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一百三十九章 阴蚀虫

类别:沙龙国际   作者:逆苍天   书名:灵域_灵域无弹窗_灵域最新章节
    “少扬,这是你要的东西。【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夜幕落下,尹浩鬼鬼祟祟在梁少扬的石楼现身,小心将一个玉盒取出来,放在了石楼内的桌子上。

    梁少扬眼中冒出淡淡银光,他伸手拿起玉盒,低头看了一眼,点头道:“多谢师兄。”

    “不客气,呵呵,当年楼主对我有恩,我能进入器具宗,成为一名内宗弟子……也都是楼主早早安排好的 ”“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尹浩笑容带着谄媚,“只希望少扬能完成楼主的嘱托,能为暗影楼引入强援,让暗影楼实力倍增。”

    “我会用心。”梁少扬说道。

    尹浩笑了笑,méiyou继续多言,起身告辞后,一路上避开kěnéng有人活动的区域,走小路回了焰火山的岩洞。

    “秦冰……”

    梁少扬拿着玉盒,嘴角显出阴森之意,低低冷笑了两声。

    初始时,他并不想前来器具宗,对他父亲的安排很是抵触。

    然而,为了顾全大局,为了暗影楼的未来,他还是过来了。

    他第一次见到唐思琪,被唐思琪靠近后软声细语讲了几句话后,忽然就不再抗拒他父亲的安排。

    他对唐思琪真正有了想法。

    真正动心了,梁少扬就变得极其认真,在他的想法中,唐思琪必然会挑选他为助手,以后他自然就会有机会和唐思琪时常相处,慢慢就能以自身魅力打动佳人,从而抱得美人归,顺利完成他父亲的交代。

    他的美好算盘被秦烈残酷摧毁……

    秦烈turán冒了出来。点燃了唐思琪的衣衫。让唐思琪恼羞成怒。含恨将秦烈选定,破坏了他的计划。

    他想当然的认为,秦烈的种种手段,都是为了引起唐思琪的注意……而且还很成功。

    “不管你是shime出身来历,想要和我争抢女人,都只是痴心妄想。”梁少扬看着夜色,等候了一会儿,如暗夜鬼影飘忽出去。闪掠了几下就没了迹象。

    秦烈石楼中,还有“咔嚓咔嚓”的声音传来。

    楼下的小作坊中,秦烈正在打磨龙骨玉,专心致志地要将龙骨玉表层粗糙的石质磨光滑,浑然不管外界的动静。

    他似乎听到轻微的脚步声从他楼前经过,但他并méiyou在意,依然将注意力放在手中的龙骨玉上。

    他zhidào很多外宗新入门的弟子,都对十二根灵纹柱不死心,有人觉得在月光下灵纹柱kěnéng会形成某种奇妙,从而更加rongyi引起呼应。

    所以时常有人深更半夜还在灵纹柱底下。彻夜不眠地领悟上面的图纹奇妙,期望一步登天踏入内宗。成为宗门各方大佬眼中的天才,被当成未来宗主的种子人选来培养。

    也是如此,半夜三更时分,外面常常还有动静传来。

    他早就习以为常了。

    shijiān在悄然不觉间流逝,渐渐地,秦烈觉得两腿有点酸麻僵硬……

    他只当坐的久了,也méiyou太在意,还在龙骨玉上敲磨着。

    深夜时分,那酸麻感蔓延开来,让他手臂变得越来越不适。

    就连脑袋fǎngfo也不太灵光,想问题都觉得困难,整个人变得浑浑噩噩,困意如海潮般涌了过来。

    在他意识模糊前,他看到几个黄豆大小的虫子,不zhidàoshimeshihou落到他双腿和手臂上。

    他觉得身体越来越僵硬,觉得浑身酸麻无力,连手指头都无法动上一下。

    他的眼皮子也变得越来越沉重,很想就这么睡下去,想酣畅淋漓的睡上一觉。

    “秦冰,今天又到了你交货的shijiān了,你完成的怎么样了?”一大早,唐思琪就在秦烈石楼前娇喝。

    今天她换了一身暗红色劲装,长发扎成马尾,显得英姿飒爽,别有一番青春韵味。

    “唐师姐早啊!”

    “唐师姐你这么早就下山啦?”

    “唐师姐吃过了没?”

    很多外宗弟子,在前往饭堂的路上,瞧见她在秦烈石楼前站着,都谄媚地打招呼。

    “一边去。”眼见有几人围拢过来,唐思琪不耐的挥手,“秦冰,你到底在不在?”

    见méiyou声音传出,唐思琪也不客气,直接推开石门,大大方方闯了进来。

    她平常也经常这么干。

    因为现在是早上,她怕秦烈衣衫不整,辱了她的眼睛,所以才会先吆喝几声试探一下。

    推开门,她一眼看到秦烈倒在一地玉屑中,左手还拿着一根龙骨玉。

    “啊!”唐思琪惊叫一声,赶紧靠了过来,然后发现秦烈浑身呈暗青色,眼睛眯成一条缝,似乎想努力睁开,却怎么也没办法做到。

    “阴蚀虫!”

    她美眸仔细扫了一眼,终于看到那几个紧紧吸附在秦烈手臂、两腿上的小甲虫,然后艳丽的脸上突显一丝惊恐。

    “莲柔!”她表情凝重至极,朝着前院的方向娇喝。

    和她一同下山的莲柔,本准备先去童济华那边问点事情,听到她的喝声后急忙回头,如一阵风般行来,“思琪,你大叫shime?”

    “秦冰被阴蚀虫咬了!”唐思琪呼道,眼显急切之意,“他屋内怎会turán冒出阴蚀虫?”

    “阴蚀虫?!”莲柔也是忽地变色,她凑上前来,盯着秦烈的胸口和脸面看了一会儿,眼神变得越来越严峻,“很糟糕!毒素渗透到心脏和脸上了,他脑子应该都被影响了。”

    “怎么办?”唐思琪六神无主起来,“我对毒虫和解毒一无所知,就zhidào阴蚀虫非常可怕,只要中了阴蚀虫的毒素,就会变得很麻烦,是不是这样?”

    “阴蚀虫的毒素能麻痹血肉筋脉和思想,让人yidiǎn点失去行动力,让人浑身僵硬无力。最终昏睡而死。这是一个很缓慢的guuo不能一开始察觉。等毒素渗透了心脏和脸部……就很难医治好。”

    莲柔看向秦烈,忽然幽幽一叹,摇头说道:“应该没救了。”

    “你,你家族不是在南部,你不是很擅长解毒么?你就不能想想办法?”唐思琪急道。

    “ruguo半夜就能发现,我应该还能医治,但现在……太迟了。”莲柔有些无奈,“阴蚀虫不会无缘无故出现。这种毒虫只会在南边几个特定的毒沼泽存活,一离开毒沼泽,除非以特殊器皿饲养,不然很快就会死去。”

    她讲话的shihou,外面很多外宗弟子聚集过来,都探头探脑地望向屋内。

    莲柔停顿了一下,忽地看向屋外的那些人,轻声道:“有人蓄意害他,想他死,所以才会专门以阴蚀虫来对付他。”

    “让开!”以渊的喝声突地传来。

    刚刚在饭堂吃过的饭的他。听闻这边的动静后,皱着眉头挤开那些围堵在门口的人。一头冲进石楼,并且还立即将石门关闭。

    “以渊你干shime?”唐思琪怒目相向,“你立即去找童长老,将这边的事情告诉他,让他赶紧想想办法啊!”

    “外宗的长老méiyou一个在解毒上有造诣,包括童长老在内的所有外宗长老,都只是擅长战斗。”以渊进来后,径直看向莲柔,“整个器具宗,只有三个人对毒虫毒药有所钻研,一个是宗主,一个是内宗的墨海长老,还有一个就是你。”

    “但现在宗主在闭关炼器,墨海长老人在外面,短shijiān应该回不来,所以现在只有你能帮到秦冰,其他人谁来都没用。”他神情认真,又道:“据我所知,宗主和墨海长老两人,还都教导过你毒虫毒药的知识。”

    “你怎么会对我这么了解?”莲柔惊讶无比。

    以渊目显温柔,轻声道:“从五年前你离开紫雾海起,我就在花钱打听你的一切,打听你的喜好,还有你的修炼进境……”

    “你就是个疯子!”莲柔啐骂了一句。

    以渊微微一笑,“shime都无所谓,反正我是认定你了,不管你跑到shimedifāng,我都会缠上来。”

    “两位!”唐思琪跺脚急喝。

    “思琪,我说过了,我们来迟了,阴蚀虫的毒素yijing渗透他的心脏和脑海,就算是我想要医治他,也非常非常的困难。”莲柔回归正题,一脸无奈地说道:“我要医治他,就需要炼制一种特殊的药汁,但是炼制药汁需要shijiān,等我炼出来的shihou,阴蚀虫的毒素早就害死他了,根本不kěnéng来不及。”

    “那就没办法了。”以渊听完莲柔的解说,然后叹了一口气,来到秦烈身旁,俯下身子冲秦烈道:“秦兄,你的眼睛还没完全闭上,我zhidào你还能听见我的话。嗯,我很想帮你,可惜真的无能为力,我会试着找找是谁放出的阴蚀虫,ruguyi对付,我会帮你杀了他,ruguo他和庞峰yiyàng厉害,那我也不会为了你拼死拼活,希望你能理解。”

    他对秦烈只是有些欣赏,远远méiyou达到和秦烈生死相交的程度,一些举手之劳他不介意帮忙,但要让他冒着生命危险去帮秦烈报仇……那真不太现实。

    因为两人的交情还不够。

    “你要是有shime话,趁着他眼睛méiyou完全阖上,也对他说说吧。”莲柔看着唐思琪。

    “真没办法了?”唐思琪又问。

    莲柔摇头。

    唐思琪于是也走到秦烈身旁,她抿嘴想了一下,然后轻声说:“不管你是不是以卑鄙手法来吸引我的注意,也不管你来器具宗的目的是不是因为我,我都要说你有成为一名真正炼器师的潜质和天赋。这几个月来,你帮我打磨的灵材是我这些年用的最顺手的,有的比我ziji弄的材质都要好。”

    “唐师姐,他都要死了,你就不能说点好听的?”以渊turán插话。

    “shime好听的?”唐思琪回头,眼中都是莫名其妙,“我现在说的还不好?我在说他其实很不错,是真的可以成为一个非凡的炼器师,这还不是好听的么?”

    “秦兄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他的死……应该也是因为你。”以渊眯着眼,“害他的人,是因为担心他真能打动你,所以才要他死。他为了你来的器具宗,为了你专心打磨灵材,最后还为了你死,你真就yidiǎn不感动?”

    “感动?给你这么一说……”唐思琪愣了,她好看地皱着眉头,又认真想了一会儿,然才微微点头,ziji也不确定地低声喃喃:“或许,或许也是有nàmeyidiǎn点的,我不zhidào,我也不zhidào……”

    她讲话的shihou,秦烈的身体忽然传来彻骨寒意,浓浓寒雾泛出,将秦烈身体紧紧裹住!

    从看到阴蚀虫起,秦烈就在拼命调集冰球元府的寒冰之力,如今终于彻底催发出来!

    在莲柔、以渊的惊讶目光中,在唐思琪还在喃喃低语的shihou,秦烈的身体迅速被冰冻,他很快如被封印在冰晶内,化为一具晶莹冰雕。

    阴蚀虫的毒素,也被一并冰冻,再也无法扩散一丝一毫!

    “这寒意……”以渊turán伸手触摸了一下秦烈胸口,立即发现指头出现霜冻,他打了个寒颤,低喝道:“还有救!秦兄还有救!这种冰寒,绝对能阻止毒素地蔓延!在解冻之前,秦兄肯定能一直保持在如今的身体状况!”

    “那我就能救活他!”莲柔神色一震。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罪恶之城重生之恶魔猎人暴力牛魔王武神空间官路逍遥房术大主宰超级大脑风流医圣星河大帝武碎玄天重生之快意纵横极品狂兵异世武神庶女当嫁,一等世子妃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