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153章 我在这儿,一辈子都在

    轻轻地握着迟若雨的手,说:“我在这儿。【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一辈子都在。”

    迟若雨醒了,在第六天,被洛非凡唤醒了。但是徐承亦没说。

    看着徐承亦不修边幅的脸,迟若雨笑了,“是不是我再睡几天,你就要成野人了?”这场灾难,让她明白了许多,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的人总会看透许多事情。她不会再去纠缠于过去的爱恨情仇,她想学会享受,也许妈妈的离去就是一种暗示,暗示她该放下包袱,好好享受生活。

    “会贫嘴了,看来确实好了。”徐承亦煞有介事地看了一番。

    迟若雨对于自己的光头形象很感兴趣,她让徐承亦找了一面镜子过来,看着镜子里那个头小小的,眼睛大大的女人,迟若雨裂开嘴笑了,“徐承亦,我越看自己越好笑耶!你怎么不笑?!”

    “我已经看习惯了,这几天日日夜夜地看着你的头,连灯都省了,你的头挺环保的,哈哈。”徐承亦小心翼翼地摸了摸那有些扎手的光头,也跟着笑了。

    “徐承亦。”迟若雨止住笑声,一脸认真的看着徐承亦,“对不起,谢谢你。”她为之前自己对徐承亦的绝情而感到抱歉,为这几天他一衣不解带地照顾自己而感激。徐承亦让她明白,如果全世界都抛弃了自己,只有徐承亦,会一如既往地陪在自己身边,不离不弃。

    “我懂,我都懂。”徐承亦握住她的手,眼神明亮而认真。他们之间有这样的默契,她不说,他便懂。

    嗅了嗅自己浑身的酸臭味,徐承亦不好意思地对迟若雨说:“我可不可以离开一小会儿?我得回去洗个澡,换身衣服,不然我真成野人了。”

    “臭死了臭死了!快去吧,我已经没事儿了。”迟若雨捏住鼻子,好像一脸嫌弃的表情冲徐承亦摆摆手。

    徐承亦哭丧着脸走了出去,正好遇到了来探望迟若雨的刘娜娜。“娜娜你来得正好,我就不用给王子旋她们打电话了。”

    “怎么了?”

    “我回去换件衣服,你进去陪若雨坐会儿吧,我马上就回来。”

    刘娜娜点点头,看到徐承亦飞奔离去的身影,不禁摇头发笑。她推开门进去,见迟若雨半躺在床上,惊呆了,“若雨!你醒了?!”

    迟若雨看着那张几乎缠满了白纱布的脸,心里竟涌上一股心疼。她冲刘娜娜招招手,“过来坐吧。”

    这样的相处身份,两人还真是有些不适应。“这个徐承亦真是的,你醒了也不告诉我一声。”

    “我也是刚刚醒没多久,他还没来得及说。”迟若雨的脸上浮起一丝心疼,她伸手摸了摸刘娜娜的脸,“都怪我不好,没能拉紧你。”

    刘娜娜心头一热,眼眶不禁湿了,她吸吸鼻子,哽咽着说:“我一来你就招我哭,医生说了,要是伤口碰了水,这张脸会更加恐怖的。”看着迟若雨沉默了,她又说:“我这张脸本来就是假的,疤痕就疤痕吧,我无所谓的啦!如果不是你,我还不知道被那个变态怎么样了呢!”

    她是那么爱美的一个女人,现在容貌尽毁,说不心疼那是假话。可是她想通了,能用一张脸来换回一颗真心,值了!

    “若雨,手术之前你要一直住在医院吗?”刘娜娜看着那个洁白的光头,十分想念那一头乌黑柔顺的秀发。

    “我也不知道,不过我现在这样子也不方便出去吧,进个女洗手间可能都会被投诉,哈哈。”迟若雨又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光头,然后让刘娜娜也摸了摸,两个人一起哈哈大笑起来。这样的画面她们谁都没有想过,之前斗个你死我活,现在想想,除了说自己傻,还真找不到其它的形容词。

    迟若雨想起沉睡时耳边好长好长地一段呢喃,尽管闭着眼睛,可就像妈妈说的那样,心是亮着的。她醒来的第一眼,最想看到的人,就是洛非凡,可是他没能多等几分钟便离开了,去当了另一个女人的依靠。“娜娜,你表姐没事吧?”

    说起杨寒,刘娜娜似乎很不高兴,“唔,她啊,挺好的。之前她光顾着自己逃走了,没看见路,所以从楼梯上滚了下去,孩子没了。”刘娜娜轻描淡写的几句话就概括了所有,现在她很不愿意听别人提起杨寒这个名字,光是听到就会气得浑身发抖。

    “她还年轻,孩子肯定还会有的,你要劝劝她别太伤心了。”迟若雨不知情,只当她说话本就是如此。

    刘娜娜看着迟若雨,叹了一口气,说:“你成在善良,也败在善良。难怪杨寒对付你会那么轻而易举。”

    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的一句话,迟若雨愣愣地看着她,“你是指什么?”

    “还能指什么?你知不知道从你刚出现开始起,她就在一直针对你,你知道你的孩子是怎么掉的吗?”刘娜娜有些气愤,她虽说没什么大智慧,但是知恩图报还是懂的,现在迟若雨就是她的大恩人。“当初洛非凡要为你找保姆,她主动推荐了吴姐。我经常听见吴姐给杨寒打电话汇报‘工作’,而你的孩子就是她俩合起伙来弄没的!吴姐找了医生给你,在确定你怀孕之后并没有告诉你是吧?她第一个告诉了杨寒。之后的事情你能想清楚吗?你的孩子,是她们直接害死的!不对,应该是杨寒直接害死的!”

    迟若雨震惊了,时隔一年多,再次听人提起当初的真相,她不知道自己该作何感想。刘娜娜见她不做声,又继续说道:“你去了英国之后,洛非凡发了疯一样的到处找你,然后就知道了你流产的真相。就是从那之后,他们俩的关系就开始恶化了,知道杨寒为什么会怀孕吗?是她趁洛非凡喝醉了酒,所以……我看得出来,洛非凡是个很喜欢小孩的男人,而这也是他的软肋,所以不管之后杨寒如何针对你,洛非凡都是一味地将过错揽在自己身上。”

    “娜娜,这些事情是她告诉你的还是你自己猜的?迟若雨觉得头有些晕,她轻轻地闭上了眼睛,耳朵却认真地听着刘娜娜话语。

    “她那么阴险的人怎么会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我?但是我绝对不是瞎编乱造的。她的心就是个黑洞,还不知道藏了多少你我都不知道的事情呢!”刘娜娜因为脸上缠着纱布,所以很难看清此刻她脸上的表情,见迟若雨没有任何反应,刘娜娜大概有些急了,“若雨,你是不是不相信我?”

    迟若雨倏地睁开眼睛,看了刘娜娜一眼,然后笑着摇摇头,说:“没有不相信你,只是……娜娜,忘了这些事情吧,你看她现在不也得到教训了吗?过去的事情就让它都过去吧,老纠结着谁对谁错,还怎么享受未来呢?”

    “但是还有一件事情,我必须告诉你,等你知道了再决定要不要忘记。”刘娜娜声音有些冷,“你想不想知道为什么她妈妈会失足跌落下楼梯?”

    迟若雨怔了。

    徐承亦再回到病房的时候,见迟若雨面色沉重,有些不解,“若雨,怎么了?”

    迟若雨缓缓地将实现落在他身上,眼泪突然掉了出来,“徐承亦,帮我一个忙。”

    这件事情事关重大,如果真如刘娜娜所说的那样,那这就是一起谋杀罪了。他不敢多耽搁,所以刚到医院没多久就又跑了出去,直到傍晚的时候,他才又带着迟若雨想要的东西回到病房。

    “怎么样?”一见徐承亦回来,迟若雨连忙问道。

    徐承亦沉重的点点头,“若雨,你要做好心理准备。”这个视频他先前在调取的时候已经看过了,连他一个外人在看到之后都愤恨难平,更不用说是迟若雨了。

    视频画面里,迟若雨拽着刘娜娜下了楼,却忘记了关上家门,不知道过了多久,杨寒出来了,见迟若雨家的门敞开着,便鬼鬼祟祟地走了进去。

    再出来的时候,她是推着陈兰一起出来的,脸上那阴冷的笑容,被监控器拍得很清楚。她俯下身去在陈兰的耳边不知道说了些什么,然后就看见陈兰神色慌张地推着轮椅往前走,可是杨寒却拉住了轮椅,掉了个头,往安全通道那边走去,视频空白了一段时间,再出现画面的时候,陈兰已经被杨寒推到了楼梯边上,然后她走到窗边往下望了一眼,转过头来又不知道说了些什么,说完之后,她离开了安全通道这里,而陈兰在踌躇了一会儿之后,终于向前转动了轮椅……

    那可是楼梯啊!迟若雨的脑海里再次播放出妈妈倒在血泊中死不瞑目的模样,她浑身都在发抖,那个女人实在是太可怕,视人命如草芥!徐承亦关掉视频,然后紧紧拥住迟若雨,说:“我们将视频交给警察,她一定会受到惩罚的!”

    “就那么便宜了她吗?”迟若雨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出来的,“我要去她家!”

    ...
推荐阅读:武神天下重生之幸福日常重生逍遥道择天记网游之大盗贼无双剑圣异界逍遥狂少网游之血龙纵横我当猎鬼师的那些年赶尸鞭名医贵女[犬夜叉同人]锦岁重生逍遥狐仙重生之冷医有毒重生之精灵舞者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