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十七章 金矿风波(9)

    我们沿着漆黑的矿洞又走了一段,前面出现了一个大弯道,绕过去,便出现了几个分岔口。【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好在地上有着姜发五留下的痕迹,否则这路就有些难以抉择了,我们追踪着姜发五留下的痕迹,绕过几个分岔口,矿洞的通道突然变得古怪起来。

    矿道的墙壁之上莫名出现了一个个奇怪的黑洞,比比大小,足够钻进一个人。这些黑洞毫无规则的出现在矿壁之上,有着甚至出现在矿顶,用手电一照,黑乎乎的一片,什么也看不清。

    韩六岁看着这些黑洞也不开口,我问他发现什么他也只是摇头。又走了一阵,矿壁上依旧有着许多的黑洞,他便紧锁着眉囔囔自语,“太奇怪了,实在太奇怪了。”

    我问什么太奇怪了,他便指了指这些黑洞道,“这黑洞奇怪,那入口奇怪,这整座毫毛山都极为的奇怪。我从来没有听过或是见过这样的东西,真是邪了门,也不知道这些黑洞里有什么。”说完他屈指一弹,只听咻的一声,黑洞里传来一阵砰砰作响的声音。

    “看来还挺深的。”韩六岁点点头,示意我们再进去看看,毕竟姜发五的线索还没有断呢。可没走上两三步韩六岁又听了下来,他转过身凝重的问我听到没有?

    我竖起耳朵一听,忍不住全身一抖,只听黑洞之中有悉悉索索之声传来,是那怪物!而且听着声音,还不止一只的样子。我赶紧同着韩六岁一说,他一听是那怪物,反倒不紧张了。他叫我靠着他近一些,然后继续向着矿洞深处走。

    不到一分钟,悉悉索索声突然又没了,我能感觉着韩六岁将身子紧绷起来,我侧着头叫我小心一些,他刚一说完,我便感觉身子一晃,再回过神来时候韩六岁已经出现在我的身后,在他的面前正有着一只龇牙咧嘴的怪物,寒牙利齿看着心里便发毛。

    那怪物复活了?还是这矿洞里不止一只怪物。

    我心里想着,便看那怪物一跃而起,韩六岁屈指一弹,咻的一道破空声响起。

    “砰。”剧烈的碰撞声响彻矿洞,只是这并没有阻止那怪物的脚步,见此韩六岁将我一推,两人便向着两边的矿壁倒去,一阵阴冷冷的风从我脸上刮了过去,怪物扑了个空。

    我暗松一口气,深呼吸却嗅到了一股浓重的焦味,前所未有的危机感瞬间便从背后传到了大脑,我想远离背后的黑洞,不想却被一冷冷东西紧紧一抱,刚喊了句我操,一股大力从我的腰间传来,我瞬间便被拉进洞中。

    耳边还有着韩六岁的惊呼声,可是一切都来不及了。等我再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切都晚了,因为刚刚的措手不及,手电筒被打在远处,我想要去捡,可身子在窄小的洞里只能爬行极为不便,何况这个时候背后有着一只手死死抓着我的脚,向着黑洞里面拽,用力蹬,却怎么也蹬不了。

    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焦味还有着激起的尘土,给我的感觉近乎窒息,眼看着手电筒离着我越来越远,这时候黑洞外面传来韩六岁的声音,“王行!你给我坚持一下,我搞定这个马上进来救你,卧槽......又来一只。”韩六岁的声音给我希望又让我绝望,我被那只手一点点的往着里面拽,到最后我着实蹬不动了,便任由那东西的拖拽。

    其实虽然看不到那东西的样子,可我大概也能猜到拖我的东西就是姜发五了,毕竟那身浓重的焦味只有他身上才能有的。只是他现在到底要怎样,难道不知道这样拖着我,我很没有安全感吗?这一刻我算是有些理解那些被拖进小树林女子的心情了,不过我比她们还要惨一些,我是进去受死的。

    我已经彻底被拖进黑暗之中,除了沙沙的摩擦声我的耳朵里再也没有了其他的杂音。我现在正思考着如何脱离险境的问题,要是那日莫名其妙出现的金光能够再出现一次,那我应该还能极为尊严的脱险,并是拿下我的一血。可若是金光出现不了,那我就盘算着要不要向姜发五求饶的问题,毕竟怎么说也是一个村出来的,按着辈分我还要叫他一声叔,指不定这姜发五还真能出现一点理智把我给放了。

    可如果这个办法也没用,那我,那我就直接等死好了。我可不相信那不靠谱的韩六岁能够及时赶到把我救出。

    也不知道被姜发五拖了多久,他突然停了下来。在这样的情况下停下来是很没有安全感的,就好像被送往刑场的犯人突然到了刑场一样,那感觉是让人奔溃的。因为依旧黑暗一片,我摸不清楚现在的情况,便掏出兜里备用的打火机一点。

    “啪!”

    火花四溅,渺小的火焰摇戈升起,倾尽全力的用着它微弱的火光照亮着周围的景象,可这一看险些把我的魂给吓出来。在我眼前是个眼皮半耷拉眼球凸出一半的恐怖家伙,他脸上还挂着一些筋肉组织,和若隐若现的白骨黏在一起。看着脸型像姜发五,可看着那张面目全非的脸,实在和姜发五联系不上了。

    以前在电视看我倒到看过这样的脸,可那隔着电视,而且画面感极差。可如今摆在我面前的却是真实震撼直接的,所以心里除了踩老虎尾巴的毛骨悚然感外,胃部还翻江倒海着,恶心的感觉尤为强烈。

    我强忍着那种不舒服感,毕竟眼前这个姜发五正在用他半凸出的眼球盯着我,还滴溜溜的转着,更让我害怕的是,那眼球中透出的贪婪之色尤为强烈,那样的眼神就好像小孩子看着自己最心爱最想要的玩具想要将其占为己有时候的那般**直接,不掩不饰。

    我极为的害怕,想要挣脱开姜发五却发现自己被其死死的压住,怎么挣扎也没用,这姜发五经过了一晚的时间似乎变得更加的强大了。我被其慢慢放倒在地,姜发五的力气虽大,可动作却极为轻柔,轻柔得好像他想要和你羞羞一般。

    想到羞羞我更是绝望,心里毛糙的感觉尤甚,要知道我可还是处男,被女人上了我还能接受。可是被男人上了,那是万万不能的,更别说是一个已经死了多时,还是全身焦炭面目恐怖的男人,如果真是这样,那还不如让我去死呢。

    我心里想着,眼角都不自觉的湿润了,这或许比一个黄花大闺女马上就要被一个满脸麻花鼻毛外漏皮肤油腻的邋遢彪形大汉蹂躏时候的感觉还要凄凉无助一些吧。

    姜发五依旧没有什么过于危险的动作,他只是坐在我的身上叽叽叽叽的笑着。半响,他伸出了他那可怕的手往着我的脸上一摸。冰冷黏稠的手触碰我的那一刹那,我的寒毛在炸起中又炸起一次,我想死的心顿时就上来了。

    姜发五的手不断在我的脸上摩擦着,时间久了一种异样的感觉便在我的心中生成,怎么去描述那种感觉呢,唔,说真的我不想说出来,因为这样大家可能认为我是变态,因为那种异样的感觉是...是舒服。

    是的,就是一种很异样的舒服。这种感觉甚至比爱抚着自己的私处还要舒服,舒服得好像在乘云驾雾自由翱翔一般。到了后来我甚至不希望姜发五停下,希望他就这样不停的抚摸下去。

    可能是因为太过舒服,我的神经变得大条松弛起来,我享受着这样的舒服,一直这样下去我也愿意,我想。

    “咻。”

    破空的声音被拉得很长,我感觉着我的身子一轻,原本舒服的感觉顿时消失了,强烈的失落感涌上心头。

    耳边传来急促的脚步声,我困难的将脑袋微微抬起,便看到有着光亮在我的眼前晃,格外刺眼。不过很快那光亮便从我的身边晃了过去,我躺在地上深呼吸着气,回想着刚刚发生的事情,突然觉得极为荒谬与恶心,心里一股不知为何的感觉涌上心头,超级的别扭,深深的抓狂。

    脚步声不一会又回来了,停在我的身边,“死了没有?”是韩六岁。

    我勉强睁开眼看他,告诉他我还死不了,不过现在身子有些控制不了了。

    他蹲下身子在我的脖颈上摸了摸,之后又在我的天灵盖摸了摸道,“你这身子健康得好像一头牛啊,不过你的三魂七魄似乎有点出窍的迹象,唔,我估摸着躺几天就能好的。”

    我突然想起姜发五抚摸我时候的那种升天感,或许和着这个有些关系吧。不过我张张嘴没有说出来,毕竟被姜发五抚摸这种事还是不提的好。不过我问了姜发五的事,这货竟然回答跑了,我真是有点呕血。我现在已经不想拿下这个一血了,要是韩六岁能够拿下,那就最好不过了,

    因为三魂七魄晃动,所以韩六岁并不急着将我扶起,他塞了一粒药丸在我的口里,说是安神固魂的。那药丸进入口中便立马的化开流进喉管,强烈的失落感竟然缓和不少。韩六岁让我在地上多躺一会,自己便开始在这个地方走动察看。

    我们现在身处的地方应该还挺宽敞的,否则韩六岁也不可能在这里行走自如。韩六岁拿着手电筒在这里晃动着,突然从他的口中传来啧啧啧的声音,又一会,他的啧啧声化为了呼吸急促的声音,再后来他惊呼一声不可能,那声音中带着震撼。

    我不知道韩六岁看见了什么,可他这样的表现让我实在有些躺不住,我轻声呼唤韩六岁的名字,可韩六岁并没理会我,我强忍着头晕目眩从地上坐起,便看到韩六岁蹲在远处的墙角处,用着手掌轻轻抚摸墙壁,表情惊骇。

    他,看到了什么?
推荐阅读:武动乾坤 遮天 莽荒纪 绝世唐门 凡人修仙传 天才相师 傲世九重天 将夜 剑道独尊 求魔 异世双眸:唯孤独尊 医品邪妃 女配仙途浩瀚 焚杀九天 神匠秘录 重生之学霸攻略 异世农家 黑执事之蔷薇少女 家有小甜心 武傲九天 不懂女人心 穿越火线之狙皇崛起 菖蒲漫 情思忧 男主有病得治 圣龙传奇 婚宠贤妻 妖绝 狂傲丑女之溺宠傻夫 霸世仙穹 [综]虐渣联萌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