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一百七十四章 伪圣境?

    玄冥站在富丽堂皇,很是巍峨的银兔宫宫门前,从怀中拿出那柄银白短剑,静静地望着,嘴角露出温馨的笑容,然后抬起头来,看向宫殿大门,有些落寞的轻声道:“既然你不在,我就不进去了。【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

    微风吹来,玄冥的黑长直发随风飘摆2C抬起头来,似乎看到正眺望远方的大祭司,玄冥眼神闪烁,有着丝丝的戾气,摇了摇脑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然后飘然而起,飞向高空,落在大祭司的身侧。

    在万神殿和三大长老宫殿的中央有一崖边,那里就是进入通霄峰内部的唯一道路。

    通霄峰,兽神部落,真正的宫殿其实是在通霄峰内部!很少有人知道通霄峰内有多少宫殿,便是玄冥都不太清楚,因为大祭司掌控着整座通霄峰,里面的东西,只有他想让别人知道的,别人才能够知道,所以玄冥并不清楚大祭司对他是不是和盘托出,没有一丝隐瞒。不过大祭司所告诉他的已经让他十分惊讶,这座大山中包含的秘密太多,让玄冥从没有将它看做是死气沉沉的岩石,实际上,玄冥更愿意相信通霄峰本身是一座战争堡垒,不仅可以移动,还能够进行空间穿越,然而兽神部落的强大注定至今没有人看过如此神奇壮观的景象。

    与大祭司并肩而立,玄冥低沉着嗓音,没有一丝应有的尊重道:“你想要的是什么?”

    大祭司抬起手中的白玉权杖,直指远方天际处的浮云,道:“你看那里是什么?”

    玄冥顺着大祭司所指的方向望过去,只有白色的浮云,再没有其他的东西,但是他知道大祭司的每一句话都含有深意,有时候,只有你理解了他所说的话,他才会回答你下面的问题,微微思索,看着东方,恍然大悟,但是随即嘴角浮现嗤笑,淡淡的嘲讽道:“你想成为东阳老人?”

    大祭司转过身来,望向玄冥,看着这个自己自出生以来最为满意的晚辈,眼神沉静,没有立刻说话,而是思索了一下才道:“怎么?你可以成为玄冥圣者,我为什么不能成为东阳老人?”

    “天地早已不是开天辟地之时的天地,现在成神?”玄冥没有接着说下去,只是缓缓摇头。不过他的话语和行为都不是为了打击大祭司,相反,还有着一丝钦佩,像这种能够在修行道路上一路走到天黑的强者,再坚持下去,见到新生的光明,就这样循环往复,或许有一天真的能够走到属于修行者的天荒地老的那个神圣时刻。

    只是现在的欲界仙都已经变了,外界的混沌规则恨不得立刻吞噬掉这个世界,又怎么会让这个世界中的强者晋升成神呢?要知道一位神灵就有可能使得欲界仙都转危为安!所以,大祭司现在想着成神,无异于痴心妄想!不过,假如欲界仙都能够度过这第十次灭世之劫,应该能够水到渠成的成神,这一点,玄冥对于大祭司充满了信心,无关他现在对大祭司是抱有善意还是敌意。

    大祭司叹了口气,伸出手,掌心朝上,放在身前,然后轻轻握起,像是抓住吹过来的空气,然后缩回手,放在玄冥身前张开,只见掌心上有着点点晶体闪烁着光芒,轻笑道:“对于圣境以下的修行者来说,抬手握手之间便能化宇宙万物为本源力量,也是不可能的!”

    玄冥沉默,低着头,望着山脚下,然后抬起头来眺望远方连绵的山脉,轻声道:“天辰在哪?”

    大祭司微侧脑袋,嘴角勾起一抹难以懂得的弧度,叹道:“你还是和当初一样,自以为秉承光明天命,甘心为他者付出自己的生命,就算是有银兔这个能够让你牵肠挂肚,恨不得为她生,为她死的女子的存在,也没有动摇你舍身为天人的决心!只是你从未想过你的人生意义在哪里?你一直认为我自私,心胸狭隘,而且胆小畏缩,看不清大局,对于天地的未来毫不关心!所以当初你便暗中召唤兽神部落中的大部分力量奔赴天地战场。”

    大祭司声音陡然加重道:“只是你以为我是直到最后才懂得你的那些小动作的吗?可能你并不清楚,兽神部落中有些人的思想随时随地的能够让我知晓,你的那些自以为聪明绝顶的小动作在我眼中都是笑话!”

    玄冥冷笑道:“怎么?你以为你这样说我就能够对你的印象改观了?”

    大祭司长长的吐了口气,身子动了动,退后几步,转身看向紧闭的宫殿大门,道:“我需要因为你而改变我自己吗?”

    “那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玄冥眯着眼睛,盯着大祭司瘦削的背影,搞不懂他的意思。

    “我要你与我一起创造不世之基业!”大祭司陡然转过身来,盯着玄冥,一字一顿的郑重说道。

    玄冥突然忍俊不禁的笑了起来:“不世之基业?那你告诉我!什么是不世之基业!”

    “成为混沌世界中的最强者!”大祭司眼睛里精光闪烁,脸上有着狂热的光芒,手中的白玉权杖被他激动地轻轻抬起,只是他自己毫无所觉,望着玄冥,想知道他的反应。

    “最强者只有一个。”玄冥冷冷道。

    大祭司沉默,突然笑道:“那就让你成为最强者!”

    高处不胜寒,微风变狂风,玄冥浑身打了一个激灵,满脸疑惑的望着大祭司,不解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大祭司走到玄冥身前,虽然很瘦削,不过并不比玄冥矮,眼睛与他平视,认真说道:“就是你理解的意思。”

    玄冥晃了晃脑袋,后退一步,戒备的望着大祭司,笑道:“只是,我不愿意!我现在是圣龙一族的鬼手!”

    “可你永远是兽神部落的执天者!”大祭司突然脸色一寒,冷冷的望着玄冥,像是有一言不合就要动手的举动。

    “执天者谁都可以杀,就是你大祭司不能动手!”玄冥开口道,注视着大祭司。

    大祭司身子一下放松,脑海中浮现兽神部落大祭司不得对执天者、执地者和执灵者三大长老动手的规定,谁要动手,即可被抹去大祭司之职!

    似乎像是嘲弄这个规定一般,大祭司笑道:“规则是人定的,迟早有一天,它会被人覆灭。”

    “既然你想杀我,为什么还想让我与你一起?”玄冥望着越来越看不清的大祭司问道。

    以前,他在沉睡之前的大祭司虽然不苟言笑,也不怎么和他见面,但那时候感觉大祭司就是一位威严的老者,行事中规中矩,即便在灭世之战开启的时候龟缩在通霄峰中,他也没有多少的讥讽和怨言。但是当他从沉睡中苏醒过来的时候却发现一切都变了,而且许多和他以及当初那个时代强者有关的事情中都有了大祭司的影子,好像他在下一局覆天盖地的围棋,所有的人和物,不管你是毫无修为的凡人,还是登临绝顶的圣境,都在这个棋盘之中!

    只是,玄冥疑惑的是,大祭司有这样的能力吗?四圣兽部族的四大灵王,还有诸多隐秘的圣者,就察觉不到这一点?或许有所察觉,但是装作不知道而默许大祭司的行为!那么大祭司凭借什么才做到了这一点!?要知道当初的大部分圣者对于大祭司都是有怨言的,贪恋人间荣华富贵,面临大战龟缩起来,自己等人在战场上拼死拼活只为让这个力量可拔山倒海的强者苟活于世吗?

    “因为你是我挑中的人!”大祭司开口道:“我没有告诉过你,成为长老的前提是得到我的允许!”

    “荒谬!”玄冥忽然觉得大祭司所说的话越来越不切实际,如同是一个疯癫之人所言语,于是转移话题,重新回到原来的问题上:“天辰在哪?”

    大祭司见玄冥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停留,没有强求,对于他来说,以后还有机会,便道:“我也不知道,不过我能够冥冥中看到你和她的见面之日不远。”

    玄冥听完之后,连身子都没转,就准备离开,大祭司的沉沉声音在他背后响起:“不去执天殿看看吗?”

    没有转过身来的玄冥停顿一下,怅惘道:“为什么要进去?”

    “那里面有让你恢复实力的机缘。”大祭司淡淡道。说完之后便转身,一步数丈远,几下便到达自动殿门大开的宫殿内。

    大门缓缓关闭,独留下静静站在那里的玄冥。

    “我想要的是什么?”玄冥突然笑着问自己道,只是他自己却给不出答案。

    长叹一口气,抬起头望向云山雾罩的通宵峰顶,化为一道白光冲向高空,直达云霄,继而在空中翻转身子落在通宵峰顶。

    狂风呼啸,身上的衣袂猎猎作响,玄冥几乎睁不开眼睛,将体内力量施到体外才感觉好一点。

    “天辰,为什么自从我恢复所有记忆的时候,我对你的感应便消失无踪了呢?告诉我,这到底是为什么?”玄冥掌心放着从在血渠边上苟活的田水月手中拿来的三颗血瘀果实,喃喃地询问,只是注定没有人回答,然而他继续说着:“难道是因为你我姻缘已断,只是这是因为什么,是你选择放弃了吗?”

    玄冥将血瘀果实放入怀中,等到遇见天辰的时候,一切答案都会大白,至于这几枚血瘀果实,和之前探险得到的珍异宝物,应该能够让天辰恢复实力,继而更上一层楼。只是玄冥知道,这些根本无法弥补天辰这百万年来所受的苦,孤独寂寞绝望,人世间属于一个人的悲伤几乎被品尝了个通透,而自己只是在那里沉睡,无知无觉,让本就满怀冰冷的天辰更加觉得人生之苦恼!

    只是在找到天辰,救治天辰之前,玄冥还需要做一件事,那就是为自己恢复实力寻找方法。

    当初直接从帝境巅峰直接进入圣者境界,没有经过几乎是所有人经过的帝者极境和伪圣境,玄冥的表现让所有人惊讶的同时也对他充满了好奇,只是鉴于他的身份地位和实力,所有人都将好奇心隐藏在内心,随着大战之激烈,很多人对于玄冥的好奇心都散去,取而代之的是无条件服从和景仰。

    只是玄冥知道,自己的修行路并不是一帆风顺,看似很轻松的进入圣境,然而又有多少人知道他在经历兽神部落给予想要成为执天者的有缘人考验的场景,不是生不如死,而是恨不得就此死去,那种感觉,就好像看着自己的血肉被自己痛恨至极的敌人啃食,还要陪着笑脸,忍着剧痛,让对方多吃点,放开了吃!心神错乱,一切都乱来,而自己却没有丝毫的办法。

    所以大祭司告诉他在执天殿中有他恢复实力的机缘时,他只是犹豫着飞到通霄峰峰顶,而没有直接进入执天殿,想看看有没有其他方法,为的只是尽量不要进入执天殿里。

    “帝境,圣境,对于一般人,为什么其中要夹杂着伪圣境呢?”玄冥低声疑惑不解道。其实不仅是玄冥不明白,相信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几个人知道了。

    玄冥感受着体内的力量,以及若有若无的对周围环境天地和规则的掌控,眉头一皱,眼睛望着自己抬起的双手,突然想到自己体内的力量不同于一般圣者的力量,很特殊。只是这种特殊连他自己都说不上来。田水月以为他的力量能够克制血渠深处的那只魔兽,所以把希望寄托在他的身上。事实上,玄冥在与那魔兽的短暂接触中,确实感到自己的力量对于魔兽有着非同一般的克制作用,就像当初大战的时候,和自己施展同样攻击程度的圣者所杀死的敌人只有自己的三分之二。

    这一切的神奇和非同一般,只是因为他没有经过伪圣境吗?那么,伪圣境是什么?只是修行阶段的一个划分?

    就在玄冥怎么也想不明白的时候,踩在岩石上,来自双脚的触觉让他猛然惊醒。忍不住道:“莫非以往的圣者都走错了?”

    脚踩在山体上,玄冥感受到一种轻飘飘的感觉,就好像自己刚刚晋升圣境的那一刻,浑身飘飘然,但是内心还有着空虚,只是现在,他跌落到帝境巅峰,却有着一种安稳踏实的感觉,比在圣境的时候对周围的一切更加容易的感受,还有一种欣悦的感觉。刚才灵机一动,玄冥也说不上来脚踩在山体上和他的修行路有什么关系,或许只是那个念头早就在心头,现在的时机刚刚好,于是蹦跳出来,让他知晓:“伪圣境是一座桥,构建帝境和圣境的一座桥梁。因为圣者是获得欲界仙都本源力量认可的生灵,非同凡响,有些时候甚至能够左右天地运行,当然,这样的代价可能是身死道消,没有圣者会选择这种找死的方法。自己当初直接从帝境攀升到圣境,虽然在圣境上没有跌落下来,但总觉得有一丝不对劲。现在明白了,不经过伪圣境,就代表自己走上了一条绝路!如果不是因为自己为了这片天地付出太多,加上天辰将自己最珍贵的一些东西付出,天道才没有剥夺自己的生命,只是让自己从圣境跌落到帝境。怪不得自己之前感觉自己离圣境很远的,原来是需要重新修炼,以前的感悟经验恐怕已经作用不大了。难道这是天道给自己一个重新来过的机会?从伪圣境慢慢攀爬,等到再度登临圣境的时候,就会得到一些自己以前没有得到的东西?”

    玄冥突然停止思索,因为他想到,当初大祭司也和他一样,直接从帝境直接攀升到圣境的。那么大祭司是不是因为担心自己会从圣境跌落,地位不保,才愿意做那被许多人嘲弄的缩头乌龟?

    叹了口气,玄冥又想到一点,自己和大祭司很相似的一点,古轮台,东阳老人留下一个分身存在的古轮台,里面包含着许多秘密,其中就有自己想知道但无法知道的那段往事。

    当初玄冥在古轮台中并没有得到什么不同寻常,能够让他立地成圣的宝物,所以外界认为他从能够直接攀升到圣境归功到古轮台身上是不公平的。不过玄冥现在计较的不是这些,而是当初自己听到的那句谶言:“循环往复,神圣往来,又有何难?”

    “这句话的意思是什么?”玄冥低声道,脑海又是混乱一片,觉得自己刚才的猜想只是对了一半,还有一半是错的,而错的这一半却更为重要!

    玄冥绞尽脑汁也想不到其他的思路了,安静的放弃,突然,自己身前出现一道门户,门户是金色的,如果认真看,像是一个龙尾!

    只是玄冥没有那么多时间去查看,从门户内部出现一股让他无法抗拒的吸引力,而且身后有一股突然出现的力量把他一退,脚步踉跄的跌了进去。

    在黑漆漆的空间通道中,玄冥明白是圣龙豪召唤自己,脑海澄净,没有一丝慌乱,反而觉得这是一件好事。

    出得空间通道,玄冥望向圣龙豪,朗声道:“我为玄冥,见过圣龙族长!”
推荐阅读:宠魅 百炼成仙 火爆天王 官术 最终进化 光明纪元 重生之温婉 唐砖 召唤万岁 全职高手 男主有病得治 菖蒲漫 情思忧 穿越火线之狙皇崛起 不懂女人心 我的女友是尸体 异世双眸:唯孤独尊 医品邪妃 女配仙途浩瀚 焚杀九天 神匠秘录 婚宠贤妻 妖绝 狂傲丑女之溺宠傻夫 霸世仙穹 [综]虐渣联萌 民间山野怪谈 《鬼树》,小山村中诡异秘密,在此重开一贴,欢迎捧场。 驾风歌 小妾要逆天 扛着反派闯末世[重生]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