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五百二十九章 修罗场

    “……女神,不知道您的好感度排第几?”

    【哼,我可是隐藏角色,仅仅四周目就想攻略我?连线路都没开的可能!】

    “…….噗,也就是说好感度零了?不,应该是没出现在好感列表上,这难道是没把你当女人的另外一种解释?”

    【不,越是数周目才能攻略的角色越是强力,你看那边那个两周目的病娇,啧啧啧,罗兰他真是活该,以为是隐藏角色就很特别,都没考虑一下对方是不是特别到病娇……】

    脑袋里面仿若聊天室的冷嘲热讽做恍若未闻,这群家伙看我笑话已经不是一天两天,天空中正在聚集死亡之力的幽灵才是眼前的重点……

    “嚓!痛痛痛!”

    随着那藤蔓的收紧,浑身的骨头却都不断作响,思考什么的成为奢望。【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好吧,我承认背后那个正虎视眈眈的盯着我的疯女人才是重点,女神大人和猫大姐,有空闲聊先救救我吧。

    魔女的魔性美貌一如往昔,带着些许自然卷曲的绿色长发随风飘起,血红的双瞳如冰晶一般美丽……前提是忽视那藤蔓长发已经在撕裂我的皮肤,而那个如水晶般透彻的双瞳中是毫不掩饰的杀意。

    “那个,能不能放松一点……”

    娇艳的红唇微微的划出一个弧度,轻轻的在我耳边吹气。

    “不,行,哦。”

    香甜的气息弄在耳后痒痒的,舌尖居然还暧昧在耳间轻轻舔了下,很是冰冷,似乎有些暧昧,当然,前提是忽略那越来越紧的藤蔓,骨头越来越大声的惨叫。

    “谁知道放开你后,又会…….”

    暧昧的话语甜丝丝的,就像在心头饶痒痒,但下一霎。浑身上下都响起了同样的脆响。

    “咔嚓!”

    毫不留情的骨头脆响,让我很是心焦,而跟更要命的却是居然感觉不到痛感,恐怕这只能说明那些该死的触须已经开始接管神经系统。

    而当我还在努力命令脚拇指移动的时候。背后的轻言细语却突然转换为严厉的质问。

    “……..说,跑到那个贼猫那里去!”

    耳边又恢复了知觉,居然在轻舔....舔,咬,真咬了!

    “痛!”

    喂喂喂。你说就说,动嘴做什么,你在咀嚼的那半个血淋淋的耳朵,难道是我的……虽然很感谢你瞬间帮我又捏了一个出来安上去,也知道你掌握了逆天的生命创造的权限,但能不能不要这么惊悚,会做噩梦的啊!

    “绝境啊!”

    这个时候,自己的小命已经在危险的边缘,那个天空上的麻烦已经不算什么了。

    “一年多前还没这么凶残这么黑…….”

    “被一个男人爽婚了一次还是两次还是很有区别的。对吗?亲爱的。”

    现在的肉身是对方创造的,离得这么近。连身体都无法控制了,居然连想法都有点外泄了。

    “不,不,我没有读心,这点底线我还是有的,只是你这个时候会想什么我还是能够猜到的。”

    但这样的绝境还是难不倒我,我早预料到可能会有今天的情况,所以已经准备好了杀手锏,即使她现在痛恨我入骨,但当我说出以下那段话。她就会再度打开心房…..

    “曾经有一份真挚的感情放在我的面前…….”

    “……..我却没有好好的珍惜,等到失去后,我才后悔莫急!人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如果老天能再给我一次机会的话,我会对那女孩说三个字:“我爱你!”如果非要加上一个期限的话。我希望是一万年! ”

    “你怎么会知道……”

    “虽然听听你说一下甜言蜜语也不错,但是经典戏剧《罗密欧和至尊宝》的经典台词就算了吧,哦,我都忘记那本书还是你弄出来的,这么说还真应该听听。看看原作者是怎么演绎那段让无数少女痛哭流涕的感情戏的。”

    “罗密欧和至尊宝?”

    看来貌似我又不小心忘记了什么,但从这玩意的名字来看。估计我当时还在报复社会的叛逆期,不会是性取向错误的诡异玩意吧。

    “痛哭流涕?你?”

    “不,我可不是什么得到你的爱情比**更重要的小丫头,若我真是那个只会哭和后悔的罗密欧的话,早就把那个负心的至尊宝打碎浑身骨头拖回家了。”

    “……呵呵,还真有真实性的威胁感。那个,能把藤蔓稍微松点吗。”

    天无觉人之路,事情要往好的想,但在我的人身安全遭到威胁的另外一面,至少某些方面却自然好转。

    我相信她不会看着我被其他人干掉……至少不会她报仇之前,我还是暂时安全的…….为啥我说这话这么别扭。

    天空之上,虚妄的苍白幽灵在聚集这一团团的死亡之力,这块土地上死亡的亡灵已经太多,足够的灵魂的残片不断浮上天空,被其吸收,让她的颜色变得真实了很多。

    我已经看出了恒在做什么,她在用自己的能力召唤死亡之力和亡灵的残片,补足自己的缺失。

    不管她是用什么方式扛过那场大爆炸的,绝对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按照常理,此时我们应该痛打落水狗,一窝蜂上,但从天上的战况来看的话,恐怕要攻击这个状态的恒都不太容易。

    艾米拉并不是一个人来的,能够赶在某些人前来,只是因为那天空中的一只巨型植物战舰。

    那颗原始的神木战舰有些当年在梦境之森的初代舰影子,但却庞大的多,它看起来只是原始的树木,周遭还有绿色的花纹和分叉的树枝,但从那些部件的高能反应和漫天飞舞的舰载机来看,绝对不是游览用的船舰。

    飞翔的除了那些看起来很幼小可爱的木灵之外,那些仿照各类飞翔猛禽的魔化植物外壳也并罕见,但最让人恐惧的还是那铺天盖地的数量。

    无数的诡异植物、动物在天空中盘旋,从地上仰望,天上全是密密麻麻的黑点,而那艘巨舰的舰身宽度就已经超越了城墙的巨型铁门。

    我认识这艘船,“母亲”号皇家方舟,木灵们为了庆祝“母亲”和“父亲”新婚送上来的新婚赠礼…….好吧,让我继续无视背后的怒视吧。

    其上至少有三千多的木灵存在,还至少有两位七美德镇守,得到我的消息,就直接开着一族重宝级的战舰出来,我应该感到荣耀吗。

    就是死亡军团还在,面对这艘战舰的猛攻,也应该很快就会全灭,但天空上的局势却不是如此。

    在无数的爆炸声和攻击之中,恒正在悠悠然的吸收着死亡之力。

    她并没有躲避,这巨大的数量也躲避不掉,所有的攻击都直接穿透其的身躯,却在她身体的另外一边出现,有的木灵凑近了她,居然可以和其重叠,仿若她不在这个次元。

    我见过这个状态的恒,当时是用化身的她处于存在和不存在之间的模糊状态,虽然无法干涉周遭,周遭也无法干涉她。

    而现在的恒显然又更进一步,周遭的舰队无法攻击她,她却在干涉周遭,她在吸收灵魂和死亡之力恢己身。

    我当时是用修订世界规则,让其夺取的热量最终回归己身的方法战胜她的,但此时她并没有放出心像世界夺取能量,过去战胜她的方法显然又无法再用。

    但我并不是全无办法,既然已经知道对方拥有这样的能力还有可能遭遇,我又怎么可能不做好应对准备,但前提是…….

    “艾米拉,能够放开我吗?我有办法料理那个家伙。”

    “不行,对了,亲爱的,你是喜欢油炸还是水煮?”

    “…….呵呵,你当我听不出来你打算用我选择的方法料理我?不过,既然你让我选择死法,我可以推荐一种吗……”

    “老死?这笑话早就在你《祝英台和朱丽叶》中用了......怎么表情如此微妙?”

    听着这强烈激起吐糟欲的名字,我越发无奈了。

    “没有,我只是好奇我当时到底有多仇恨社会。那个,期望我希望死的稍微有点尊严,最后还是处男有点让人丢人,你可以帮我找几十个魅魔吗,我选择乐死……..啊啊啊啊,怎么痛觉这个时候恢复了!好痛啊!”(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赘婿 官仙 天地霸气诀 无尽剑装 超级强者 大圣传 一品江山 雪中悍刀行 胜者为王 网游之天谴修罗 官路青云 千回百转的爱恋 泰瑟尔世界之领主 万界大帝 护花死神 机战风暴 铁面侠 女神的贴身侍仙 游戏为王 光戒 绝品骗圣 其实我也爱你 都市符医 我有个多啦哎梦 帝法众生 万医医圣 曙光之主 天才萨满 最强天与天宇 超级名作修仙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