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131章 缥缈的现在

类别:沙龙国际   作者:云曌   书名:情窦迟开_情窦迟开无弹窗_情窦迟开最新章节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当初在海里消失的红兰达。【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此刻红兰达一身红衣,妖艳得吓人,她洋洋的坐在桌子上,随手拿起一个什么东西就把玩。孟清影也不在意,开门见山:“方宇生让你来的?”

    “他?”红兰达不屑的斜眼:“我可不为他办事。”

    “你背叛了他?”孟清影皱眉。

    “我从来就不效忠于他,何来背叛?”红兰达细长的眉毛列列的写着自大。

    孟清影心里暗暗的思忖着红兰达的目的,一只手不动声色的伸向枕头下面,手里传来冰冷的触感,她心里安定了几分。

    “那你今天来不是找我聊天吧!”孟清影轻笑,神色自若。

    “当然。我替我的主人来看看你。”

    “你的主人?”

    “你肯定知道是谁。还有可能和你成为一家人呢!”红兰达掩嘴而笑,咯咯的笑声在孟清影听来很是刺耳。

    孟清影心里一惊,脑中飞快的掠过,大概已经知道是谁了。她淡淡的笑着:“我不觉得他那么善良,只是让你来看看我吧!”

    “唉!”红兰达假装的叹气,“其实让我来帮你一个忙!”

    “帮忙?”

    “是啊!帮你干掉你的仇人。”红兰达把玩着手里的东西,不经意的看向孟清影。

    “我的仇人我自己解决,不劳他费心。”我的仇人和他有关系吗?

    “那可不行!知道你舍不得,所以必须得帮你。”

    孟清影闻言,觉得不对劲,但是一时却找不到何处的不对劲。

    “我的仇人都解决得差不多了,谢谢!”孟清影不无客气,这个红兰达很难缠。

    “大小姐!”驭雨在外面敲门,红兰达一听,迅速从窗户边跃了出去。孟清影还来不及说什么,已经不见了她的人影。

    “大小姐,你没事吧?我进来了!”

    “进来。”孟清影淡淡的说道。

    驭雨推门进来,“大小姐,刚才似乎有说话的声音。”

    “你听错了。”孟清影望着洞开的窗户,移回目光。驭雨也随即收回怀疑的目光。

    “大小姐,那个潜进苏家的女人找到了。”驭雨也不再多说什么,随即汇报刚得来的消息。

    “是吗?在哪里?”孟清影惊喜。

    “驭雷正带着她过来。”

    “怎么找到她的?”

    “迷醉开业,她就在迷醉。”

    “真是没想到!”

    “大小姐,我们查到,其实她是苏家的私生女,曾经被一个姓程的老人收养,叫小雨。”

    “你说她叫小雨?”孟清影惊讶的反问。

    “是。”

    “收养她的人家是谁?”

    “一个姓程的老太太。”

    “小雨?”孟清影心里喃喃地道。

    小雨,是她吗?自从她上了高中就失去了联系,她也曾经找过她,可是无功而返。程奶奶两年前去世了,是她和夏娇娇守在程奶奶的身边,即使她们在报纸上发了讣文,也不见程胜男回来吊唁。她甚至不敢想,程胜男是不是不在这里了,小雨也失踪不见,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小雨还不到二十岁,怎么会在迷醉工作?那天在迷醉,她居然没能认出她!

    心里的疑惑如一团乱麻,搅得孟清影心里不得安宁。

    “你先出去吧!”孟清影沉声道,驭雨依言退下。

    孟清影来到卫生间洗了一把脸,然后换了一套衣服,走出房门,见驭雨坐在客厅里,于是说道:“让驭雷把她带回迷醉,我们现在去迷醉。”

    “是。”

    迷醉经过孟清影的改造,变成了一个高级会所,而不再涉足敏感行业,纯粹的富贵名流的高级消费地点。来到萧烨的办公室,萧烨正埋头写着什么,见孟清影进去,立即站起来,依旧是千年不改的嬉笑本色:“嫂子,噢!不,是老板娘,你来巡查工作吗?”

    孟清影皱皱眉头,示意驭雨出去,屋子里就剩下孟清影和萧烨两人。

    “孤男寡女,嫂子,你想干嘛?我可是很仗义的,不会对兄弟的女人感兴趣的。”萧烨夸张的抱胸状,孟清影翻了个白眼:“萧烨,你敢不敢别这么自恋?”

    “嘿嘿!”萧烨挂着玩乐的笑容,坐到沙发上,“自恋是一种美德。”

    孟清影:“……”

    “萧烨,我没心情开玩笑,我找你是想了解一些事情。”孟清影严肃的表情很是压迫。

    萧烨随即正色道:“你想知道什么?”

    “你和林云飞关系这么好,你应该知道林墨和林云飞的事情吧!”

    “……”萧烨愣住,“林少的私事,我从来不去了解。”

    “但是你不可能不知道,告诉我!”

    “我的确知道一些事情,但是原谅我不能告诉你。”

    “为什么?”

    “男人间的默契。”

    “……”

    “好吧!既然如此,我就不逼你了。”孟清影叹一口气,“那你知道林云飞现在在做什么吧!”

    “嗯!”萧烨犹豫一下,“嫂子,你要相信林少!”

    “我已经不是你嫂子了。”孟清影略微苦笑,语气里有着无奈与落寞。

    “你们……”萧烨也叹一口气,别人小两口的事情,他的确不方便说什么。

    孟清影苦笑,以后,他们之间就算永别了吧!

    可是,她还想再见他最后一面,她想知道,当初他的出现,真的是早有预谋吗?当初如何,她不想再计较,无所谓报复,但是对于他的心意,她想最后确认一次。因为她要毫无牵挂毫无遗憾的离开。

    “你告诉他,我想和他谈谈。”孟清影沉默半晌,望向萧烨。

    萧烨看了孟清影两秒,然后起身来到办公桌边,拿起笔,刷刷地在一张a4纸上写下什么,然后递给孟清影:“这是林少现在的地址,我想,你亲自去找他会更好!”

    孟清影轻笑,看着纸上的地址,退回给萧烨:“我知道他在哪里,这张纸就不必了。”

    那是她一辈子都忘不了的地方。

    萧烨疑惑的看着孟清影,随即明白一些什么收回手上东西:“嫂子,你们这是何必呢?”

    孟清影笑得凄凉,对呀!他们这是何必呢?

    “萧烨,借你的地方一用。”

    “这本来就是你的。”

    “不。我物归原主,只是希望你们以后的经营方式不要再像以前。我也是女人,身为一个女人,最应该好好爱自己,而你们,让女人在这里快乐的堕落,然后是无尽的悔恨。”

    萧烨不赞同:“那是她们自己选择的路,我们只是顺应发展。”

    孟清影摇头,“有一句话叫‘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

    萧烨微愣,随即失笑,“好!以后就按照嫂子制定的方针来经营迷醉。”

    孟清影微笑,萧烨虽然看起来吊儿郎当,其实很是仗义够朋友:“萧烨,你要是遇到喜欢的女人,就认认真真的交往,别每天花丛中流连,小心染病!”

    孟清影最后一句话有揶揄的味道,萧烨却感觉怪怪的:“嫂子,我怎么感觉你在交代后事?”

    孟清影一愣,抿唇不置可否。

    这时候,有人敲门,萧烨不大不小的声音:“进来!”

    门被推开,驭雨神色凝重的走进来,看向孟清影,“大小姐!”

    孟清影见驭雨神色不对,忙问道:“驭雨,发生什么事情?”

    驭雨看一眼萧烨,后者随即自觉的说道:“我去一趟卫生间。”

    目送着萧烨出去,驭雨近前一步,“大小姐,那个叫丽娜的女人,逃走了。”

    “什么?驭雷呢?”

    “驭雷被她的迷药迷晕了。”驭雨带着歉疚,驭雷这次是怎么回事?以前接受的训练都白接受了吗?

    孟清影心里松了一口气:“驭雷没事就好!”

    驭雨神色微动,她以为大小姐会率先责怪驭雷办事不力。

    “人逃了就算了,不要找了。”孟清影揉揉太阳穴,好像这么多年来,她在关心别人的事情上总是失败的,“苏家查出什么了没有?”

    “没有。我们翻遍了苏家,连地板都撬了,什么都没有发现。”

    孟清影沉思,那么现在只有问林天成了,当年的人,就只剩下他了。

    穆爷爷病逝,穆云峰想来是不知情。苏父罹患牢狱之灾,苏家树倒猢狲散。

    罢了罢了,找出真相怎么这么令人头疼?

    既然手链上是l帮的秘密,那么就还给方宇生吧!相信爸爸不会反对。

    “驭雨,你们都收拾一下,我们要提早离开这里。”孟清影扶额,这里没有再待下去的必要了,早点离开吧!

    “大小姐,期限不是还没有到吗?”驭雨愕然,期限没到,那么事情就不算完。

    “我要做的事情,现在基本上做完了。”孟清影语气淡淡的,驭雨一愣,随即退出去。

    萧烨找好时机回来,看到孟清影扶额的动作,不由得问道:“嫂子你怎么了?”

    “没事!”孟清影摆手,“我先走了,你好好保重!”

    萧烨一愣,随即回道:“你也保重!”

    心里有些疑惑,终究没有问出口。

    ******

    下了车,抬头便看见熟悉的风景映入眼帘,孟清影心里感概万千,以后都再也见不到这里的风景了吧!

    回头对驭雨说道:“驭雨,你在这里等我。”

    “是。”驭雨没有异议,她的责任是服从。

    穿着长款的风衣,踩着高筒的黑色靴子,孟清影整个人有一种干练却又忧伤的情绪在里面。

    她是来告别的。

    云月楼依旧空无一人,但是却有人住的痕迹,花坛里疯长的野草,昭示这里的荒芜,略微打开的门缝,表示这里有存在的必要。

    推开那扇熟悉的复古门,孟清影便听得一阵阵的呻吟,一阵令人遐想的声音。

    “啊……”

    “唔……”

    “快点……”

    男人和女人的声音各自彰显着原始的野性。

    顺着声音一步一步上楼,孟清影不自觉的放轻了脚步,她也不知道自己出于什么心理要这样小心翼翼的去窥视,可是心底的那股好奇,那一阵难受不是空穴来风。

    推开熟悉的卧室门,眼前的一幕,让孟清影感觉浑身被灌了铅一般,沉重得不能移动分毫,好像被人在寒冬腊月往心口上砸了冰,又冷又痛。

    每一个细胞都在冷得发抖,每一寸肌肤都痛得痉挛。她快速的扶住门框,眼神望向床上那对忘我的男女,呼吸都不敢顺畅。

    “唔……啊!”女人先是惊悚的叫声,随即看到门口的孟清影,尖叫。

    男人似乎意识更加模糊,迷蒙的看了一眼面前的女人,似乎很不满,随即又继续。

    孟清影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这个她爱的男人,此刻无比享受的躺在那里,享受着原始极致的快乐,身上的汗水汨汨的流下,昭示着他现在的状态。

    而妖艳的女人,披散着长长的秀发,汗水把它们粘湿成一团一团,它们的主人睁着迷离的双眼,得意的对着门口的女人一笑,随即开始肆无忌惮。

    孟清影懵了,看着这个女人,不确定的叫道:“程胜男,是你吗?”

    女人一愣,身下的男人也是一愣。

    男人睁开清明的眼睛,看清面前女人的容貌,顿时怒从中来,狠狠的推开她。但不知为何,好像力道不够,竟然没能推开,女人依旧纹丝不动,对着他似笑非笑。

    林云飞顿时觉得力不从心,看清门口的孟清影,头极致的痛,嘴巴一张一合,一个字也吐不出来。

    这是怎么回事?

    身上的女人为什么会是程胜男?

    孟清影压住奔流而出的眼泪,看向如今美艳不可方物的程胜男:“胜男,这是为什么?”

    程胜男依旧不动,雪白的身体,原始的姿势,野性中带着挑衅,看向孟清影,讽刺的说道:“孟清影,这需要原因吗?我爱他。我一心一意的跟了他这么多年,这些都是理所当然的。”

    “你说什么?”孟清影不敢置信,这么多年?

    程胜男冷笑:“你没想到吧!他的确是娶了你,可是却没有放弃我,我依旧是他的枕边人。你不知道吧!他陪着我的时间其实比你还要长。还有,你知道他为什么娶你吗?因为宝藏!不然,他娶的人可就是我了。可是没关系,我不在意这些,反正我一直在他身边,多了一个你又怎么样呢?你不过是我们的踏板。”

    “你们……”孟清影踉跄了一步,只觉得胸口被什么东西堵住,一下子没忍住,一股热流冲上来,她张口一口鲜血吐出来。

    她是程胜男,她心心念念了多年的朋友,结果真相竟然这么不堪入耳。

    “嗨!”一声轻松的声音出现在孟清影耳边,随即她感觉自己将要倒下去的身子被人扶住,她惊讶的看着来人,“红……”

    “嘘!不要讲话!”红兰达对着孟清影做了一个嘘的姿势,随即用空出的另一只手摸出一把精致的手枪,快速的对准床上的人:“你说,现在你忍心吗?”

    孟清影噎住,移开目光,不愿看着眼前这水乳交融的一幕。

    红兰达嗤笑道:“我就说你不会忍心的。”

    “不!杀了他们吧!”孟清影闭上眼睛,眼泪飞快的落下,隐去。

    红兰达冷笑:“那就如你所愿!”

    “孟清影,你怎么能这样?”程胜男猛地跳离床上,退到窗户边,惊恐的大叫,“你不能杀了我们。”

    孟清影移开脸,不去看程胜男的脸,推开红兰达扶住她的手,退到门外,慢慢的往下走。

    “不要!啊!”程胜男一声尖锐的叫声

    随着一声枪响,孟清影觉得自己的魂都被打得没有了,一个激灵,她猛地跑回来,握住红兰达拿着枪的手:“不!不要杀他们!”

    红兰达浅浅的笑道:“怎么办?已经杀了。”

    “不!不要!”孟清影狂烈的摇着头,不敢看床上那惨烈的一幕,“叫救护车!快叫救护车!”

    红兰达冷笑,手枪在漂亮的大拇指上转了一个圈:“怎么?你在怀疑我的技术吗?”

    孟清影浑身一震,林云飞死了,怎么会?

    被她害死的!

    如果她不说杀了他们,林云飞就不会死了。(http://.)。

    都是她的错!

    孟清影好像被抽空了魂魄,踉跄着要往床边走去,被红兰达一把拉住:“我已经报警了,你最好赶紧离开这里。”

    “你……”孟清影来不及回应,便觉得脖颈一痛,晕了过去。

    很冗长的一个梦,也很缥缈的一个梦。

    林云飞站在夕阳下,对着她淡淡的微笑,风姿卓越得不似凡人。

    她开心的跑过去,想要抓住他伸向她的手,就差一点点,他却又退了好多步,又离她好远。

    她又跑上去抓他的手,又差一点点,他又向后退了好远,这一次,比之前的距离更远。

    就这样,一次又一次,他们越来越远!

    每一次,她用尽全力跑着去抓他的手,每一次,都差那么一点点!

    好飘渺的感觉。

    身在云里雾里,不知所措!

    床上美丽的女子,睫毛微动,慢慢的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一幕,用陌生又天真的大眼睛看着面前排列站着的四个人:“这是哪里?”

    “公子,你终于醒了。”右手边第二个女子,看到女子醒来,兴奋的上前。

    “你叫我什么?”女子茫然的问道。

    “公子。你叫公子月,我们都是你的属下。”女子严肃认真的说道,连空气里都是沉重的味道。
推荐阅读:全职高手 唐砖 最终进化 修真老师生活录 百炼成仙 宠魅 医道官途 火爆天王 官术 光明纪元 舌尖上的火影 妖我独尊 诱宠火辣小娇妻 至尊女妖帝 龙王令:且试天下 天脉至尊 超极品狂少 邪王斗傻妃:翻天六郡主 法神的逍遥都市生活 萝莉是女王 史上第一大魔神 掌宅 三国之刘备军师 听说你是外星人 极品仙医在都市 浪漫邂逅青衿公主 绝品桃运邪少 英雄联盟之传奇归来 豺狼人要生存 叩问苍穹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