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一百八十九章 我等你以后来杀我

类别:沙龙国际   作者:逆苍天   书名:灵域_灵域无弹窗_灵域最新章节
    巴掌大的一柄血刀,从冯蓉的眉心拔了出来,被她捏在手内。【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百度搜.)

    “血之禁魂术!”

    冯蓉挥刀,一条条赤红血线从小刀中划出,血线虚空纵横交错,凝成一张血淋琳渔网。

    一种禁锢灵魂,令精神意识停止波动的血煞气息,从那血淋琳的渔网中释放出来。

    “套!”冯蓉一点血影。

    血色渔网陡然落向血影,要将血影灵魂钉住,要令血影神念被制。

    秦烈和以渊两人,在那血色渔网凝成后,都是灵魂束紧,生出被囚笼捆缚的可怕感。

    看着血色渔网落向血影,秦烈心神一震,发现在那血网凝成之后,这一片空间所有灵魂类的精神波动,都像是被血绳子拴住了。

    血网明明是针对血影,他却灵魂绷紧,有种浑身不适的别扭感。

    “秦冰!以渊!你们一人带一个,尽快离开此地!”冯蓉冷喝,一双美丽的眼眸,隐隐有血光泛出。

    仔细去看,能发现在她眼瞳深处,像是有一滴滴血珠子在颤动着。

    “冯教官保重!”

    以渊早就不准备久留了,听冯蓉这么一说,他立即将莲柔夹在怀中,抬脚就冲向外面。

    秦烈略一迟疑,也很快有了决定,也往唐思琪奔去。

    通幽境强者之战,绝非他能插手干预,在血影的血奴之身没有回归之前,只有三成力量,并且被寂灭玄雷炸过的血影。他还能打打落水狗,趁血影被重创占点小便宜。

    但在血奴被收回血影身体,随着血影身上的碎骨不见,随着血影气势的暴涨……

    秦烈很清楚。他再难对血影造成威胁,真要逞强留在原地,他只会成为冯蓉的累赘。

    于是他和以渊一样,也将唐思琪抱住。也朝着以渊离开的方向而去。

    森罗殿的元天涯在此,暗楼楼主帝十九也在,影楼楼主梁央祖也暗中潜藏,他们的进城,连血矛都没有觉察,他们精心谋划的计策,分明不是为了对付他一个小小的开元境武者,而是为了覆灭血矛!

    为了琅邪和冯蓉!

    秦烈很快看透这个真相。

    “元天涯、帝十九、梁央祖……还会有谁?血影不杀以渊,说是紫雾海那边要以渊活着。莫不成紫雾海也参与了进来?”

    秦烈神情凝重。想着今夜之事。心中渐渐有了不详预感。

    他忽然又想起梁忠送来的那封信,梁忠告诉他器具宗不宜久留,让他最好趁早脱身。

    “梁忠来自于森罗殿。他应该早知会发生今天的事,说不定。连七煞谷、云霄山也参与了进来!”秦烈越想越觉得心寒。

    此刻佳人入怀,唐思琪丰腴性感的身躯,就被他搂在怀中,可他却没有一丝旖旎念头,只觉得通体发冷。

    “真要是五大势力一起联手对付器具宗,我该何去何从?”秦烈心生茫然。

    “秦冰!”巷口,以渊神情肃穆,抱着莲柔站着,在他过来后沉喝一声。

    秦烈抱着唐思琪走了过来。

    “你听。”以渊道。

    秦烈凝神,运转地心元磁录,以灵魂感知大地的波动,倾听周边的动静。

    他听到了喊杀声,听到了武者凌乱的脚步声,听到了激烈的战斗声……

    “这边有个石楼,我们上去看看吧。”以渊似乎预料到什么,叹息了一声,他先一步登上那石楼。

    秦烈旋即跟上。

    这时候,两人已离开影楼所在的那条偏僻街区,也听不到冯蓉和血影的交战,更加不知琅邪的状况如何。

    他们所在的位置,相对而言也算是较为偏僻,离繁华的城区还有一段距离。

    两人各自抱着一个女人,登上这一块的最高石楼,在楼上眺望远方。

    远处繁华的街区,能瞧见很多府邸燃烧着大火,能看到很多武者身影快速穿梭着。

    “他们不是器具宗的人。”以渊轻叹。

    秦烈皱眉,他运转灵力,试着去看器具宗的宗门,去看焰火山的方向。

    然而,在夜色下,那器具宗和焰火山被蒙在黑色中,因为距离太远,他没办法看出那边的状况。

    “秦冰,实不相瞒,我来器具宗仅仅只是为了莲柔。我对炼器一点兴趣都没,也就对血矛的血池还有点念想,但现在……”以渊苦涩摇了摇头,“血矛应该渡不过这一劫的。”

    秦烈沉着脸。

    “抱歉,我不会回宗门了,因为回去必死无疑。”以渊看着莲柔,柔声道:“反正莲柔在我手里,我这就要走了,我要带着她平安离开器具城。”

    秦烈继续沉默。

    他知道以渊一直是个很聪明而且很理智的人,也只有在面对莲柔的时候,以渊才会变得冲动,会有年青人才有的疯狂。

    大多数的时候,以渊都在隐藏自己,他很擅长给人以人畜无害的假象。

    事实上,以渊从来都不是善类。

    这一点,从他初入宗门,敢在饭堂对所有外宗弟子下手就能看出。

    秦烈甚至觉得以渊真正的实力,可能比庞峰还要强悍一点,这感觉如今越来越强烈。

    “五年前,莲柔来紫雾海的时候,是我人生的低潮,因为我顶撞长辈,去修我们紫雾海的一种禁术,导致我筋脉紊乱,境界不但无法继续增长,还不断持续后退。”以渊温柔看向莲柔。

    “然后,我从紫雾海最有天赋的武者,一下子被贬为看门引路者。那一年,我遭受所有人的冷嘲热讽,我被以前我视为废物的那些人瞧不见,让各位对我寄予厚望的长辈觉得失望。”

    “就在那一年,莲柔来了紫雾海,我作为她的引路者,奉命带她参观紫雾海所有美景。”

    “她只当我是紫雾海最普通的门童,但她没有轻视我,在我带她逛那些紫雾海美景的时候,我从她的欢乐中感受到宁静。而心灵的宁静,恰恰抚平我内心的暴躁不安,让我终将那禁术成功修炼出来。”

    “在我人生最低谷的时候,我遇到了她,从她身上得到了安宁。所以,我从紫雾海来,我来带她离开,带她活着离开器具宗!”

    以渊看向秦烈。

    秦烈皱着眉头,“为何对我说这些?难道是你特殊的告别仪式?”

    以渊神情有些复杂,他犹豫了一下,突然说道:“其实,我从紫雾海来之前,就知道器具宗有此一劫。其实,我将消息告诉你,带你去找琅邪和冯蓉,就是希望你能引得琅邪、冯蓉一起来见血影……”

    话到这里,以渊停顿了一下,在秦烈冰冷眼神望来之前,他才继续道:“这本就是紫雾海那边想要我做的事。”

    秦烈脸色大变。

    被禁锢了身体灵力的唐思琪和莲柔,也是美眸闪现惊色,仿佛不敢相信以渊这么复杂。

    “紫雾海想我这么做,但却没有吩咐,但我知道那边的想法。”以渊深吸一口气,“我知道如果我这么去做了,紫雾海就会找他们交涉,会保莲柔的性命。事实证明我没有判断错,他们允许我带着莲柔离开,这说明紫雾海知道我曾为他们做过什么。”

    他看向秦烈,很平静地说道:“对我来说,只要莲柔能活着,琅邪和冯蓉大人,还有你,会不会死去,我都不是特别在意。秦冰,我要走了,所以向你道明我所做的一切,因为我当你是半个朋友,我不想欺骗你,不想你蒙在鼓里什么都不知道……”

    以渊抱着莲柔,从石楼一跃跳下,在下方最后看了秦烈一眼,“我等你以后来杀我。”

    这番话落下,以渊撑起了大雨伞,身上陡然释放出一股骇人锋芒,体内如藏着一柄柄利剑,给人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

    秦烈瞳孔一缩,深深看着以渊渐行渐远的背影,漠然道:“原来这才是你真正的实力。”

    ……

    
推荐阅读:胜者为王 天地霸气诀 赘婿 武林高手在校园 官仙 无尽剑装 超级强者 大圣传 一品江山 雪中悍刀行 妙手玄医 大唐暴力宅男 无限归来之超级警察 极品老婆 房术 我家后院是异界 大官人 怪厨 树宗 天下玄修皆炉鼎 大道独行 武碎玄天 重生之快意纵横 红色权力 毒妇从良记 极品狂兵 大宋佣兵 电子掌控 异世武神 重生为山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