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一百二十八章 北地

    “第十七至三十阀门全部紧急关闭!第三动力室起火,人员紧急撤退,灭火小队了?没有这个编制?算了,找个冰法吧。【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也没有?蕾妮公主在吗?”

    “左舷部C15-21舱室漏水,修理人员了?也没有?好吧,那把漏水的地方都冻住,等稳定了再进行修理。蕾妮公主已经去动力室了吗?”

    “埃洛因骑士,该你上了。啥,你的冰噩是雪人只会肉搏不会急冻?木瓜脑袋,这么废要你有什么用,把自己和雪人绑在破洞上堵水吧!”

    “那些该死的工程师到那里去了?什么?都跑去船头附近看新安上的撞角去了?那不是这艘船的天赋能力吗?他们又不会魔法能看出个毛线?啥,就是因为不科学才要去看?这群混蛋,格林殿下,请帮我把他们带回来。不不,您不用做什么,应该说请千万不要做什么,您站在他们身边他们就会主动回来了。”

    “红色警报,发生了什么?啥,埃洛因骑士真的把自己和雪人绑在破洞上,然后被冲走了!?我只是抱怨下,打个比喻!他居然真的做了?这个木瓜脑袋!该死,谁去请崔希斯把那个傻蛋骑士捞起来。已经够忙了,还在添乱!”

    “蕾妮殿下,请到舰桥,那里有人找您。那个.....戴安娜大人,我知道您很激动,也想找个敌人大战一场,但请不要全副武装站在走廊中间阻碍工作好吗?我这里已经接到了十几分报告了,都是抱怨被你那昂贵的铠甲刮伤和阻碍工作的。”

    “甲板上的那个传奇半龙人兽王猎,战斗都打完了,你的驯兽**还是没有起到作用,给我死回来吧。”

    “我差点就成功了,传递爱是需要时间的!还有,这失败能怪我吗?你一边揍他一边说爱他,这有可能说通吗?”好吧,某个让人无法评价的男人的声音即使在混乱之中也是那么醒目。

    刚刚抵达船板,就是这一幅混乱至极的场面。凯丽和海洛伊丝的嗓音在舱内回荡,一群奇葩或是帮忙或是帮倒忙,反正就没有闲着的。

    不管北极光号之前设计的多么好,理论上多么强大。这毕竟是一艘没有经历过实战考验的新船,而第一次遇到了实战就是两个超级海怪的持久战,也实在太过为难它。

    看来我还是对妒忌太过自信,被逼到极限的不仅是海怪,恐怕北极光号也到了极限。

    实战永远是最有效的检验平台。最先出现问题的永远是短板和弱点,在章鱼的敲击、独角鲸的撞击之下,亡灵化没有覆盖的地方自然无法自愈再生,能量管道不够扎实、设计不够有效的地方,也是千疮百孔的出现各种问题。

    而作为战舰灵魂的“妒忌”,在漫长的亡灵人生中,还是个刚刚出生不久的婴儿,还不能起到独当一面的作用,维持所有的重炮攻击、控制舰队都耗掉了它全部的精力,反复使用自愈天赋又耗掉了它大部分魔力。

    这些缺憾并不是什么大问题。从原型机到真正的实战机型,本来就需要不断暴露问题和修正问题,但若是实战中直接玩完,也估计没有以后了。

    “小罗兰回来了?太好了,赶快到左舷甲板帮忙,那里还在漏水。”

    刚刚抵达就被派上了任务,我却笑了。

    “凯丽,别光抓我当壮丁了,这里有两个老熟人可以受你指挥,芬达克也是冰噩骑士。卡西米亚斯虽然人傻,但傻力气还是有一把。”

    “啊!他们不是.....好了,我懂了。好久不见,我代表岚之国欢迎你们的归来。但现在可不是叙旧的时候。小芬达克请帮忙冻结漏水的地方,卡西米亚斯爵士请到甲板上帮忙调整风帆。”

    “凯丽姐!?你没事太好了!”听到熟悉的嗓音,芬达克有些激动,但接着却冷静下来。

    “好的,我们会努力的。”

    至于卡西米亚斯,行动派的他话音刚落就已经出发了。但从那干劲十足的摸样,那句“欢迎归来”,还是很让他开心的。

    那天招牌性的冰河世纪都摆出了,那个永夜大帝招牌般的黑色骷髅王神威又怎么瞒得住人,再加上这么多年赤红猎犬的战旗就是岚之战旗,永夜大帝就是圣骑士罗兰的传言恐怕一直在人类的高层中传来传去,在有心人的眼中,我那身份恐怕早就瞒不住了。

    我不怀疑有人猜到我就是永夜大帝,尤其是前身是亡灵巫妖已经被揭晓之后,至少凯丽是肯定知道了,当然,有些事情说破了反而不美,若东岚真和永夜大帝扯上关系,肯定是大堆的麻烦,眼下既然他们不打算说破,那就先这样吧。

    或许是在风浪之中的互助,或许是早有预期,两位亡灵骑士很快就被众人接纳了,但这个“众人”却多少有点水分。

    地下世界的绅士们自然不用多说,他们中大都已经习惯和亡灵相处了,东岚之国的骑士们面对出手帮助自己的亡灵骑士先是有点惊愣,然后发现这两位智慧亡灵居然是自己前辈的英雄骑士后,态度就发生了转变。

    原本生者和死者的隔阂,在凯丽和蕾妮拉着他们说了些什么后,尤其是看到那标志性的冰噩坐骑后,原来的稍带防备的态度痕迹就转作了崇敬。

    每天都能看到骑士们围着两位亡者骑士讨教,而卡西米亚斯和芬达克也很愉快的向后辈骑士们教授自己的经验和战技。

    看到这种情况,我才稍微松了一口气,毕竟让亡者们前往生者的国度,是一件赌博,但既然骑士们能够和亡灵骑士相处融洽,也算开了个好头。

    当然,这也和圣战开启诸神很忙有关,而不是东岚信奉绝对公正的律法之神为国教,有无眠者这真神罩着,我从一开始我就不会考虑这惊世骇俗的提案。

    而在地下居民和东岚人都能够接纳两位骑士后,却依旧说“众人接受亡灵骑士”有水分,还是因为那些奥兰人。

    东岚公国在大部分人类王国中是边境野蛮人的国度,他们一开始就游离在人类主流社会之外,再加上过去那档子事。和各国、诸神教会的关系都很差,由于历史记载中迪芬德曾经转变为死亡之地,皇家骑士团化身死亡骑士团对仇敌复仇,他们反而对亡灵没有多大的敌视。再加上两位亡者骑士从某种意义上都是岚之国的历史英雄,还有岚之王室的担保,和谐共处并不困难。

    而奥兰却是人类大帝国中的一员,他们自幼受到的教育就是亡灵都是邪恶的,都是生者的敌人。再加上一百多年那场亡灵天灾及西罗帝国带来的现实压力,诸神教会的反复宣传,让他们接受和亡灵待在一个船上,和同老虎被关在一个笼子中有什么区别。

    这是人类社会的主流观念,只要扯上亡灵就是邪恶的,而亡灵大帝,更是邪恶中的邪恶。

    于是,第二天我就收到了三十几份投诉,更有十几人改变了主意,打算直接下船。

    “那个。要不我们还是跟着飞吧,这几天已经很让人愉快了,毕竟生者和死者有所区别也是常态。”

    重新躲在斗篷下的两位骑士自己请愿离开,我却摇头拒绝,这都是预期之中的,我也早有决定。

    “你们给我脱下斗篷,就像在硫磺山城一样,堂堂正正过自己的生活。你们并不欠这世界任何东西,也不欠任何人的,相反。这满是恶意的世界还欠你们很多。”

    我的话语让两位骑士低着头,却没有说话反驳或同意,我知道他们还在犹豫,怕因为自己的出现导致我的计划出现了纰漏。

    “既然已经打算在这条路上走下去。就没有回头的可能。我们既然打算制造一个地上的硫磺山城,让无罪者不因自己的种族和身份遭到歧视乃至获罪,这等于和这个世界的主流思维做决裂,各种困难都不会少,这样的坎只是开胃菜,我们必须迈过。既然那些该走的迟早会走。我们又何须在意。”

    “道不同不相为谋,实际上既然已经在不同的道路上了,想谋也谋不到一起去,想走的就让他走吧,我从一开始需要的就只是同道者。”

    ---------------

    北方的冬天总是很早的,在北地人的常识中,在难熬的漫长寒冬到来之前,要准备好过冬的粮食,更要做好防备兽群的准备。

    冬天的兽群是最难对付的,饥饿会让他们疯狂,大雪封山的结果就是它们会成群结队集合起来,不惜代价挑战人类的城市,反正饿死和战死区别不大,与其活生生饿死、冻死、不如赌上一把。

    在岚之国强盛的时候,都会主动清剿城镇周遭乃至雪山中的兽群,一方面狩猎一些猎物作为冬季的食物储备,一边尽可能把它们的数量降低到一定程度,减缓冬季各城镇可能面临的压力。

    而真到了冬天,却是骑士们最喜爱的冬猎季,到了那时,即使不为了粮食,骑士们依旧主动出击狩猎打散兽群。

    在没有战争的时节,冬猎是展示自己实力最好的舞台,每年都有骑士远赴深山,寻找强大的魔物作为猎物。

    而如今的东岚公国,却早就没有这个实力了,缺粮和猛兽依旧是头顶上的利剑,每年冬天都是异常难熬的。

    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没有战力的小国只会越来越弱,二十年前的战争,让东岚公国失去了自己最后一块魔金矿矿区,日子就更难熬了。

    索罗英,东岚公国离首都迪芬德一个普通小镇,当平原地带的奥兰帝国还处于温暖的盛夏之时,这里却已经开始进入了初秋。

    往日,这是一年中最繁忙的时节,是让人喜忧相伴的收获季。

    能够收获粮食,自然让人高兴,但若是大部分时间都收获欠佳,却怎么都让人喜中带忧。

    北地的一半时间是冬天,再加上冻土,勉强一年一熟的农作物收成欠奉才是常态,而这收成情况有往往关系能否平安度过这难熬的冬天,每一年到了这个时候,大家的心情都不会很好。

    但今年虽然依旧欠收,情况却有些不同。

    “别急。都有,都有!”

    带着皇家徽记的年轻战士满脸喜色的分发粮食,粮食不足的时候王室及当地贵族来赈灾已经是惯例,但本来就不富裕的皇室也买不来多少粮食。北地的军勋贵族虽然出名了的能打战,但也出名的穷的叮当响,连自己的过冬粮都要想办法。

    因此,每年的粮食分发不了多久就会用完,每一年的冬天依旧是难关。

    往日分发粮食的时候就像打仗。所有人都努力抢先,但这次,却还真整整齐齐的排了队。

    原因?那战士背后十几个马车和小山般的物资就是了,既然足以分配,自然不需要争抢。

    “在蕾妮公主这次出访奥兰非常成功,既扬了我们的国威,为我们赢得了很多粮食和补给,大家不要急,都有,粮食和新衣、棉被都有。”

    和往日看着不多的粮食愁眉苦脸的模样完全不同。喜气洋洋的年轻战士边发放粮食,边宣传皇室的恩泽。

    “那个,骑士哥哥,可以再给小爱丽一点粮食吗?去年你只给小爱丽一袋米,到后来小爱丽都饿的好难受。”

    年轻的战士当即一愣,他还记得那个七八岁的绿发小姑娘,去年她是和他母亲一起来的,看着小女孩和她妈妈都饿得很瘦,他把自己的口粮都匀了一点给她,当时。明明分到的粮食依旧不多,她们母子却千恩万谢的走了。

    “小姑娘,今年多给你一点倒是可以,但你家大人了。”

    小爱丽现在还这么小。怎么让这个小孩子一个人来领粮?

    “爸爸大前年的时候为了保护我和妈妈,被狼群咬死了。妈妈去年冬天把吃的的都给小爱丽了,最后没熬过来,现在小爱丽家就剩小爱丽了。不过妈妈教小爱丽裁缝了,小爱丽可以用缝衣服养活自己了。”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明明才七八岁。这苦命的小爱丽说话却像个小大人,但她却不知道,她的手艺连自己的布娃娃都缝不好,哪里用来赚钱,只是小女孩吃不多,周围的邻居想方设法轮流周济这个可怜而坚强的小女孩,

    听到那平静的噩耗,战士当即愣住了,仿若胸口噎住什么似的,半天说不出话来,最后只能叹了口气,毕竟,这样的不幸在这片土地已经经历了太多,即使满腔热血,他能帮多少?面对无止境的不幸,他早已经麻木了。

    这片土地的贫瘠多年,他只是个战士,唯一能够做的,或许就是狩猎更多的猎物吧,或许,其中就有小爱丽的仇人。

    “粮食有点重,小爱丽估计拿不动,小爱丽在那边广场上玩一下吧,等下发完粮食,我帮你搬到家。”

    “嗯,谢谢骑士哥哥了,那小爱丽到双子广场去玩了,等下在雕塑下见。”

    满脸青春痘的年轻战士看着依旧坚强的小女孩蹦蹦跳跳离去的身影,摇了摇头,把心思放在一边,继续分发粮食。

    “看来今年还是要把自己的口粮都匀上啊,对了,既然秋收了,田里应该有田鼠吧,再去挖点野草和树根,嗯,还可以偷偷去厨房偷点......喂,那边那个壮汉,你一个人拿那么多好意思吗?匀一点给其他人吧。什么?你是帮那个老太太拿的?不好意思啊。”

    于是,莽撞的年轻战士连忙为自己的错误道歉。

    小爱丽很喜欢双子广场,除了那是她父母相遇相爱的地方,更是因为哪里有一尊好看的双子雕塑,妈妈曾经在雕塑下给她讲了很多故事。

    腐旧的石雕已经褪色,其上的两位少年骑士的英姿却依旧醒目,站的比较高的是兄长,他高举岚之王权化身的华丽长剑怒目冲锋,没有什么能够阻拦他,此时,银色的铠甲上是敌酋的血迹。

    而在下方那个,却是一个英姿勃勃的年轻战士,他一手持着带着火焰的魔杖,一手举着巨剑,口中似乎正在念叨着什么奥秘咒语。

    两位看起来都只是十三四岁的金发少年,两个雕像的面庞一模一样,显然是双生子,即使雕像已经腐朽不堪,哥哥掉了只胳膊,弟弟少了只脚。但宁死不屈的意志却凸显无遗。

    而在广场其它地方都是落叶和灰尘的时候,周围却打扫的干干净净,足以证明这尊雕塑的特殊。

    这是几乎成了东岚公国象征,近乎每个城镇都能见到的双子雕像。从某种意义上,也是岚之民永不向命运低头的意志化身和守护神,而最近为了鼓舞国民的士气,蕾妮公主也努力在外形上模仿其中一位。

    “那个,大骑士哥哥。这个就给你了,请继续保护我们的城镇。”

    爱丽放在雕像下的,是半块黑面包,是她所剩无几的口粮,她记得,在过去,自己的妈妈就是这么做的。

    小时候,爱丽的妈妈就给她讲故事,这两位骑士哥哥的故事是重复率最高的,虽然故事的内容已经记不清了。但小爱丽却记得那些故事最后,都是骑士哥哥赶跑了坏人,保护了大家。

    她还记得,当时的妈妈是这么说的。

    “.....在王子们的努力下,恶魔和兽人被赶回了老家,贪婪的邻国国王、虚伪的教会也得到了他们的惩罚,大家又过上了幸福的日子。”

    “可是,可是,爱丽还饿啊,这就是幸福的日子吗?”

    她还记得。当时爸爸脸上的苦涩笑容。

    “......那是爸爸没用,没法给你幸福的日子。但你相信爸爸,只要遇到了危险,爸爸就会像那以身殉国的双子骑士一样。豁出性命来保护你和妈妈,还有大家。”

    她还记得,当时妈妈脸上幸福的笑容。

    “马丁,我相信你是最棒的骑士,真遇到了危险,你一定会努力实现自己的誓言。”

    她还记得。当爸爸真的实现了自己的誓言,妈妈却哭得那么伤心。

    “傻马丁,我不要什么骑士,我只要你回来啊!!.....这苦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尽头啊!”

    她还记得,去年妈妈临终前,却依旧笑了出来。

    “小爱丽,不要怨恨这个世界,也不要怨恨这个国家。国王陛下战死,蕾妮殿下十四岁就披挂上证,岚之王室已经豁出了一切来履行自己的守护誓言,我们还有什么怨言。”

    “但你记住你爸爸生前最喜欢说的一句话‘希望往往总是绝望尽头,只要岚之旗依旧飘扬,我们岚之民就绝对不会放弃希望’”

    “小爱丽,妈妈爸爸没用,不能给你像样的生活,但请笑着面对人生,只要努力,总有一天会遇到希望,说不定那双子星就再度下凡,拯救这个即将灭亡的国家......”

    她还记得,当年自己努力记下了那些话,但依旧记得不怎么全,而其中记忆最深的,却是要拯救国家的双子星。

    “大骑士哥哥,或许明年你也不会来拯救这个国家。但请保佑爱丽活过这个冬天,还有让马基爷爷、科洛哥哥、艾妮婶婶也都活过这个冬天,对了,还有露露,虽然她总是欺负我,但也保佑她明年还能和我一起玩,请不要怪她,她也没有了爸爸、妈妈,还要保佑......嗯,还有保佑那边那个好心的骑士哥哥.......”

    小爱丽一口气念叨了上百个名字,其中还包括咬了自己的小黄狗,而当还在努力想起其他需要保佑的名字的时候,从来没有得到回应的祈祷,却第一次得到了回应。

    “会的,明年,这个国家就会得到来自双子的拯救。”

    “会的,每个人都会得到保佑,至少,不会再有人饿死。”

    “会的,绝望的最后,绝对还有那一丝希望!当岚之旗再度飘扬的时候,所有的岚之民都会获得救赎。”

    话语落下,那一闪而逝的身影,那熟悉的面庞,却让小爱丽惊呼出声。

    “大骑士哥哥!!”

    此时,那个年轻的战士终于发完了粮食,背着自己和小爱丽的口粮走了过来,迎接他的,却是慌慌张张的小爱丽。

    “骑士哥哥!是大骑士哥哥,大骑士哥哥活了,他说要保佑大家,要拯救这个国家!”

    顺着小爱丽手指的,却是那个双子星雕像中的兄长,他手中的罗兰圣剑正指向远方、

    小战士库鲁尔先是一愣,接着却笑着点了点头。

    “嗯,罗兰殿下会永远庇护岚之国的,岚之意志永不屈服。”(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神煌 圣堂 九星天辰诀 首席御医 官场之风流人生 神座 网游之天谴修罗 重生小地主 醉枕江山 雪中悍刀行 官路青云 千回百转的爱恋 泰瑟尔世界之领主 万界大帝 护花死神 机战风暴 铁面侠 女神的贴身侍仙 游戏为王 光戒 绝品骗圣 其实我也爱你 都市符医 我有个多啦哎梦 帝法众生 万医医圣 曙光之主 天才萨满 最强天与天宇 超级名作修仙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