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二百七十六章 交锋

    由于周遭山型的特殊地理形势和气候条件,在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之下,依山而建的雨夜城很容易成为乌云密集之所,而由于那袭来的暴雨往往总是在温度较低的夜间,才有了雨夜城这个颇有诗意的别名。【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而在军事方面,由于其较为高的地理优势,这多雨的天气又能转化为要塞防御的优势,湿滑的山路让攻城器械很难发挥作用,在海伦特的经营之下,整个山形都在被人工修正,这座要塞以极其可怕的速度扩充,按照现有的建设速度,预期将在两年内成为举世罕见的坚城。

    而今天,这城门周遭的守城士兵所看到的,却不是往常的雨夜,而是已经在春天绝迹的雪夜。

    最先只是小米粒的雪渣,接着一朵朵雪花飘落下来,转瞬之间,却变成了伸手难见五指的鹅毛大雪。

    巫妖站在那里,周遭的地面已经化作了雪地,仅仅只是释放自己的魔力,就能改变环境的存在,这无疑是位了不得的**师,说不准已经摸到了圣阶的坎,但……

    “那有如何,就算再强,吾等又怕过谁。”

    千斤的金刚巨剑微微颤抖,却全是因为持剑者的兴奋,感觉到对手的威胁,龙目的骑士已经寻觅到最有价值的猎物,随着一声声低吼,他的浑身肌肉都很自然陷入了超负荷状态,就如同正在觅食的野兽。

    “FUL!”

    低声念出带着魔力的符文,巨剑周遭闪耀着蓝白色的电光,跳跃的雷光照在脸上,战意满满的海伦特过于清秀的面庞多出些钢强果断,被龙语魔法强化附魔的暴雷巨剑挥动间招来霹雳和雷霆,让其威势更增三分。

    而在不远处,乌云风暴”西修斯拉尔狠狠瞪了一眼已经重新变形的阿当,正扇动翅膀,打算重新飞起发动新一轮攻击,但突然。一个轻轻的足印按了在了头上眉间,而自己这才反应过来。

    “小家伙,不行死的话,别动哦。”

    头顶之上的。是一个年轻的人类女性,但在蓝龙的感知之中,却是千斤巨石般的威压,巨龙一族把等级铭刻在血脉之中,高贵的蓝龙第一次感觉到由衷的恐怖。那是让成年蓝龙也无法抵抗的上位威压。

    “色彩龙的龙王?远古龙?”

    成年龙、古龙、远古龙,每一次进阶正常情况都要以千年为单位计算,实力相差巨大,这差距巨大的龙威压着成年蓝龙起不了身,只能俯首称臣。

    若是说出去恐怕都没人信,以名不见经传的两人为对手,仅仅交手的一瞬间,威名赫赫的龙骑大公和他的巨龙就全面被压制。

    而此时的我,却在享受与海伦特的战斗。

    “冰锥。”

    没有咒文,甚至没有魔力波动。伸出的骨头中指,就带出一丝白光,接着,化作龙息一般庞然的锥状冰霜吐息。

    寒冷已经到面前,海伦特却面不改色,只是毫不犹豫的用剑下挥,而剑和冰锥术相撞,冰锥被还原成雪花,那滋滋作响的的雷电之剑居然很轻易的劈开了冰雪吐息。

    “咦?特殊的破法能力?看来不是附魔的魔剑,而是自带的种族天赋。”

    和龙裔、魔裔、神裔交手的时候。除了要防备他们比普通人高出一大截的基础属性,更需要小心戒备的,就是各类让人防不胜防的天赋能力了。

    “啪。”

    我一个响指,冲击的骑士的地面上就多出了一个又一个高速刺起的冰刺。

    低头。护住脸,以肩为矛,冲击!

    “轰隆!”

    重剑的骑士并没有停下,居然直接把冰刺撞碎,但从那分散的装甲碎片和额间的鲜血来看,他也没有好过。但海伦特知道,和寒冰魔法修行到这种程度的法师保持距离,基本就等于送死了,狭路相逢勇者胜,就算拼着受伤,也要拉近双方的距离。

    “居然喜欢撞?好吧,我就让人撞个够。来吧,冰墙。”

    随着拍掌而起的,是冲锋路线一道又一道冰墙,大量的雨雪落下,这里已经成为了我的领域和主场。

    “怎么可能!这巫妖不需要施法时间和魔力真空期吗?”

    即使冷漠的海伦特面容上依旧镇定自若,但面前的陌生施法者显然具备非常识的施法能力,让他根本无法理解。

    但即使如此,他依旧有胜算……

    “五米了!”

    法师和战士的交手,始终是对距离控制的把握,就算是超越两个阶位的法师,被战士近身依旧是一个死字。

    “冰环!”

    我倒是越打越得心应手了,虽然喊着常规寒冰魔法的名字,实际上用的都仅仅只是最基本的寒冰塑型。

    元素塑型看似简单,实际上却妙用无穷。

    最简单的元素模型构建,再付出魔力让、基础粒子到位,横着一拉就是冰墙,竖着一拉就是冰刺,围着对手一转就是冰环,和往昔僵硬的强行操作不同,此处的冰雪就是我意志和手臂的延生,和用身体战斗又有何区别。

    “啪!”

    这次,是虚空猛地握拳,再使劲挥下,无形的雪之拳全无征兆的突然落下,从头顶的死角突然袭击,猛地把海伦特捶入地下。

    “哎呦,看起开就觉得很痛。”

    重拳落下,烟雾才开始散去,地板开出一个一个大坑,碎石飞溅,和我刚才一般,海伦特连惨叫都没有发出,就被打入地下。

    冰雪的大手也开始溃散,只看外形的话,这一招有点像操作立场的高环魔法巴罗夫之拳,但实际上却依旧只是基本冰雪的塑型,只不过塑形的目标大了点,我的魔力消耗依旧可以忽略。

    一法通则万法通,若以前我使用魔法的办法是基础的生搬硬套法师模板,最多就是有人教了了我一加一等于二,我就自行推演出十加十等于二十,但现在的我,却是得到了公式和计算方式,对于简单的法术模板,完全可以凭着自己的意愿随意修改。

    “凝聚成固体的话就是要冰雪元素凝聚的最紧。虽然坚固锋锐,但速度就慢下来了,若想速度快的话,稀薄粒子就够了。若想变成射线和喷雾的话,还想要对反作用力进行计算。”

    我的骨感双手之中,是大块的冰雪和欢唱的冰雪精灵,在魔力的影响之下,它们时而化雾。时而化成冰锥,时而变成无色无味的冰霜,形态、状态,大小都不是问题,只是一个念头就改变了自身。

    只要一个想法就能扭曲常识,省略多余过程,省略常识的束缚,完全不讲理的非常识魔法,这就是心随意动的源魔法。

    “哎呦,真有趣。”

    仿若找到的心爱的玩具。我全心全意的投入到对冰雪魔法的操作之中,连自己正在交战之中,对手还是极有名望的龙骑大公都似乎已经遗忘。

    “当!”

    .....的确只是似乎遗忘了,这听起来都让人觉得痛的撞击声,是脑袋和坚固的冰层相撞的声音,可怜的小龙裔,希望别被撞出脑震荡吧,若是不小心撞的太伤,留下心理阴影就不好了......还不如再来个几百下,干脆撞失忆一了百了吧。

    “小样。无法是挖洞突袭,你以为我和那些地虫打过多少场。地面早就结成了冰层,就等着来撞墙了。”

    从海伦特召唤雷电附魔那刻起,我就知道他多半是蓝龙血脉。而擅长操作雷霆和闪电的蓝龙最喜欢在沙漠和荒丘中筑巢,天生就是挖洞好手,天赋能力中就有沙行术和地行术,我又怎么会不防备。

    这片天地的雪越下越大,虽然还没有构建心象世界,但所有的准备已经就绪。所有的魔力全部转化成纯粹的冰雪元素,它们是我用来临摹北国风景的颜料,而源魔法冰雪塑型就是我的画笔,我的冰雪世界的临摹已经完成了。

    雪花不断飘落,地面上已经披着上一层厚厚的积雪,小小的一片却出现了雪山变化,魔幻的水晶之树也在雪中若隐若现。

    从远处看,大概只是美丽的雪景,但整合冰寒的北国之冬一样,死亡的陷阱往往就藏着着洁净的雪景之中,若不懂得雪山中的规则只是凭借本能胡来,那么,贪看雪景的旅人是见不到明年的春天的。

    “.....这就是灵魂徽记冰霜行者吗?哎呦,还真是对我的胃口,还真是抱歉了,今天才让你展现出真正的力量。”

    空气中的雪花随时可以化作致命的冰刃,地面的积雪随时会突然塌陷或冻结,积雪之下的冰层甚至开始默默凝结冰刃,冰雪的反光更是开始制造白雪茫茫的幻视,一步踏错,要么坠入万丈深渊,要么和冰雪缠绵沉睡到永远。

    冰雪元素随着大雪不断落下,普普通通的街道已经化作了大雪山,似乎魔力耗费巨大,但实际上我所要做的,只是把魔力召唤冰雪而已,既然雪景已经被描绘出来了,剩下的只是慢慢欣赏而已。

    果然和差距不大的对手实战是非常好的提升途径,过往的对手实力完全不平衡,要么强到不开挂就绝对打不赢,要么就弱的绑一只手都能搞定,这次被逼着用冰雪魔法迎战,是久违的全力实战,却让多年的积累和最近的体悟都一下子爆发出来,通过实战化作实实在在的战力。

    我可以感觉到,在灵魂深处,已经被重新拼凑的灵魂徽印冰霜行者正在微微发光,它在银光的滋养下壮大,但似乎体型变得小了很多,大概只有原本的四分之一。

    “......一个人只有一个灵魂,也只有一个灵魂徽记,必须四项能力全部达标,我才能进入传奇吗?”

    不用多言,也不需要寻求理由,仿若接到了什么天启一般,我已经知道若我想进入传奇,必须逐步唤起四个灵魂徽印,还必须比过往有所进步。

    “别人只用体悟一次,我要体悟四次?最后还要尝试融合?这是什么地狱难度?寒冰魔法就算了,我以前学岔了,改过来就好,也算是进步。但律法、圣光、死亡我的造诣都快达到世界顶峰了,这让我如何进步。怎么我进一次传奇,难度感觉比其他人冲半神还难?”

    明确了未来的道路。虽然口头抱怨不断,但心底却有把无名火烧可起来,我不是专门不走寻常路的受.虐狂,对莫名其妙高涨的进阶难度自然有意见。

    但我更清楚。一份付出一分收获,修行路上没有侥幸,进阶越难,突破的收获自然也越大,既然是四倍的付出。不说十倍奉还,至少要五倍奉还吧。

    【灵魂徽记冰霜行者完全被激活,寒冰魔法效果提升20%,魔力损耗减少20%,获得被动特性凛冬之王。系统提示:你的对手还好好的,别做白日梦了。】

    【凛冬之王(被动):当周遭完全覆盖冰雪之时,化身冰雪之主,大幅增强你对冰雪的掌控能力,当冰雪元素循环被构建后,周遭视作你的城池领域。只需要少量支付魔力,既可以保持冰雪领域的存在。】

    而随着我的体悟进步,灵魂徽印已经全面被激活,在它的增幅之下,雪花也大了几分,精细控制也轻松了几分,看似提升不到,但各方面综合提升,却带来的是根本性的质变。

    而此时,在两人的交战之中。其中一位突然变强,自然他的对手就会倒霉了。

    当这片天地已经被我掌握之后,周遭数百平方米的薄冰和风雪都成了我的耳目,那地下的“小蜥蜴”又怎么能逃过我的感知。

    “哈。罗兰的重拳!”

    冰雪的重拳落下,刚刚出入口钻出脑袋的龙骑士又被冰雪重拳打中,只能带着狠意钻回地去了,那边的蓝龙看到主人陷入下风,怒吼着挣扎的要起身,但头上小红只是猛地一跺脚。那蓝龙就哀嚎着倒地不起。

    而此时,我不断大声的喊出魔法的名字,然后猛地砸地鼠。

    既然是完全的独创魔法,按照法师的惯例,身为创造者的我有权起名,并灌入发明者的名字作为前缀,这可是法师最高的荣耀之一,我眼馋什么“海洛依丝的阴影踏足”、“艾米拉的果实催熟术”很久了,现在既然有了机会,自然好好过下瘾。

    “罗兰的冰箭!罗兰的冰刀!罗兰的多种寒冰掌!哈哈,老夫才不是魔法白痴,老夫要打十个。”

    地下奇袭既然已经失败,海伦特想返回劣势,就必须返回地面,各类寒冰魔法不断砸下去,就如同打地鼠一般打的龙骑士狼狈不堪,当我得意洋洋的打算过两天就去申请专利的时候,死猫居然又跳出来了。

    “罗兰,新的魔法必须由创新的魔法原理和独一无二的法术模型,你的了?”

    好吧,虽然骗骗菜鸟毫无难度,但这糊弄不了内行,名称的确可以随口编,但这些看似不同的法术依旧只是一个一环魔法寒冰塑型的变种,就算限制、控制能力极强,也很节约魔力,但依旧只是基础魔法,龙骑士挨了这么多下都没死,攻击力显然不足,还有待完善。

    “......还龙骑士啊,怎么会逃,怎么不改名叫小强。”

    大片的冰雪化作巨型冰刃,直接刺穿地表,威胁在地下的海伦特大公,而最致命的却是不断扩散的冰雪,它如同大树的根系一般无限延伸,很快就能捕获猎物。

    “这明显是迁怒吧。”

    “我觉得是恼羞成怒。”

    “还说自己是大人,是老夫......心情不爽就找人撒气,太不成熟了吧!还总说别人不成熟。”

    好吧,背后自己人拆台就当做没听到吧,实际上这场莫名其妙的架打到现在已经算是结束了,的确普通法师被强力战士近身就是瞬秒的下场,但大部分情况,却是想现在这样,战士被拉入法师的战斗节奏,就算有千钧神力,依旧无法近身,也只能在疲于奔命中被挖玩弄至死。

    而若是这种情况继续下去,等寒气继续浸透地面,把土冻得结实了,他的天赋地行能力自然就废掉了,到时候想出来都不可能了。

    “.....这就是龙骑大公,虽然也算是预期之中,但有点太让人失望了吧。”

    海洛依丝似乎拆台有瘾了,当即反驳我起来。

    “别说的那么轻松,你这身装备加上凛冬的加成,觉得对手是个圣阶战士有区别吗?那孩子也算是倒霉。他一开始就在雪花中被你的灾厄冻气不断叠加减速,又傻到赤手撞冰墙,我看叠到这种程度,体感时间已经全部混乱了。我们现在在他眼中至少是三倍速,不愧是最速的蓝龙血脉,还能躲避你的魔法攻击就已经很了不起了。”

    海洛依丝似乎想起了什么,语气中很有些不爽。

    “你的能力太阴险了,尤其是那个减缓体感时间的灾厄冻气。若事先没得到情报,谁都要吃一次亏。”

    “哦哦哦,我都忘记了,没想到还有这招啊。这么说,他的正常速度是现在表现出来的三倍以上,还真是危险!”

    虽然口中说着危险,但实际上已经完全不当回事了,但有的人是无法按照常理所判断,事情的突发发展,证明了海洛依丝的先见之明。即使已经再度调高了眼前的龙骑士,我依旧低估了眼前的龙裔骑士。

    “啊!”

    随着怒吼而出的,是暴起的雷霆,为了方便攻击地下的对手,当冰刃插入地面的时候,那一块的冻土的确会瞬间解冻,虽然大概只有零点零几秒的缝隙,但就在那打开的一瞬,海伦特居然带着泥土的阻碍跳跃了出来。

    随着怒吼而被喷出的雷霆击碎了下落的冰刃,那死瞪着我的竖瞳似乎已经喷出火来。下一刻,我就知道他是如何被反复减速下依旧抓出那千分之一秒的生机,成功冲出地面。

    海伦特猛地举起巨剑,却突然往后大力猛挥。撞到地面上,借着反作用力把自己抛了出来。

    “原来是反作用力。”

    我当即恍然大悟,他似乎已经发现自己被强制减速了,但无法解除的他却想出了个笨办法,既然自己行动起来被减速了,那么。就用反作用力把自己弹出去吧,这可不会减速。

    当周遭时间被三倍加速的时候做到这一点,还要抓住时机,可真不容易,那先要野兽一般的本能和如同预知一般的运动坐标估算能力,就算抛开这些,这份在绝境中突然的应变能力也不如小瞧。

    但我却不急不忙的念咒起来,这么远的距离,我早就准备好次元门了,拉开距离,继续砸地鼠。

    “Ame!”

    龙裔展现了自己的底牌,他丢下了巨刃,突然展开的双翼猛地一挥,蓝色的闪电在身上环绕,化身肉身炮弹瞬间加速,最速之龙展示了自己的天赋能力,下一眨眼,那血红的瞳孔已经到了我的面前。

    “完了。”

    “完了。”

    同样的话语从两位龙族中得出,蓝龙的言语中多出些欣喜,而小红却百无聊赖的耸了耸肩,似乎完全不在意。

    而我本人,却看着闪着雷光的海伦特笑了,只是对着虚空缓缓的伸出手,那把似乎有几吨种的精金法杖就握在了我的手中,然后低头,扭身,对着肉蛋挥棒,全垒打!

    “呔!何方妖怪!吃老孙一棒!”

    但我的吐糟却没有人接话了,一个华丽的全垒打,海伦特以来的速度的两倍倒飞了回去,然后猛地撞上了墙里,是的,是墙里,完全、彻底的镶进了城墙里面,城墙都直接塌了一块,比我刚才还惨。

    “哈,老夫是白袍甘.....雷克斯,魔法一流,棒术超一流,谁说法师不会武术!阿打!和老夫比气力。你还要早了两百年。”

    普通的巨龙都只有二十五点左右的力量,龙裔了不起二十三点,而在佩带了土元素之神那里搞到的神力护腕后,我的蛮力可是过了三十大关,双方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存在。

    但我却没有余暇继续嘲笑手下败将了,或许是我刚才玩的太嗨,或许是海伦特有什么特殊的联络技巧,在被海伦特纠缠的时候,我们已经被接着雨夜掩护的对手逐步包围了,此时的天空之上,周遭的城墙上,稍微数一数,就有十几条巨龙,那躲入阴影之中的就不知多少了。

    恶意的目光在背后汇集,带来死亡的飞影在半空中盘旋,群龙并不心急,对于强悍的对手,他们有充足的耐心享受联合狩猎的乐趣。

    “该说荣幸吗?居然直接遇到了半个龙骑军团?哎,这场架还真是莫名其妙。”

    但我还没来得及思考该如何应对,一个苍老的嗓音却在半空中响起,随之而来的,还有一只落下的银龙。

    “芬娜殿下?是芬娜公主殿下吗?小家伙们,你们在做什么!停止攻击阵型!这位是芬娜公主,拜尔帝国真正的皇室血脉!我是乔安啊,您的护卫骑士长!”

    闻言,莉莉丝猛地一震,满脸不敢置信,她也没有料到这里会遇到旧人,但若对方是龙裔,这又是理所当然的,一两百年对龙族又算得了什么。

    莉莉丝猛地退了一步,似乎本能的想逃避,但想起生死不明的艾米拉,事情发展到这一步,雨夜城这一关是无论如何都避不过去的,最终咬牙点头。

    “乔安爵士?好久不见了。但请叫我莉莉丝。”(未完待续。)

    PS:  那啥,依旧是大章,求下保底月票.....
推荐阅读:重生之温婉 召唤万岁 光明纪元 最强弃少 官术 醉枕江山 火爆天王 重生小地主 神座 宠魅 官路青云 千回百转的爱恋 泰瑟尔世界之领主 万界大帝 护花死神 机战风暴 铁面侠 女神的贴身侍仙 游戏为王 光戒 绝品骗圣 其实我也爱你 都市符医 我有个多啦哎梦 帝法众生 万医医圣 曙光之主 天才萨满 最强天与天宇 超级名作修仙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