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三百八十章 刺杀既遂

    突发事件之所以被称为“突发”,就是它来的往往前无征兆,而又造成了让所有人无法接受的结果。【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当年的斐迪南的本身并不重要,他个人的死亡甚至奥匈帝国的报复,都不足以掀起影响整个世界的波涛,而在当时的国际形势之中,已经是战争爆发的边缘时期,不少国家都在为战争做准备甚至准备发动战争,于是,当这现在的“理由”出现了,德皇就兴高采烈的引爆了战争的火药桶,然后俄国也动了,法国也动了,席卷整个世界的战争就来了。

    实际上,现在也是如此。

    拜尔的形势并不算好,在国际形势上,它处于三面受敌之中。

    西面和法师之国正在交战之中,南线的亡灵还在对雨夜城组织新一轮攻势,东线却还有圣战的先锋军,若这些还不够麻烦的话,王都那封印的龙界和泰坦们,是随时都有可能炸掉整个国家的定时炸弹。

    而在这个强大等于富足的时代之中,对于这个强国的国民来说,衣食无忧的他们在去年以来就已经受够了冤枉气,民怨积累下来了,那焦虑延生出来了,甚至有可渴战而不得的心态,有用战争胜利宣泄愤怒的渴望,才会有对他国大使的不敬。

    周遭各国的宣战,让其有一种风雨中摇摇欲坠的感觉,却也有一份与世皆敌的傲然和愤怒,这可不仅仅是普通人,而是包括贵族阶级、骑士阶级等在内的各个阶级,商人期望发财,贵族期望权利洗牌,骑士阶级期望建功立业,皇子们期望立下能够获得皇冠的战勋,或是趁着其他皇子奔赴前线之时夺得王冠。

    而这一切,都被“垂垂老朽“的皇帝奥罗斯压着在。

    我或许很胡来,但实际上我每次胡来都是考虑过形势和后果的,谋定而后动……也就是俗称的“想太多”是我个人的行事风格。这点貌似很难搞,也给了我很多其实并没有必要的烦恼。

    就是很直白的“你以为我很疯狂,是因为不了解我,若你了解了我。你多半会想打死我”……咳咳,扯远了,言归正传,来拜尔之前我就已经定下了此行的基本政策——貌孤实驯,似远实近。

    具体操作起来。就是尽可能摆高姿态,摆出一脸“俺才不想和你们这些土鳖交易”的姿态,然后用中间人来回跑,抬高价码,最终把生意谈成。

    从某种意义上,那胡闹的史莱姆之灾也是给王都降降温,所以我已经下令那属下那群混蛋安静点,尽可能的减低意外发生的可能,却没有料到还是出了这么大的事情。

    “……拜尔的贵族和皇室会怎么反应?顺应民心发动新一轮战势,或是压着事端。在交涉中获得更多的筹码?地方贵族会怎么做的,会给皇室压力让其报仇?还有米尔斯勾结的势力会怎么做的?”

    太多的可能性,让我一下子蒙住了,但看着正在紧急向着那边冲去的拜尔皇家骑士,还有突然打开的次元之门,我至少知道现在该做什么,至少,不能人赃俱获!

    “海洛伊丝,制造混乱。”

    “召唤子体我需要时间。”

    “掩饰的烟雾也行。”

    在黑暗精灵们愣神的时候,在诸多强者赶来的时候。在宫廷法师们正在踏出传送门的时候,然后毫不犹豫的踏入阴影之中,再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时候,却已经是披着血红龙甲的模样。

    “真是的。我以为第一次亮相至少会帅气点。”

    站在那里,单手挥剑抵挡主了皇家骑士们冲锋,随手挥舞的剑气直接逼退他们,而随之而起的冰之墙壁至少可以阻拦他们数秒。

    呼吸出来的气息被龙甲过滤,一边化作龙脉的焰火一边化作蓝色冰霜,和过往相比。这身艾琳贝拉化身的冰之龙甲居然还隐隐约约可以增幅我寒冰能力。

    “蠢货们,跟我走!回头再和你们算账。”

    刻意压低的声音通过铠甲变得更加奇怪,但我知道她们肯定认得出来,而这个时候,维多利亚却依旧在拖着那个受伤的黑暗精灵。

    “把他一起带走。”

    黑色的烟雾已经满溢起来,街道两边更是烧起火烟,而街角、下水道里跳出来了,在制造混乱方面,海洛伊丝的确经验老道。

    “怎么还不走。”

    回头望去,却发现那个黑暗精灵为什么始终不逃走了,他一只用自己的斗篷和身体护住一个小女孩,而从哪灰褐色的皮肤、人类一般的圆耳朵来看,这是一个混血儿!

    “都带走,我断后。”

    “轰隆!”

    这个时候,宫廷法师已经走出了次元门,被其召唤的火球不住落下,冰墙已经裂开,而法师们召唤的狂风也在吹走烟雾。

    “哈哈哈,居然没有让我‘毒龙’沙马尔亲自出手,几个菜鸟就能够干掉这个傻货,果然所谓的勇者皇子名不副实。这买卖真是容易。”

    连续挥动长剑,附带寒冰魔力的剑气破空而行,我却在暗自庆幸习惯性的“想太多”,若不是事前查到了那个习惯兼职刺客的龙脉剑圣名字,我现在还真不好临时找个背锅的。

    当然,这在大陆西面的沙盗怎么会跑到大陆中部来行刺一个王子?明明是绿龙血脉的他怎么会红龙的血脉能力和寒冰魔法?就很难解释了,实际上也不需要解释。

    我需要的,只是一个“幌子”,即使那“幌子”谁都看的穿,谁都不会信,但明面上有这个幌子在,我们才有进一步交涉的余地。

    若刺客当场被抓住了,恐怕双方也没法谈了,两国的关系必然大受影响,但显然,我不能指望愤怒的拜尔人想通这些关节,他们现在只想报仇雪恨和抓住凶手。

    大量的烟雾遮住了视野,皇家骑士们中的剑圣也在用剑气回击我,当却连抵挡的打算都没有,那个刚刚进阶不久的剑圣离得这么远能够击穿玩的铠甲就有鬼了。

    而在另外一边,刚刚从次元之门中走出的宫廷法师。却被混乱的人群阻拦,接着却被早有准备的死猫用法术反制,短时间内是很难抽出手了。

    而在我的感知之中,黑暗精灵们已经走了。我自然没有留下的打算,王子在眼前遇刺,视荣誉为生命的皇家骑士会动真格的,他们其中还很有几个好料,只要视野恢复了。就算我想走都难了。

    “龙翼。”

    而铠甲展开的血色龙翼就像是从背上长出来的,我再度感谢了这铠甲附带的鸡肋级龙脉能力,否则用上天使羽翼还真的很难解释。

    “哈,第九皇子,你给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记得把报酬给我,否则你就将和米尔斯一个下场。”

    随口再度把黑锅丢到沙马尔身上,然后把事件定义为皇子仇杀,我就直接拔地而起,而从我身下过去的。却是法师们召唤的雷暴。

    -----------------

    “你们不是很行吗?怎么现在都不说话了!你们知不知道你们这一刀下去,很有可能引发一场战争!”

    我的怒吼在舱室中回荡,而我面前,戴安娜、雅雯、维多利亚一个个跪坐低头,就如同受训的小毛孩子。

    而在周遭,雪莉躺在一旁,刚刚听说戴安娜当众斩杀了米尔斯皇子的时候,她就直接晕倒过去,而其他没心没肺的混蛋们,却还在幸灾乐祸。

    现在当然不可能返回居所。那简直是把性命交给别人手中。

    万幸的是葛丽娜从北地返回的时候乘坐的是小型浮空艇突击舰,而为了方便戴安娜和维多利亚来见我,蕾妮也调了一艘突击舰,结果就是我们手上还有几艘船。还有逃亡的余地。

    留下几个人在使节团的住所,其他人全部在船上。

    应该说不愧是常年老匪吗,这群家伙的逃生能力全部点满,在事件发生的第一时间就做好了准备,居然在船上等着我们。

    “我已经说了不让你们上街吧,你们为什么还出去?你们简直无组织无纪律到极点。戴安娜!你还是个头,你这个样子还怎么带队!”

    我继续呵责了两句,但心底却在盘算应对的方法。

    实际上没什么应对方法,这个案子是谁做的一目了然,根本赖不过去,就看对方打算怎么处理了。

    “该死,主动权全部落到了对方手上。”

    至于呵责的原因?其实我并没有觉得黑暗精灵有什么错,那红的发紫的罪恶之光被斩杀不是理所当然的吗,但现在黑暗精灵犯错若不呵责处罚,以后还怎么带队伍。

    “头,别装了,大家都知道你没生气,你真生气的话,是不会说废话直接动手的。你再说下去,戴安娜大姐头搞不好想不开就会自尽了。”

    葛丽娜跳出来了,但貌似自从和“战争”“傲慢”混到一起后,她的用词越来越男性化,或者该说佣兵式的低俗化,但从另外一个方面,解除了恶魔之力的威胁之后,摆脱了那束缚身心的封印之后,她变得活泼了不少。

    “不,犯错后自尽是不负责任的行为,我会用己身承担一切后果。大人,请把我们交给拜尔吧。”

    戴安娜抬头望去,满脸都是即将牺牲的坦然,看样子虽然觉悟有长进,但智商还是没有进步。

    而看着这个一脸“我犯错独自承担,不要连累他人”的好汉黑暗精灵,还有一旁嬉皮笑脸的扯着我衣袖的“外孙女”,我突然不想说什么了。

    “算了,不扯了,等天亮了我就进城探探口风。”

    而在我下定决心明天进城的时候,却有人已经找上门了。

    “罗兰在吗?雪莉,你怎么躺下了?”

    “妈?”(未完待续。)

    PS:  那啥,卡文.....
推荐阅读:宠魅 火爆天王 官术 百炼成仙 光明纪元 最终进化 重生之温婉 召唤万岁 唐砖 最强弃少 官路青云 千回百转的爱恋 泰瑟尔世界之领主 万界大帝 护花死神 机战风暴 铁面侠 女神的贴身侍仙 游戏为王 光戒 绝品骗圣 其实我也爱你 都市符医 我有个多啦哎梦 帝法众生 万医医圣 曙光之主 天才萨满 最强天与天宇 超级名作修仙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