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八章 魔王的圈套

    东方立轩如同疯子似得在城主府中横冲乱撞,路上撞到很多没有准备的守卫。【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ziyouge.)

    “少城主?怎么回事?”

    “难道有什么事情发生了吗?少城主怎么这样慌乱?”

    “别看了,给我小心看着周围的一切,要是有蟊贼小偷混进城主府,我非得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让你们知道尽心尽职是世界上最让人欢快的生活!”有守卫队长看着手下的士兵精神涣散,看着消失的东方立轩窃窃私语,这样大声怒喝道。

    奔跑中的东方立轩顾不得路上的巡逻卫士,只想尽快到达鬼手所在的黑色宝塔看清楚东方豪的处境。

    “重伤?怎么可能,谁伤得?王陵山脉中的妖兽吗?”东方立轩脑海中一片混乱,一心只想着父亲受重伤这件事情,连续几次在并不复杂的城主府内走错。

    不一会儿,东方立轩就来到七层黑色宝塔之下,后面的莲花池像是刚刚被狂风刮过似得,一片狼藉,大片的粉白莲花化为灰烬落入池水中,露出一块块血色的水面。

    “三叔,开门啊!侄儿有事求见!”东方立轩还未站稳身体,便抬起头来对着塔顶喊道。

    “直接跳上来吧。”鬼手的声音在东方立轩耳畔响起,使他瞬间清醒过来。

    东方立轩摸了摸额头的汗珠,又看了看眼前的宝塔大门,深呼一口气,静下心来,眼睛清明了一点,但还有一点担忧。

    东方立轩退后一步,左脚顿地,一股厚实汹涌的力量灌注在脚底深入地面,借助大地反弹的力量,东方立轩如同冲天而起的山峰,在衣袂飘飘中瞬间达到与塔顶相齐的位置,然后双手轻轻一抚塔顶栏杆,进入鬼手所在的房间。

    鬼手看着刚刚落地的东方立轩,神情有些落寞,没有犹豫,只是轻声道:“别担心,已经有人过去了,相信你父亲能够安然无恙的!”

    东方立轩看着鬼手落寞的面孔,出奇的开始平静下来,低下头微微摇动,嘴中发出痴痴的笑声。

    一股犹如邪恶的力量突然在东方立轩胸口出现,然后流动到四肢百骸,还有一些像是早就尘封在脑海中的古老记忆涌现。

    东方立轩抬起头来,有些疯癫的说道:“不怕,不怕!我怎么可能怕呢!我可是圣龙家族的唯一嫡系继承人,我可是父亲的儿子,我可是注定要让某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后悔的魔鬼啊!”

    东方立轩的声音冰若寒铁,如同死神在万年冰山中发出桀桀的阴笑。

    “立轩,你……”鬼手有点不知所措。

    “没事,三叔你别担心,只是你能做我的誓言者吗?”东方立轩像是做了什么决定,眼睛中被鲜血瞬间充斥成红色,如同魔王降世,身上爆发出从尸山血海中走出的暴戾气息。

    “这……”鬼手有点犹豫的看着东方立轩,脑袋有点空白,因为东方立轩现在的景象在他脑海中似乎有印象,而且是不祥的感觉。

    “誓言者?不!立轩,不可以!”鬼手突然想到什么一样,神情激动,一改几十年来镇定自若、对一切都毫不在意的态度。

    “三叔,可以的,只要能够让父亲安然无恙,一切都是可以的。你说已经让人去了,但是两个时辰,足够父亲死去多时了。”东方立轩脸色苍白,一双血色双瞳,嘴唇变成紫黑色,就是身体内外都有黑色雾气缭绕,本来俊美的脸庞使人不寒而栗,如同魔鬼。

    “魔王的圈套?立轩,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这个禁术的!?你父亲不会同意的!!!”鬼手还是有些震惊,急切切的询问。

    “三叔,你答不答应,做我的誓言者,只有这样,父亲才有可能获救!”东方立轩感受着从胸腔喷涌而出的力量,浑身开始剧痛起来,难以忍受,咬牙切齿的从嘴里迸出几个字来,有鲜血从嘴角流出。

    “唉,但是后果,你要承受!”鬼手有些无可奈何,知道若不答应,东方立轩可能就要承受不住体内汹涌的力量,被魔王的力量撑爆。从小大大,鬼手就看出东方立轩骨子里十分固执,一旦决定的事情便无法更改。

    “好,谢谢三叔!”东方立轩听到这句话,立即盘坐在地上,双目紧闭,豆大的汗珠不停地在额头凝聚,然后滴落。

    鬼手轻轻叹息,盘坐的身体漂浮起来,来到东方立轩身前,伸出右手放在东方立轩的额头,左手大拇指和小拇指并拢,其余三指抵在东方立轩的心口处,闭上眼睛,嘴中念叨:

    “至高无上的魔王,沐浴圣光的神母,你们同位一体。魔王为神母,神母成魔王。神母让虔诚的世人获得魔王的力量,魔王让勇敢的世人得到神母的圣洁。今日誓言者鬼手,成为你们在人间的代言,把那属于献祭者的力量赠予眼前可怜的门徒!”

    东方立轩耳边响着鬼手的话语,感受着身体里越来越多,而且越来越安分的魔王力量,脸上露出满意的微笑。

    鬼手话音落下,东方立轩站起身来,体外弥漫着滔天黑雾,如同变了一个人,只见东方立轩沙哑说道:“魔鬼还是神母?哦,不!我是复仇者!!”然后在鬼手震惊的眼神中消失不见。

    “魔王的圈套,传承万年的魔咒,近日又要重现了吗?千年以前圣龙家族就是想要破除魔咒才现身世间的啊!”鬼手失魂落魄的痛苦低语,但是没有想到,千年打水,到头来却是一场空!

    “魔王?神母?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缠着圣龙家族死死不放呢!”鬼手突然仰头咆哮,大声对着冥冥中的存在质问。

    ………

    ………

    血魂单膝跪在地上,东方豪躺在他的腿上,胸口的长剑已经被拔出,但是血流不止。

    “大哥,大哥,你不能有事啊!嫂子还等着你去救,还盼望着一家团圆呢!”血魂神情慌张,一张凶神恶煞的脸突然变得稚嫩起来,如同孩子般手足无措。

    “没事的,相信大哥。”东方豪握住血魂的粗重手掌,尽管不住的咳血,但还是努力使自己平静地说道。

    “哼!早就该死了,圣龙一族,早在千年前就应该随着那狗屁圣临者一起埋入天渊了!”黑袍人中有人冷冷说道,其对于今天死去太多同伴感到十分气愤。

    “你说什么?!”血魂转过身来,眼睛如同充斥复仇火焰,狠狠地瞪着刚刚说话的黑袍人,并且此时眼睛里有诡异的黑色火焰燃烧,摄人心魂。

    微风吹过,黑袍人头上的斗篷随风抖动一下,露出一张有些畏惧的面孔。

    “死亡,你们必定是死亡,而今天便是你们的死期。”血魂站起身来,让剩余金叶守卫保护好东方豪,抓起地上的厚重巨刀,嘴角泛起森森笑容。

    “来吧,来吧,都来吧,你们不就是等待那么一个时机,让死神从天而降吗?”血魂漂浮在空中,对着包围住自己的九名黑袍人冷酷说道。

    “只是,你们不知道,死神只眷顾不知死活的家伙!”血魂朝天大吼,然后犹如洪荒猛兽般朝最近的黑袍人冲去。

    嗤——嗤

    由于血魂速度太快,黑袍人都没有反应过来,血魂的身影如同鬼魅一般漂移到黑袍人的身后,然后将黑色巨刀放在脖颈处,轻轻一划,一道冲天而起的血水开始从空中飘零。

    “第一个。”血魂看着剩余的黑袍人,低声道,如同寒冰。

    “不好,快下去两人将圣龙豪抓住,要不然我们今天都得丧此。血祭?!混账王八羔子的天穹者,不是说圣龙一族的族人式微,已经没人能够使用血祭这一招了吗?”一位黑袍者低声咒骂,完颜狄死后,一直以来都是他在暗中指挥。但是没想到情报有误,圣龙一族还有人能够通过寿命来献祭获得力量。

    “该死!”血魂从嘴角突然吐出两个字来,将手中巨刀向圣龙豪疾驰而去的黑袍人扔去。

    啊!啊!

    两声凄厉绝望的声音传来,巨刀宛若有生命一般,穿透一位黑袍人的心脏,然后又调转刀头,把另一位措不及防的黑袍人也是穿胸而过,接着在众人震惊的眼神中回到血魂手中。

    “第二个,嗯,还有第三个。”血魂望着开始胆颤的黑袍人,再次轻声道。

    血魂握住刀柄,伸出左手,放在刀身和刀柄的接口处,向下轻轻一捋,两具黑袍人的尸体从刀身上滑落,重重的落在地上。死亡的感觉重重的击打在众多黑袍人的心头,明显的想要退缩逃避。

    “下面,你们谁还想一起的?三个人一起,还是五个人?”血魂突然喊道,然后再度化为一道鬼魅游走于黑袍人中间。

    惨叫声此起彼伏,生命被血魂手中的长刀无情收割。

    “你——你——别过来——啊!”血魂的长刀从最后一位黑袍人的嘴巴穿刺而过。

    血魂按住黑袍人的头颅,往下一推,拔出鲜血淋淋,红白液体混杂的长刀。

    血魂脑袋有点眩晕,从空中飘落,不管周围一片狼藉的尸体,从金叶守卫手中接过东方豪的身体,将手放在胸口处,发现还有生机,准备抱起来赶紧回城救治。

    无论如何,不管付出什么代价,都要让东方豪平安无事!?

    “就这么想走了吗?”一道温暖如和风的声音从血魂背后的王陵山脉中传来。

    血魂身躯一震,转过身来,看到一位身穿白发白衣白鞋,便是连头顶缠住头发的挽带也是白色的男子。

    男子丰神俊逸,一张棱角分明,儒雅又冷峻的脸庞。此时手中正摇着一柄通体雪白,没有丝毫书画题字的扇子。

    “你是谁?想怎样!?”血魂冷冷的注视着,专心警戒。

    “应该没有力量了吧?毕竟血祭是要付出代价的。”白发男子轻轻道,没有嘲讽,没有试探,只有波澜不惊。

    “你是七大家族的人?”血魂询问。

    “是又不是。”白发男子轻轻摇头,看到血魂不解的模样,接着道:“我是杀手,嗯,杀手知道吗?谁雇用我,我就是谁的人,七大家族雇用我,只要我一天不曾完成任务,我就是七大家族的人。”

    看着血魂越来越冷酷的眼神,白发男子毫无所觉的说着:“看着这柄扇子。”

    白发男子举起手中的洁白扇子,道:“我每完成一次任务,都会把死者的名字写在扇子上,作为留恋。”

    “今天,你们都得把名字留在上面。还有,我的名字叫做蝶衣,不要到了地狱都不知道是谁大发慈悲让你们去见鬼神的!”蝶衣开口冷冷说道,然后在血魂和众多金叶守卫恍惚的眼神中急冲而去,并且如同瞬移一般到达血魂身前,一拳出去,直击东方豪的脑袋!

    嘭!嘭!

    血魂闷哼一声,大口鲜血吐出,刚才没有时间反应,只能转过身来,自己硬生生的用后背承受这一击。后脚向后撩起,猛钩蝶衣下阴。

    蝶衣身形向后退去,落在金叶守卫的身旁,扇子轻轻一挥,金叶守卫的喉咙处出现一道血线,头颅掉落,血液从脖颈断掉处冲天而起。

    蝶衣的白色扇子却丝毫未受污染,依旧洁白,触目惊心的洁白。
推荐阅读:莽荒纪 绝世唐门 凡人修仙传 天才相师 傲世九重天 将夜 剑道独尊 求魔 校花的贴身高手 圣王 男主有病得治 菖蒲漫 情思忧 穿越火线之狙皇崛起 不懂女人心 我的女友是尸体 异世双眸:唯孤独尊 医品邪妃 女配仙途浩瀚 焚杀九天 神匠秘录 婚宠贤妻 妖绝 狂傲丑女之溺宠傻夫 霸世仙穹 [综]虐渣联萌 民间山野怪谈 《鬼树》,小山村中诡异秘密,在此重开一贴,欢迎捧场。 驾风歌 小妾要逆天 扛着反派闯末世[重生]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