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一百七十章 我名玄冥

    始祖召唤术,本名血祭之殇,让得万里之遥的感应着在天地大道帮助下构筑而成的空间隧道中,于最快的速度到达血祭之殇的发生地。【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不过始祖召唤术在有这么大的威能下,也有其让人不得如意的地方,即始祖召唤术所需要的十多名献祭者并不是单纯的死亡,而是神魂湮灭,等同于在这个世上没有存在过,这也是它的邪恶之处。再有就是,施展始祖召唤术的强者可能会大伤修行根基,在现有的境界上停留至少三年时间。

    圣龙豪所说的始祖召唤术,就是这般亦正亦邪的秘术,由圣龙传奇开创,传之后人,不过因为它对于献祭者过于狠厉而只被使用过几次,故而在圣龙一族中声名不显,而拓跋庆林只看到这点,也是与圣龙豪在深究那九页金纸里蕴藏的奥秘时所知晓的,在起初知道时,也感到惊讶和对这种秘术的忌惮。任何一个人都无权决定另一个人的未来,不过因为这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一个拥有强劲实力的人可以在不犯众怒的情况下对某些恶人予以灭杀。圣龙一族关押的恶人并不算少,犯下天怒人怨,死不足惜的罪大恶极的恶人也有很多,但是以圣龙豪等人看来,当始祖召唤术降临他们身上的时候,他们还是有些无辜。不过就算这样,那又怎样?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充斥着利益的流淌。公正与不公正都只是相对的,就好像一国之主对其子民极尽剥削之能事,在有些人看来是理所当然。

    血魂在知道始祖召唤术的来龙去脉和所要付出的代价后,沉默了一下,没有反驳,而是抬起头来,望向圣龙豪道:“大哥,什么时候开始?”

    圣龙豪微眯着眼睛看着渐渐浮到天空中心的圆月,低沉着嗓音道:“马上,越快越好。”

    “不需要准备些其他东西吗?”血魂好奇道。

    “不用。”拓跋庆林走到圣龙豪和血魂的另一侧,望着他们道:“始祖召唤术讲究的是以心连天地之心,如果有太多的外物干预反而不易成功,至于那十二名献祭者,更多的是需要他们的神魂**在构建空间隧道的时候起到引子和媒介的作用,否则以大哥的力量很难使得天地力量予以帮忙。”

    “好了,不说这么多了,走吧。”圣龙豪开口道。

    圣龙豪说完就率先走了出去,径往当初府内石剑石坛的方向走去。血魂面上浮现疑惑神情,拓跋庆林解释道:“那里有石剑的浸染,环境大变,和天地紧密相连,而且有着始祖的相关气息,大哥更容易成功。”

    “大哥的代价真的就只是在现有境界停留一段时间吗?”血魂微皱眉头道,感觉事情没有圣龙豪说的那么简单。

    拓跋庆林听到血魂这个问题,身子明显僵硬了一下,至于走在前方的圣龙豪迈动的步伐也凝滞一点。拓跋庆林望着圣龙豪的背影,眼睛闪烁,然后传音给血魂道:“大哥将永不得入圣境。”

    血魂脸上的平静面容瞬间僵硬下来,停下脚步,望着圣龙豪,嘴巴动了动,却不知道说什么。

    拓跋庆林见血魂如此失态,连忙走到他的旁边,低声道:“为什么停下来。”

    血魂不答话,只是望着圣龙豪,圣龙豪这时候也感觉到不正常,停下脚步转过身来,蓝色衣衫随风轻摆,那张儒雅柔和的脸上看不出丝毫的不正常,温和的对血魂道:“二弟你怎么了?”

    血魂走到圣龙豪旁边,沉声问道:“你动用了始祖召唤术,是不是此生就无法登临圣境了?你这样做,为的是什么,值得吗?你要知道自己所走的路和我们不一样,在圣龙一族近千年来的岁月中,你是最有希望登临圣境的!而且你的圣境也是与众不同,我不能接受你在修行路上的停步不前。”

    圣龙豪听到血魂这么说,脸上没有多少变化,脸上依旧挂着一丝柔和的笑容,狠狠的瞥了眼拓跋庆林,拓跋庆林假装望着天空的月亮视而不见。见拓跋庆林没有反应,圣龙豪望向血魂,没有过多的解释道:“如果我不这样做,天凌可就失去活下来的机会啦!再说了,圣境也不是人人都可以的,即便是我,也不抱多少希望,而圣龙一族的天策昭示的未来大都可能实现,假如因为我一人飘渺的期望而让你们的修行路坎坷不已,甚而使得天凌就此年轻早逝,你我于心何忍呢?我这么做,并非是一时热血,而是经过很多的考虑,首先是天凌的生命安危,而且天凌真的像始祖小札中记载的那般神奇,就算是让我的修为一直停在现在这个地步,那也是值得,更不要说二弟你有机会去一览那大道了!你是不是担心我的实力不够会有危险?”圣龙豪突然笑道:“我的路与众不同,即便是不能登临圣境,也不是一般人能够威胁的!就是那些圣境,想要我的名,也是无比艰难,更大的可能是反被我收割他们的头颅!”

    圣龙豪的声音里充满了不可一世,让血魂精神一震,望着圣龙豪道:“大哥,你的无怨无悔!”

    圣龙豪笑道:“无怨无悔!”

    “三弟,你是不是也不想我这样啊?”圣龙豪见血魂接受这个事实,转过头来看向拓跋庆林打趣道。

    拓跋庆林没有推辞,只是十分认真的问道:“大哥不想一雪前耻吗?”

    “找拓跋家族?”圣龙豪反问道。

    拓跋庆林不说话,圣龙豪低叹一声道:“三弟,对于拓跋家族,我并没有那么多的仇恨,相信你也明摆这些,只是有些时候,有些事是迫不得已的!你放心,对于拓跋家族,我圣龙一族没有那么多的仇恨,更多的是为了利益。这么多年来,你一直担心那一天的到来,今天我可以告诉你,事情没有我们想的那么简单!”

    “什么意思?”拓跋庆林疑惑问道。

    圣龙豪低叹一口气,眼睛目视着着广袤无垠的夜空,璀璨月光冰冷散落,远方的黑暗却依旧漆墨,就好像他所知道的秘密都有其边界,让他窥探不到更多的东西,轻声道:“圣龙一族和拓跋一族之间并不是把简单的敌人关系,还有一些东西,我还不怎么明白。其实这种想法在我的心中浮现不久,是从上次你进行天问开始的,你说当初你们拓跋一族的老祖宗从天渊中活着回来了,那么是不是代表我们圣龙一族的圣临者也死亡了呢?没那么简单,有些事我一直没有告诉你,那就是圣临者点燃在圣城中的魂灯一直未灭,只是为了守住这个秘密,每代只有族长知道,而且那魂灯也被隐匿在其他东方。”

    “大哥的意思是?”拓跋庆林望向圣龙豪,有所意指的问道。

    圣龙豪摇了摇头,对拓跋庆林道:“有些事,不要过多的去担心了,大哥希望你能够轻松的活着,而不是给自己过多的压力。”

    拓跋庆林心中一暖,微微侧身,看着泛着白光的道路,悠悠道:“大哥,你说的我知道,其实我没有担心许多,只是我觉得始祖召唤术对你的负担太重,你应该是最为惊艳的武者,只是以往二十年的世事让得停步在王者境巅峰那么久,现在终于登临帝境,以你的天赋,短时间内突飞猛进是很简单的事情,而现在却放弃这个机会,还阻碍你未来的修行,我有些不舒服。”

    圣龙豪微微摇头,对拓跋庆林感叹道:“那天凌怎么办?”

    “这……”拓跋庆林哑口无言,不说话,但是意思再明白不过了。

    圣龙豪深呼一口气,对拓跋庆林道:“三弟,你就是这一点不好,对自己想要保护的人会无微不至,即便牺牲自己也是在所不辞,可是对于那些和你不相干的人,你却铁石心肠,即便你有能力去救,也不一定愿意。我知道,你这样也有我的错,只是我希望你能够变得阳光一些,二十年的不见天日的生活让你变得冷漠许多,我希望将来云芝和我们相聚的时候,你依旧是我们的最疼爱的那个开朗的三弟!”

    拓跋庆林慢慢闭上眼睛,感受着月光落在睫毛上,嘴角勾勒出一抹笑容,然后睁开眼睛,瞳孔深处浮现丝丝异样的光芒,看着圣龙豪的目光没有多少变化,声音还是有些冰冷:“大哥,这件事你就别管了,你做的我能够明白,至于我身上的特质,我也很清楚,但是这是与生俱来的,如果不是这样,我也不会胜任鬼手这个地位了。”

    圣龙豪从拓跋庆林的声音中听出他在躲避这个问题,也就没有强求,转过身来,朝着当初石剑所在的地方走去。

    当初圣龙立轩将石剑取走,连同那石坛也神秘不知所踪,留下一个方形深坑。圣龙豪没有让人将那深坑掩埋,反而在周围营造一圈绿色的铁直树,给这深坑增添一丝不一样的色彩。

    铁直树,顾名思义,像铁石一般坚硬,而且笔直的成长矗立,围绕在深坑周围的铁直树都有五六丈高,有五百多年的树龄了,也只有圣龙一族这种底蕴深厚的势力豪族才能够一次性得到上百株的铁直树,只为点缀那深坑。要知道铁直树的珍贵不仅仅在于它的稀有,更是因为铁直树每过百年都会经历雷劫洗礼,当然,都是些普通的天雷,但那也不简单了,就是帝境强者都不敢随意的接受天雷的击打,所以达到三百年的铁直树的主干就能够打造出十分精良的兵器,还有着凝神静气的作用,对于天生天长的鬼魅之类也有着很大的威慑作用。所以达到一定树龄的铁直树都被砍伐一空,像五百年的树龄,更是稀有之至!就是圣龙豪目力所及范围内的上百棵铁直树,就抵得上许多在大陆上可以横着走的势力家族的一半家产。

    不过圣龙豪这么做并不是没有他的道理,其实以圣龙一族的势力,也是耗费不小的心力才得到这一百零八棵铁直树,因为他知道铁直树有禁锢天地神秘力量的作用。

    当初圣龙豪在圣龙立轩离开后,曾专门来到深坑处停留许久,感受到不一样的气息,还从深坑泥土下挖出许多七彩的石头,那一刻,圣龙豪对于这深坑才有视若珍宝的意思。那七彩石头,就是花铁石,打造神兵利器必不可少的宝物!还有在那一刻泄露的让他神魂摇荡的力量,使得他立刻下命令让人去寻找能够锁住那股力量气息的东西,最后选定了铁直树。

    通体黑色的铁直树散发着幽眇的气息,团团围住深坑,上面稀疏立着方形的树叶,月光落在上面,像是水波涟漪样慢慢荡漾开来散去,远远望去,还是别有一番味道的。圣龙豪三人视而不见这有些神奇的场景,穿过铁直树,来到深坑前方,那里已经有十二名死囚犯被黑甲士兵按着跪在地上。

    “放开他们,你们退下吧。”圣龙豪看着面如死灰的低头死囚犯,朗声说道。

    黑甲士兵没有丝毫讶异和犹豫,一丝不苟不待一点声音的缓缓退出,只留下浑身颤抖冒冷汗的死囚犯。

    圣龙豪没有多说什么话语,也不打算告诉他们更多的事情,转过身来,看了眼拓跋庆林二人,眼睛里竟然闪烁着泪花,道:“我想我明白为什么动用始祖召唤术的人都无法登临圣境了,实在是大逆不道啊!”

    不等拓跋庆林说话,圣龙豪便转过身来,漂浮着在深坑上方,张开双手,微扬面孔,手上出现一柄柄由元力凝聚而成的剑光,只见圣龙豪低喝一声,剑光倏忽而出,划过十二名死囚犯的脖颈,喷洒出刺眼的红色血液,和绝望的捂住自己喉咙处伤口发出呜呜声响的死囚犯交织成一张死亡的帷幕。

    死囚犯彻底的低下头颅,任由血液流下。

    汹涌而下的血液流入深坑,顺势而下,最后汇聚在坑底,像是一汪血池,有一股散发着奇妙气息的力量在血液周围汇聚缭绕,最后幻化成一座巍峨山峰的模样。

    圣龙豪感受到时机到来,微微睁开双眼,眼角处的泪水滑落,在空中月光的照耀下发出亮丽绝伦的光芒。

    “天地之灵,万物之心,我以我心,但求他心!不论距离多么遥远,我有大道的庇佑;不管世事多么残酷,他有我的启愿。我想,这一刻,有些事,应该梦想成真!”

    圣龙豪身躯一震,一丝寒意遍布全身,但依旧冷静的平视前方,缓缓低首,抬起左手,右手作手刀状,朝着左右筋脉处凌空一划,一道鲜艳的血液在空中飞舞,化为一条蜿蜒的血色的长龙,呼啸而上,接着向下,然后落在深坑下方的血池上方。

    本已经死绝的死囚犯,忽然齐齐抬头,仰天长啸,发出的声音极为凄惨,睁开泛白的眼珠,眉心处突然出现一道漆黑的裂缝,一股妖风从中吹出,在空中显露出一具摇摇摆摆,随时会溃散的魂体,和他们身前的模样一模一样在,只是没有丝毫神智。

    圣龙豪流血的左手在空中挥洒一圈,落在那十二具魂体身上,并且融入其中,魂体渐渐出现人的表情,惊恐的望向空中的圣龙豪,终于明白将要发生什么事情了。疯狂的准备逃离,但是周围有一道无形的屏障将他们禁锢。

    圣龙豪脚下的那条血色长龙略微犹豫,然后张开龙口,蜿蜒着躯体朝最近的一具魂体飞去,下方的血液也慢慢浮起一丝,魂体无处可躲,而且刚才流淌的血液在下方对他有着无法抗拒的吸引力,只能朝着飞来的血龙巨口飞去,眼神渐渐狠毒的望向圣龙豪,接着发出凄厉的鬼叫,血龙身躯暴涨九倍,和周围的天地慢慢融合相连,其躯体好好成为一个通道。血龙继续的吞噬诸多魂体,最后成为一条龙尾与天地相融的巨龙,龙口张开,像是一道门户,尾巴处有白色雾霭笼罩。

    圣龙豪深呼一口气,眼神冰冷的从空中落在,站在血池处的旁边,手指剩余的血水,只见血水一起飞向空中开始安稳下来的巨龙,而深坑上方的十二具尸体,被一股连圣龙豪都说不清的力量包裹着飞到巨龙身上,然后化为一滩血肉密布在巨龙躯体上,只见巨龙的龙躯微微摇动,所有的尸体血肉都融入其中。

    这一刻,圣龙豪感觉自己的心彻彻底底的和天地相连,清晰地感受到玄冥圣者所处的位置,低喝道:“禁锢!临!至!”

    正在通霄峰上遥望远方星月的玄冥圣者心头有感,然后惊奇的发现自己身前出现一道门户,正在犹豫进不进去的时候,一股难以抗拒的引力出现,身体一晃,玄冥圣者便从通霄峰上消失不见。

    从龙口中缓缓走出,玄冥圣者知道所有的因果渊源,没有愠怒和敬畏,只是对着站立深坑底部的圣龙豪道:“我名玄冥,见过圣龙族长!”
推荐阅读:官道无疆 巴比伦帝国 最散仙 仙府之缘 武林高手在校园 胜者为王 天地霸气诀 赘婿 官仙 明朝好丈夫 男主有病得治 菖蒲漫 情思忧 穿越火线之狙皇崛起 不懂女人心 我的女友是尸体 异世双眸:唯孤独尊 医品邪妃 女配仙途浩瀚 焚杀九天 神匠秘录 婚宠贤妻 妖绝 狂傲丑女之溺宠傻夫 霸世仙穹 [综]虐渣联萌 民间山野怪谈 《鬼树》,小山村中诡异秘密,在此重开一贴,欢迎捧场。 驾风歌 小妾要逆天 扛着反派闯末世[重生]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