能听到他的气喘和千奈美低吟的声音。但她却没有主动去碰陈晓峰,一来是怕陈晓峰吓着,二来居然还有点担心陈晓峰会因此瞧不起自己。

    最重要的是,就这么静静躺着陈晓峰的身边,她的心情已经感受到了无比的愉悦。

    睡梦中的陈晓峰,敏锐地嗅到了秋野太太身上散发出来的浓郁的香味儿,有意无意地,他翻动着巨大的身体,朝秋野太太身边靠了靠。

    他的脸,差不多碰到了秋野太太的香肩,居然让秋野太太有些紧张,尤其是从他鼻孔中透出的粗气,搅得秋野太太心潮起伏,汹涌澎湃。

    看到陈晓峰面对自己,异常恬静地睡在自己的身边,就像是个大孩子一样,秋野太太极力地控制着自己,深深地呼吸,觉得这样也挺好。

    不知道过了多久,秋野太太感觉到好像有个黑影在窗外晃动,那种感觉,就像是她在陈晓峰家追丢的那个人。

    秋野太太屏住呼吸,竖着耳朵聆听,突然一丝微风吹来,她立即意识到,对方已经推开窗户,并且纵身跳了进来。

    秋野太太已经蓄势待发,只要那人靠近自己,她就会一跃而起,直接用锁喉扣扣住对方的咽喉。

    不过出乎预料的是,对方的身形太快,当秋野太太感觉到他朝自己扑来时,他的一只大脚,已经踏在了秋野太太的心窝上。

    秋野太太尝试着反抗,但每一次挣扎所换来的,却是心口针扎般的剧痛,好像那人的大脚,就像一把尖刀悬在秋野太太心口之后,秋野太太胆敢起身,刀尖就会穿透她的心脏。

    秋野太太惊出一身冷汗,睁开双眼看着对方,但因为对方背对着窗外的月光,她看到的只是一团,无法看清对方的脸,却又能感觉到对方的面孔阴沉,一会儿就像是陈大川,一会儿又像是秋野。

    “你......是谁,想干什么?”秋野太太努力抑制着自己的惊恐,低声喝问。

    对方冷冷一笑,反问道:“你想干什么,就凭你这残花败柳之身,居然想勾引人家年轻人,我的脸都被你丢干净了!”

    秋野太太感觉他的声音很奇怪,既像是久违的陈大川的声音,又像是秋野的声音,或者说,既像是陈大川装着秋野的声音,又像是秋野装着陈大川的声音。

    秋野太太赶紧辩解道:“你胡说什么?我只是感觉他像个孩子一样,晚上需要一个人照顾而已,而且我根本就没有碰他!”

    “是吗?”对方冷冷一笑,从腰间掏出一把王八盒子,对着秋野太太的额头说道:“不要以为你认内田良平做了衣服,自己就成了东洋人。别忘记了,内田美智子只是个东洋表子,你叫尚飞燕,是中国人的后裔,是琉球王国的外戚,是琉球公主的贴身丫鬟!”

    秋野太太一直再努力分辨,对方究竟是什么人,但却毫无头绪,因为对方所说的一切,不仅陈大川知道,秋野也知道,只不过秋野是否会武功,她却不得而知。

    秋野太太还想努力挣扎,但对方的脚太重,不仅压得她喘不过去了,甚至四肢都不能动弹。

    秋野太太忽然想到,门口还有哨兵,只要自己大声喊叫,一旦惊动门外的哨兵,对方恐怕只有溜之大吉,所以她突然歇斯底里地喊道:“混蛋,你到底是谁,究竟想怎么样?”

    对方不再吭声,秋野太太却看到对方的枪口火光一闪,一颗子弹直接奔向自己的脑门,她“啊”地一声尖叫,突然睁开了双眼,只感到屋里一片漆黑,刚刚那个朝她开枪的黑影并不存在,自己浑身大汗不说,胸口被那只大脚踩着的沉闷感,却依然存在。

    她伸手一摸,却发现是熟睡中的陈晓峰,已经把一只大手放在她的胸口,她正要转动身体的时候,却发现陈晓峰的一条大腿,也弯曲地跨在她的身上。

    秋野太太这才明白刚刚为什么会做噩梦,因为陈晓峰的手脚压着她喘不过气来。

    她用手轻轻地推了推陈晓峰,陈晓峰并未理会,依旧匀称地呼吸着,秋野太太明白,他依然在梦乡沉睡。

    陈晓峰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朦朦亮,在他的记忆,昨天晚上是他睡过的最沉的,也是最香的一个晚上。

    他觉得自己一直徜徉香气袭人的仙境,睁开双眼之后,发现自己依然躺在次卧的榻榻米上,只是奇怪于被窝里,怎么会有一种令人心旷神怡的香味,久久不能散去?

    每天早上必须要解小手的他,赶紧起身朝卫生间跑,当他推开门的时候,却发现秋野太太正在那里漱口。

    他正要转身离开的时候,秋野太太好像知道他要解小手,把牙刷含在嘴里,回手朝他屁股拍了一巴掌,意思是让他别矫情,直接到里面上卫生间好了。

    陈晓峰禁不住脸蛋绯红,不过想想也是,两人都在一个木桶里洗过澡,现在隔着推拉门,在旁边的卫生间里解个小手又怎么了?

    陈晓峰立即走了进去,顺手把里面的门一关,酣畅淋漓地解完小手之后,既是为了掩饰自己昨天晚上打过电话,又是为了转移秋野太太的注意力。

    他走到依然在漱口的秋野太太身后,悄声说了句:“昨天晚上你跟司令官出门之后,我看到有人偷偷摸摸的从司令官的书房出来。”

    秋野太太抬眼,从水池上的镜子里看了身后的陈晓峰一下,问道:“是你自己进去做了什么坏事,然后贼喊捉贼吧?”

    陈晓峰一愣,面颊胀红地辩解道:“我跟你说的是真的,反正我路过二楼的时候,正好碰见有人从书房里出来,感觉好像是偷偷摸摸的,生怕被别人听见似的,我是担心对你不利,所以才告诉你。”

    秋野太太没有吭声,低着头漱着口,心里已经有了数。

    陈晓峰还以为她不相信自己,又凑过去说了一句:“还有哇,我感觉昨天好像有个女人睡在我被窝里似的,现在我的被窝还留着她身上的香味儿,我估计应该是她......”

    话还没说完,陈晓峰立即停住,因为他忽然闻到秋野太太身上的香味儿,和自己被窝里的香味一模一样。
推荐阅读:一品江山 重生小地主 神座 醉枕江山 官场之风流人生 最强弃少 召唤万岁 九星天辰诀 重生之温婉 圣堂 我真是大魔鬼 大唐天外客 太后的现代纪事 荒海有龙女 仙灵途路 桑梓归 论妖怪为什么都想做人 万物大进化 疯狗加三 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