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145章 风波再起

    “若雨,我想听听你的解释,你说说,这些媒体怎么就是不肯放过你,上次的事情次才哦过去多久,现在怎么又爆出这么无耻的新闻!”李伯恩“啪”地将报纸扔在地上。【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他相信,无风不起浪,媒体最会捕风捉影,那也要有风给他们捕,有影给他们捉啊。如果迟若雨与洛非凡之间真没什么猫腻,媒体也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关注他们!

    迟若雨杵在那儿,沉默了好久,急得徐均卓在她身后直扯她的衣角。

    “爸,这可能是最后一次这样叫您了。”迟若雨低着头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抬起头来,目光晶莹的看着李伯恩,“报纸上的说的那些事,多半都是真的……”

    “若雨别说了。”徐均卓在她身后连忙制止她。“让她说!”李伯恩冷声大吼。

    迟若雨回头看了一眼徐均卓,冲他笑了笑,示意自己没事,然后转过头继续说:“大多数人都会有走投无路的时候,我也有。爸爸的离世,妈妈又成了植物人,生活一下子从天堂跌入地狱,为了担起这个家,我别无选择。我与洛先生之间的恩恩怨怨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的,其实只要能维持我妈妈的生命,我做什么都愿意,即使吃再多苦,受再多伤,我在所不惜,可是我不容许别人用词来践踏我仅剩下的自尊,虽然在别人眼里,我已是一个无自尊可言的人。是徐均卓将我从苦海里救了出来,我想他才是上天派来拯救我的天使。之后的事情您也都知道,至于这一次搬家,我发誓我是真的不知道洛先生跟他的太太也住在那里。我要是事先知道,我绝对不会选择那里。”

    四年不堪的生活就这样被轻描淡写地说了出来,迟若雨那不断被揭开的伤疤要什么时候才会好?她昂起头,像是在等待接受宣判的囚犯一般。李伯恩铁青着脸,迟迟不言。徐均卓见状,连忙拉着她的手,说:“爸,从前若雨是身不由己才会犯下错误,她本性不是如此啊爸爸。您……”

    “住嘴!”李伯恩不耐烦地朝徐均卓吼道,然后看向迟若雨,“席小姐,你是个孝顺的孩子我知道,但是龌龊之所以叫龌龊,是因为无论多么光鲜都遮盖不住它丑恶的本质。李家在a市也是有头有脸的人家,出了这样的事情,我就是想保你也难。舆论的力量有多可怕你是知道的,我不能因为你一个人而葬送公司上上下下几千人的利益,所以……请你马上离开徐均卓,离开李家,离开恩泰。”

    “爸,你不能这样残忍!”徐均卓怒吼道。迟若雨拉住他,然后微笑着冲李伯恩点点头,“不用您说我也会离开的,毕竟这样的事情放在谁身上都是难以接受的事情,为此给您造成了困扰,若雨再次说声对不起。”迟若雨深深弯下腰,一滴眼泪从她眼眶里溢出,滴落在毛茸茸的地毯上,迅速渗透不见。再站直身子时,她已恢复常态,看不出伤心,看不出失落,

    “明天我会把房子钥匙,车钥匙全交给徐均卓,之前留学欠下的费用,来日我会慢慢还上。”迟若雨轻轻地说着,声音还是那样柔软,只是此时多了些无助。

    李伯恩挥挥手,“不用了,房子,车子,钱,李家都不缺,你为李家做出的贡献是不容否定的,这些是你应得的,安心接受吧。行了,我累了,你走吧。以后不要再出现我面前。”

    迟若雨再次鞠了一躬,然后缓缓转身离开。徐均卓连忙跟上去,李伯恩张了张嘴准备叫住儿子,但最终还是没有叫出口。让他一下子就接受迟若雨离开,自然是不可能的。

    “若雨!”徐均卓小跑着追上迟若雨,然后紧紧拉着她的手不让她走,“不要走,不要离开我。”

    黑暗中,迟若雨的脸庞早已被泪水打湿,她极力稳住自己的声音,听不出一丝哭腔,“徐均卓,算了吧。”

    “不!不能算不能算!”徐均卓慌张地抱住迟若雨,将她紧紧地箍着,像是要将她嵌进自己的身体里一样。

    迟若雨用力挣开他,然后从手指上摘下那枚代表“唯一”的戒指,将它放在徐均卓的手心,“拥有你的这些日子,我很开心,这样就足矣。回去吧,忘了我,乖!”她伸手抚上徐均卓的脸,青涩的胡茬在手心传来微妙的触感,

    徐均卓反握住她的手,语气坚定的说:“若雨,我们私奔吧,去一个谁也不认识我们,谁也找不到我们的地方,重新开始好吗?”

    “傻瓜。”迟若雨笑着说到,“你还真是个长不大的孩子。回去吧,别跟你爸爸对着干知道吗?他处处为你考虑,你若是再责怪他,那真的就成了混小子了。不用管我的,你看,我现在有房子,有车子,还不用还债,更重要的是我妈妈醒过来了,这样的生活很好,我很满足了,所以,不用管我,去追求真正属于你的幸福,就当做,我从来没出现过一般。”

    迟若雨走了,不管徐均卓如何苦苦哀求与挽留,她走得干脆决绝,后视镜里徐均卓不断地奔跑着,迟若雨只当看不见,然后打开音乐,在震耳欲聋的音乐声,放声大哭。

    迟若雨回到家,已经累得没有力气了。再一次被推向舆论的风口浪尖上,她真的承受不住着接二连三的打击,看着对事情一无所知的妈妈,迟若雨忍住了诉说的冲动,将她哄去睡觉之后,她一个人悄悄地去了顶楼。

    楼顶的风吹进心窝,让身子舒畅了不少,迟若雨趴在栏杆上,眺望着这笼罩在夜色中的繁华都市。这座城市记录了她的太多太多,有每天几份兼职时的辛苦与汗水;有初入夜总会时的忐忑与不安;有每每接到巨额医疗费时的无助与迷茫;有躺在洛非凡身下的痛苦与欢乐;还有初遇爱情时的羞涩与甜美;还有被爱情所伤时的绝望与怨恨……太多太多的故事让迟若雨对这座城市又爱又恨,它见证了自己的每一次蜕变,每一次重生,却从来不肯好好爱一回自己。

    身后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迟若雨慢慢地回过头去,只见洛非凡提着一瓶红酒,手上拿着两个杯子,趿拉着拖鞋,缓缓朝她走来。

    “一起喝一杯吧。”洛非凡走到她身边,放下杯子,然后拧开红酒瓶盖,缓缓倒入两杯猩红的液体。

    迟若雨看了他一眼,端起酒杯抿了一口,“你怎么上来了?”

    洛非凡也学着她的样子,撅着屁股趴在栏杆上,“我经常上来站会儿,小喝一杯。刚刚看到你上来了,就多了个酒杯上来。”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根本不像被绯闻缠身的两个主角,倒想是多年不见的老友。也许不是不提,而是不敢提,唯恐一提,连这块清净地都会被变成“战场”。

    “其实我很想问问你过得好吗?”洛非凡抿了一口红酒,声音被风吹到好远好远的地方。

    迟若雨沉默了一会儿,她在想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从离开你之后,到再见你之前,我过得很快乐。”其实她的快乐应该早就不再了吧?从被他软禁在别墅里起,她几时再笑过?后来跟着徐均卓去了法国,在异域国度,的确有很多新鲜失误来转移她的注意力,可是她依然不曾快乐过,纵使徐均卓一直陪在她身边,那也只是让她感到安心而已,至于快乐,似乎是一个很遥远的名词。

    洛非凡一点都不介意迟若雨如此直接的回答,比起那个柔柔弱弱的迟若雨,洛非凡更喜欢现在这个精明狡猾的她。仔细想想,那时候的她似乎被自己逼迫成那样的吧?现在的自己是不是已经失去了征服的**,还是自己害怕再次失去这个女人?“你恨我吗?”如果不恨,也不会那么急切地想摆脱他啊,瞧瞧他自己问的废话。

    “恨。”她恨他给了自己希望,又亲手揉碎这份希望;她恨他一再逼迫,毫不留情地践踏自己的尊严;她恨他从来不肯心疼自己,哪怕是一秒钟……她无时无刻不想快意报复,可是却无从下手。甚至是还没来得及靠近,便快要粉身碎骨。她不得不承认,她这一辈子都是斗不过他的,斗不过那颗一早便为他沦陷的心。

    “是啊。只要有我的出现,你的生活就不会安宁。”不论是以前,还是现在,他总有那种不经意间就能搅碎她生活的本领,明明不是出自本意,却总是能将她伤得体无完肤。现在的他已经不像他自己了,就像已经提前苍老了一般,从前的意气风发,杀伐决断,快意恩仇,这些潇洒的词语仿佛都不再属于他了。现在的他害怕失去,害怕拥有,害怕一切事物,他脆弱得犹如惊弓之鸟,轻微的风吹草动也能让他担忧不已。

    ...
推荐阅读:重生之幸福日常择天记武神天下重生逍遥道网游之大盗贼无双剑圣异界逍遥狂少网游之血龙纵横我当猎鬼师的那些年赶尸鞭名医贵女[犬夜叉同人]锦岁重生逍遥狐仙重生之冷医有毒重生之精灵舞者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