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三十四章 鬼痣

    我寻思了片刻道,“爸,我和小月的婚礼就按常理办,别人怎么样就怎么样。【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至于以后,我一定会娶个好姑娘回家的,你就放心吧,怎么说儿子也是大学生,还怕找不到好姑娘吗?”

    父亲皱着眉不说话,他点了根烟蹲在门口抽了起来。那烟雾在他的嘴里吞吐,快到一根烟就烧到尾巴头了。他随手将烟头一丢,喷着一嘴的烟味说,“行吧。”

    父亲又回屋里和发木叔喝酒。这时候母亲已经炒好了菜。这顿时吃得很不是滋味,虽然我要结婚了,虽然发木叔一直给我夹菜。

    下午时候我跑了一趟小月家,戴着她给我织的围巾。

    对于我的到来姜小月显得格外激动,她从发木叔知道了我爸妈答应的消息,我们就要结婚了。不知道为什么,在她拉着我手的时候我有种强烈想甩开的冲动。或许从最心底我是排斥和她在一起和她结婚的。我不喜欢她,我现在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帮着小月走完她最后一段时光,即使她毫不知情。我这是在用我高尚的爱心去包容她去可怜她吗?

    我没有甩开她的手,相反的,我抓得很紧,笑得很真挚,就好像我们都格外盼望期待着这场婚礼一样。

    我和小月坐在沙发聊了很久,她和我说了不少以前的事,说了这么多年她是怎么牵挂我想念我的,她甚至还从床底下抽出一大盒的千纸鹤,我没数有多少只,当密密麻麻的,怎么看也至少一千吧。她说想我的时候就会折一只。

    很难想象她对我有着这样的情愫,而且这么多年我还一直不知道。或许是我真的没有去关注小月吧,以至于小月说起以前日子时候我觉得如此陌生,如此空白。我更加的不敢去看小月了,以前我是不敢看她的脸,而现在我更怕看她的眼睛,怕她那真情看破我的用心。

    好在她靠在我的胸膛不停的说着,并没有察觉到我的异样。某一刻她突然说,“王行哥哥,其实我不委屈,虽然等了你这么久我依旧不委屈。”

    我眉头一跳,我问,“我什么时候说你委屈了么?”

    小月说,“就是那晚啊,你来找我的那晚你说的啊。”

    我心一跳,难道小月不知道那晚来找她的不是我么?想想也是,发木叔怎么可能把这件事说起来,给了小月希望就不能让她失望了。

    我笑笑,很好奇的问,“那晚啊,那晚我和你说了什么啊?我都有些忘记了。”

    姜小月咻的坐了起来,奇怪的看着我道,“你真的不记得了?”我一慌,想着那天“我”可是去玷污小月,心里极为尴尬与窘迫。看着小月这个样子,“我”不会已经对小月做了什么吧?要真是这样的话,我一定要他生不如死。

    小月见我不说话,有些失望道,“我还以为你真是对我好呢。那晚你说啊,你要和我结婚啦,还叫我装作被你要欺负我的样子,说是这样子我们才能在一起。”

    我心一跳,脑海里闪过疑惑,这是什么意思。小月又说,“你知道吗?当你摸着我的脸,红着眼睛说委屈我了,说好想我的时候,我心里那份激动,那份惊喜真的不言而喻。我原本以为你不喜欢我来着呢。”

    我更疑惑了,那天“我”过去就做了这些事?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他到底是在图什么?想要我和姜小月结婚?还是想要得到什么?被姜小月一说我的脑子又乱了,我突然意识到,或许哪天“我”根本就是故意暴露在韩六岁面前,甚至他的逃跑都在他自己的预谋之中。如果真是这样,那这是一个多么可怕的敌人,我忍不住一个寒颤。

    心情糟乱的回到家里,这次婚事摆明是被“我”摆了一刀,想着格外不舒服。即使我也明了即使没有“我”在其中,我知道了小月的事情也会毫不犹豫的答应的,可现在突然知道中间竟然还有个“我”在作梗,那感觉就极为不好了。

    我拿起电话打给了韩六岁,询问了那晚具体的情况。他说是在听着小月喊了救命之后才闯进去的,之前他们讲了什么他并没有去听。我将小月同我说的和韩六岁复述了一遍,他也极为疑惑,根本搞不清楚“我”到底在打着什么算盘了。

    这件事只能暂时放着,我又问起姜小月的事,问她脸上的大黑痣真的会印证那个流传甚广的忌讳么?

    韩六岁说小月脸上这大黑痣用行话说叫鬼痣。这种痣就如同鬼怪一样会自动的吸食天地阴气才会一点点慢慢的长大。我问韩六岁这鬼痣可不可以拿掉,这样小月不就不用死了么?

    韩六岁冷笑着我的天真,他说鬼痣和人体之间有着寄生关系,不过这寄生关系是鬼痣为主,人体为客。鬼痣会在二十个年头里成熟,自动脱落,而脱落对于人体的影响吧,那也就是一个死字。我心一颤,问难道就没有破解之法么?不是说有什么破忌师么?破忌师难道没有办法破解这个禁忌么?

    韩六岁又说这破忌师自然是有,可这鬼痣是大忌讳。现在你也是同行,我也不怕告诉你,鬼痣其实就是阴间阴司在婴孩时候给他们种下的,等到二十岁那晚亲自前来收割。

    阴间阴司?我皱眉,韩六岁说鬼痣对于鬼怪来说可是极品的补品就好像千年人参对于人体也是极品的补品一般。

    “在人体种下这种东西,难道也没有什么人出来管么?”我有些怒气,那些阴司鬼怪把人当成什么了?种植场?随意收割的鸡仔么?

    “呵呵,管?现在人命最不值钱了,只要不惹大事谁管这些阴司啊。他们厉害了得,破忌师也不愿去招惹他们,所以只能这样。”韩六岁说道。

    只能这样?什么叫只能这样?姜小月的命就不是命了么?我怒不可遏,但想想又能怎么样,破忌师都不愿招惹的忌讳,我一个初懂阴阳的奇人异士算得了什么。

    韩六岁听我发怒也不说话,他沉默一会又说,“我倒是知道一个破忌师,不忌讳这些东西,不过听说脾气很怪,要不你去找找他?”我心一动,本来想着叫韩六岁帮忙找的,可一想韩六岁和我非亲非故的,我已经亏欠他很多了,所以便问韩六岁要联系方式,决定自己找。他说他也没有,不过可以帮我问问。我说行,挂了电话,大概十分钟他就发了一个短信过来。

    短信里就一个电话号码,还有那个破忌师的名字,叫李狗蛋。听着这名字我也是醉了,这么尿溅的名字,怪不得脾气怪呢。我思量一会,想好措辞便打了过去,不过并没有人接,估摸着是忙其他事了。无奈,只能等等了。

    这件事我也思量清楚了,如果这个叫李狗蛋的破忌师能够帮我把小月脸上的鬼痣给破了,那是最好不过的。如果不能,那我就安心的送小月最后一程吧。

    心绪乱得很,我找个僻静的地方打起了五禽戏法,慢慢将自己融进动物的灵性之中,脑袋放空,心绪回复一些。半个小时便大汗淋漓,精疲力竭,我坐下闭眼感受体内灵气的涌动,和昨天一般无二,毫无收获。我有些颓然,看来没有秘法这体内真气是注定无法增长了。

    回到家中,几个叔公都在,而发木叔那一边也来了几个人,看架势是在讨论这婚事的问题。
推荐阅读:重生之温婉 召唤万岁 光明纪元 最强弃少 官术 醉枕江山 火爆天王 重生小地主 神座 宠魅 异世双眸:唯孤独尊 医品邪妃 女配仙途浩瀚 焚杀九天 神匠秘录 重生之学霸攻略 异世农家 黑执事之蔷薇少女 家有小甜心 武傲九天 不懂女人心 穿越火线之狙皇崛起 菖蒲漫 情思忧 男主有病得治 圣龙传奇 婚宠贤妻 妖绝 狂傲丑女之溺宠傻夫 霸世仙穹 [综]虐渣联萌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