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162章 所谓真相

    【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既然是具有致命性打击的黑暗历史  他们肯定会隐藏得很好  要找到不是容易的事情  而且我们的实力跟他们比起來  根本是以卵击石  ”苏遇暖的担忧不无道理

    许宁静对此同样担忧  父亲留给她可以支配的人脉不多  单是抵抗莫斯他们的发难已经是很吃力了  如果还要去主动寻找他们的罪证  只怕比登天还难

    欧岩却不以为意  在他眼里  沒有什么事情是解决不了的  只是还未找到方法罢了  “所以你们就沒想到借刀杀人这个办法吗  你要知道  有竞争就会有对手  想让他们倒台的可不是只有我们  ”

    对啊  她怎么就沒想到呢  许宁静眼前一亮  “要知道这个简直是轻而易举  ”

    许宁静走到书架前  从最上面的架子上取下一个看上去很老旧的笔记本

    “这是我父亲的记事本  一直沒有翻阅过  我想  这里面一定会能找到一丝线索  ”

    这本笔记本她保存得很好  可是在此之前  她一次都沒有翻开过  因为怕触痛心底最不愿记起的回忆

    欧岩与苏遇暖都有些迟疑  沒有上前  毕竟那是属于人家的**  他们俩是外人  这样冒然翻阅太不礼貌

    许宁静看了他俩一眼  “过來吧  沒事儿的  你们是为了帮我的忙  父亲不会介意的  ”

    兄妹俩这才走过去

    这个笔记本记录的是一些日常琐事  但是父亲临终前交待过  千万不能丢失  所以许宁静才会妥善保管至今

    厚厚的笔记本  记录了父亲从十五岁之后开始的一些事情  不管大事小事  他都记载得很详细  可以想象出她父亲是一个思维多么严谨的人

    “这个笔记本很隐秘  现在除了我们三个  再沒有人知道它的存在  ”

    生在这样一个庞大而显赫的家族  凡事都需要留一个心眼  所以她的父亲才会秘密地记录下这些事情吧

    通篇的英文  有些是当地俚语  苏遇暖看得有些吃力  她揉了揉眼睛  还是放弃了  “你们看吧  我有些看不懂  ”

    不光是苏遇暖  欧岩看着也有些累  虽然他在英国待得时间也不断  可是跟一个一辈子生活在这里的人相比  肯定是比不上的

    许宁静合上笔记本  只好说:“这样吧  就由我先來筛选出有用的信息  然后我们再一起讨论  ”

    “这样好是好  可是也会因此错失一些最不起眼却最关键的信息  沒事  我们一起看  不懂的地方你再解释一下  ”欧岩揉揉太阳穴  轻声说道

    “也好  小暖  如果你累的话  可以先休息一下  ”许宁静发现苏遇暖最近神情总是惫懒  好像休息时间不够的样子

    苏遇暖打了一个哈欠  不好意思地笑笑  “那我先去休息一下  有事情叫我  ”

    说完退出了书房  只留下欧岩与许宁静  耐心研究着父亲留下的笔记本

    奥姆多伯爵  也就是许宁静的父亲  十五岁就破例被女王授予了子爵头衔  是古兰特家族最受王室器重的年轻人

    从记事本上來看  奥姆多与另外两个亲兄弟的关系就是从这时候开始发生变化的  尤其是哥哥莫斯  他无法忍受比自己小的弟弟竟然比自己先封爵

    地位的提升就意味着孤独感的增加  人们说的高处不胜寒  在这里也不无道理  奥姆多从此形单影只  独來独往  性情变得有些孤僻

    恐怕这也是伯爵会记录日常琐事的一个动机吧  以此消遣漫长寂寥的生活

    许宁静显然沒料到那样温文尔雅的父亲也有过这样一段神伤的过去  不由得红了眼眶

    “既然决定翻阅这些过去  就要坚强些  ”欧岩沒有抬头  边看着记事本上的内容边说道

    “嗯  ”许宁静深吸了一口气  然后慢慢吐出來  平复下來自己的心情  继续往下看

    奥姆多伯爵在建筑方面是个天才  蔷薇城堡便是由他自己设计的  当时  女王委托他负责在伦敦建立一座世界级的标志性建筑

    这座建筑沒有來得及开建  便被女王撤销了计划  而负责此事的奥姆多也被关进大牢  剥夺了爵位  差点连性命都沒保住

    事情原因是涉嫌贪污巨款  工程材料以次充好  偷工减料  最后事情查清楚  证明了奥姆多是无辜的  这才保住了性命

    这件事情让奥姆多大受打击  消沉了好久才重新振作起來  笔记本上沒有记录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对于结果只是一笔带过  也许是不愿记载下來这一段灰暗的过去

    可是欧岩却觉得另有隐情  虽然并沒有接触过奥姆多伯爵本人  但是通过这个记事本  欧岩大概也能猜出伯爵的为人

    他绝对是一个光明磊落的人  绝不会因为丢脸而掩埋这一段过去  只怕事情真相如何连他自己都不清楚吧

    二十八岁那年  奥姆多重新被授予爵位  这一次更为轰动  女王直接授予了他伯爵的头衔    而一直为着爵位努力拼搏的莫斯再次与爵位失之交臂

    笔记本上记载的多是奥姆多亲身经历过的一些事情  关于莫斯这些人  也仅仅只是描述了一下他们之间越來越紧绷的关系  然后再无其他

    莫斯最终如愿以偿获封爵位  因为这个时候  他的父亲老伯爵病入膏肓  不就便撒手而去  伯爵的称号便理所当然地由莫斯世袭继承了

    奥姆多伯爵在笔记本上记录到:“父亲的突然离世  让我在震惊悲痛之余  也感到疑惑  但是我宁愿相信父亲是天命所归  也不愿去怀疑谁  我害怕所怀疑的真相是所有人都不能承受的  父亲也一定不愿意看到这样的结果  还不如就让这样安静登上天堂……”

    看到这段话  许宁静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如果老伯爵的死真有隐情  那么莫斯一定难逃干系  ”

    “你父亲并沒有说

    -image:url(/img/1408992455429/32740627/5131231834043858730.png)'>


    二十八岁那年  奥姆多重新被授予爵位  这一次更为轰动  女王直接授予了他伯爵的头衔    而一直为着爵位努力拼搏的莫斯再次与爵位失之交臂

    笔记本上记载的多是奥姆多亲身经历过的一些事情  关于莫斯这些人  也仅仅只是描述了一下他们之间越來越紧绷的关系  然后再无其他

    莫斯最终如愿以偿获封爵位  因为这个时候  他的父亲老伯爵病入膏肓  不就便撒手而去  伯爵的称号便理所当然地由莫斯世袭继承了

    奥姆多伯爵在笔记本上记录到:“父亲的突然离世  让我在震惊悲痛之余  也感到疑惑  但是我宁愿相信父亲是天命所归  也不愿去怀疑谁  我害怕所怀疑的真相是所有人都不能承受的  父亲也一定不愿意看到这样的结果  还不如就让这样安静登上天堂……”

    看到这段话  许宁静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如果老伯爵的死真有隐情  那么莫斯一定难逃干系  ”

    “你父亲并沒有说怀疑的是谁  不要一开始就被局限了思维  ”欧岩皱着眉头  老伯爵已经辞世太久了  就算事有蹊跷  也已经无从查证了

    这时  屋内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小姐  镇长來访  说是有事情要说  ”冷安沉稳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许宁静连忙合上笔记本  将它放回原处  “知道了  马上过來  ”

    说完看了欧岩一眼  疑惑地问道  “不知道他來干什么  ”

    “距离发生意外已经好几个小时了  他总得给你一个交代  ”

    至于是什么交代  那就看他想要他们知道些什么了  欧岩率先往外走去  “走吧  看看他怎么说  ”

    会客厅内  镇长有些坐立不安  显得很紧张  连端个茶也端不稳

    “镇长  您终于來了  ”许宁静搀着欧岩  缓缓走了进來

    镇长闻声望向门外  立即站起了身  “许小姐  真是对不住  听说您跟欧先生受伤了  有沒有大碍  ”

    许宁静翻了一个白眼  指指欧岩腿上醒目的绷带  “您看得见吧  你觉得伤得严不严重  ”

    “这个……真是对不起了  ”镇长擦着冷汗  小心翼翼地坐了下去  “这都是我的疏忽  对两位造成的损失  政府会一力承担的  ”

    “当然得由你们承担  ”欧岩坐在一边并不是说话  许宁静便包揽了说话的活儿

    强低压引得镇长大气都不敢出  这种无形的压迫感正是來源与一旁静默的欧岩

    听说他在中国是小有影响力的人物  如果他有心将事情闹大  上升到国际友谊的高度  那他的职位生涯也就此终止了

    “是是是  我们一定会承担的  两位放心  ”镇长赔着笑脸  连声附和  突然想起自己此行的主要目的  这才坐直身子  奔向主題  “关于这场意外  初步调查已经有了结果  ”

    说完镇长瞄了一眼对面的两个人  一个正闭目养神  一个正盯着他  催促他快点说

    “那头鲨鱼已经被送回安全地带了  至于它是怎么进來的  我们发现终点处用來拦截的铜网已经破了一个大洞  我想鲨鱼就是撞破了铜网才溜进來的  ”

    “铜网不是会定期加固吗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状况  ”许宁静反问道  想敷衍了事  沒门儿

    镇长一愣  “这个……这个……”支支吾吾了半天才说道  “这个是属于内部人员的疏忽  有关人员已经被扣押了  ”

    “就算是年久失修  铜网也不至于这么脆弱才对  镇长先生  这些人是偷了多久的懒  钻了多大的空子才会造成这样的局面  ”一直沒说话的欧岩突然睁开了眼  一开口便逼得镇长哑口无言  “你们不是会定期检查这些安全设施吗  为什么沒及时发现  ”

    镇长冷汗涔涔  坐在沙发上  良久无言

    许宁静冷笑了一声  逼问道:“难道说镇长先生也是才知道手底下竟然有这么大的漏洞  ”

    “的确  我也是才知道  ”镇长皱着眉头  脸上的表情很是严肃  “我也是太过信任这些人  可沒想到他们蛇鼠一窝  沆瀣一气  ”
推荐阅读:重生之幸福日常武神天下择天记重生逍遥道网游之大盗贼无双剑圣异界逍遥狂少网游之血龙纵横我当猎鬼师的那些年赶尸鞭名医贵女[犬夜叉同人]锦岁重生逍遥狐仙重生之冷医有毒重生之精灵舞者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