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24章 冤家路窄

    转过身,看着桌上那厚厚的一沓资料,迟玄走过去,修长的手指直接覆上了资料第一页的那张照片上面。【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

    一个女孩,一个扬着如阳光般灿烂笑容的女孩,身上一件雪白的t恤衫,一头如墨般黑亮的长发在空中飞舞着,从这张照片的角度看来,这张相片似乎是别人替她拍的。她手里比着很俗的v字,双**叉在一起,看起来极其随意,可是这样一个随意的动作,也如此好看。

    苏遇暖,21岁,a大学生,今年刚毕业,自从8岁母亲过世之后,便跟着父亲和继母一起生活,读书的学费都是自己一边念书一边打工所得。

    这份资料记载了关于她所有的一切,从小到大,从家人到朋友。

    轻抿了一口红洒,迟玄的眼底透着闪烁的光芒。

    “叩叩!”

    “进来!”

    徐承亦打开办公室的门,跟在他身后的苏越也迈着小碎步走了进来。

    “玄,这是你的新秘书,苏越。”徐承亦很不解,昨天这个女人来面试的时候,他拒绝了,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好友是不需要只会盯着男人看的花痴做秘书的,可是却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傍晚的时候迟玄居然亲自吩咐他,让她和她朋友一起来迟氏工作,然后让那个女人来签下合同。

    听言,迟玄扫了苏越一眼,这就是跟那个女人在一起长大的好朋友,稍点了点头,冷声道:“你带她去自己的办公桌吧,有事我会叫她。”

    而苏越则被眼前这个已经成为她上司的男人帅傻了,本来她以为徐承亦就已经够帅了,却没想到这个总裁居然比他更帅,更有魅力,哇!以后自己就要在这个帅气的总裁手下做秘书了耶,看来她昨天晚上来签合同果然没错。

    下班之后一定要告诉遇暖,让她吃醋妒忌去。不过,遇暖好像对男人都不是很感兴趣耶,算了算了,自己有得看就好了。

    苏越美滋滋地想着,却不料,徐承亦走到她面前,压低声音冷声道:“花痴,你看够了没有?”

    听言,苏越如梦初醒,转而狠狠地瞪着他。

    “看够了就跟我出去,这儿不是你工作的地方。”徐承亦冷冷地勾了勾嘴角,而后将手插进口袋里,酷酷地走了出去。

    无奈,苏越只好咬牙切齿地跟了上去。

    苏遇暖累得气喘吁吁,将一桶脏水倒进洗手间里,重新乘了一桶清水,然后提着水桶往外走。

    她一边走一边在心里诅咒着,臭苏越,明明她都已经决定不在这里工作了,她还签了份什么合同,害得她也要跟着来,真希望今天不要再遇到那个大种马总裁。

    砰!

    撞到人了,苏遇暖一个急刹车,水桶便从她手中滑落,重重地摔在地上,水也溅了出来。

    看着洒了一地的水,苏遇暖有些懵,赶紧掏出随身携带的纸巾,往来人被喷湿的西装上擦去,一边道歉,“对不起,实在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这西装一看质地就知道是高档货,她赔不起的,只能尽量道歉,她现在已经没有钱了,不能再损兵折将了。

    可是越擦越觉得不对劲,为什么周围的气氛会这么冷呢?

    想到这里,苏遇暖的动作顿住,缓缓地抬起头。

    当看到来人的时候,她一下激灵猛地后退数几步,背抵在了雪白的墙上,惊愕地看着对方。

    迟玄好笑地看着她,自己就这么恐怖么?恐怖到让她一看到自己就连退数步,眼底惊愕?发现自己竟然有些无奈,面对这个女人的时候,算起来,现在是第四次见,每一次,她对他似乎永远都只是一副你是仇人的表情,完全没有以往女人看到他那股兴奋雀跃。有时候觉得她是欲擒故纵,但是她的演技末免也太好了些,什么表情都可以做得如此自然。

    还有,她脸上那些伤是怎么回事?右边脸已经高肿了起来,眼角也是受伤的痕迹,好像被人狠狠揍了一番一样,看得他心里一紧,有些莫名。

    “怎么……是你?”苏遇暖最不想看到人,居然就这样出现在她面前,而且她还好死不死的将水泼到了他的身上,虽然不是故意的……

    听言,迟玄并不言语,迈开修长的腿逼近她,欣长的身子将她困在墙和他之间,沉声道:“你脸上的伤,怎么回事?”资料上说,她经常会被继母毒打,所以身上会有伤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可是他却没有想到,她居然会伤得这么严重,难道是他误会她了?

    苏遇暖闻言,赶紧伸手捂住脸,撇过脸淡淡地说:“不关你的事。”

    “我可不想你这样子出去,让外面的人议论说我迟氏虐待员工。”迟玄紧紧地盯着她白皙的脸,该死的,她那个继母下的什么手?居然这么严重,本来白皙的皮肤都乌青了,里面还藏着一些淤血。

    听言,苏遇暖淡淡一笑,轻声道:“虐待员工?只要总裁大人离我远一点我就谢天谢地了,至于这些伤,我不会让其他人看到的,就算看到了,真的给你安个虐待员工的罪名,我也会替你澄清的。”

    说完,苏遇暖朝天翻了翻白眼,钻过他的胳膊肘儿就想走。

    “怎么,弄湿了我的衣服就想走?”谁知道,她才迈出一步,迟玄那如地狱般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苏遇暖脚步一顿,深深地吸一口气,勉强地扯开嘴角,拉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缓缓地转过身去,咬牙切齿地问:“我擦也给你擦了,歉也道了。你还想怎么样?需要我赔给你吗?”

    “这件西装可是我花了大价钱请英国知名设计师设计的,全球限量版不过就三件,你确定你赔得起?”

    听言,苏遇暖嘴角抽了抽,全球限量版?“多……多少钱?”

    迟玄的眼底满是笑意,看她紧张害怕的模样,原来是一件这么有趣的事情,他伸手摸了摸下巴,一副寻思的样子。

    “至少也要几千万!”

    “几……几千万!!!”苏遇暖眼睛都快直了,她不可置信地伸手揣起迟玄衣服的领子睁大眼睛瞪着,“这么一件破衣服要几千万?有没有搞错?”

    破衣服?迟玄沉下脸,一脸寒冰,她居然说这是件破衣服?

    生怕他一个生气要求自己赔偿,那她就算是把自己卖了也值不了这钱,立即狗腿地露出笑脸,“那个,总裁大人……反正这水也不脏,我帮您把这衣服晒一晒,就恢复原状了。”

    迟玄没理会她,皱着眉头将已经湿透的西装脱了下来,准备丢掉的时候却被苏遇暖一手接了过去,然后嘿嘿地笑道:“谢谢总裁,我今天晚上下班之后就拿回去洗,一定替你洗得干干净净的。”

    听言,迟玄环起手,眼睛带着深意地看着她,“你这态度转变得也太快了吧?”

    “嘿嘿,不快不快!那我就先去工作了。”苏遇暖这个时候哪还敢对他摆出一副不耐烦的样子,身上这件衣服可是值几千万啊,天价,她赔不起,所以还是不要惹他生气了。想着,苏遇暖抱着衣服像捧着一块宝似的离开了。

    迟玄站在原地,眯起眼睛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她脸上的伤还隐隐在脑海中浮现,那张脸虽然受尽了伤,可还是掩不住她所有的表情,以及和资料上那张阳光灿烂的笑脸对比,真是令人不可思议。

    忙活了一整天,终于到下班的时刻了,苏遇暖将迟玄的西装装进自己的包包里,拉上链子。然后满意地看着自己的包包,还好自己的包包是容量超大的,所以根本看不出任何破绽。

    等了半天没等到苏越下来,苏遇暖便拿出手机给她打了电话。

    苏越刚接了电话就朝她哭闹起来,“暖暖,这个该死的徐经理让我今天晚上加班,所以你得先自己回去了。”

    “那你呆会晚点自己一个人没关系吗?”

    “没关系,你自己小心点。”

    “嗯,那晚上联系。”

    回到家以后,苏遇暖先是将那件西装取了出来,拿到自己的卫生间仔细地刷洗着,直到确定洗得很干净了,她才拧干了把她晾在房间的窗户边,不能晾阳台,要是让继母发现了,一定又少不了一顿毒打和盘问。

    第二天上班,苏遇暖换上工作服之后便悄悄地坐上电梯,上了总裁办公室,办公室静静的,居然一个人也没有,苏遇暖还在想着会遇到苏越怎么跟她解释呢,没想到她居然不在。

    走到办公室的门前,苏遇暖轻轻地敲门。

    “进来。”里面传来毫无温度的声音。

    苏遇暖撇了撇嘴,推门走进去,迟玄双眼盯着电脑屏幕,双手在键盘上不停地操作着,从她进来到现在也没有抬起头看她一眼,专注得让人有些不忍打扰。

    但是,她只是来还衣服的,所以,“喂……”

    听到这声音,迟玄的动作顿住,而后抬起头来冷冷地看着她。

    他的眼神很冰,很冷,看得苏遇暖一颤,忙将手中的袋子递到他面前,“诺!”

    迟玄皱眉,“什么东西?”
推荐阅读:修真老师生活录 全职高手 唐砖 最终进化 医道官途 百炼成仙 宠魅 圣王 火爆天王 官术 天师歪传 问龙纪 异界魔皇 市长复婚请排队 境世界 重生合家欢 战隋 民国超级狂人 再见英雄情 天才医神 红楼重生之妙尼 洪荒欢乐游 天山牧场 斗者无双 早安,老公大人 重生之符气冲天 名医贵女 看戏在霍格沃兹 我是钳工 穿越之别拿平胸不当妞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