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一百三十二章 新时代

    【叮,恭喜宿主新建转职设施,雪崩防御者转职开启、极光骑士进阶开启、长风骑士转职开启,请宿主把平民丢入起来,等2分钟,就会跳出来一个强力战士……你以为我会这么说吗?别做梦了,这是个真实的世界,才没有这种既不科学又不魔法的乱七八糟的转职系统。【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

    【想要强力战士?行,自己去训练,去培养。——建个兵营就打算出兵?隔壁的星际战争在召唤你啊。】

    好吧,想要强力兵种果然没有这么简单,但最不科学也不魔法的系统居然反过来吐糟我不科学,果然一如既往的坑爹啊。

    这已经是“回归日”凯旋庆典的第三日,但别说迪芬德的庆祝活动没有停下来,庆祝活动已经扩大到整个国家的等级。

    “既然如此,干脆全国庆典一周,大赦天下。嗯,食物由国库出,让压抑的够久的国民好好乐乐吧。”

    这是我做出的判断,虽然摆明了有收买人心的味道,但在这风雨之际,却的确能够起到安定人心的作用。

    庆典无非是美食美酒音乐文艺表演,再加上各种特色活动,窗外的广场上歌舞欢笑不断,鼓声乐声震天,但在这皇宫内,却早已经回归了忙碌的日常。

    “按照你的计划,还要持续五天的回归日庆典,还有向其他的城镇提供庆典用的粮食,至少会额外用掉两个月多的口粮,好不容易充裕的粮食补给又会提前出现缺口。虽然这次有好心人的赞助,捞的实在不少,那预期的资源缺口始终是个隐患。若这个提议者不是你,我绝对会不惜一切代价阻拦提案,然后找个理由把提议者丢到边境做苦力。”

    宫廷首席女官凯丽的话也是行政官员们的普遍想法,苦惯了的他们恨不得把一个铜币掰开了分两天花,这样的“奢侈浪费”怎么能够忍受,若不是我压着,恐怕这个庆典根本无法举行。

    “大家辛苦了。不过,这是值得的。一方面犒劳一下民众,虽然收获季依旧惨淡,但却不是他们的错。辛苦了一年的他们也到了休息几天的时候。另外一方面。我们也要让国民有个新印象‘从今天起,一切都不同了’,以这个为节点的话,以后很多工作都会变得好做些的。”

    士气?民望?人心所向?这种看似虚无缥缈的东西,在某种意义上。也会起到关键而积极的作用,至少让国民填报肚子,并有一个对美好未来的期望,是我们现在唯一能够做的。

    当然要真正的改变这个国家,却还是必须一步一个脚印去做。

    我异想天开的直接向系统提出的要求,果然得到了预期中更加异想天开的答案,每个战士都需要几年乃至十几年的培养,造个兵营丢进资源就出兵?若真实中可以这样搞就真好了。

    “那么,当前最重要的工作,还是那两件。一是各个主力军团的重新组建,二是粮食问题……”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这个紧急召集的内务会议至少来了三十多个官员,而从刚刚的接触来看,其中的人才还不少,蕾妮和岚之王室能够撑到今天,这些老练而勤勉的行政人才功不可没。

    家贫显孝子,国难识贤臣,该感谢这么多年的磨砺吗,能够在短短十个小时内组织起庆典,计算出一周庆典会对明年的粮食供给造成的压力大小。然后安置好新的军团驻地,硫磺山城那群什么都是“贤者大人说的对”的草台班子是绝对做不到的。

    但再强的行政手腕,还是从有效资源的高效运用,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什么都没有的话,再强的行政高手还是做不出来事情。

    此刻,会议开成这样,就很让人不习惯了,作为一个新来的,我不仅没有官职。还是坐在主位主持内务会议,但他们却一脸理所当然,天经地义……嗯,会议里最不习惯的还是我本人。

    毕竟我早就习惯了手下那一群不靠谱了,以前开会大部分时间都在和他们搏斗,努力把跑偏了的话题拉回原点,现在和与会人员这么严肃认真的商量问题,反而很有点不习惯了。

    看着那群中年、老年官员满脸认真,不断认真记笔记、思索然后提问的工作态度,我真想把还在广场上狂欢的雪蹄拉过来,让他们看看别人是怎么认真做事的。

    “至于粮食的话,过半个月应该有一批肉食,做好储备的话,应该会延长一段时间的消耗。”

    凯丽当即恍然大悟。

    “你是说那只鲸鱼?”

    我点了点头,那山一般的独角鲸死尸丢在海里实在太浪费了,考虑到粮食供给,我已经直接让北极光启程去把它拖回来了。

    考虑到实在太大,若拖不动,现场切割成肉块带回来也是可以的。

    顶级海怪即使死亡,那预留的威势也会持续一段时间,并不用担心鱼虾这么快就会找上门,鲸肉可以作为粮食,体内貌似还有顶级的香料,这都是一大笔财富,浪费了实在可惜。

    “至于从根本上解决粮食问题,我也有了预案,变卖这次的收获,至少换取两三年的赈灾粮应该没有问题,那么,这就可以从长计议了。”

    东岚毕竟是小国,让超级大国奥兰帝国皇帝都为之心颤、心痛的大笔资源,对小国来说更是天文数字,吃几年都是有可能。

    询问,总管财务的主管翻了一下自己的记录,然后肯定的点了点头。

    “若是把那些宝石、矿产都拿去变卖,别说两年,五年都够了。”

    我满意的点了点头,同时却又想起了敲诈的时候达索斯那张苦瓜脸,而且,听罗斯玛丽说,她已经打进了奥兰帝国的核心层,说不准以后还有让我玩出花样的空隙。

    “从一个身份可疑的侍女步入权利高层,还说自己有可能踏入更高层,真不知道她是怎么做的……”

    虽然她始终不肯投入一步登天的原因,我不认为她会撒谎,除了她的命匣依旧握在我的手中外。从她那里得到整个大陆的顶级情报,也证明她的确接触到了高层情报。

    “只靠吃大户显然不行的,但至少吃几年无妨,粮食的问题我会想办法解决。那么,就谈谈哪一个提案——扩军。”

    若是其他的国家,提议扩军简直是要人老命的提议,鸽派和鹰派会打出一团,除非皇帝高压。不扯个三五年乃至一二十年简直做梦,中央军的强化,还要顾虑地方领主的反应,即使侥幸通过了,真等开始组建军团,到时候抢夺军职、军权又要有的扯。

    但对于在北地挣扎了如此之久的东岚来说,这简直是梦寐以求的期望,而之前没有扩军的根本原因,还是因为养不起。

    “不管是为了应对未来的战争,还是从冬季兽潮中保护民众。在北地,强大的军团再多也嫌少。那么,首先要做的就是恢复仿造过往岚之国的编制,以我的骑士为核心,重新组建各个军团,原名不改、旗帜不改,装备补给都是原版,有老骨干帮带的话,十年内也就应该能够成型。”

    环顾四周,看到的众人微微点头的赞同。还有兴奋的眼神,岚国人已经吃够了兵力不足的苦,只要资源跟上,又能够组建真正的强兵。这是梦寐以求的好事。

    “实际上一直以来年轻人保家护国的意志都很强烈,主动报名参军的一直都超过了我们的后勤承载能力,现在只要后勤跟上,再加上有传说级的兵种吸引新人,兵源应该没有问题。“

    “嗯,那大征兵就等这次庆典结束就开始。没有足够的装备的话,就先用简易木剑、木枪作训练,先把场子摊起来再说其他,一切从实战出发抓紧训练。”

    倒是有人从我的话语中听出了其他的意思,提出了自己的疑虑。

    “未来的战争?难道殿下认为又要发生战争了吗?”

    “嗯,你们也应该也听说过了,新的一轮永恒圣战即将开始了。而奥兰那边,水元素和海族的只是前哨战,而不平静的可不是仅仅哪里。”

    提到永恒圣战,当即众人脸色变得很差,扩军是一回事,打仗是另外一回事,这才过几天太平日子,怎么又来。

    “不久前我才得到的机密情报,南边的黑羽翼人和风元素之神搞到了一块,他们的云端舰队正在一路向西,沿路洗劫过往的城镇,居然还有两个中等王国的首都也遭了灾。而北面的……”

    提到北面,果不其然所有人提振了精神,毕竟这里就是人类世界的北端,牵扯到自身的生命安危,怎么都让人必须多加小心。

    我心底无奈了叹息,果然岚之民多灾多难吗,一年前才打退兽人部落,这才安静几天,麻烦的事情又来了。

    “……北面的,好像有个部落得到了土元素之神的支持,一下子强大起来了,那家伙自封了兽人可汗,他们现在应该在通过内战互相吞并,按照惯例,恐怕大部队南侵只是时间问题。”

    “那不可能!啊,殿下我不是说您说假话,但这……”

    “这简直是毁灭性灾难了!殿下,你的消息来源确定吗?”

    “殿下,是那个兽人部落,是高地兽人还是平原兽人那边?其他的北方国家接到了消息了吗?”

    果不其然,这枚重磅炸弹投下,当即整个会议室变得闹哄哄了。

    北方的兽人被分成两个区域,高地兽人沿着奥里森山脉分布,其中地貌复杂,七成以上的兽人在哪里定居,而呼兰平原地区的兽人虽然人数较少,而却比较密集,实际上危害更大。

    若是高地那边的兽人部落的话,至少有几个国家作为屏障,但若是平原兽人的话,东岚有一段边境线和他们接壤,且由于历史原因,那段几十公里的边境线从没有平静过。

    当然,这还算好的,若是过往岚之国的边境,两边是连成一片的直接接壤,压力更大,这两百年有野蛮人血统的高地国家苏亚王国崛起,连同邻国罗德南王国,硬生生把兽人大平原切成了两半。的确缓解了压力。

    顺带一提,这两个国家都是极北七国中唯二和东岚公国关系不错的,除了共同被视作“野蛮人国家”的缘由外,他们的国土都是新开拓的异族之地。没有占原本岚之国的领地,没有这纠结不清的历史仇怨,才是关系不错的根本原因。

    至于北地七国中的其他的国家,不少都是从南方来的开拓领主,说不住还是被灭的十七国的亲戚。关系怎么好得起来……至少不到万不得已,商人们都不会愿意来到这“野蛮人国度”。

    “以北地原住民为主的北方三国(其中还有一个古老的凤栖之国,罗德南王国两边靠,政治立场还稍微倾向北方,但王室来自南方)”、“南方四国(其中司璐威尔王国是岚之国的分裂产物,他们强调自己才是岚国正统)”,再加上一堆连国家都不算的小自治地,就是北地的混乱局势了。

    整个北地都被人类大国视作蛮子,而北地各国之间还矛盾不断,让这个苦寒之地成真正意义上的人类边境和放逐之地。至少那些所谓的自治地,其中就不少是强盗和通缉犯组成的“自由之地”

    “……情报居然是精灵王国那边给的,应该还是可信的,据说已经通报了大部分人类王国,是高地兽人那边,好像是叫血斧部落。”

    “呸,那群长耳朵巴不得我们和兽蛮子拼个你死我活,不过我们一如既往的被排外。”

    “哈,司璐威尔要倒霉了,那混背叛者活该。”

    “卡索米公国也是啊。血斧部落好像离他们不远。但就怕扯到罗德南王国。”

    下面的议论纷纷,而到了这个地步,会议已经到了下最后结论的时候。

    “别高兴的太早,虽然我们不会首当其冲。但被牵扯进去的可能性也不低,而一旦边境被突破,我们一样要面对兽人部落,必须要以实战标准为准备。因此,我有一个提议,在今年重启我们过往历史的辉煌——冬猎!”

    ---------------

    会议室内依旧一片繁忙。我却在走廊边上小息。

    即使已经入夜,不远处的广场依旧一片嘈杂,篝火已经被点燃,那粗俗而活泼的乐曲却让我从心底微笑,我也看到了正在扭曲腰杆跳着奇怪舞步的骨龙,看来他们是打算闹个通宵了。

    能布置下来的工作都布置下去了,剩下的我也不用多操心,征兵备战和回归日庆典的布置都很顺利,专人负责也不要我操心,唯一的争议点依旧是我最后提出的冬猎。

    只有北地人才知道,冬季的兽群和夏天的野兽完全是两个概念,被饥饿逼疯了的兽群嗜血而疯狂,更不畏惧任何敌人。

    饿疯了的话,你挖个护城沟壑它们就可以用血肉之躯填上,而雪山中的变异魔兽、超级魔兽屡见不鲜,一旦暴走,绝对是极其可怕的敌人。

    北地的春天和秋天都非常短,春夏秋加起来才五个多月,而三十多天后,冰雪覆盖的北地寒冰季就将再度降临,往年为了应对兽群,坚壁清野才是最好的办法。

    若是兽群形成了兽潮,把小村落、城镇的居民迁移到大城镇中,也是无可奈何之举,毕竟,不是所有东西都能带着的,来年春天返回家乡的村民必然会看到满目疮痍的家园。

    而大迁移有往往是极度危险的,若正好在野外遇到了提前出发的兽群,单独出发的猛兽,恐怕就是送货上门了。

    但让村民从一开始就放弃自己的家园、家畜、农田,就更不现实了,每年都放弃一次,还活不活,而大城镇周遭的生存空间又是有限的,粮食供给就更有限了。

    显然以上的应对之策既被动问题也多,而我提出的冬猎,既可以获得大量的肉食和兽类特产,主动用机动兵力迎击兽群还可以降低城镇的压力,还能极大的鼓舞国民、军队士气,好处多多。

    当然,众人也知道这些好处,但一直以来没有实行的,却还是根本性的实力问题。

    在城镇中用防御工事对付只能硬冲打消耗战的兽群,和在野外对付嗜血而狡猾的兽群,完全是两个概念,而之所以我的提议会遭到众人的反对,也是因为他们对国家战力的了解和不自信。

    “不经过实战检验怎么能够算强军。疯狂的兽人怎么都比无脑的兽群好对付吧。就算担心那些年轻小伙子,但新兵有老将带着经历实战才能够高速成长吧。没见过血的军团就算装备再怎么精良,也只能算是治安守卫吧。”

    我没有和他们争论,毕竟口说无凭。最后要说动他们,还是要看实力的,反正军队已经在我手上,我先准备着吧。

    对了,我现在的身份倒是很难堪。毕竟我是岚之国的王子,虽然这个国家的王室自称是我的后裔,也获得了世人的承认,那么,从法理上讲,我还真应该是这个王室的一员,但按理说我应该算是已经退位的陛下,但我却既没有担任过国王,也没有死啊,就直接成了太上皇?

    这关系乱的跟个啥似的。恐怕就是最厉害的纹章学(专门研究贵族血脉和家徽的学问)专家,也无法理清这团乱麻。

    而我现在掌握兵权,却是以蕾妮公主的守护骑士身份来代理掌控的。

    是的,守护骑士而不是分封的军功骑士,毕竟不久前我为了使用罗兰圣剑证明自己的身份,只能要蕾妮帮忙封个口头上的骑士,结果她倒好,直接在迪芬得城门就给我封了个守护骑士。

    “这马上要进城,那来得及找元老院确定你的爵位和分封地,反正兄长和父亲兼任单身公主守护骑士的先例也不少。罗兰大哥也像我大哥一般,就用守护骑士凑合着吧。”

    说这话的时候,蕾妮的小脸蛋红扑扑的,显然也有点不好意思。

    但这个守护骑士的身份的确很方便。以蕾妮的王权代理人身份来处理事件,又避免了很多难堪,我当时就觉得这注意不错,还表扬了蕾妮两句。

    “临机应变能力不错,小丫头还很机灵啊,嗯。这才像我的子孙。”

    明明是发在心底的称赞,就是不知道为啥我一说这话,当即凯丽和蕾妮的脸色就黑了,后面的亡灵军团更是有人笑出了声。

    好吧,言归正传,至少这蕾妮代理人的身份,让没有官职的我在召开行政会议的时候,多出些许底气。

    实际上还有很多事情根本不方便在会议中说,但我却已经开始着手了。

    “既然作为王权象征的罗兰圣剑再度现世,东岚应该也可以和那几个岚之国分裂的小国谈谈正统和合并了。还有那雪山之中的冰噩祭坛,三百多年都不知道累积了多少新生冰噩了,也是时候产生真正的极光骑士了。这两件事还真只有我亲自去才有可能办成。”

    麻烦事一件多出一件,这个时候我无限怀念伊丽莎,有她在的话,我可以放心做甩手掌柜……要不和她抽空和她聊聊天。

    【系统提示:你的作死已经突破天际……咳,这次我出来真不是为了吐糟你的自寻死路的,而是又有日常任务请接收。】

    【叮,日常任务:今天的倒霉蛋,请最少处罚三位犯下恶行的恶徒,根据处罚对象的身份,奖励1-100点命运点数,上不封顶。但若没有完成直接扣除1000点——你因为最近命运点数多了不怕扣就不用做日常?若这次日常还失败,下次失败直接扣一万点。】

    看到这个日常任务,我一下子愣住了。

    做恶不一定违法,违法倒多半是作恶,往日随随便便找个恶徒处罚到是简单,直接在监狱中找个罪犯就是,但由于回归日庆典,大赦令刚下达不久,去那找个罪犯啊。

    直接现在去找的话,那个无罪之地的神明告示仿若耳边,就算再丧心病狂的恶徒也会畏惧神威,收敛一段时间吧。

    “看来,只有认倒霉了,坑爹的系统肯定是看我不爽想整我,一千点就一千点吧,但是明天的一万点真要小心了……噗!”

    眼前的一幕,让我直接把茶水喷了出来,更让我揉了揉眼睛,怀疑自己是不是看到幻觉了。

    那是一群男人正在跑步,其中有不少熟悉的身影,而最前带头的,就是那高大威猛的牛头人了。

    “回归自然,与风同行。才是我们牛头人的本色,我真名并不重要,请叫我风之子!来吧,朋友们。请一起加入这御风而行的美妙疾奔。”

    不出意外的,就是在这群混蛋背后有不少守卫正在追逐,而他们手中挥舞的除了木棍之外,更有乱七八糟的衣服和裤子。

    “大人,至少穿上内裤啊。内裤啊,内裤啊!”城市守卫的呼唤在街道中回荡,当即我的脸色就绿了。

    “风……风之子你个头啊!你因为这里是地下世界吗,整个迪芬德有几个牛头人,?从一开始就穿帮了吧,最高法官带队裸奔,你让律法教会的法官们明天怎么做人。我还以为你能憋几天,现在就忍受不住了?家门不幸啊!”

    于是,我毫不犹豫的拿起了银色复仇者。

    “我懂了,原来系统不是看我不爽。而是看那只傻牛不爽!行,今天我就清理门户。”

    【叮,猜的不错,但是没奖。系统继续提示,多想想,任务为什么要求至少三人上不封顶吧。是的,由于神迹无罪之城,那些本地罪犯的确要收敛一段时间了,但你忘记了还有一群奇葩,最擅长猜到法律的边界线上起舞吗。】

    “想成为众人羡慕中烟花高手吗?想领悟来自地下世界的祭典奥义吗?安全可靠。灿然夺目,安全牌烟花特卖,您值得拥有!”

    好了,贩卖危险物品和假货的恶徒出现了。

    “哼。已经到了我们了解仇怨的时候了,我要为我的情人三十八号报仇!”靠着墙持弓屹立的,是一个颇有高手风范的半龙人猎人。

    “哈,你别以为晋级传奇我就会怕你,真正的猎人绝对不会因为猎物的强大而畏惧,那只会让我们更加幸福。哼。你的弱点早就暴露我的眼中了,下一刻,就是你的死期。”这是个老矮人猎手,虽然外表普通,但那银光闪烁的猎枪显然不是凡物。

    而一旁的地摊上,一个地精正在卖力的吆喝。

    “三十年前的恩怨情仇一夕了解,绝世大战就要上演。卡巴拉赌局正在接受各种赌注,赌传奇半龙人赢得,下一赔二,赌王牌射手赢得,下一赔三,赌双方同归于尽的,下一赔十,赌双方一笑泯恩仇的,下一赔一百……”

    好吧,诈赌的、私下斗殴的都有了,听到这,我已经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了,在地下世界、律法教会的面子被这群混蛋丢到阴沟里之前,是要抓紧时间收拾一下了。

    “那个,我能下注由于特殊原因,决斗被终止了吗?”

    “当然可以,这个赔率是一赔七,但一笑泯恩仇的结局不包括在内。”得意洋洋的卡巴拉刚刚一抬头,看到我,当即就笑脸变哭脸。

    “您……你不是应该在开会吗?”

    我却直接把一袋金币丢下来,砸在他的头上。

    “给我收好,等我收拾了这群混蛋再找你要奖金!”

    好吧,之后就是喜闻乐见的一夜镇压,在跑的气喘吁吁之后,我当即把重建城管部队当做了眼前重中之重。

    最后,日常任务如期完成不说,还累积奖励了七百多点。

    当然,最高主教裸奔注定成为律法教会的污点,但在未来的历史中,是这么记载这段黑历史的。

    “AD1897年的回归日庆典之中,由于为回归故里的骑士感到由衷高兴,当时身为最高主教的雪蹄在庆典中饮酒过量,随后酒后失德,虽然没有违反乱纪,但他为了处罚自己,他把自己倒吊在皇宫最高的旗杆上三天三夜。”

    “而世人感叹其以身正法,严于律己的高尚品德,将其称为‘公正的倒吊男’,挂在旗杆上倒挂,也成为了每位法官迷茫之时的寻道修行。而为了纪念这一段佳话,回归日风之疾奔也成为一项传统习俗,当然,大部分参与者还是会穿上一件内裤的。”(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召唤万岁 重生之温婉 最强弃少 光明纪元 醉枕江山 官术 重生小地主 神座 火爆天王 官场之风流人生 官路青云 千回百转的爱恋 泰瑟尔世界之领主 万界大帝 护花死神 机战风暴 铁面侠 女神的贴身侍仙 游戏为王 光戒 绝品骗圣 其实我也爱你 都市符医 我有个多啦哎梦 帝法众生 万医医圣 曙光之主 天才萨满 最强天与天宇 超级名作修仙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