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一百七十七章 一战成名(下)

类别:沙龙国际   作者:李布衣   书名:异界强兵_异界强兵无弹窗_异界强兵最新章节
    东方,太阳升起的方向,象征着光明和希望。【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科尔城决战的双方,不约而同地将主战场选在了东城门。

    城里的骑兵才冲出来,攻击东城门的敌22师马上做出了反应。在骑兵的攻击方向上,盾墙和枪阵很布置完成,弓箭手们在后方严阵以待。这是时下伊兰特大陆战争中对付骑兵最常用也最有效的方法,它能大幅提升步兵对抗骑兵的能力。

    虽然官兵们很好地发挥出了平日训练的水平,但马里师长望着远处的骑兵,却皱紧了眉头”“。重装骑兵,这个早已从战场消失的兵种,让他心中很是不安。他对这个兵种的所有认知,都来源于那些古老的书籍。强悍、狂暴、血腥,是它们留给历史的记忆。如今,这样的一支军队竟然活生生地出现在了他的面前,正朝他的军队发起攻击。

    在围剿公主的战斗中,这支军队已经重创了帝国的军队。今天,面对他们,22师能赢得这场战斗的胜利么?

    “命令一团、二团暂缓对科尔城的攻击,全力组织防御,一定要把敌人的骑兵给我死死缠住!”马里沉声道。骑兵,一旦失去机动能力,就成了挨打的活靶子,他将不惜一切代价,将眼前的骑兵埋葬在科尔城下。

    身边的副官,带着他的命令速离去。

    科尔城下,铁流滚滚而至,如巨浪拍岸,重重地撞击在了落日军队的盾墙上。

    这一次,浪花没有散去。碎掉的是步兵们依为骑兵克星的盾阵。当先的骑兵们,猛地一提缰绳,战马高高扬起双蹄,重重地踏在了盾墙上。巨大的压力,让扛着盾牌的落日士兵顿时被压倒一片,在马蹄的践踏下痛苦呻吟。而马背上的骑兵,挥动手中长剑,或砍或劈或刺,数息间便在盾墙上撕开了一道口子。后续的骑兵如水流冲刷而过,盾墙飞瓦解。

    一柄柄长枪从盾墙后刺去。却像刺在了坚硬的岩石上。

    “啪!啪!啪!”

    木质的枪柄。在撞击下断裂。手持长枪的士兵们,望着眼前这些可怕的骑兵,眼神中一片惊恐。

    对手没有留给他们时间去思考发生了什么事。骑兵们纵马挥剑,枪阵内顿时血光弥漫。惨叫声不绝于耳。

    战争。是人类以生命绘成的壮美画卷。真正的男人,从来都法拒绝它的诱惑。

    血肉横飞的战场、金戈铁马的震撼、杀伐决断的意、主宰生死的豪情,让马丁的血液顷刻间沸腾。胸膛中那颗原本沉睡的、渴望战斗的心也悄然苏醒。

    每个人心中都藏着一个魔鬼,即使是品行高洁的圣骑士也不例外。嗜血的**一旦升腾,杀戮的大门便随之开启。

    当手中的长剑如烈风卷过战场,催开一朵朵艳丽血花,凋零一个个鲜活生命时,马丁已不再是神庭高高在上的圣骑士,而是一支铁血雄师的指挥官。

    这个清晨,他要做的,不再是以神主的仁爱去教化世人,而是用敌人的鲜血浇灌出胜利的花朵,扫去覆盖在重装骑兵这个伟大职业上的历史尘埃,让辉煌时期横扫大陆的力量在战场上焕发的生机。

    “杀!”手中大剑高举,马丁仰天发出一声怒吼。

    全身覆盖在黑色战甲中的圣光骑士们像锋利的长矛,卷起漫天杀气狠狠地刺进了敌人阵中。

    凭借着强横的武技、精湛的骑术和一流的团队配合,圣光骑士们干净利落地破掉了挡在前路上的盾阵和枪阵,杀进了敌人的步兵中间。

    数百柄长剑同时翻飞起落,闪耀着冰冷的光芒,如砍瓜切菜般劈杀着落日士兵。一**血浪翻涌,来自神庭的圣光骑士们,化身成为战场上威风八面的杀神,重装骑兵像巨大的车轮,在战场上辗出了一条血肉泥泞的路。

    神鹰队员们,在林克的率领下,沿着重装骑兵开辟的通道,朝杜伊斯所在的方向速挺进。

    “妈的,我什么时候才能有这样一支强大的骑兵啊!”望着在敌人阵中逞威的重装骑兵,林克不禁一阵眼红。

    骑兵,是这个时代战争的灵魂,横刀立马、纵横天下的骑兵梦,一直萦绕在他的心中。纵然他拥有远超这个时代的军事理论和训练方法,纵然他一手缔造了作战水平高于大陆各**队的神鹰,但兵锋所指万马奔腾的诱惑,仍然让他法抗拒。

    不过,想归想,一支军队的成长不会一蹴而就,他要实现这个梦还有很长的路要久。米歇尔送来的骑兵苗子,需要长时间的培育才能开花结果。

    “这些战甲,简直是为他们量身定做的。”林克喃喃低语道,“这他娘的,可真是缘分啊!”

    “落日的正规军,在他们面前竟然如此不堪一击!神庭这些骑士厉害啊!”他身旁的南斯,被圣光骑士们的风采震慑,叹道。

    “要知道,他们连一半的战力都没有发挥出来呢!如果他们放手而为,那就和砍瓜切菜没啥区别了!”林克笑道。

    为避免身份暴露,马丁早已下令禁止使用圣光骑士们的神圣剑术。这虽然削弱了他们的战斗力,但对付落日的军队已是绰绰有余。毕竟,双方的实力有着极大的差距。

    “神庭真可怕啊!”南斯悠然叹道。

    他随意的一声叹息,却让林克听得心中一动。20万圣光骑士、一个人数5000人的庞**师团,这完全是一股可以横扫整个大陆的力量。一个世俗的宗教组织,为什么要培养这么强大的军事力量?

    “看来,不到情非得已的时候,神庭还是不能轻易开罪。而且……”林克心中暗暗想着。目光落到了远处的圣光骑士们身上。在这一刻,他作出了一个对神鹰未来影响很大的决定:不仅不轻易开罪神庭,还要借助于它的保护速扩张势力。今日的伊兰特大陆,实力惊人的神庭就像如日中天的太阳,诸多强大的力量为了避其锋芒不得不隐身于黑暗之中,他只要巧妙地加以利用,就能收到驱虎噬狼的奇效。

    “南斯,让兄弟们也好好表现下,给圣骑士大人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他大声吩咐道。

    这个世界既然崇尚力量,他便要展现出足够的实力。赢得马丁的尊重。有了这份尊重。再加上一起揍杜伊斯的乐,他与马丁的关系一定会变得和谐。有了这枚棋子,他想要亲近神庭就会容易很多。

    “是,头儿!”南斯闻言顿时两眼放光。招呼着手下的战士拍马朝前冲去。

    22师1团。在重装骑兵的强力冲击下。慢慢开始溃散,许多官兵悄然后撤。

    血流得太多,会让人麻木。也会让人胆寒。面对强大的重装骑兵、那些近乎不死的战争怪兽,落日的军人们渐渐失去了反抗的勇气,求生的本能让他们选择了远离敌人。

    “临阵退却者,杀!”一团长红着眼,一剑劈飞一名仓皇逃窜的士兵。他的身后,一队宪兵亮出了手中雪亮的长刀,遥指着一群惊恐的士兵。

    士兵们绝望地看了看自己的团长,又看了看那些神情冷漠的宪兵,扭头疯狂地冲上了战场。没人愿意死在宪兵刀下,那样他们将成为帝国的罪人,亲人们在他们死后不仅法得到抚恤,还会永远抬不起头。

    宪兵们的出现,虽然暂时稳住了军心,但随着重装骑兵们的情杀戮,一团溃退下来的官兵越来越多。

    “二营长,带着你的人给老子滚回阵地去!”在溃退的人群中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一团长面色大变,高声怒骂道。

    “团长,我”断掉的胳膊一路滴血,面色惨白的二营长径直来到他的身前,欲言又止。

    “回到你的指挥位置!胳膊断了,头还没掉,你就得给老子守好阵地!”一团长怒视着他,冷冷说道。

    “团长,他们都是些刀枪不入的魔鬼啊,我们根本对付不了!”二营长惨然道,“一营打光了,二营也伤亡过半,你想想办法吧!这样下去咱们团就完蛋了!”

    “军令如山!”一团长双眼尽赤,咬牙道,“咱们打光了,自然有人会顶上。给才子滚回去!”

    既然师长命令他不惜一切代价拖住敌人,那么,就算用尸体堆出一座山来,他也得把敌人挡住。

    “这究竟是一支什么样的军队啊!”马里站在一处高地上,目光望着远处血肉横飞的战场,充满了奈的悲凉。

    他早先就得到消息,重创落日军队的重装骑兵非常可怕。对这个消息,他将信将疑。战场的失败者,总要为自己找一个恰当的理由,把敌人说得强一些,往往能帮助自己逃脱失败的责罚。但是,两军真一交手,他发现对手竟然比情报里描述得还要强许多。

    他的士兵,在这些重装骑士的面前,就像一群待宰的羔羊。

    看着一团的官兵前赴后继地冲向战阵中央的重装骑兵,一批批地倒在敌人的剑下,他的心在滴血。成功的将军,大都爱兵如子,视自己的军队如生命。这些由他一手训练出来的官兵,倾注了他毕生的心血,承载着他军旅生涯的理想和未来。

    而现在,他们正一个个地离他而去。曾经被他视为通往荣誉殿堂的坦途,现在变成了一场法醒来的恶梦。

    “师长,要不要下令三团接替一团投入战斗?”身旁的副官小声提醒道。他早已注意到,前方的一团,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只能依靠宪兵的情镇压勉强坚持。

    “你觉得,一团还能撤下来么?”马里叹道,“对付这群骑兵,唯一的办法就是让他们杀到手软。这个牺牲,就让一团作吧!”

    “可惜,一团怎么说也是您的老部队,你不能让他们打光了啊!”副官看着他。一脸悲伤地说道。

    “想要胜利,总要付出代价的。”马里苦笑道,“22师太需要一场胜利了!”

    作为二皇子的嫡系,22师的待遇明显优于其他部队,帝**界的将领们对此颇有微词。马里急切地需要一场胜利,让那些怀疑他的人闭嘴,捍卫22师和自己在军界的地位,哪怕代价是自己最得力的一个团。

    “命令一团作好撤退准备,二团继续对科尔城发起强攻。另,调三团强驽营掩护一团撤退。其余部队紧随二团攻击科尔城。”杜伊斯的声音。从身后传了过来。

    马里闻声回过了头。他想了下,问道:“殿下,一团撤了,这些骑兵怎么办?”

    “你负责指挥攻城。他们就交给我和死囚营吧!我要你不惜代价。在最短的时间里拿下这座城。胜利就是我们的了!”杜伊斯嘴角一扬,冷冷道。

    战局如棋局,他看得很清楚。林克派出这支骑兵杀进落日军中。其实是想跳出棋局,扰乱自己的部署,减轻科尔城的压力。

    “殿下,你不能亲自犯险。这支骑兵战斗力强得惊人!”马里焦急地说道。

    “林克的目标是我,我的目标又何尝不是他呢?”杜伊斯傲然道,“那就让我们在科尔城的战火中,分出个胜负吧!”

    “可是”

    “不用再说,执行命令!”杜伊斯打断了马里的话,“有他们在,还有死囚营,你大可安心。”

    说完,他转过身,指了指自己身后十多个身着灰色武者服的中年人,微笑道。

    “是!”马里点头应道。殿下身边这些来历不明的神秘武者,每一个都拥有武宗以上实力。这些人平日里养尊处优,过着奢华的生活,但一旦出手就绝对能一锤定音。他们成群出现在这里,意味着殿下已经下定决心要取林克性命,结束这场战争了。

    在他看来,有了这些人,再加上皇子苦心经营的死囚营,扭转战局应该不是件难事。

    圣光骑士们在一团的阵营中速穿插着,将敌人切成一块块地包围起来,然后干净利落地解决掉。他们的几次穿插下来,一团阵地上出现了一片数百平方米的空地,地上尽是落日士兵的尸体。

    就在这时,落日阵后突然响起了一阵号角声。一团的士兵们如逢大赦,掉转头朝着后方奔命狂奔,恨不得多生出几条腿。

    马丁轻轻一抬手,重装骑兵们停止了追击,很集合在了他的身后。

    风吹过,空气里飘荡着浓重的血腥味。这股味道,让马丁感受到了征战沙场的意。他觉得,自己压抑的血性和热情,在这一场意外的战斗中得到了完全的释放。一丝丝不属于神庭,也不属于圣骑士的东西,正从身体内破茧而出,慢慢融合成一个的自我。

    “马丁,战场才是最适合你的地方!”一个念头在脑袋里冒了出来,将他吓了一跳。

    短暂的平静后,大的风雨降临。

    数百名手持强驽的士兵出现在前方。如雨的箭矢,带着凌厉的杀机呼啸而至。

    “冲!”随着马丁的一声大吼,他身后的重装骑兵们做了一件所有骑兵都不敢做的事他们直接迎着箭雨冲向了敌人。

    强驽,从诞生那天开始,就是骑兵的克星。它的精度比不上弓箭,但胜在速度和力量。短距离上的饱和攻击,是所有骑兵的恶梦。驽手们甚至都不需要瞄准,只要不停地射击,高速前进的骑兵就会遭到重创。

    马丁和他率领的重装骑兵,是少数例外。他们没有闪躲,没有格挡,空中的驽箭只要一靠近他们,就纷纷掉在地上。那情景看上去,就像射中了一堵形的墙壁一样。

    不过,敌人的攻击并不只是强驽。

    驽手们的身后,几个人突然高高跃起,朝着马丁等人扑了过来。他们在空中挥动武器,一道道威猛绝伦的斗气朝着重装骑兵们当头劈落。

    六个人,全是武宗级的高手!

    突遇强敌,马丁心中不由一慌。令他慌乱的,不是敌人的实力太强,而是该如何应对这意外的变故。

    几个武宗。对数百名圣光骑士来说,还算不上什么危险。但是,要想干掉这些人,他们必须使用圣光骑士的力量,那样身份就一定会暴露。如果不用呢,自己手下估计很难在他们的攻击中全身而退,谈不上扩大战果。

    马丁正在头痛,他手下的十多名骑士已被凌空袭来的斗气劈下了马背。

    一击得手,落到地上的几名武宗满脸得意,扬手又发出了几道斗气。轰飞了数名圣光骑士。

    许多骑士都扭头看着马丁。等待他的命令。他们的眼中,都闪耀怒火的光芒。杀得正爽的一群人,被几个武宗揍成这样,让他们很窝火。

    几名武宗身形站定。身后便冲上来一群衣甲鲜亮的士兵。他们神情冷漠。身形健硕。行动敏捷,每个人身上都充斥着一股野兽般的气息。

    这些人一上来,几名武宗便攻了过来。一群人直直地朝着地上那些受伤的圣光骑士扑了过来。

    “救人!”马丁怒喝着。纵马朝着场中受伤的骑士冲了过去。

    斗气光芒不停闪耀,敌方的武宗展开了全力攻击。马丁等人顿时被挡了下来。

    “啊!”一声凄厉的惨叫,让马丁痛彻心扉。

    他看到,一个距离敌人较近的骑士,被几名落日士兵按在了地上。他们掀开了他的头盔,一个敌兵狞笑,抬手朝着骑兵的脖子猛地插了下去。他的手上,带着锋利的金属手套,手指轻易就洞穿了骑士的脖子。动脉被切断,鲜血喷射而出,骑士的生命被情的划上了句号。

    马丁心中杀机陡起。死亡,并不值得悲伤,对于神庭骑士们来说是一种荣誉。令他愤怒的,是那群士兵野兽般的行为,他们将杀戮当成了一种游戏,在鲜血中寻找感。虽然不知道这些士兵的身份,但是那种邪恶的气息,却撞上了神庭的禁区,马丁准备放手而为。

    如何善后,他没空去想。他只知道,在圣骑士出现的地方,黑暗与邪恶都必须被毁灭。

    “你们通通都得死!”马丁阴冷的声音,清楚地传进了场中。但回应他的,只有几个武宗不屑的笑容和他们身边那群士兵野兽般的吼叫声。

    “头儿请大人息怒,这些浑蛋交给我们了!”南斯从马丁的身旁一闪而过,带着上百名队员迎着敌人冲了上去。

    敌军后方的强驽再度发威,箭矢如闪电袭来。

    “比箭,你们差得太远!”托雷冷哼一声,挽弓搭箭。弦上一阵轻响,数枝羽箭以惊人的速度射了出去。

    驽箭临近,神鹰队员们手中长刀轻舞。一阵清脆的金铁声中,箭雨被一层光幕吞噬,斩成一断断的箭矢落了一地。唯一没有落空的箭,是托雷射出的。几个虐杀圣光骑士的士兵,每人都被一支羽箭贯喉而过,手捂着脖子倒在地上,指间鲜血汩汩地冒出,喉咙里发出濒死的嘶哑叫声。

    “好!”见此情景,马丁和圣光骑士们不禁大吼出声。托雷的一箭,不仅为死难的兄弟报了仇,让他们扬眉吐气。这个箭手以牙还牙的个性,瞬间就赢得了他们的好感。

    “五人一组,锁定敌方高手。其余人员,对付他们身旁的士兵!”南斯一声轻呼,队员们各自奔向了自己的目标。

    看到一群士兵冲过来,几名武宗显然并不在意,冷笑着击出数道斗气。在熟练的配合下,几道斗气交织成一张,将南斯等人前进的路线完全封死。

    队员们在斗气光芒中速闪躲,身如飘絮,顷刻间便脱出了斗气的封锁,逼近了武宗们的身旁。这个情形,让几名武宗同时色变,因为他们的战斗生涯中,从来没有经历过这么离谱的事。

    不过,这一日注定是个tèbié的日子,离谱的事情远远没结束。南斯逼近一名武宗后,突然从怀里掏出一包东西,朝着他砸了过去。那名武宗本能地抬的格挡,一蓬白色烟雾顿时炸开。南斯身边的两名队员则手持针筒,朝着烟雾中一通猛射。

    烟雾中传出一阵呼痛声,南斯等三人手持长刀,一起扑进了雾中。众人只听到烟雾中一阵扑通乱响,随后便是阵阵惨叫。等到烟雾散尽时。三个鼻青脸肿的家伙,手提着滴血的刀站在场中,地上则是一堆泥泞的血肉,隐约还能看出个人形。

    “娘的,中了毒,反扑还来得这么猛!差点没把老子骨头打碎。”南斯吐了口血沫,啐道。

    不过,虽然挨了顿揍,但南斯对这个亮相取得的效果还是相当地满意。环视四周,他从敌人的眼中读出了惊恐和慌乱。从圣光骑士们的脸上看到了惊叹和赞美。

    当然。攻击其余几组武宗的队员们,因为没有南斯他们那么耻,没能轻松得手。他们只能靠着战甲和强悍的身体素质,与对手周旋。让他们法腾出手来对付圣光骑士。

    死囚营的官兵。也和其余队员杀成了一团。人数上的优势。疯狂的战斗热情和悍不畏死的精神,让他们并没有落下风。几分钟过去后,神鹰队员们反而落入了他们的包围中。和重装骑兵有些相似。这也是一群从牙齿武装到脚指的特殊战士,他们每一个都是从血海尸山上走出来的,拥有丰富的战斗经验和坚韧的意志。

    林克到达的时候,战局进处于一片混乱中。

    “林克兄弟,我差点忍不住动手了。”马丁看到他,轻叹道。

    “我也没想到,杜伊斯手下的高手可真多啊!”林克苦笑道。

    “一个皇子竟然拥有这样的实力,这绝非落日的幸事。”马丁皱眉道,“再看看他手下那群士兵,我现在严重怀疑他与黑暗势力有关系。”

    “我也有一样的怀疑。我正派人调查他手下这些死士的来源,如果顺利的话,不久后就会拿到证据。”林克点头道。

    “哦?”马丁讶然道。

    “不久前,我偶然到落日帝国,正好发现了他们训练死士的军营。我已经派人去捣毁他的军营,顺便收集证据。”林克解释道。

    “只要你能拿到证据,我不会让他有好日子过的。”马丁咬牙切齿地说道。

    “那就这么说定了。”林克微笑道,“我这个人,也天生讨厌这些隐在黑暗中害人的东西。”

    “好。现在,我们一起杀过去?”马丁大笑道。

    “当然。手早痒了!”林克说完,便与马丁一道杀向了死囚营的士兵。

    “你说,杜伊斯那家伙现在躲在哪里?”纵马飞驰时,马丁问道。

    “我有种预感,他就躲在死囚营中,而且正在偷窥老子!”林克总觉得战场上有双眼睛一直盯着他,这让他如芒刺在背。

    “这家伙不知道实力如何,但今天只能你自己搞定了。我不出手,就替你压阵吧!”马丁笑道。

    “那当然。和我抢老婆的人,我必须自己揍。”林克洒然笑道。

    “你有没有想过,打不过他怎么办?”

    “我根本就没想过,我打得过他!”林克大笑着,一路冲了过去。

    两人说话间,已冲到了敌阵中。战场的远处,隐隐能看到大批落日军队正严阵以待。马丁只好分出数百人,横在了战场中央,以防不测。

    两人率军杀入死囚营中时,很就发现了一件可怕的事。这些死囚营的士兵,竟然全身是毒!而且,这种毒毒性之烈,足以让受伤者在数分钟内毙命当场。马丁的手下,因此很又折了数人,圣光骑士们不得不百倍小心,重装骑兵的威力顿时减了许多,多的压力都由林克等人承担了起来。

    “这个孙子,真他娘的阴啊!”林克心中骂道。如果没有护体的战甲,他很难想象自己的部队会有多大的伤亡。而这些沾上就死的死士,一旦顺利成军,那在未来的战争中,不知道有多少人会惨遭他们的毒手。林克向神鹰下达了格杀令,他要在这一战中,尽全力将这些死士通通干掉。

    “头儿,他们跑了!追!”在阵中冲杀了片刻后,一直守在林克身边的罗宾突然说道。

    “追你个头啊!”林克早已觉察到场中的变化,白了他一眼,“这是boss出场的节奏,给我小心点!”

    “啥boss?”罗宾抓着脑袋,不解地问道。

    “杜伊斯。来吧,老子等你好久了!”林克没理他,喃喃自语道。兰陵的战事,终于要结束了!而这一战,将带给自己,带给神鹰多少改变,都是个未知数。

    “老头,我信你一次,咱们就用阳光般的力量,扫去笼罩在这个大陆上的阴霾。去揭开我父亲遇难的迷雾!”想起皇城中的怪老头的话。他心中轻叹道。论未来要面对什么,他和神鹰既然决定站到阳光下,就他娘的一定要活得灿烂!

    “生死一战,你居然敢用我们。这份胆气令我敬佩!”几名队员悄然来到了林克的身边。其中一人在他耳边低语道。

    “她敢把你们送来。我当然敢用。”林克轻笑着,看了看眼前满脸油彩的中年人。

    “为什么?你不怕我们害你?”中年人继续问道。

    “如果要掐死一只蚂蚁,只需要伸出一个手指。”林克自嘲道。“何况,雪中送炭的事,在我一生中少有。我当然要泰然受之。”

    “噗嗤!”中年人pángbiān,一个身材娇小的队员忍不住笑出了声。

    “小姐也不知道咋就盯上你这只蚂蚁了!”她一双灵动的眸子好奇地盯着林克,娇笑道。

    “雪中送炭的事,对我们来说也是一生少有。雪上加霜的事,倒是常见。”中年人深深看了林克一眼,轻叹道。

    “雪尽霜散,自有晴天,耐心等待吧!”林克回望着他,微笑道。他在这个男人眼中,看不到一丝阴暗,有的是尽的苦难和沧桑。

    “但愿吧!”男子说完,扭头朝着远处缓缓走来的几人望了过去。

    那名女子隐在了林克的身后,站在林克身边的几名队员也开始凝神戒备。

    “林克先生,我们终于见面了。”一个年青男子清冷的声音从远处飘了过来。

    “是啊,皇子殿下。你从落日来,我从天梦来,这隔着千山万水的,还真不容易!”林克望着男子,微笑着回道。

    “如果不是在战场,也许我们可能成为朋友。”所谓英雄重英雄,在兰陵战事中屡次受挫于林克手中后,杜伊斯仍然保持着良好的风度。当然,这也很可能是胜券在握的自信。

    “朋友?老子要和你这王八蛋成了朋友,那是倒了八辈子的霉了!你说你一个堂堂的皇子,就没见过美女吗?居然打老子女人的主意!还***玫瑰战争,你倒是捧着玫瑰出现啊,你看哥怎么让它零落成泥,再几巴掌扇得你母后都不认识你!$^%$%^%^此处略去数百字)”

    战场一片寂静,敌我双方的人,在某男狂喷口水的时候,都瞬间石化了。

    这个像泼妇一样骂街的人,真的就是神鹰佣兵团团长?

    这个像流氓气质十足的人,真的就是天梦联邦军事学院的高才生?

    这个人,就是扭转整个兰陵战局,成就英雄救美神话的,兰陵公主心目中的白马王子?

    “头儿,素质啊”罗宾低声呻吟道。

    “素质?陋习!”林克横了他一眼,骂道,“老子要的就是意恩仇!你给老子记好了,将来谁抢你老婆,你就像老子这样揍他,然后再这样骂他!”

    说完,他转向了像雕塑一样的杜伊斯皇子,继续骂道:“你说你要真是为了抢女人发动这场战争,我倒也佩服你算是个男人。可是,你是么?你为的,不就是那塔尔兵站那点事么?哈哈,你就别想了,你掠去的那些民众,估计正在回来的路上,你的那个训练营,恐怕也灰飞烟灭了。我相信不久后,你的恶行将会传遍整个大陆!落日的二皇子是个什么货色,整个大陆的人都会看得一清二楚!”

    开始时,杜伊斯只是被林克骂得有些回不过神。现在,他回过了神,面色陡然大变。林克的话,像一记组合拳头,重重地击打在了他的软胁上,让他钻心的痛。眼前这个男人,竟然知道这么多的事情,如果一切如他所说,那造成的后果将非常严重。死囚营的事一旦曝光,对于整个落日帝国、帝国皇室造成的打击都将是毁灭性的。神庭不会容许这样的事情,皇室也保不住他,到那时别说继承皇权,就是想要保住现有的一切,都将难比登天。

    “杀!一个不留,通通给我杀掉!”杜伊斯勃然作色,气急败坏地吼道。他身边的几名武者,闻言杀气腾腾地冲了上来。

    “看到没,风度在很多时候,只是小人的伪装!该你们上了!”林克大笑道。

    “没问题。”他身边的中年人微笑道。

    “罗宾,拿刀来,老子砍死他!”林克朝罗宾伸出了手。

    “好!”罗宾说完,在背包里一阵摸索,掏出一样用布包裹着的物品递到了林克的手中。

    “这是什么?”林克接了过来,茫然地看着他。

    “你从地下带回来的宝刀,你不是让我给你收藏好吗?现在是时候派上用场了。”罗宾嘿嘿笑道。

    “尼马,你仔细看看,这是把刀吗?”林克取掉外面的布,将那柄刀递到了罗宾面前,没好气地说道。

    “我靠,怎么只有刀柄?还是生锈的!”

    “你的给我!这个你拿回去!”

    “头儿,你将就用吧!我也要杀敌啊!”罗宾提着刀,大步流星而去。

    “好吧。”林克奈叹道。

    “杜伊斯,敢和我抢女人,老子用刀柄也要捅死你!”一个男人嚎叫着,冲进了斗气漫天的战场。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醉枕江山 重生小地主 最强弃少 神座 召唤万岁 官场之风流人生 重生之温婉 九星天辰诀 光明纪元 圣堂 无限之凡人的智慧 网游之修仙时代 刀剑神皇 恋战星梦 命灯 公子留仙 谁都别惹我 龙脊 宝鉴 我的左眼异能 法外特工 幕府将军本纪 星河大帝 风流医圣 全能大明星 超级大脑 逍遥侯传奇 带着电脑游戏玩转异界 大主宰 雍正小老婆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