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245章 很火热

    【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

    本來她是想推开他的  可是身体却不由自主地摊软在他的怀中  就连自己的手  也不由自主地环紧了他的腰  微仰着头喘息

    突然感觉脖间一凉  苏遇暖惊讶地低下头  发现他的手正绕到自己的颈后  而自己的颈间多了一条颈链

    “你……”

    下巴被扣住  迟玄深深地吻了下來  在她的唇上辗转流连了好一会儿才离开她的唇  额头抵住她的喘着粗气  “好好戴着  不许摘下來  听到了沒  ”

    “为……为什么  ”苏遇暖微咬住下唇轻声问道

    “生日礼物  ”说到这四个字的时候迟玄的下巴微抬起  脸上尽是得意

    什么  苏遇暖顿时有些愣住  生日礼物  他……他怎么会知道自己的生日的

    “你怎么会知道……”难道他也有刻意去看过自己的资料

    迟玄轻点她的额头  道:“别多想  碰巧知道的而已  你是我的女人  这礼物也是应该的  做我迟玄的女人  想要什么都可以  ”

    原來如此……苏遇暖的心又沉了下去  原來只是碰巧知道的而已  她还以为……

    “怎么  你以为我刻意去打听的  ”迟玄一边说着一边冷笑出声:“要知足  记着别摘下來  赶紧上去吧  ”

    说着  迟玄在她唇上轻啄了一会儿便将她放开

    一离开他的怀抱  苏遇暖都感觉自己的心好像空了一块一般  那么空虚的感觉……而且风也好冷

    虽然自己身上还披着他的大衣  可是他的那几句话却让她跌进了冰窟  再也暖和不起來

    想到这里  苏遇暖脱下他的大衣丢还给他  然后转身就跑上了楼

    她不知道迟玄有沒有看她  有沒有生气  她只知道  自己此时的心很难受

    砰

    回到自己的房间  苏遇暖冷得直发颤  想都沒想的  就直接上了床  也不管头发还在滴着水  就进了被窝

    沒一会儿手机又响了  苏遇暖拿过一看  显示的依然是那个熟悉的号码  她沒有接  而是将手机搁至一边

    深夜中  手机的铃声显得非常突兀

    只是一个电话  过了一会儿  便又恢复了平静

    苏遇暖侧躺着  眼泪无声地落了下來  一个电话  他的极限  也不过如此

    也不知道自己掉了多久的眼泪  只知道哭累了就晕晕沉沉地睡过去了

    隔天苏遇暖是被头痛醒的  醒來的时候头痛欲裂  眼前一阵一阵发黑  难受得她要死

    苏遇暖伸手拧了拧眉头  头还是疼得难受  想起身可是又觉得浑身沒有力气

    眼前一阵一阵黑暗卷袭而來  苏遇暖又晕睡了过去

    再次醒过來的时候自己的额头已经敷了冰冷的毛巾  头依然晕晕沉沉的  浑身沒有力气  但已经不会那么难受了

    睁开眼睛的时候便看到了坐在床边的欧岩  他正双手环在胸前  冷冷地盯着自己  见自己醒來  他便冷声道:“醒了  ”

    听言  苏遇暖咬了咬下唇  抚上自己的额头:“我这是怎么了  ”

    正巧的是王婶这个时候端着水盆走进來  听到她的发问  便说:“丫头你不知道自己怎么了  ”

    苏遇暖一脸茫然地看着她问:“我到底怎么了  ”

    “你发烧发到40度  你居然还不知道  丫头你到底是怎么回事  早上要不是我担心你所以才进來看看  要不然你的脑子都要烧坏了  还有你的头发也是湿的  你不会是昨天晚上洗头沒擦干就睡觉的吧  ”

    听到这里  苏遇暖倒是有一些印象了  昨天晚上自己确实是沒有擦头发就睡觉了  而且还在外面冻了那么久……

    怪不得早上醒來的时候头那么痛  原來是发烧了

    王婶走过來  额头的毛巾被取掉  再换上另一条  王婶轻声道:“幸好烧是退下來了  都快吓死了  昏迷了一整天  ”

    “一整天  那现在是什么时候  ”

    “晚上8点  ”

    听言  苏遇暖扭头看向窗外  的确  一片漆黑

    自己居然昏迷了一天

    “医生开了点药  我去煮煮  呆会端给你喝  ”

    说着  王婶便出去了  房间里只剩下欧岩和苏遇暖两个人

    “咳咳……”苏遇暖轻咳着  并不看向欧岩

    “戴着这颗戒指你就这般不情愿  ”欧岩突然冷声问道

    “什么  ”苏遇暖扭过头疑惑地看着他

    “让你戴着这戒指你就这么不乐意到要这样对待自己  你已经是怀孕的人  大冬天头发也不擦干就这样睡着  要不是……王婶发现  你是想烧死自己吗  ”

    欧岩的声音很冲  听得苏遇暖怔住在原地  奇怪地看着他

    “你又怎么了  戒指我都已经戴上了你还想怎么样  我困得难受忘记头发沒擦睡着了这有办法么  ”

    “是么  ”欧岩冷哼出声  大手却抚上她的脸颊  拇指摩擦着她的眼眶下面  冷声道:“那你的眼睛为什么红成这样  肿成这样  ”

    听言  苏遇暖一怔  对啊……她记得昨天晚上是哭着睡着了  就是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  醒來的时候脸上应该还挂着泪痕吧

    想到这里  苏遇暖并沒有说话  而是静静地移开了眼睛

    欧岩收回手  冷哼:“你还在想着他  对吗  ”

    “你是想逼我对徐承亦下手  ”

    听到这里  苏遇暖再也受不了  扭过头就对上他的眼睛  大声说:“我说过了我和徐承亦沒有什么  我心里的那个人也不是他  你能不能不要每次都针对他  我……咳咳  ”

    本來受了风寒就有点咳嗽  现在这一激动  苏遇暖顿时咳得不能自己  脸也涨红了

    “你……”

    本來是一肚子火气的  可是一看到她咳得眼泪都要掉出來了  心底的火气也顿时消去了一大半  赶紧起身扶着她替她拍着背顺气

    “咳咳……“苏遇暖咳得上气不接下气  见他扶过來  赶紧伸手抓住他的袖子  央求道:“徐承亦我真的当他是大哥  也从來沒有想过要接受他和他在一起  收他的礼物完全只是因为一份情谊  你能不能不要再针对他了  ”

    听到这里  欧岩挑了挑眉  “既然沒想过和他在一起  那我怎么对他又和你有什么关系  你那么担心我针对他  这不是在意是什么  ”

    苏遇暖轻轻地摇着头  “你误会了  你想针对他是因为我的关系  就算我沒有想过和他在一起  但如果他出了什么事情也是因为我  你想让我的良心不安么”

    “良心不安  ”

    “不是么  ”苏遇暖亮着自己的手指  心情已经平复下來  不再咳得那么厉害了  “既然这颗戒指都戴上了  你还针对他干什么  耳环不是被你丢了么  ”

    欧岩眼眸一深  盯着她手指上的那颗钻戒  又抬头看了看她的脸  见她一脸平静地看着自己  突然问:“你的意思是答应了么  ”

    “沒有  ”苏遇暖淡淡地答道  然后抽回手  “我只是想告诉你  我对徐承亦沒有任何想法  如果我和他真的有什么的话  你觉得我还在呆在这里么  所以不要再把你的针对放在他身上了  ”

    说完  苏遇暖收回手  闭起眼睛  轻声道:“我好累  让我休息会吧  ”

    之后的几天  苏遇暖的烧虽然说退了  可是意识却还是迷迷糊糊  头也一直晕晕沉沉  再加上欧岩的担心  所以她被控制在床上躺了三天的时间

    这三天里  苏遇暖感觉自己越來越困一样  每天24个小时几乎有16个小时在睡觉的  有时候想睁开眼睛看看外面的雪花  却发现窗户都被王婶用窗帘拉起來  瞌睡虫却总是不断袭來  于是又晕晕沉沉地睡过去

    再次醒过來的时候  已经是下午了  欧岩正好坐在旁边  看到她醒來  便说:“你醒了  ”

    苏遇暖揉了揉惺忪的睡眼  然后轻声问道:“你怎么來了  ”

    欧岩看了她迷糊的样子一眼  因为搁在被窝里  脸蛋红扑扑的  嘴唇也红润得几乎可以滴出水來  看得他都快忍不住覆上她的唇吻去

    但是却忍住了  因为怕自己这样狂躁的举动会吓到她  只是轻声说:“你最近很能睡啊  每天來的时候每次都在睡觉  ”

    “是啊  ”苏遇暖点点头  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其实这种症状是前阵子的时候就有的了  也就是自从怀了孩子不久之后

    “起床去换衣服吧  ”

    听言  苏遇暖一愣:“换衣服干什么  ”

    “这么多天呆在家里睡觉不烦  ”

    “是哦  ”听到这里  苏遇暖才惊觉自己已经在家里睡了好几天了  是时候该出去活动活动一下  想到这里  她缓缓地坐起身  然后看着欧岩  “你还不打算出去吗  ”

    听言  欧岩挑了挑眉  而后站起身走了出去  顺带将门给带上了

    苏遇暖抿了抿唇  然后下床走到柜子前打开  随手找了一身天蓝色的运动服  给自己换上

    手拢着长发  将她们全数都拢到耳后  整个人看起來很清新
推荐阅读:召唤万岁 最强弃少 重生之温婉 醉枕江山 光明纪元 重生小地主 官术 神座 火爆天王 官场之风流人生 天师歪传 问龙纪 异界魔皇 市长复婚请排队 境世界 重生合家欢 战隋 民国超级狂人 再见英雄情 天才医神 红楼重生之妙尼 洪荒欢乐游 天山牧场 斗者无双 早安,老公大人 重生之符气冲天 名医贵女 看戏在霍格沃兹 我是钳工 穿越之别拿平胸不当妞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