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二百九十七章 大工业党

    “果然应该把这群混蛋丢进地精大炮发射到世界彼端!不,那还不保险,那群家伙的生命力远超小强,就算丢进了安慕大海沟,也绝对会活着回来…….

    “那个,阁下?

    “我早知道,就就应该在海上的时候就绑的死死的丢海里,不,那还是不保险,呵呵。【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干脆打开冻土,让他们永久冬眠……”

    “阁下!!”

    近在咫尺的怒吼总算唤醒了我的神智,而下一刻,眼前突然出现的女性面庞,差点吓了我一跳。

    “虽然阁下是奥法之刃的**师,也是我们的老师,但最基本的法规也要遵守的,请阁下认真对待!”

    好吧,看着眼前气鼓鼓的年轻小丫头,虽然同样穿着奥法之刃的淡蓝色法袍,但代表纪检的袖章异常打眼,作为犯人们的保释者,我也不得不乖乖道歉,并作出承诺。

    “抱歉,我会好好说他们的。下次绝对不会让他们有机会再犯。”

    在这个法师的国度,既然闹事者、不法者不乏法师的身影,执法者也由法师构成,而作为专精实战的法师行会(组织),奥法之刃的不少成员选择了执法、纪检岗位。

    而眼前的小丫头看似年轻,但从胸前的校徽来看,却至少也从业十年了,而同属奥法之刃的优待,大概是越发啰嗦的说教。

    “阁下!请务必管教好他们,我简直不敢置信,居然有人会做出这种事…….”

    越发啰嗦的说教让人头痛,但就仿若是子女不及格要被请家长的倒霉父母,我却只能带着微笑来接受不断的说教。

    “嗯,嗯,我一定会管教好他们的。”

    好不容易搞定了保释手续,刚从警卫局出来了,我后面的一个个混蛋才算活泼乱跳起来了。

    “风暴之鹰……”

    “放心吧,大人。以后上街传教的时候,我绝对会记得穿裤子的。”

    “衣服就不用穿了吗?”

    好吧,老油条就不用管了,抵达第一天就宣扬自己的野牛教义。然后被纪检部的法师逮进去也在预期之中,下次再入监只是时间问题,只有他我根本不会跑来赎人,但…….

    “雅雯,你太让我失望了。居然连身为执法者的你也进去了。这里不是硫磺山城,也不是迪芬德,别给我找麻烦。”

    “大人抱歉了,我真的不知道那些小流氓居然这么不经揍。但那些家伙也太没骨气了,身为流氓居然会找执法者求救!”

    “……乖乖让你揍到爽就是有骨气了吗?还是少看点那些奇奇怪怪的小说,女孩子就不要用肌肉思考了。一个成功的城管也是要有大脑的。”

    而接下来,目光却投向了这次最年幼的犯人。

    “小迪米雷特。”

    “抱歉了,罗兰大哥。我以后会小心的。下次我觉得不会让人抓到证据的。下次我不会亲自出去收货的,我会找个大人带我去找黑市商人的。”

    好吧,言下之意就是还会继续。错误只是在于被抓住证据,从到了云端之塔后,小迪米就是最兴奋的了,他对那些魔法奥秘很是好奇,还没几天,这几年的积蓄已经全部被其换成了稀奇古怪的东西,还跑到黑市去淘货收脏。

    “银钩?”

    “这真的不能怪我,我怎么知道那个傻子法师居然会现场点火,当场测试那个烤肉架。呵呵,那倒霉蛋被炸的最惨。”

    这一老一小两位大工程师。一个卖假货伤到人,一个到黑市收脏被举报(太过年幼别人以为是钓鱼执法是主因),别人是近墨者黑,他们两个是臭味相投。越染越黑,在危险份子的道路上越走越深。

    啥?还少人?那个名字都成禁忌词的存在居然没被关进去太不魔法了?呵,你是说那个魔宠诱拐犯兼召唤兽亵渎者吗?那个正在牢房里对着我拼命眨眼睛的半龙人?我不认识!我也没看到,你们也没看到吧。

    不出意外,收获的一片摇头,大家都不认识他。

    嗯。我一点都不认识,自然也不打算保释他,更不要背上变.态之名,所以那个混蛋还是乖乖把牢底坐穿吧。

    而不仅是我,其他的同犯也默契的把那人遗忘了,毕竟谁都不想被看成那家伙的同类,毕竟这家伙来第一天就上了头条,那以后就真的不好见人了。

    “你们的私事我就不管了,那我交给你们的事情了?办的如何了?”

    我带着他们自然不是为了给自己添麻烦的,相反,我要做的事情需要很多帮手,其中有些大概就只能他们搞的定了。

    “有您的亲笔信,卡伊德大师的担保函,注册的手续已经办妥了,新生法师组织‘大工业党’已经完成了全部的手续。它将挂靠在奥法之刃名下,由您作为会长。有两位顶级大师作为担保,没有人会不长眼的上门找麻烦。”

    作为一个大炼金师,金牙.贝亚在这个施法者国度还是很受欢迎的,因此他被我派去办理一些手续,大概也是他没有因为卖假货而进去的缘由。

    “店面了?已经开始翻修了吗?”

    “…….那个稍微出了点小问题,但相信我老金牙,很快就会搞定。”

    地精的眼珠子在打转,依我对他的理解,这话显然有水分。

    “嗯,我们大概只要一周就能把废墟清理清楚,到时候就是可以重新建新门店了。”

    小迪米带着微笑,立马卖掉了他。

    “废墟?!该死的地精居然又爆炸了?啊,我就知道不能交给你们,艾米拉肯定会干掉我的。”

    当金牙的狂奔印证了我的猜测,这下,轮到我很不好了。

    本来由于某些原因,作为艾米拉唯一的弟子兼亲人(兼恋人?),我很顺利接手了艾米拉在晶石大街的几处房产,并打算以此为驻点做些事情。

    但我接手的第二天就后悔了,看到艾米拉的房子里来了人,无数的债主蜂拥而至。各类欠条、赔款累积起来的数字足够我买下这条街道了,而偏偏我才用虚假的授权文件和真实的弟子身份弄到了产权,也很自然的接下来这些债务。

    “…….何止一条街?买下三条街都够了,艾米拉你真的不是出门逃债吗?好吧。就当我欠你的吧。反正也不会一点好处都没有。”

    从某种意义上,一个陌生的访客想要迅速镶入已经相对封闭的社会是很难得,而虽然艾米拉的名声差了点,但人不死债不烂,怎么也是百年老店。只要付清欠款,那些人脉还是能用的,远比从新积累来的快,而我最欠缺的,却正好是时间。

    艾米拉的店铺?大工业党?是的,就算要刷声望弄名声,先前卡萝那样的歪门邪道已经没啥作用,在法师的社会,什么东西都比不上研究成果和学术成就来的硬,这就是如同前世学术界最纯粹的时候。什么都比不上实实在在的研究成果来的实在。

    “我是元素魔法的专家,曾经获得了两任马丁贤者奖。”

    “.....我是研究出‘冰河世纪’的不知名小法师。”

    “我是卡索学院的副院长,我的桃李满天下。”

    “冰河世纪,谢谢。”

    “我.....我是秩序之剑的核心成员!能不能别说你的那个‘冰河世纪’了。”

    “......我是亡灵构造学的创始者。既然是秩序之剑的,你们应该看过我的论文集,那可是亡灵造物的权威。或者,你还没有达到接触那机密论文的程度。”

    “还是让我们还是说说冰河世纪吧!”

    当研究成果可以转化为实实在在的力量和财富的时候,知识就是力量不再也一句空话,法师之间的地位完全可以用学术成就来比较。

    而某个寒冰系的老法师之所以对我如此之好,就是因为我的提供的法师知识和资料。不仅可以作为他本人研究的参考和借鉴,还会把奥法之刃中的寒冰系地位大大的上升。

    “俺们奥法之刃的寒冰系也有禁咒了。”

    这说出去就很威风,还可以用来吸引年轻的寒冰法师加入奥法之刃,当然。“九成九的人是用不了”这种大实话就没必要说了。

    这倒不是坑人,而是根本不用说的常识,毕竟禁咒难度实在太高,而即使不使用,魔法本身仅仅只是解析禁咒的模型和思路,也会让研究者触类旁通的收获良多。

    当然。我也没亏本,按照对等交换的基本原则,向奥法之刃提供如此稀有珍贵的法术资料,也给了我相对应的天文数字的组织贡献值,这又可以用来换来其他的魔法知识和秘藏,这才是法师组织最根本的作用,聚集目标相近的人群,交换知识和魔法材料达到共同成长。

    但我若是以奥法之刃的罗兰参加这次研讨会,恐怕首先就要面对真理之眼等组织的轮番挑衅,还不如以个人身份参加这次例会。

    “大工业党”就是理论学术的流派,而店铺和工坊就是把理论化作实物和金钱的必经之路,两者齐备的话,形成了可持续发展的良性循环,才算是一个法师之国的新兴法师组织。

    以一个新生的技术之父的身份出席“真理研讨会”,就是我给自己的定下的目标,而我手中却也有足够的技术和新玩意。

    不管是魔动机械学、四灵剑使、亡灵魔法、寒冰魔法、木灵,我可以拿出来的东西不少,而争取法师之国的支持也一直在计划列表,这个时候抛出来刷声望正好。

    技术我已经有了,店铺和工坊的话,艾米拉的“荆棘花园”也是可以用的,晶石大街也颇为繁华热闹,但由于所托非人,我现在就要考虑的是如何重建…….还有如何想艾米拉解释她的花园和实验室为什么会全部重修。

    但要扭转艾米拉过去的影响,让云端之塔的各个组织承认我的”大工业党”,甚至给予我参加研讨会的资格,我也要拿出相对应的实力和成果来,而从某种意义上。奥法之刃的小礼物帮了我大忙,让我回避了最麻烦的原始积累阶段。

    ‘老师,早上好。”

    “阁下,今天天气真不错。”

    “您好。请问有空共进午餐吗?”

    “前辈,你先行。”

    一路之上,主动向我行礼问好的不知凡几,其中不乏满脸白胡子的老法师,更不缺热情美貌的年轻女法师。那谦卑友好的程度让后面跟着的几个混蛋都不敢置信。

    “罗兰大哥,难道您不受欢迎了太久了,终于难受不住寂寞,最后还是用了那广告购物中的魔法媚.药?但那玩意明明没有用啊。”

    蕾妮有点犹豫,但最终还是问出口了,虽然话语中的某些意义让人颇为不爽,某些东西让人吐糟却不想追究,但看到这个丫头是少数没让我去警局领人的同行者,我还是没说什么。

    “哼,这是学者的魅力。你个小丫头不懂!”

    好吧,若不算那乱七八糟的能力,从某种意义上这个身体的魅力值还是不低的,但一直没开花的学者魅力正好爆发也显然不可能,真正的奥秘,却在这身奥法之刃的制式法袍上。

    那是一件深蓝色的法袍,虽然不怎么耀眼,但镶入星辰沙的虎蛾丝布料却是最高级的法袍材质,当然,这些小细节普通的法师看不出来的。他们可以看出来的,却是法袍的特别款式和胸前的徽记。

    奥法之刃的法袍都是蓝色的,但这法袍的深蓝色,却是教导者阶级的专利。而这却没有什么,毕竟整个云端之塔的魔法教授、讲师不知道有多少,最关键的,还是胸前的三个徽记。

    那是一个蓝色书本的徽记,上面标有443,却也是代表这是整个云中塔统一了学籍制度之后的443届学员。而如今的新晋学员胸前徽记却已经是六百排头了,那个年轻的警局法师似乎也是六百多,这也就是对她来说,我这看似年轻的小伙子,至少是个两百多年前入学的“学长”。

    而另外两个徽记,却是两个有些相似的双翼皇冠徽记,只是其中黑色的那个的羽翼是骨翅,白色的那个的皇冠上还披着一层白冰,这可是法师之国的最高荣誉——无尽真理徽记。

    但这个徽记本身并没有意义,它是一个学术成就的荣誉证明,但那个小小的皇冠却无疑代表到达了那个领域的最高峰,黑色的那个是代表在亡灵魔法的领域,白色的那个则是寒冰魔法上的学术成就。

    而真理研讨会的参与者唯一的条件,就是这么一颗小小的徽记,但在知识就是力量的法师之中,能够拿到这个徽记,也算不是半神,也至少是个史诗。

    而穿着这身看似普通的法袍压马路,但在路过的法师眼中,却是一个至少两百岁的老妖怪在装嫩,还是两系的巅峰,搞不好还是某一届的真理掌控者,自然要礼貌对待。

    而之所以能够轻易保释出这群让人不省心的小混蛋,也正是因为这些徽记的效用,而除了这些徽记之外,还有很多代表身份和成就的徽记, 但我却全部没有,前面那个家伙胸前挂了二十多个,屠龙徽记居然都有两个,但看他的样子似乎很不爽,毕竟这些徽记还不允许取下来,带在身上招摇过市很有些打眼。

    而法师之国之所以做出这样的规定,据说却也是为了节省时间和减少争执,毕竟这里的老怪物太多,说不准你排队打饭的前面那个蹦蹦跳跳的小女孩就是一只千年老妖怪,你抢她位置她随手一个死亡之指你就要挂点。

    在遥远的过去,各种“扮猪吃老虎”、“强行装逼反被打脸”引起的纠纷让纪检、安全部门厌烦于心,但自从这个规定颁布之后,你一看那胸前,就知道自己惹不惹的起了,很少了些治安成本。

    而一边走一边布置下一段的工作,很快,我们就回到了晶石大街,只是此时艾米拉的那家小店,已经和昨日完全不一样了。(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明朝好丈夫 官道无疆 巴比伦帝国 最散仙 仙府之缘 武林高手在校园 胜者为王 天地霸气诀 赘婿 官仙 官路青云 千回百转的爱恋 泰瑟尔世界之领主 万界大帝 护花死神 机战风暴 铁面侠 女神的贴身侍仙 游戏为王 光戒 绝品骗圣 其实我也爱你 都市符医 我有个多啦哎梦 帝法众生 万医医圣 曙光之主 天才萨满 最强天与天宇 超级名作修仙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