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十四章 金矿风波(6)

    来不及搞清怎么回事,那怪物惨叫着向我扑来想要攻击我,却被我一挡。【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我的手臂如同锋利之刃轻松划进怪物肉中,带出一些黏黏糊糊臭臭的东西极为恶心。

    “砰!”

    怪物摔倒在地,呜呼两声竟然死了。我也不管它,拿出槐芯木牌将温婉收了进去,如今温婉受了重伤进入昏迷,也不知何时才能醒过来了。我不敢在矿洞里多做停留,跌跌撞撞开始往着矿洞跑,经过姜发五时,他那金子已经挖出了大半,我没有理会直接冲了出去。

    毫毛山上依旧大雾缭绕,放眼过去茫茫大雾如同置身于云海之中。我手里的金光已经隐去,我虽疑惑却也没有时间思考,找准回家的路便跑了回去。不知为何一路全身发烫,又痛又痒,我一抓,手上都是些黑糊糊的东西,极为恶心。

    这是怪物身上的?我心慌不知怎么办,回家便打开水龙头冲,大晚上的,那水极冷,可淋在身上却极为的舒服。到了后来卫生间里一地的黑色东西,黏糊恶臭,极为恶心。

    黑色东西倒不再出来,可全身依旧发烫到不行,还痛痒不止,就好像有着什么东西强行在我的身体里生长一般,莫名的饥饿感从全身各处传来,似乎所有的器官所有的细胞都在喊,我要吃,我要吃。

    我跌跌撞撞的跑进厨房,橱柜里还有不少隔夜饭菜,我没有客气一股脑统统吃进肚子里。可,还是不够,我又跑到储物间看,里面堆满了地瓜,这都是这几天爸妈从田里挖出来的。我抱着一堆地瓜便进了卫生间,将所有地瓜洗干净,也不犹豫一根一根吃进嘴里,嘎嘣脆地瓜味。

    可能是动静太大,爸妈都被我惊起,看着我大半夜半裸着身子蹲在卫生间吃地瓜,母亲差点昏过去。父亲则皱着眉捂着鼻子问我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我全身发烫,痛痒难耐,饥饿不止,我也想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我欲哭无泪的看着父亲,只说,“饿!非常的饿!”

    “饿?”父亲皱着眉奇怪的看着我,他看着一地的地瓜很是无语,过了半响母亲才说,“你这样吃地瓜也不是个事,至少要把皮给刨干净了。不然会吃坏肚子的。”

    我也想啊,可真饿,已经饥不择食了。不过我又不想爸妈担心,便强颜笑着道,“放心吧,没事的,你们先上去休息。我吃完就去睡。”

    爸妈自然放心不下,可坳不过我的坚持,担心着回了房间。吃完地瓜后,我的身体又开始分泌那种黑色物质,不过淡了许多,可全身的痛痒感却愈演愈烈,我甚至不能控制自己的感觉。

    我怕我会晕倒厕所,赶忙收拾一下,便回到房间,将门锁紧,一头栽倒在床上睡着了。

    这一夜我睡得很不安生,我做了个奇怪的梦,梦到那毫毛山里出了很多鬼怪,村里人都死了。更可怕的是,我突然发现我也是鬼怪中的一个,最后一场大火连绵着我的村子烧了整整几天几夜,所有的山林都被点燃了,接着整个世界都跟着毁灭了。这个梦太过可怕,以至于醒来时犹有心悸。

    看着窗外的明媚阳光,虽心有心悸,却也有着从未有过的舒坦感。我伸伸懒腰,身子便如爆豆般霹雳巴拉的响,我错愕,站起身,发现自己的衣服裤子好像变短了?呃,这是怎么回事?

    而且似乎变化的不止身高的变化,我的视力变得极好,要知道以前我的视力可是两百五,虽然不用戴眼镜,可看远处的东西是模糊不清的。而如今再看远处的风景却显得格外清晰,我甚至能够清晰的捕捉到阳光中浮动的微尘。一夜回到五点二?我惊喜着,这时候门外有蹑手蹑脚的轻微脚步声传来,我会心一笑,看来变化的还远远不止这些。

    我过去打开门,只见母亲正在房门口打转,看样子是纠结着要不要叫我起床的问题。我喊了一句,“妈!”

    母亲道,“都已经中午了,快去吃饭吧。”

    下了楼,只见几位叔公和父亲都坐在桌前,看气氛有些不对啊。一问才知道是姜发五昨夜又带了一块大金子回来,比前天的还大。对于这件事几位叔公和父亲都很担心,当然他们担心的出发点并不相同,叔公考虑的是毫毛山的金子就那么多,都让姜发五捡了,那他们就没了。

    而父亲则说姜发五今天回来时候一身破烂,脸还血肉模糊的了,看样子就像打斗过一样。姜发五上山的时候大家可都是看在眼里,那是完好无缺的,所以一定是在毫毛山上发生了什么,而且父亲说姜发五脖颈上出现了一道道细微的青筋,这在之前也是没有的。

    虽然不知道这个姜发五是怎么了,但绝对不是什么好兆头,所以几位叔公和父亲就盘算着把姜发五给火化了,可姜仁死活不愿,说是还没有尽完孝道,必须等明天才能火化。可明天明天,谁他妈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叔公们气得不行啊,你说要是说换了别人还能说尸体放久了会浮肿发臭必须尽早火化或是埋了,可这姜发五特别争气,除了全身青筋之外一点也不带味道,还每天带着金子回家,简直就是尸体界的标杆楷模,德艺双馨。

    所以他们就想着强行把姜发五给解决了,只是几个人讨论来讨论去就是讨论不出什么方案来,你说要是和姜仁讲道理吧,他现在见钱眼开哪里管你那狗屁道理。可你要说去强行火化也行不通,毕竟这算犯法。众人都犯了难,这时候二叔公眼睛一亮道,“不如我们把毫毛山给拦起来,这样姜发五就上不了山捡金子了。”“好主意,好主意!”其他两个叔公开心的叫到。

    “好个屁,万一姜发五会翻墙会穿墙怎么办?必须把他火化了,否则后患无穷。”父亲说道。说得也是,别看那姜发五行动笨拙的,谁知道他会不会穿墙术之类的,再则父亲的目的也不是为了拦姜发五。

    “行子,你说说你有什么主意,毕竟你是个大学生。”沉默了一会,父亲问我道。

    其实我也寻思了挺久,心里早就有了自己的打算,我说,“既然这姜发五都是晚上来毫毛山,不如我们就趁着这个时机把姜发五就地正法了,神不知,鬼已灭,第二天姜仁问起也没办法,谁让这姜发五自己跑到毫毛山来。那就是该死。”

    “高!实在是高!”三位叔公齐齐点赞道。

    凌晨零点。

    今天晚上天气似乎不怎么好,黑云遮盖了整个天空,抬眼乌七八黑的一片,有呜呜风声低语,伴着晚虫却显得格外的凄厉。我,父亲,还有三位叔公,五人蹲在毫毛山的山脚下不停的搓着手。

    我们等了许久姜发五依旧没来,没人说话,气氛显得压抑,我转头看了看父亲他们,发现个个面色凝重,我碰了碰离我最近的二叔公问他怎么啦?他咽了咽口水道,“行子啊,你说我们能不能搞定那姜发五啊?

    我一愣,说实话这个我还真不懂,昨天按着昨天姜发五的表现来看,他还是有着一定水平的,何况又经过了一夜,谁知道他会不会有什么特殊的变化。可怎么说小爷也脱胎换骨了不是?昨天你对我不屑一顾,今天我要你痛哭流涕。

    我点点给叔公们一个肯定答复他们稍稍安心下来,过了不久,我便听到有脚步声在远处山道中想起,那脚步极为沉重与缓慢,是脚与地面大力摩擦才会发出的声响,看来姜发五来了。

    我提醒他们注意,不过父亲他们一副不解的样子,似乎根本没听到啊。噢噢,我忘了我的已经变得超乎常人了。

    因为姜发五走得极慢,半分钟后大家才算听到姜发五的脚步声。索索索的显得格外恐怖。我咽咽口水,和几位惊恐的叔公互看一眼,果断抄起手中的火把。

    我们几个的分工还是极为明确的,三位叔公负责给姜发五泼汽油,我负责点火,而父亲则断后。原本我想着断后,可父亲死活不让,没法啊,还是把我当小孩子。

    “索索”之声由远而近,云里雾里,好似无处不在,我们几个紧张的蹲在山道中,等待着姜发五的到来。终于,一个缓慢黑暗的人影出现在了我们的视线范围内,大叔公迫不及待想要冲上去泼汽油却被父亲拉住。只听父亲沉着的说,“再等等!再等等!”

    姜发五慢慢的靠近着,离着我们差不多只有五步之远时父亲道了句可以了,然后我三叔公出其不意的先冲了出去,可不想他的汽油还没泼上去呢,就被地上的石头给绊倒了,摔了个狗吃屎,手里的那盆汽油只是泼在了姜发五的脚上。

    “哎哟哟疼!”三叔公摔在地上直喊疼,这可把我们吓得不清,好在姜发五对此并没有什么反应,我和父亲赶忙将三叔公扶了起来。

    “瞧你那点出息!”大叔公怒骂了三叔公一句,便端着盆子大步走了上去。“噗砰!”的一下,所有汽油都泼在了姜发五的身上,再看看姜发五愣是什么反应也没有。二叔公见此大为放心的走了上去,淡定的将那汽油从姜发五的头浇到了脚。边浇还边得意的看着三叔公道,“我说姜文河啊,都六十几岁的人了,怎么行事还这么鲁莽,好好和你哥哥学学。”

    三叔公没好气的白了二叔公一眼,这时候也就二叔公还能开玩笑。我略带紧张的将火把在地上的汽油上滚了滚,然后“啪”的用火机一点,整个火把便熊熊燃烧起来。橘红的火焰跳动着,映照在我们的脸上。我一咬牙,拼了!手腕一弯,紧而用力一掷,火把在空中划出一漂亮的三百六十度抛物线,极为准确的砸在了姜发五的身上。

    “砰!”

    一团极为盛大的火焰猛然绽开,将整个山道映了个红透。不知为何我想起了昨夜那个可怕的噩梦,那场连烧几天几夜的大火,这之间会不会有什么联系呢?我不自觉的身子一冷,再看那姜发五,整个人如同一团大火球,只是在这种火焰熊熊的情况下去我却极为清楚的看到了他的眼睛。

    在那青筋横虬的脸上有着一双怨毒的眼睛,带着无穷的恨意欲将你看透看穿看死,我全身发寒不自觉的后退,时至今日想起那双眼睛依旧会透着寒意。

    怨毒。
推荐阅读:巴比伦帝国 最散仙 仙府之缘 武林高手在校园 官道无疆 胜者为王 天地霸气诀 赘婿 官仙 无尽剑装 异世双眸:唯孤独尊 医品邪妃 女配仙途浩瀚 焚杀九天 神匠秘录 重生之学霸攻略 异世农家 黑执事之蔷薇少女 家有小甜心 武傲九天 不懂女人心 穿越火线之狙皇崛起 菖蒲漫 情思忧 男主有病得治 圣龙传奇 婚宠贤妻 妖绝 狂傲丑女之溺宠傻夫 霸世仙穹 [综]虐渣联萌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